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恶魔心尖宠:丫头〕〔重生1978:鬼瞳兵〕〔农女很闲〕〔都市阴阳师〕〔公主在上:国师,〕〔护妻军少,花样宠〕〔邪妃本色〕〔妃常调教之世子有〕〔田园娇医:娘亲,〕〔直播未来两千年〕〔笙歌入九霄〕〔月灵倾城梨花默〕〔重生一九四四〕〔唐末昭宗〕〔美女的至尊高手〕〔都市超级认干儿子〕〔超级神魔医院系统〕〔校园重生之杀手女〕〔这个王妃不被宠〕〔穿越之古墓逃妃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狐妃难逃:腹黑太子套路深 第129章 保护他
    禹戮的身体慢慢消散,最后消失在这一望无垠的雪 山之中。

    而那千年灵芝,竟然是藏在禹戮的体内。随着禹戮的闲散,慢慢的跌落在地上。

    “千年灵芝?”景姒瑶不顾自己身上的伤,跑过去捡起了那灵芝。

    看着紫木情绪不对,景姒瑶收起了灵芝安慰起来他。

    “没事,都过去了!”这样的仇恨和痛苦,她虽然无法感同身受,但是看着紫木痛苦的表情,景姒瑶心里也难受的厉害。

    “你受伤了?”原本还在纠结怎么去安慰紫木,可是自己的胳膊却突然被云令涟抓住了。

    景姒瑶看着云令涟,却看不透他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以为自己受了伤,他怕自己拖累他。

    “没事,刚才被禹戮咬的,不会耽误行程。”景姒瑶说着,从云令涟手中抽了出来。景姒瑶看了一眼自己的上口,上口上有一个

    压抑,不过是一个不大不小的伤口而已,景姒瑶便没有多大的在意。

    “谁说了你会耽误行程!”云令涟并没有因为她莫名其妙情绪生气,反正再次拉过她的手,提她处理起来伤口。

    动作温柔的,连景姒瑶都有些怀疑,眼前的这个男人,真的是云令涟。

    可惜,景姒瑶看不到,低着头的云令涟,满脸的心疼。如果看到了,她肯定越发怀疑,眼前的这个人,不是云令涟。

    紫木还愣在原来的位置,景姒瑶看着他,却实在不知道怎么开口,可以安慰他一下。

    雪越下越大,天也渐渐的暗了下来。云令涟不知道从那里弄来了些柴火里生了火。

    “别去,让他一个人冷静冷静。”

    景姒瑶原本想出去,让紫木进来,结果却被云令涟抓住了。

    “怎么这样大的雪?”

    景姒瑶一脸气氛的看着云令涟,原先还因为他为自己处理伤口,有了好感。结果,云令涟从来没有变过。

    也许处理伤口,只是怕自己因为伤势耽误了行程。

    在他眼里,只有她的师妹。而他那一点点的温柔,也是给了他的师妹。别人,和他从来没有任何关系。

    “他是神兽,根本不怕冷。如今他杀了这么多年的仇人,心里突然没有了寄托,他需要自己想明白。”云令涟皱着眉头,看着景

    姒瑶。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说变脸就变脸了。

    意识到自己理解错了云令涟的意思,有些不好意思,但是碍于面子。景姒瑶没有道歉,而是气呼呼的坐在了一边。

    两个人一言不发,只有山洞里,烧的正旺的柴火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一整夜,雪都没有停,紫木兽身上被厚厚的雪覆盖了起来。洞外打斗的痕迹也被这场大雪掩埋了,洁白的雪山上沾染了血。

    “紫木兽,我们要回去了,你呢?”小心翼翼的询问,让呆坐了一夜的紫木兽眼里终于有了一丝丝光亮。

    “你想回你们族人居住的地方,还是想和我们回去,你自己选,我不强求。”

    云令涟站在不远出,看着景姒瑶。他不想去承认,景姒瑶这样温柔的对一个人或者一只兽,都让他心里极度的不舒服。

    半天,紫木兽只是看着景姒瑶,却不肯给她一个答复。

    “你不愿意跟我们回去吗?既然你不愿意和我们一起回去,那么我们就先回去了。”景姒瑶的语气有些失落。

    跟了自己这么久,自然是有感情的。如今要离开,心里自然舍不得。可是,她不能因为自己舍不得,就将紫木兽据为己有。

    “你有一天是不是也会像族人一样?”紫木兽一双无助的眼睛盯着景姒瑶,让景姒瑶心头一酸。

    “我会强大起来,保护好自己,保护好你!”景姒瑶一脸坚定的看着紫木兽。

    她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承诺,但是既然她说出了口,就一定会努力去做到。

    “我和你回去,自从那天我跟你签订了兽宠的契约,我就跟定你了,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你。”紫木兽的眼神之中带着笃定的眼神

    ,前所未有的坚定的声音。

    “好。”

    简单的两句话,让一人一兽从此成了一对密不可分的朋友。

    云令涟知道,从此以后紫木兽便会一直护着景姒瑶。

    “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这种预感很强烈。”回去的路上,不知道怎么的,总是觉得心里很不安。

    云令涟因为景姒瑶的这句话,停下了脚步。“好像有什么声音?”

    云令涟说完,两个都回过了头去,就看到山顶的雪因为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滚落了下来,如果万马奔腾一般。

    来不及思考,景姒瑶挡在了云令涟的前头,然后狠狠地推了云令涟一把。

    “快跑——”

    下意识的动作,连景姒瑶都没有发觉其实云令涟对他来说十分的重要。

    而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云令涟的心中那道口子彻底裂开了。他动心了,而且无法自拔。

    云令涟没有多想,抓住了景姒瑶的手。如果躲不开,和她一起埋在这雪 山上也好。

    “嗷唔——”千钧一发之际,紫木兽仰天长嚎一声,幻化出原形体,用自己庞大的身躯,护住了他们。

    虽然被紫木兽护着,两个人还是被雪给掩埋了。费了半天。紫木兽才将他们抛了出来。

    两个人醒过来以后,云令涟不由分说的就骂起来景姒瑶。

    “你个笨蛋,你以为挡在我面前,然后就可以救我吗?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我会很担心。

    云令涟冲景姒瑶吼着,景姒瑶却一言不发。她没有想那么多,只是下意识想保护他。

    云令涟似乎不解气,一直骂着景姒瑶。骂了足足半个时辰,才算是消气了,然后将景姒瑶从雪地里抱了起来。

    “你干嘛?”云令涟这样的举动,吓到了景姒瑶。

    “你没看到,自己脚踝都肿了?”云令涟像看白痴一样看着景姒瑶。

    估计刚才是被吓到了,所以一直没觉得疼。如今被云令涟这么说。景姒瑶才感觉脚踝出传来的刺骨的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时少放肆宠:鲜妻〕〔惜你如命〕〔萌宝来袭:爸比九〕〔娱乐之皮神饶命〕〔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继承人的小甜妻〕〔余生很长,不必慌〕〔我是诸天系统〕〔逃离恐怖游戏[快穿〕〔师士传说〕〔透视医仙〕〔雷霆〕〔万理之理〕〔地府神职〕〔豪门第一隐婚: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