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恶魔心尖宠:丫头〕〔重生1978:鬼瞳兵〕〔农女很闲〕〔都市阴阳师〕〔公主在上:国师,〕〔护妻军少,花样宠〕〔邪妃本色〕〔妃常调教之世子有〕〔田园娇医:娘亲,〕〔直播未来两千年〕〔笙歌入九霄〕〔月灵倾城梨花默〕〔重生一九四四〕〔唐末昭宗〕〔美女的至尊高手〕〔都市超级认干儿子〕〔超级神魔医院系统〕〔校园重生之杀手女〕〔这个王妃不被宠〕〔穿越之古墓逃妃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狐妃难逃:腹黑太子套路深 第120章 习剑
    景姒瑶推开房门,指着自己的脸:“告诉我,要怎么样才能洗掉!”

    “都说洗不掉了,啧啧,可怜了这如花似玉的一张脸。”

    云今涟看了一眼她的脸,故作惋惜的状态,看着她生气的样子,他竟然会觉得好玩。

    景姒瑶走进云今涟的身边,对他谄媚的一笑,眨了眨眼睛:“我知道一定可以洗掉的对不对?殿下……”

    她的声音娇柔谄媚,竟然硬的不行,那就来软的。说着,景姒瑶给云今涟捏肩。

    “嗯。”云今涟点了点头,没有直接表明自己的态度,他很享受的道:“这边。”

    “好。”景姒瑶忍耐一笑。

    谁知,云今涟得寸进尺,她按摩左边,他就要右边,她按摩右边,他就要左边,这摆明了就是故意要整她!

    “云,今,涟!”景姒瑶这三个字眼是怒吼出来的。

    “别以为你是太子,你就可以得寸进尺。”

    云今涟阴森森的一笑,他反过来将景姒瑶按压到墙壁上,用一只手挡住她的脸,冷冷的笑了一声:“你知不知道,就单凭你直呼

    本太子的名讳,本太子就可以治你死罪。”

    他的话,从来不是再跟景姒瑶开玩笑。

    如果不是师父所言,他会隐忍她到现在?但这并不代表,她可以得寸进尺!

    云今涟眼中的怒火被景姒瑶所捕捉,景姒瑶心里一阵惊慌,完了完了,他是彻底的生气了,该不会一怒之下把自己的脑袋给砍

    掉吧?

    想到这个可能,景姒瑶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她立刻露出了讨好的笑容:“殿下,方才奴家只是一时的冲动,你不要生气嘛……”

    “算你识相。”云今涟冷眼的撇过,放出狠话来警告:“我警告你,不要企图挑战我的底线,你,惹不起,捏死你,如同捏死一只

    蝼蚁那般简单。”

    云今涟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坲秀而去。

    他走后,景姒瑶退都吓软了,直接长呼呼的松了一口气,刚才她的小命差点就要交代了!

    她欲哭无泪,她怎么喜欢了这样一个大魔头?遇人不淑啊!

    等等。景姒瑶突然感觉到了不对的地方,她的脸!

    景姒瑶想到自己的脸,立刻跑去找云今涟了,云今涟感觉到自己的身后有人,突然停下了脚步。

    不用回头,只听见那促急的脚步声,云今涟便可以知道是谁,冷声一呵:“不要跟着我。”

    “殿下,我的脸……”

    “这种墨水是外国特进的持久墨水,别白费力气去洗了,这种墨水的确洗不掉。”

    “啊……”景姒瑶大叫一声,这个消息对她来说,无疑是极大的噩耗。

    云今涟突然有所动容,转过身子来:“三日后,这种墨水自然会自动褪色。”

    “你刚刚说什么?”

    景姒瑶怀疑自己听错了,想要再确定一遍。

    云今涟却是不肯说了,不再理会景姒瑶,快步的离开。

    这三日,景姒瑶天天顶着一张猪脸,都不敢去见人了,果然如云今涟所说,三日之后,会自动褪色,她的脸,当天醒过来就已

    经看不出痕迹所在了。

    云今涟鄙夷的看了她一眼:“还是你原来的那一张脸可爱。”

    他在说什么?他是说“我是猪”的那一张脸很可爱?他绝对是故意的!

    景姒瑶炸毛了:“我一直以为殿下宽宏大量,想不到殿下竟然这般的小气,着实是让我大开眼界。”

    “过奖。”

    云今涟没有多说,直接进入了今天的主题。

    “这些日子以来 ,已经教你一个月有余,想来你的基本功已经学的扎实了,今日便来教你练剑。”

    说着,云今涟从怀中掏出一把剑来,这把剑不管是做工还是色泽,都是上好的,是一把不可多得的好剑。

    “这把剑,就送你了。”

    云今涟将剑丢到景姒瑶那边去,景姒瑶没有接住,剑掉落下来摔得她的脚疼的厉害。

    “真是没用,怎么连一把剑都接不住。”云今涟看她如此笨拙的样子,突然觉得好笑,勾起唇瓣边一个很好看的弧度。

    “笑什么笑!”景姒瑶怒瞪一眼,这绝对是在嘲笑她!

    “我才学习一个月,这不是正常吗?”

    “我在练习一个月的时候,已经会了半本秘籍的剑法了。”

    云今涟云淡风轻 ,好像在说什么无足轻重的事情。

    她吃惊的看了他一眼:“一个月,没有搞错吧?”

    那本秘籍的招式就算是半年,她也未能参透,他一个月就可以了?人比人气死人啊!

    景姒瑶这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落后。

    “我骗你做什么?这些招数,我看一遍便能够学会,不需要任何人来教,是你太笨了。”

    他冷冷的嘲讽她,丝毫不留半分的情面。

    “你!”景姒瑶被堵的是哑口无言。

    好吧,她承认,跟他比起来,的确是自己太笨了。

    景姒瑶并没有因此认输,拿起剑来手这那里摆臂着,谁知道刚拿起剑,竟然伤了自己的手,被划出了一道伤痕来,疼的厉害,

    立刻把剑丢掉了。

    “白痴。”云今涟咒骂一声,眉头紧锁:“你怎么这般的笨?这样都能自己伤自己!”

    景姒瑶撇撇嘴:“失误嘛……”

    “过来。”云今涟没有再继续进行教学了,他拿出一个医药箱,给景姒瑶,景姒瑶却不明白她意欲何为。

    云今涟冷声:“冷着干什么?难得你还要等我帮你清理伤口?”

    这个蠢女人,师父为何会说她会是自己生命之中的贵人!这女人绝对是上天派来降服他的!

    云今涟已经对景姒瑶不再抱多大的希望了。

    “哦。”景姒瑶接过医药箱,为自己清理了伤口。

    “今天你还能继续吗?如若不能……”

    云今涟未把话说完,景姒瑶就打断了他的话,目光带着坚定:“我还能继续,我不想被人看不起。”

    “好,我们继续。”云今涟点点头,景姒瑶总算做了一件让她欣慰的事情。

    景姒瑶不顾自己的伤势,继续练剑,她刚拿起剑,云今涟阻止她:“这个姿势不对,拿剑不是这样拿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时少放肆宠:鲜妻〕〔惜你如命〕〔萌宝来袭:爸比九〕〔娱乐之皮神饶命〕〔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继承人的小甜妻〕〔余生很长,不必慌〕〔我是诸天系统〕〔逃离恐怖游戏[快穿〕〔师士传说〕〔透视医仙〕〔雷霆〕〔万理之理〕〔地府神职〕〔豪门第一隐婚: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