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变成了神级修补〕〔飞剑问道〕〔99亿闪婚:豪门总〕〔超凡透视〕〔重生影后:帝少,〕〔暴君的专宠〕〔魔天〕〔重回八一:长嫂的〕〔我开棺材铺的日子〕〔绝美女神的贴身小〕〔重生之狂暴火法〕〔快穿之戏精的自我〕〔一世专宠:冻龄男〕〔玄医归来〕〔都市狼行〕〔禅师的文娱〕〔古代的温馨小日子〕〔首席心尖宠:甜心〕〔战神狂妃:邪帝,〕〔飞剑问道(飞剑问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狐妃难逃:腹黑太子套路深 第207章 争吵
    孤慌张了,他慌慌张张的道:“魔尊,你明知道我们五界插手人类之事必定会遭受天谴,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无妨。”钟离魅虚弱的提起一个笑意,险些站不稳,强行支撑起来,目光冰冷:“任何欺负她的人,我都不会放过。”

    “咳咳……”钟离魅又咳嗽了几声。

    插手人界之事,必定会折寿,钟离魅早就知道如此,也心甘情愿,他不后悔。

    如果重来一次,他还是会选择杀了云亦凛,哪怕折寿。

    “魔尊,你怎么如此的固执!”

    孤意识到,这个景姒瑶是个祸害。

    如若继续让魔尊如此下去,只会陷入执迷不悟的境地。

    一千年前,魔尊为了那个女人,已经死过一次了,好不容易涅槃重生,他不能够让魔尊重蹈覆辙。

    他寻思着,这个景姒瑶,不能活了。哪怕他会死,为了魔尊,亦是在所不惜。

    这一次,孤已经报好了必死的决心。

    皇宫

    大臣慌慌张张的前来禀告,慌张的道:“皇上,这件事情,跟景姒瑶有关系,有目击证人表示三皇子最后见的人是景姑娘。”

    “岂有此理,这个景姒瑶真是胆大包天!”云景卿同学这里,脸上带着怒不可遏的愤怒。

    光天化日之下,既然敢杀他的皇子,把他发颜面至于何处!

    云景卿气愤不已,怒道:“来人,派精兵捉拿景姒瑶,给朕将景姒瑶打入天牢!”

    本来前些天景姒瑶就让云景卿丢了面子,云景卿就已经很恨此事了,加之有了这个机会,云景卿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捉拿景姒

    瑶。

    不管景姒瑶有没有罪,在云景卿心里,就是有罪的。

    大臣好心的提醒云景卿“可是太子跟国师那边,怕是不好交代……”

    “这!”云景卿犹豫了,云景卿因为一时间太气愤了,没有想到这一点,大臣的话提醒了云景卿。

    这个妖女,盘旋在太子跟国师之间,云安国最厉害的两个人,竟然都为这个妖女所着迷!

    “去,给朕找江湖上的能人异师,不管什么办法给朕尽快找到!”

    “是。”

    紧接着,众大臣遣散,已经是云亦凛死后的第三天,云安国又恢复了平静,死了一个皇子,对他们来说没有任何的影响。

    云亦凛平时作恶多端,欺压百姓,现在云亦凛死了,百姓们拍手叫好,甚至还有一些被云亦凛欺压过的百姓欢庆云亦凛死了,

    分分认为他死了是活该。

    可是,这让景姒瑶不安。云亦凛死了,为何皇宫那边迟迟没有动作?

    她总觉得,这其中有着巨大的阴谋。

    她想找云今涟商量,可是今日来,总是见不着人,这些日子云今涟都不在。

    如若没有锦熔的陪伴,景姒瑶都要无聊死了。

    他又不在。景姒瑶气愤不已,不用猜,就可以知道云今涟又去酗酒了,最近他酗酒越来越平凡了。

    眼下这偌大的太子府,人口众多,云今涟又不在这里,她日日担心皇宫那边会有什么动作,忧心忡忡。

    因为不过怎么样,云亦凛都是因为她而死的。

    在她心情最低谷的时候,云今涟没有在她的身边陪着她,她感觉到很难受。

    她发觉,在这偌大的古代,连一个可以商量的人都没有。

    在这太子府,没有了云今涟,婢女个个都用异样怪异的眼光看她。

    她听到了几个婢女这窃窃私语。

    “听说了吗,太子已经好几个晚上都没有回来了,你说景姑娘是不是失宠了?”

    “不用看,肯定的,咱们殿下是什么人,追他的女人都排成了长龙,而且个个都很优秀,太子对景姒瑶只是玩玩而已。”

    ……

    婢女们在景姒瑶的背后议论纷纷,她们说小声议论的,却不曾想景姒瑶的听力很好,听见了。

    景姒瑶怒声的呵斥:“主子的事,需要你们多嘴吗?还不好好干活?是不是要我剪烂你们的舌头,你们想能消停?”

    她此话一出 ,婢女们纷纷不敢出声了,急忙去干活,因为就算景姒瑶失宠,景姒瑶的地位还是比他们高很多。

    景姒瑶虽然表面上看着云淡风轻的没有任何的介意, 心里面却很介意,她无法控制自己不介意此事,方才婢女们讽刺的话,让

    她很难受。

    她从来没有一刻这么觉得,她在云今涟心里,只是玩玩而已。

    她决定暂时的离开这里,搬去店铺住,冷静几天在回来。

    在店铺那,至少还有韶雪她们可以给自己出出主意,陪自己说说话,在这里,只会受到冷眼。景姒瑶对这些冷眼很介意。

    景姒瑶想此,便收拾东西准备暂时的离开,过几天等云今涟什么时候不酗酒了,什么时候再回来。

    她收拾东西的时候,刚好遇上了刚刚喝酒回来的云今涟。

    云今涟手中拿着酒瓶,见到景姒瑶正在收拾东西,一瞬间就怒了。

    他立刻抓住景姒瑶的手臂,不让景姒瑶挣脱出来。

    他死死的抓住了景姒瑶,怒道:“你这是做什么?你要离开?”

    “是。”景姒瑶没有抬头看一眼 只是低头收拾自己的行李。

    她不能继续待在太子府了,一个人待在这里她会疯掉的。

    她的举动却引来了云今涟的误会。

    她的回答,让云今涟愤怒至极,他脸上带着怒不可遏的气愤之意,怒吼道:“你就这么喜欢外面的野男人?迫不及待的去找他们

    ?你怎么这么不知廉耻?”

    因为此时云今涟刚喝酒,说话重了一些。

    不知廉耻?这个词,景姒瑶听着很是羞辱。

    景姒瑶忽然笑了笑,“在你心里,我就是一个这样的女人,是吗?”

    她一脸的失望。

    本来景姒瑶还犹豫着要不要离开这,云今涟的这一番话,更加的确定了景姒瑶想要离开这里的心思。

    他的那一番话,伤害景姒瑶伤害的太深了。

    云今涟冷冷的反问:“呵,怎么了,有什么意义,我的话可有什么错,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他会反问自己,代表云今涟根本就不相信她。景姒瑶失望到了极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时少放肆宠:鲜妻〕〔惜你如命〕〔娱乐之皮神饶命〕〔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继承人的小甜妻〕〔余生很长,不必慌〕〔师士传说〕〔透视医仙〕〔雷霆〕〔万理之理〕〔地府神职〕〔萌宝来袭:爸比九〕〔豪门第一隐婚:盛〕〔前妻,离婚无效〕〔我太苏了,对不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