刚刚更新: 〔我变成了神级修补〕〔飞剑问道〕〔99亿闪婚:豪门总〕〔超凡透视〕〔重生影后:帝少,〕〔暴君的专宠〕〔魔天〕〔重回八一:长嫂的〕〔我开棺材铺的日子〕〔绝美女神的贴身小〕〔重生之狂暴火法〕〔快穿之戏精的自我〕〔一世专宠:冻龄男〕〔玄医归来〕〔都市狼行〕〔禅师的文娱〕〔古代的温馨小日子〕〔首席心尖宠:甜心〕〔战神狂妃:邪帝,〕〔飞剑问道(飞剑问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狐妃难逃:腹黑太子套路深 第68章 拒绝他
    她手中的动作突然停下了,景姒瑶觉得怪异,他怎么又说自己听不懂的话了?她何时风光被他看见了?

    她突然想到了什么,表情变了变。

    唉……这男人估摸是有幻想症吧……

    她放下了筷子,有一些惋惜的叹息一口气,幻想症+精神病,这男人怕是没有救了,倒是可惜了如此好的皮囊。

    钟离魅看到她突然之间唉声叹气的,有一些诧异的看了她一眼,颇为不解:“瑶瑶,何事令你如此的叹息?”

    “兄弟,一个人待久了,总会幻想有女朋友,醒来发现自己压根没有女朋友,这种痛,我理解。”

    景姒瑶一副你没救了的表情哀怨的望着他,手耷拉他的肩膀,轻轻的拍了拍,表示安稳,为他感觉到可惜。

    他既然是病人,看来,自己定要好好照顾这个病人才行。

    钟离魅颇为不解,诧异的问道:“瑶瑶,女朋友是何意?”

    “呃……”景姒瑶愣了愣,不明所以,啊咧,她又说现代词语了吗?

    她晃了晃神,紧接着,她又换了一种说法,敷衍的解释道:“女朋友,就是妻子的意思啦,一个意思。”

    如若让钟离魅知道景姒瑶心中所想,钟离魅一定会被气的吐血。

    有趣……

    钟离魅满意的点了点头,发现这一世的她,跟上一世的她太不相同了。

    上一世的她清冷落寞,这一世的她古灵精怪。

    她真的处处给自己带来惊喜。

    景姒瑶没有多说,不一会儿她便快要把这一桌子的菜吃完了。

    完了完了,她竟然能吃下一桌子的菜,景姒瑶从来不知道自己的食量是如此的惊人。

    她幽怨的默哀了两秒,又恢复如常,想吃就吃,并没有在意。

    桌子的菜还剩下些许,她突然想到了钟离魅,突然不好意思了,不吃了,“你第一次下厨,你不想试一口么?”

    “不必,我从来不需要食物这种东西。”

    他的话语傲慢至极,对人类的食物颇为不屑。

    他不喜欢吃,亦从来没有吃过人类的食物,他从来不喜欢吃人类的食物,因为给他一种恶心感。

    “那你可真是悲哀,如此好吃的食物都没有吃过。”她叹息的摇摇头。

    他并不在意这些世俗的目光,眼中含情脉脉:“这些都不重要,你开心就好。”

    你开心就好。

    这句话,让景姒瑶心理有所触动。

    她的脸色突然变得凝重起开,脸上很严肃:“钟离魅,我很严肃的问你,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她越想越不对劲,钟离魅对她的好,有一些异于常人了吧?更甚至,有一点过于逾越了……

    如此诡异的关系,不禁让景姒瑶想入非非。

    “瑶瑶,只要你愿意,我可以把全天下最好的东西都给你,亦包括,我……”

    他的眼神之中带着若有若无的邪魅。

    “咳咳。”景姒瑶干咳了两声,有一些尴尬。

    天色慢慢的入夜,转眼又是入睡之时,他将她护送到她的房间。

    他考虑的很周全,担忧她会害怕,柔声道:“莫须害怕,一切,有我在,我会为你挡尽一切风雨。”

