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凉城空余心〕〔你们这些NPC〕〔强宠上瘾:鲜妻,〕〔帝国巨星〕〔八零天后小军嫂〕〔偃者道途〕〔数字王国〕〔深渊主宰系统〕〔血魔无相〕〔造梦天师〕〔梦里不知卿是客〕〔复仇女王伊兰幽〕〔少帅小妻铿锵玫瑰〕〔我有充值系统〕〔恐怖七年〕〔刻骨危情:先生太〕〔重生之时代先锋〕〔圣光下的死亡领主〕〔空之梦幻想曲〕〔极品医仙高手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狐妃难逃:腹黑太子套路深 第110章 逛街
    他临行之前,突然拥抱了她,景姒瑶愣住了,想挣扎,墨流书突然低声道:“别动,就当作是离别前的拥抱,让我抱一会就好。”

    闻言,景姒瑶也不忍心拒绝了,她没有拒绝,任由他这么抱着自己,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可是对墨流书却是不同,与他而言,这是一个特别的日子。

    半响,墨流书放开了她记住了她身上的香味,这种独一无二的味道,他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墨流书离开了,景姒瑶一个人待着也无趣,便回房了,她看见云今涟房间的灯还亮着,便走过去看一眼。

    景姒瑶好奇的问道:“这么晚了,已经是子时了,你怎么还不睡?”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已经子时了?你现在还知道已经是子时了?恐怕,你已经玩到是什么时辰都不知道了吧。”云今涟冷哼道,

    他的声音依旧是冷,只是比平时又更冷了几分,更加的疏远。

    “我,只不过是玩的嗨了一点嘛……”景姒瑶小声嘟囔,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

    忽然,云今涟猛的注意到了她头上的簪子,发着淡淡的绿光,是那么的不顺眼。她刚才还没有这簪子的,恐怕是墨流书送的吧

    ?

    他心中突然怒火中烧,神情不悦的道:“这簪子,真丑,我是见过最丑的簪子,簪子丑,人更丑。”

    景姒瑶看不下去了,越听越是生气,彻底的怒了:“喂,好不容易一个中秋节,你就不能对我好点?动不动就骂我,莫名其妙。”

    云今涟想起今晚她跟墨流书欢声笑语的场面,埋头看书不理会他。

    “生气了?”景姒瑶凑到他的眼前,在他的眼前晃悠,“你这又是抽的哪门子疯?”

    “出去。”云今涟的声音冷到令人发指。

    景姒瑶做了一个鬼脸:“拽什么拽!”

    她气的出去了,不就是太子吗?有什么了不起的!景姒瑶干脆不理会他了。

    回到房中,景姒瑶仔仔细细的看了这簪子,看这成色就知道这簪子是用上好的玉做的,做工精细,哪里丑了?怎么跟墨流书说

    的完全相反?

    是云今涟没眼光还是自己没眼光?她傲娇的想,哼,一定是云今涟没有眼光。

    朦胧之中,一睁开眼,发现自己深处在水底之中,这种恐惧的感觉是怎么回事?还未等她多想,突然感觉到呼吸急促。

    “救命啊……救救我……”景姒瑶拼命的呼救,却发现自己沉入进去了。她难受几乎快要窒息了,她看到了水里的一切,一直到她

    的双手失去了挣扎的力气,突然之间空气变得宁静了。

    迷迷糊糊之中,有一个人影,是一个美艳的女子,看不清她的脸,她勾起邪魅的笑容。

    景姒瑶猛然惊醒,摸了摸自己的全身是干的,她忽然庆幸,幸好只是梦。

    只是为何这种感觉是如此的真实?真实到,让她无法分得清是现实还是梦境……

    她现在还有一些后怕,因为这种溺水的感觉,她是多么的恐惧。这个梦,比任何梦都要真实,都要可怕,就好像自己真的溺水

    死亡过一样。

    景姒瑶被噩梦惊醒,不敢再睡觉了,生怕一闭上眼睛,这种真实的痛苦让她难受的无法呼吸。

    她不想一个人待在这里了,那种恐惧感折磨的景姒瑶无法入眠。见到隔壁的灯光还亮着,跑到隔壁去。

    云今涟还在书房看书,还未入睡,见到她皱起眉头:“大半夜的进一个男子的房门成何体统?”

    “陪我一会好不好?就一会儿。 ”景姒瑶瑟瑟发抖,嘴唇有一些苍白 。

    “你是怎么了?怎么一脸受惊的样子?”

    “我梦到冰凉的湖,那个湖好冰凉,我沉入到湖底好冷好冷,冷到窒息……我害怕,会做那个梦……”她蜷缩着全身,脆弱的就像

    一个小孩子。

    云今涟忽然想起,她说过的,她很怕流向急促的水,这个梦一定让她很害怕吧,她的眼中泛起了淡淡的泪花,紫色的眼眸是那

    么的动人心魄。

    云今涟突然之间心软下来,突然柔声道:“只是一个梦而已,不会有事的。”

    “你能让我在这里待会吗?”景姒瑶的声音带着祈求,她今晚不敢一个人待了,那种真实感人她很害怕噩梦会成真。

    “嗯。”云今涟这一次出奇的没有拒绝。

    他的神情有一些别扭,带着些许的淡漠感:“既然你害怕的话,那么就在这待一会在回去睡吧。”

    云今涟的话给景姒瑶一种很安心的感觉,不管是冷漠的声音还是温柔的声音,听到他的声音,好像没有那么害怕了,他的声音

    很治愈。

    “谢谢你。”景姒瑶突然道。

    一向没心没肺的她竟然会跟他道谢?云今涟有一些错楞,眼中闪过心疼,看来这一次,她是真的害怕了。

    “我走了。”景姒瑶已经待了半响,有一些困了,感觉不是那么的害怕了,便想走。

    云今涟却拦住了他,突然一脸坏笑道:“半夜闯入我的房间,我的名声都要被你败坏了,你应该怎么补偿我?”

    “呃……有那么严重吗?”

    “你说呢?我可是太子,被人传出去可能会影响我日后登基。”

    景姒瑶槽了,她不过是寻求安慰而已,有那么严重?“那你想要怎么补偿?”

    “今日便是月圆日了,月圆日集市定是热闹,不如你就陪我逛街吧。”

    “啥?”景姒瑶彻彻底底的愣住了,鬼异的看了他一眼,她嘲讽道:“你是太子,谁陪你不行,为什么非要我?我这是奴婢而已,

    跟殿下一同逛街,恐怕无福消受。”

    云今涟眉头紧锁:“怎么不愿意?你莫不是不想学武了?”

    她一听,立刻换了一副态度,笑道:“愿意愿意,我是殿下的奴婢,自然听从殿下的吩咐。”

    “嗯,你出去吧,记得别忘记了我的话。”云今涟冷漠的神色稍微有所缓和。

    “我知道,我不会忘记的,你放心吧。”景姒瑶再三保证,正好,她也很想去集市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当年万里觅封侯〕〔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