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变成了神级修补〕〔飞剑问道〕〔99亿闪婚:豪门总〕〔超凡透视〕〔重生影后:帝少,〕〔暴君的专宠〕〔魔天〕〔重回八一:长嫂的〕〔我开棺材铺的日子〕〔绝美女神的贴身小〕〔重生之狂暴火法〕〔快穿之戏精的自我〕〔一世专宠:冻龄男〕〔玄医归来〕〔都市狼行〕〔禅师的文娱〕〔古代的温馨小日子〕〔首席心尖宠:甜心〕〔战神狂妃:邪帝,〕〔飞剑问道(飞剑问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狐妃难逃:腹黑太子套路深 第131章 争吵
    “师妹,身体可好些了?”纵使不喜,云令涟还是摆出了关心的模样。

    如今无须门是他上位的一道屏障,而叶柒染作为无须门唯一的女儿,如今云令涟还是不能表现出来什么异样。

    可是,刚好他们“郎情妾意”的一面,却被景姒瑶给看见。

    “紫木,看起来我们来错地方了。”景姒瑶说着,就准备紫木兽一起离开,却传来叶柒染刺耳的尖叫声。

    “师兄,我怕,你让她带着她的东西离我远点。”叶柒染说着,胳膊攀上了云令涟的脖子。

    景姒瑶不禁自嘲起来,她是什么身份地位,叶柒染又是什么身份地位。她和叶柒染,在云令涟心中孰轻孰重,不用衡量,自己

    都心知肚明。

    “太子殿下,出来散步,无意冒犯,我这就离开。”行了礼,说了话。景姒瑶就带着紫木兽离开。

    自己女儿一脸惊慌失措,柳若烟越发的心疼。自己就这么一个女儿,结果被景姒瑶那个什么兽,吓成如此模样。

    云令涟想挣脱来叶柒染,却无奈被它抱得太紧了,只能看着景姒瑶离开。

    “好了,别怕了,紫木兽已经离开了。”云令涟开始安抚起来叶柒染,结果她竟然将自己搂着越发紧了。

    “师兄,你让景姒瑶离开无须门吧,我真的怕。”叶柒染说这话,一双眼睛里蓄满了泪水,让别人以为,她真的被紫木兽吓坏了

    。

    其实,这一切不过都是叶柒染的苦肉计罢了。她见不得景姒瑶,更受不了自己师兄老是盯着他。所以,景姒瑶要么离开,要么

    死。

    “乖,我会告诉她让紫木兽别出现在你面前。”

    云令涟还是偏袒了景姒瑶,不过他越是这样,叶柒染越是恨景姒瑶。

    “师兄,我知道了!”叶柒染说些,头枕在了云令涟的怀里。

    和搂着景姒瑶不同,搂着叶柒染,云令涟觉得浑身都不舒服。尤其是自己的内心。抗拒的厉害。

    叶柒染喜欢自己的师兄,从她进了师门就开始喜欢。而且她对太子妃之位势在必行,所以任何挡着她太子妃之路的人,她都会

    一一剔除。

    无须门地出深山之中,与世隔绝。风景却是好的不得。冬可以赏雪,夏可以赏花。

    “紫木,这无须门什么都好,可是唯独人心呀……”景姒瑶欲言又止,紫木兽也不问,就安安静静的跟在她身后。

    不知道怎么了,景姒瑶觉得,自己越来越脆弱。竟然想让着,可以又给人可以陪陪自己说说话。

    “紫木,有时候真的好累!”景姒瑶的话里面透着几分的无奈。

    打景姒瑶出了无须门,云令涟就一直跟着她。她的话,云令涟自然听到了,可是却又无能为力。

    景姒瑶厌恶他,他又何必自讨没趣。看着她安好,便好了。

    无须门,叶柒染房间内。柳若烟真在安抚这自己的宝贝女儿。

    “娘,我讨厌景姒瑶,她让她的那畜牲伤了我。如今师兄也护着她。”叶柒染说着,继续哭了起来。

    “染儿,别怕,为娘会帮你报仇的。”柳若烟说着,搂住了自己的女儿。

    “可是,我怕师兄会生气!”叶柒染柔弱的声音,别说是自己的母亲,恐怕是别人听了,也会心疼不已。

    “放心,这件事,娘给你做主。”柳若烟说完,安慰了一下叶柒染就出去了。

    “嗨,一个人干嘛呢!”景姒瑶漫无目的的走在无须门山下的林间,竟然没有想到,会碰到墨流书。

    “你怎么会在这里。”景姒瑶看到墨流书又惊又喜。

    “师傅派我来办事,路过此处,所以来看看你!”墨流书笑着,如五月份的微风,让景姒瑶莫名的觉得舒服,不由得和他多说了

    几句话。

    云令涟一直跟着景姒瑶,看着她们两个人相谈甚欢,生气离开了,

    “唉,我这次可是又是替你挡了桃花了。”看着云令涟离开的身影,墨流书又和景姒瑶调笑起来。

    不过景姒瑶的目光暗淡了不少。她一直知道云令涟跟着她。看到墨流书以后,就估计气走了他。

    既然没有结果,那便一开始就别有什么期望。

    “既然喜欢,为什么不说出口?”墨流书一脸心疼的看着景姒瑶。

    景姒瑶没有说什么,摇了摇头,和墨流书告别后就离开。

    “这件事,你们务必办好!”柳若烟受不了这口气,她必须替自己女儿女儿报仇,所以派遣了无须门的影卫。

    “是!”

    这些人,都是无须门养的死士。见不得光的事,都是有这些人出手。这一次,柳若烟找了这群人,像是下定了决心,非要置景

    姒瑶死地。

    “你这样兴师动众是要干嘛?”叶无弥看着柳若烟一脸的失望。

    他一直都说了沉住气,不可以乱来。景姒瑶的神兽伤了叶柒染不假,可是那是无心之失。之后她又找来了千年灵芝,无须门有

    什么由头杀她?

    “这么多年了,你的性子难道就不肯改改?”

    “我们女儿受了这么重的伤,奄奄一息。你让我怎么能忍?”柳若烟向来如此,睚眦必报。

    “唉!”看着柳若烟这样,叶无弥叹了口气。“如今景姒瑶用千年灵芝救了染儿,就算扯平了,你这样咄咄逼人,别人怎么看我们

    无须门?”

    “我管天下人怎么看。我只要为我女儿报仇。”柳若烟现在根本听不进去叶无弥的劝告,甚至连同她一起一起怨怼起来。

    “你心中。一直都是无须门,你何曾真正关心过我们母子?这些年,我都忍了,如今你难道还要我忍?”不解,责备让叶无弥躲

    开了柳若烟的目光。

    “若烟,你……唉!”叶无弥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下定了注意。

    “无须门所有影卫,今日起只听命与我一个人。”叶无弥说着,双手付后便出去了。

    柳若烟没有想到,云令涟护着那个景姒瑶也就罢了。连自己的夫君,都不肯为自己女儿出气,柳若烟便更加痛恨起来景姒瑶。

    景姒瑶并不知道,无须门发生的事。她刚回来,就被柳若烟的人堵在了门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时少放肆宠:鲜妻〕〔惜你如命〕〔娱乐之皮神饶命〕〔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继承人的小甜妻〕〔余生很长,不必慌〕〔师士传说〕〔透视医仙〕〔雷霆〕〔万理之理〕〔地府神职〕〔萌宝来袭:爸比九〕〔豪门第一隐婚:盛〕〔前妻,离婚无效〕〔我太苏了,对不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