    钟离魅说完,企图想要亲她的手,她的眼神之中呆滞了,她意识到不对,在钟离魅想要吻自己之前被景姒瑶快速的抽回了手,钟离魅的意图亲吻并未成功。

    “啊哈哈哈,今天天气真好。”景姒瑶用转移话题掩饰刚才尴尬的场面,她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就断不能跟钟离魅有过于亲密的接触。

    钟离魅摇头苦笑:“瑶瑶,想不到重来一世,你还是这般抗拒我。”

    他并没有给景姒瑶解释,转身离开。

    床榻之上,景姒瑶翻来覆去,她孤枕难眠。

    她实在是无聊至极,景姒瑶数了数手指头,今天不过是第三天而已啊……

    好漫长。

    不过是三日的时光,却跟一个世纪一样的漫长 ,连景姒瑶自己也不曾知道这是何缘故。

    翌日

    这几日,日日夜夜都在魔界之中度过,景姒瑶奇怪现代语言,让众魔觉得很有意思,她跟众魔已经混熟,

    众魔心里暗自认下了这个夫人。

    孤的脸色突然严肃起来,变得很认真:“虽说你长得奇怪了点吧,但是你能让魔君笑,从此,你就是我孤的主子。”

    “呃,这么认真做什么?坐下。三带一。”

    景姒瑶此刻正在教众魔玩扑克牌,无心理会孤。

    她无聊的实在是厉害的很 突然想到了扑克牌这玩意儿。没有想到一发明出来 ,新奇的东西得到了众魔的认可。

    闲来无事,就打打牌,日子过得实在是太逍遥了。

    “哎呀,王炸,实在不好意思邪恶又瘾了,给钱给钱。”景姒瑶乐的开怀,笑的贼开心,将众魔手中的银两尽数收取。

    笑话她景姒瑶可是游戏赢家,就算是在二十一世纪,玩游戏她还没有怎么输过。

    对付这些小喽罗,简直是小菜一碟,不肥吹飞之力。

    玩了三百局,她一盘都没有输过,今天真是赚到了!

    她对于这种口袋鼓鼓的感觉很满意。

    众魔纳闷了,他们怎么没回都玩不过景姒瑶?会不会是景姒瑶使诈?

    突然孤抬头看了一眼,立刻放下手中的扑克牌,恭敬的喊了一声:“魔君,您来了。”

    众魔立刻放下扑克牌不敢玩了,立刻恭敬起来。

    “这是何物?”

    钟离魅仔仔细细打量着景姒瑶手中的扑克牌,是一个方形的东西。

    他不禁觉得奇怪了,纵横三界竟然从未见过这样的东西?如此奇形怪状的东西,名字也很奇怪。

    “这个啊,只有我们那里才有,在我们那,叫扑克牌。”

    景姒瑶如实解释,这里的材料有限,扑克牌她只能用纸裁剪出来,再用上笔墨,画出每一张扑克牌的形状。

    不过这里的纸质量还是挺不错的,她必须得夸一夸,打了三百局,扑克牌还没有坏。

    在古代的日子实在是太无聊了,不找到乐子来,她怕自己真的就长草了!

    钟离魅依旧不解这是何物,他对世界的俗物一向不敢兴趣,他自认为阅宝无数,这万千浮华当中,还有他没有见过的东西?<span style=display:none>4w34yuoxx92rb3hshmlrs5g5shtmnse3ch8u0wqab5sa/jgms9jfqps1xq+zi8im

    这样的东西,实在是前所未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时少放肆宠:鲜妻〕〔惜你如命〕〔娱乐之皮神饶命〕〔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继承人的小甜妻〕〔余生很长,不必慌〕〔师士传说〕〔透视医仙〕〔雷霆〕〔万理之理〕〔地府神职〕〔萌宝来袭:爸比九〕〔豪门第一隐婚:盛〕〔前妻,离婚无效〕〔我太苏了,对不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