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雇佣总裁:后会无〕〔不灭剑主〕〔绝世符神〕〔都市透视高手〕〔权力代言人〕〔妖孽狂医〕〔浪迹在诸天〕〔逆流2004〕〔超级捉鬼道长〕〔剑鸣九天〕〔都市之绝世仙帝〕〔超凡圣主〕〔权少贪欢:撩婚99〕〔冥妻在上我在下〕〔史上最强万界掠夺〕〔一路仕途〕〔我是诸天系统〕〔我就是大德鲁伊〕〔炮灰女修仙记〕〔重生校园:傲娇BO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狐妃难逃:腹黑太子套路深 第204章 她昏倒了
    “你的眼中还是只有他。”钟离魅摇头苦笑。

    景姒瑶沉默,钟离魅的心意,她一直都很明白但是却始终都没有办法回应。

    “瑶瑶。”钟离魅忽然开口,“我相信,终有一天你会发现云今涟不适合你的,我们才是一类人。”

    钟离魅笑了笑,很有自信。这一次,他并不在意云今涟。

    因为他们才是一个世界的人。

    景姒瑶一惊,震惊的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随便说说而已,以后你就知道了,现在你无须明白。”

    钟离魅一笑 ,并未告诉景姒瑶是什么意思。

    他的话却勾起了景姒瑶的好奇心,景姒瑶总觉得他的话别有另一番深意。

    她明白,钟离魅绝对不是随便说说那么简单。

    钟离魅不愿意告诉她 ,景姒瑶也没有强求。

    忽然,钟离魅突然感觉到了身体不适,猛然吐了一口鲜血,他的血,是黑色的。

    景姒瑶微微一震,她惊慌了,立即扶住钟离魅。

    她惊慌失措的问道:“正常人的血不是红的吗?你怎么会是黑色的?”

    “你忘记了?我是魔君,我的血,当然与众不同。”

    “你怎么会咳血?是不是哪里受伤了?”

    景姒瑶急切的追问,她的声音带着担忧之意,很担心钟离魅,她不想要让他有事。

    听到景姒瑶的关心,钟离魅一暖,感觉到很暖心。

    身体忽然如同被抽了灵魂一般的疼痛,只是闪过一会儿而已,他并没有在意。

    “无碍,只不过是小伤而已,你不用管了,我们魔界的伤,你们人类是治不好的。”

    钟离魅此时身体有一些虚弱,强行支撑着自己。他不想要让景姒瑶担心她。

    “那你一定要去找魔医,不能拖着了,知道吗?”

    景姒瑶很担心钟离魅,她却也无可奈何,她根本就帮不到钟离魅,她很愧疚。

    她愧疚的眼神被钟离魅捕捉,他安慰着她:“好啦,我会请魔医的,你放心吧,我可是魔君,我能有什么事。”

    听到他如此之说,景姒瑶也放心下来。

    他是魔尊,很那些小喽啰自然是不一样的。

    “我送你回去,不许拒绝。”

    这是钟离魅最后的底线了,他的话已经摆在了这,如若景姒瑶不答应,钟离魅就不让景姒瑶走。

    景姒瑶心想 ,不过是送送罢了,也没有什么,于是景姒瑶就让钟离魅送了。

    不过的一晃神的功夫,景姒瑶就到了太子府。

    “我到了,你回去吧。”

    景姒瑶担心会被云今涟看见急忙催促钟离魅赶紧离开这。

    可是她说话的时候云今涟已经听见了,云今涟意识到景姒瑶已经回来了,于是就到门外看一眼,却意外的看到了钟离魅。

    钟离魅也注意到了云今涟,在他的眼前故意牵起景姒瑶的手,拥抱了她。

    他极其的温柔道:“天气冷,多穿衣服。”

    景姒瑶楞了一愣,未等景姒瑶反应过来,钟离魅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她不知道钟离魅只是做什么,没有多想,回过头来看却看到了云今涟。

    云今涟已经看到了刚才的那一幕,加之他看到景姒瑶身上披着钟离魅的外套,嫉妒的发狂。

    景姒瑶刚想跟云今涟解释事情的经过,谁知,他根本就不听她的解释,一开口就责备她。

    他的声音清冷,黑着一张脸道:“你这么晚回来,就是跟这个野男人去鬼混吗?”

    鬼混?在云今涟心里,她就是这种女人?

    “你听我解释……”

    “没什么好解释的,我都已经亲眼看到了。”

    云今涟发声音比以前更冷咧了几分,他的双眼泛红,怒道:“那个野男人对你而言就这么重要?三番两次的跟他幽会?”

    他的声音极其愤怒,云今涟第一次如此的生气,他的喜怒哀乐,一切都是因为景姒瑶,除了景姒瑶,没有任何人能够影响他的

    喜怒哀乐。

    云今涟根本不听景姒瑶的解释,这让景姒瑶心里一寒。

    “我没有心情跟你说话。”

    景姒瑶的心情很难受,今晚的事情,她已经没有心情跟云今涟解释太多了。

    她刚想要离开,谁知道却被云今涟拉住了。

    “你这是做什么,你给我站住。”云今涟冷声道:“你现在看到我就这么不耐烦?嗯?还是说,你对我的那些情谊都是虚情假意?

    你在玩弄本太子是吗!”

    云今涟无法忍受,抓住景姒瑶的手不让她离开一时间力道大了一点,声音也加重了几分。

    他如此严厉的呵斥景姒瑶,让景姒瑶很有一种想要哭的冲动。

    他的话,字字句句都不相信自己。

    她感觉到很寒心冷声道:“你就不问问我今天晚上经历了什么吗?”

    云今涟冷声的讽刺道:“还能经历什么?我看你啊,这些日子恐怕都是在跟那个野男人幽会吧?景姒瑶,你可真对得起我!”

    他的目光渐渐的冰冷。景姒瑶不寒而栗。

    她经历了那样的事情,可是云今涟非但没有安慰她,反而还指责她出轨。

    她感觉到很难受。景姒瑶对云今涟很失望。

    她已经无心跟云今涟解释太多了说多了云今涟也不会相信她。

    她露出疲倦的脸色:“我累了,我要回去休息了。”

    云今涟的声音带着怒火:“今天不给我解释清楚你就别想走。”

    “我……”景姒瑶张了张口想要解释,却感觉到身体瘫软无力,毫无预兆的昏迷 。

    幸亏风玉尘及时接住,倒在了云今涟的怀中。

    “瑶瑶!”云今涟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慌张。

    虽然云今涟很生气景姒瑶跟别人的男人鬼混,但是心里还是控制不住担心景姒瑶。

    他感受到怀中的人儿已经失去了意识 ,第一次有了担忧的感觉,他急忙的将景姒瑶抱进房间,立刻为景姒瑶去请太医。

    云今涟冷冷的威胁太医:“我警告你,治不好她,你这脑袋也别想要了,知不知道!”

    他的话,太医不敢有任何的反驳, 太医战战兢兢的,急忙为景姒瑶进行诊脉。

    他刚要拿起景姒瑶的手诊脉,被云今涟阻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时少放肆宠:鲜妻〕〔惜你如命〕〔娱乐之皮神饶命〕〔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继承人的小甜妻〕〔余生很长,不必慌〕〔师士传说〕〔透视医仙〕〔雷霆〕〔万理之理〕〔地府神职〕〔萌宝来袭:爸比九〕〔豪门第一隐婚:盛〕〔前妻,离婚无效〕〔我太苏了,对不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