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变成了神级修补〕〔飞剑问道〕〔99亿闪婚:豪门总〕〔超凡透视〕〔重生影后:帝少,〕〔暴君的专宠〕〔魔天〕〔重回八一:长嫂的〕〔我开棺材铺的日子〕〔绝美女神的贴身小〕〔重生之狂暴火法〕〔快穿之戏精的自我〕〔一世专宠:冻龄男〕〔玄医归来〕〔都市狼行〕〔禅师的文娱〕〔古代的温馨小日子〕〔首席心尖宠:甜心〕〔战神狂妃:邪帝,〕〔飞剑问道(飞剑问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狐妃难逃:腹黑太子套路深 第149章 苦肉计
    云今涟想起刚才景姒瑶奋不顾身的救自己之时,唇角微微的扬起。

    他转过身来问她,心里忽然有一些期待那个答案,“刚才你奋不顾身的维护我,你就不怕那个男人真的将你误伤,到时候你又当

    如何?”

    “这些怕什么?反正我已经死里逃生过好几回了,死没什么可怕的,本来我也是将死之人。”

    景姒瑶回想起自己的经历,她已经死过一次了,莫名其妙来着古代,莫名其妙的爱上一个人,一切都让景姒瑶措不及防,这经

    历让她刻骨铭心。

    “你莫不是爱上我了?”云今涟勾起一个弧度。

    “我才没有。”景姒瑶脸色一红,心里却是承认了,只不过是口是心非。

    景姒瑶越走越快,不想让云今涟看见自己已经脸红了。

    而景姒瑶又跟往常一样回到了无须门,云今涟并没有跟她表明自己的心思,另有打算。

    此日清晨,景姒瑶还未醒过来,就已经听到了一阵阵急促的敲门声。

    她看了一眼天朦胧朦胧的,还未天亮,这么一大早上谁会来找自己?景姒瑶实在想不出是谁来找自己了。

    她很不想起床,可是敲门声在她耳边吵的景姒瑶无法入睡,无奈,景姒瑶只能起床了。

    她推开门,是叶柒染前来拜访,她忽然生出了不好的预感叶柒染这么一大早来找自己干什么?

    虽然说景姒瑶心里很是疑惑,但是她却还是笑着应对:“染妹妹,不知道你找我有何事吗?”

    景姒瑶笑着面对,叶柒染却不给她好脸色看,一脸愤怒,目光砍看向景姒瑶就好像在看自己的仇人一样,忽然之间,她的目光

    变得狠厉。

    “贱女人,竟然敢勾引师兄,不要脸!”叶柒染怒瞪着景姒瑶,话音刚落,叶柒染一巴掌就落在了景姒瑶的脸上,毫不留情,啪

    的一声清脆响亮。

    “叶小姐,你这是?”景姒瑶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打了一巴掌。

    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感人她感觉到很麻木。

    “狐狸精,你不是我们无须门的人,凭什么待在我们无须门!”想起昨天的事情,跟之前发生的种种,叶柒染的脸上带着嫉妒的

    不甘心。

    狐狸精……景姒瑶的脸刷的一下惨白,她在二十一世纪之时,最痛恨狐狸精这个测,想不到如今却用来形容自己,这是她万万

    没有想到的。

    “叶小姐。还请你搞清楚,我只不过是殿下的婢女而已,并没有想要勾引殿下的意思。”

    “哼,狐狸精,谁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我们无须门不欢迎你!”

    叶柒毫无疑问暴露出了泼辣小姐的性格,从前的温柔性子不过是她装出来的。

    昨天的事情让她无法忍受,叶柒染已经装不下去了,叶柒染气不过,扬起手来就要再打云今涟一巴掌。

    她景姒瑶不是吃素的,自然不会任由别人欺负,景姒瑶抓住了叶柒染的手,恶狠狠的将她推开。

    叶柒染被推到在地上,裙子裂开了 ,如果这里有人的话,她会尴尬死的。

    “你!”叶柒染眼睛中很是不甘,却被气的说不出话来了。

    “叶小姐,得饶人处且饶人,既然你看我不顺眼,还请你绕道走,不要再来招惹我了。”

    景姒瑶冷冷的撇过,没有将叶柒染放在眼里,叶柒染很不甘,忽然,云今涟从转角之处过来,被叶柒染看到了。

    好机会!叶柒染勾起一个笑意,她抓住景姒瑶的手,让景姒瑶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巴掌,她脸上多了一道巴掌印记。

    景姒瑶还没有反应过来,叶柒染这是忽然受了刺激,自虐么?

    就在此时,叶柒染忽然哭了起来,哽咽的道,“景姐姐,我知道你喜欢师兄,我没有打算跟你抢师兄,看着你们幸福家好只是你

    为什么要毁我容,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改就是了……”

    她一边哭,一边颠倒黑白,叶柒染此时很柔弱,楚楚可怜,弱不禁风,典型的林黛玉,让人心生怜惜之感。

    刚才的泼辣形象,完全不复存在,完全就是判若两人。

    云今涟缓缓的走过,“这是怎么回事?”

    叶柒染哭的更狠了,她苦苦的哀求。“师兄,我不知道怎么得罪了景姐姐,你帮我去跟景姐姐说说情,我是真心想跟她成为姐妹

    的。”

    见此,景姒瑶忽而明白了,叶柒染这不是自虐,而是虏获云今涟的苦肉计。好一招苦肉计!

    景姒瑶早就看出叶柒染不是什么好人,没有想到心肠如此的歹毒。

    云今涟看了她一眼,景姒瑶忽然很期待他的答案,更害怕他不相信自己,此时,景姒瑶心里也没有了底气,对自己很没有信心

    。

    “此话可当真?”

    “我没有打她,我只是做了一个小小的防范措施,是她先挑事的,你爱信不信。”按照现在的情况,景姒瑶也懒得解释太多了,

    多说无益。

    至于云今涟信不信,她却很在意。

    “师兄,不是这样的,是景姑娘打我,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莫名其妙的打我,或许是我什么地方惹到景姐姐,我不怪景姐姐……”

    叶柒染捂住自己的脸,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景姒瑶不屑一顾。

    他看了一眼景姒瑶脸上的伤,忽然一目了然,心中已经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却另有考虑。

    云今涟扶起叶柒染,淡淡道:“师妹,我们走吧,我带你去疗伤,免得落下疤痕。”

    她心中一喜,云今涟这是选择相信了她吗?他这是在关心自己,果然,这十年的感情,在师兄的心里还是有一定的分量的!

    “多谢师兄。”叶柒染虚弱的起身,“师兄,你真的不能怪景姐姐,是我的错,不要怪她好吗?”

    叶柒染楚楚可怜的哀求,看着好像真的为景姒瑶着想一样,实则,不过是为了自己的私心博得云今涟的同情罢了。

    “这事情不必你操心,我自有定夺,先离开吧。”云今涟的话音淡淡的,叶柒染一脸得意的跟在云今涟的身后。跟云今涟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时少放肆宠:鲜妻〕〔惜你如命〕〔娱乐之皮神饶命〕〔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继承人的小甜妻〕〔余生很长,不必慌〕〔师士传说〕〔透视医仙〕〔雷霆〕〔万理之理〕〔地府神职〕〔萌宝来袭:爸比九〕〔豪门第一隐婚:盛〕〔前妻,离婚无效〕〔我太苏了,对不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