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凉城空余心〕〔你们这些NPC〕〔强宠上瘾:鲜妻,〕〔帝国巨星〕〔八零天后小军嫂〕〔偃者道途〕〔数字王国〕〔深渊主宰系统〕〔血魔无相〕〔造梦天师〕〔梦里不知卿是客〕〔复仇女王伊兰幽〕〔少帅小妻铿锵玫瑰〕〔我有充值系统〕〔恐怖七年〕〔刻骨危情:先生太〕〔重生之时代先锋〕〔圣光下的死亡领主〕〔空之梦幻想曲〕〔极品医仙高手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狐妃难逃:腹黑太子套路深 第138章 回来
    “一千年前,仙魔大战,魔君涅槃重生,自此跟我们其他界势不两立,还划了一道分界线,若是魔界不同意我们进去,谁也无

    法进去。”

    一千年前那场仙魔大战,死伤惨重,也正因为如此,云今涟才落得凡人的下场……

    “之后呢?”

    “你是凡人,仙界跟魔界的恩怨跟你现在无关,你就不必知道了。”

    恒离什么都知道,却什么都不愿说。

    叶门主叮嘱过了,在云今涟没有恢复神识之前绝对不能够告诉他,他不能辜负恒离。

    见到恒离铁了心不说,云今涟便没有继续问。

    “魔君喜怒无常,且不说我们见不到魔君,你还是……”后面的话,恒离说不出口

    他的目光带着犹豫,犹豫了许久,叹息道:“你还是为景姑娘准备身后事吧。”

    身后事……云今涟猛的一震,忽然间胸口隐隐约约作痛。这种剧烈的疼痛感,比起十年前那场受伤,更是痛楚。

    “她不可以死!”云今涟下意识的说出这句话,目光很激动,她绝对不能死!

    “云公子,或许,你可以请教叶门主,他也许有办法呢?总之,我是爱莫能助了。”

    恒离唉声叹气,他无法帮助景姒瑶,便没有继续待在这里,回到自己的药房去面壁思过去了。

    想他一届神医,竟然无法救治一个将死之人,实在是有愧。

    这是他行医这么多年,第一次遇到如此疑难杂症,这对恒离来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他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开始日夜钻习医术,

    闭门不出。

    除此之外,他没有任何办法弥补自己的愧疚。

    紫木一直守在景姒瑶身边,发现景姒瑶一直昏迷不醒,情况着急,紫木从景姒瑶的口袋之中跳了出来。

    “主人,你怎么了,怎么会变成这样!”紫木撕心裂肺的叫喊。他为什么没有保护好主人,当年 ,他的父母就是中了禹戮的魔毒

    而死的!

    禹戮!

    如果他提前知道禹戮的毒对主人而言如此严重的话,他无论如何也会保护好景姒瑶的,他不会让景姒瑶受伤。

    紫木兽的眼眶发红,眼中带着恨意,无论如何,它不会让主人有事的!

    他抱起景姒瑶,拖着景姒瑶离开了无须门,这里的人如此无能,连主人的病都治不好,他不会让她继续在这里待下去,紫木很

    害怕景姒瑶会离开自己,心里很慌张,一路上慌张不安。

    云今涟此刻去找了自己的师父,叶无弥。

    “师父,景姒瑶为了救叶姑娘 时,身中魔毒,还望师父指教,如何才能救活景姑娘。”

    云今涟的目光很陈恳,如今之计,他只有求助师父了,除此之外,他别无他法了。

    不知道为何,他很担心景姒瑶,这种担心,前所未有。

    “你在说什么?她怎么会?”听到这里叶无弥震惊了,刚刚知道这个消息,脸色立刻变了变。

    “你赶快快带我去看看,别耽误了景姑娘的病情。”

    叶无弥跟着云今涟一起探望景姒瑶,来到她的房中,却发现,空无一人。

    “怎么会这样,她人呢,怎么会不见了,到底是谁闯进来了!”云今涟四下寻找,却寻不到景姒瑶的身影,他就好像不翼而飞一

    般,没有一点踪迹。

    叶无弥算了算,算出了答案,目光深沉道:“不好了,是紫木带走了景姒瑶,恐怕不好找啊。”

    “它无缘无故带走她做什么,它会会带景姒瑶去哪?”

    “不知道。”叶无弥摇摇头,眼神很沉重,这事情很严重。

    “我的修为对于上古神兽来说,实在是太浅薄了,以我之力,根本就找不到紫木身在何处,更甚至连紫木的气息都感受不到。”

    叶无弥纵然有心帮忙,修为却不及紫木,紫木是修炼了几万年的上古神兽,而他也不过几千年的修为罢了,根本就不及紫木的

    万分之一,根本就无法得知紫木如今身在何处。

    “若是你能变回真正的你自己的话,以你的能力,不但能找到景姒瑶,还能够救活她。”

    能与紫木抗衡的,唯有他们二人了,还有一人,魔尊。

    魔尊乃魔界至尊,按照魔尊喜怒无常的秉性,是断然不会帮助景姒瑶的,这个人,很快就会被叶无弥排斥了。

    因为不可能,叶无弥便没有告诉云今涟。

    “师父此话是何意?”云今涟一愣,他自以为学识渊博,却无法知晓师父所说的话到底意欲何为。

    叶无弥神情缓了缓,目光低沉的道:“你在凡间的劫数为了,不可恢复意识,若是强行恢复本体的话,恐怕会遭到反噬,剩下的

    ,得靠景姑娘的造化了。”

    叶无弥叹息一声,这两个人的命真是苦啊。他摇摇头,没有再多说,于是便出去了。

    他总感觉,师父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却不告诉他。

    他看到空空如也的床位,心里忽然很不是滋味,心里突然空了一块,莫名其妙的感觉空落落发。

    这种感觉,好生怪异。

    最近是怎么了?他最近怎么接连生这种怪异的感觉,更奇怪的是他竟然有一种失落之感。

    看来如今,只有一个人能够为自己解惑了,风玉尘。

    无须门不允许外人进来,风玉尘进不来,于是云今涟便快马加鞭去找风玉尘,他继续要一个人给自己解答。

    他先给风玉尘发了一个烟雾弹,风玉尘听到声音,抬头望天,于是便明白云今涟意欲何为了,风玉尘匆匆而去,他们在一处凉

    亭见面。

    “喂,你消失这么久了,去哪里了,也不知道回个信息。”

    风玉尘嘟嘟囔囔的抱怨道,他已经好几天没有找到云今涟了,他没有去找云今涟,他了解云今涟。

    若是他自己不想让人找到,就不会让任何人找到。

    “我去了无须门。”

    “哦。”风玉尘知道云今涟的所有事情,无须门自然也是知晓的。

    他目光转身看向风玉尘,脸色忽然变得沉重,“我遇到了一个棘手的事情希望不知道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当年万里觅封侯〕〔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