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有喜:带上傻〕〔我在墓里安生〕〔云泽寄雪不了情〕〔婚姻的荆棘〕〔捡到一个异界〕〔极品妖孽强兵〕〔郡主养成记〕〔傅先生,偏偏喜欢〕〔斗武乾坤〕〔异度冲击〕〔国民校草心尖宠:〕〔女帝家的小白脸〕〔民国大特工〕〔都市之绝世仙帝〕〔炮灰女修仙记〕〔全能庄园〕〔快穿系统:国民男〕〔凤门嫡女〕〔崩坏世界的执笔人〕〔大道谁属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狐妃难逃:腹黑太子套路深 第152章 争吵
    听完了云今涟的经历,景姒瑶觉得很难受,一瞬间仿佛胸口被堵住了一样。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景姒瑶眼神之中闪过一抹黯淡之色。

    “不清楚,想说便说了。”云今涟的目光很清冷。

    他并没有骗景姒瑶,连他也不清楚,究竟为何要告诉景姒瑶这些。

    景姒瑶忽然想起他背上的伤,“你背上的伤好些了吗?”

    那些触目惊心的伤痕,景姒瑶现在想起,加之他的经历,觉得很是心疼。

    云今涟忽然目光变冷了:“你怎么知道我背上有伤,据我所知,我并没有告诉过你我背上的伤。”

    “我……”景姒瑶心虚的直冒冷汗,糟糕,又说漏嘴了。

    她该怎么解释她是狐狸的事情?景姒瑶很害怕云亦凛会不相信自己把她当成狐狸精。

    “瞎猜的,你说你留下伤口无法治愈,那么背上肯定是有伤的嘛……”

    景姒瑶随便找了一个借口敷衍下去,心里紧张的扑通扑通跳。

    “别说这些了,赶快吃饭吧。”景姒瑶干脆转移话题,转移云亦凛的注意力。

    “是吗?真的是这样的么?”

    云亦凛表面上没有多做怀疑,心里却已然起了疑心,他的脸上闪过一抹疑惑之色,心里已经对景姒瑶的来历有所猜忌。

    景姒瑶心虚不已,不敢抬起头来看云今涟。

    他并没有跟景姒瑶说出在意此事,暗中叫于晓去查探。

    入夜,叶柒染前去找柳若烟告状。

    “娘,女儿被打了,您要为女儿做主啊。”叶柒染楚楚可怜的跟着柳若烟诉苦,那模样好不可怜。

    柳若烟舍不得叶柒染流一滴眼泪,很是心疼。

    “谁敢欺负我的宝贝女儿为娘为你做主!”

    “是景姑娘,她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打我,连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叶柒染为了让柳若烟跟景姒瑶作对,不惜颠倒黑白。

    这让柳若烟想起景姒瑶指使紫木神兽伤害叶柒染的那一幕,加之她极其偏袒自己的女儿,瞬间也就相信了叶柒染的话。

    “我的女儿,不能平白无故的被人欺负,你等着,我去找她算个清楚!”柳若烟气愤的找景姒瑶算账 。

    她怒气冲冲的推开景姒瑶的门,景姒瑶一愣,没有想到柳若烟会突然过来。

    “夫人,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贱女人,你竟然敢打我女儿,无须门是我的地方,既然你容不了我女儿,就不要待在我无须门!”

    在她自己的地方,柳若烟岂会让女儿吃亏?扬言要赶走景姒瑶。

    她的一席话,让景姒瑶很快就明白了是什么意思,她明白了,是叶柒染又去告状了。

    “夫人,您听我解释,事情不是这样的……”

    未等景姒瑶把解释的话语说完,柳若烟就已经打断了她的话。

    “够了,你就别狡辩了,上一次你谋害我女儿为得手,这一次你竟然变本加力,这样的人,不配留在我无须门!”

    柳若烟二话不说就要赶走景姒瑶。

    她看见景姒瑶的东西就来气,她一鼓作气将景姒瑶所有的东西丢出了无须门。

    “夫人,这大晚上的您让我去哪?”

    柳若烟偏爱跟叶柒染一样无理取闹,根本就不听景姒瑶的任何解释,更不听景姒瑶说话。

    “赶紧离开,半个时辰之后,不要让我再看见你!”

    柳若烟自始至终都没有给景姒瑶好脸色,摆着一张脸。

    因为动静太大,惊动了云今涟,云今涟并未熟睡,听到声音清醒过来,发现争吵的声音是从景姒瑶的房间里面传来的。

    他立即就去了景姒瑶的房间,发现景姒瑶的东西都被搬出门外了。

    “师母,您这是做什么!”云今涟的声音不悦。

    柳若烟并没有因为云今涟的到来而就此收手,丝毫没有停止之意。

    “哼,你来的正好,你看看你这好婢女,竟然敢打我的女儿。”柳若烟气愤不已,转头对景姒瑶说道:“总之,我不管,你若是不

    搬走的话,休怪我门规伺候。”

    说起无须门的门规,但凡抗命不尊者,上酷刑。所谓的酷刑,冰木水火刑。

    他很快就明白,柳若烟这是要让景姒瑶于死地!

    “师母,万万不可,还请师母手下留情。”云今涟阻止柳若烟。

    这是柳若烟的记忆以来,云今涟第一次如此这人的面前反驳自己。

    “连你也被这个妖女所迷惑了是不是!”

    柳若烟气愤不已,连一向最尊敬的徒儿如今都偏向在景姒瑶这一边,心里对景姒瑶更为不满了。

    可以说是彻底的记仇。

    她是云今涟的师母,景姒瑶这其中的关系,她担心这样会让云今涟为难。

    于是,她主动提出来:“你们不要因为我而争吵了,我走就是了。”

    景姒瑶刚想要走,却被云今涟拉住了,就这么拉住她,不让景姒瑶走。

    她疑惑的问道:“你这是要做什么?”

    “我没有让你走,你就不许走!”云今涟的目光笃定。

    “可是……”景姒瑶心里还是有所担心。

    云今涟却不给他说出拒绝的话的机会“你是我的婢女,没有我的命令,你无须听从任何人,你明白吗?”

    她点了点头,他的话让景姒瑶微微一楞,这一句微不足道的话音,却感觉到了心里一暖,因为他这一句话景姒瑶留下来了。

    “你们两个合起火来气我是不是,你心里到底还有没有把我当作是你的师母?”

    见到这个情况,柳若烟气的不打一处来,认为云今涟不尊重自己,对他这个行为极其不满,脸上带着一抹怒意,怒斥云今涟。

    “夫人,您别再说了,这都是我的错,不关他的事。”

    景姒瑶急忙的劝说。

    可是柳若烟却不给景姒瑶好脸色,连同景姒瑶一并被骂惨,怒斥道:“这是我们无须门的家务事,关你屁事!”

    因此,纵使景姒瑶心理愧疚,很想阻止他们二人的争吵,也无可奈何,因为这里根本就没有她说话的份,柳若烟压根就听景姒

    瑶的解释。

    她只能看着他们因为自己争吵一个人干着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怀上反派他爹的孩〕〔余生很长,不必慌〕〔一夜危情:豪门天〕〔斩龙〕〔独宠小萌妻〕〔千金索吻:卖身总〕〔九爷,宠妻请节制〕〔穿进红楼:晴雯,〕〔步步逼婚:总裁,〕〔农家子的发家致富〕〔闪婚蜜爱:墨少的〕〔恶魔校草,太过分〕〔农女太彪悍:夫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