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极品纨绔〕〔推倒竹马再压倒〕〔凡人开挂〕〔武极神帝〕〔第一萌宝总裁爹地〕〔深度婚宠:总裁的〕〔豪门新娘〕〔大唐贞观第一逍遥〕〔乡村小神农〕〔都市之大圣重生〕〔乡村神医兵王〕〔末世执法官〕〔重生之毒妃养成记〕〔万古魔君〕〔撩心攻略:男神,〕〔穿越醒了搞事情没〕〔木叶之争权夺丽〕〔隐婚蜜爱:总裁欺〕〔网游之剑履山河〕〔99次心尖宠:薄帝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美妆博主的古代日常 第1章 穿越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窗外的雨声渐渐歇了下来,因着屋里没有点灯的缘故,虽然是午后,依旧有些暗。

    华瑜楚躺在床上,听到有人轻手轻脚地走到帐幔外,小声喊了一句:“姑娘”,是她的大丫鬟琯柚。华瑜楚没有出声,琯柚迟疑了一下,又退出屋去。听到琯柚小心翼翼关门的声音,瑜楚才翻了个身,继续盯着烟青色的帐子发呆。

    不是瑜楚赖床,实在是她还没有想清楚这三四日发生的事情,还不想面对这里的这些人。

    瑜楚已经来这里四天了,确切地说,是穿越过来四天了。前世的华瑜楚是知名化妆品公司的市场策划,那天赶着坐地铁去上班,刚到地铁站的楼梯口,就看到一个孕妇没站稳正要往下栽,瑜楚忙一把拉住她,孕妇是安全了,瑜楚自己却被背后汹涌的的人潮挤的滚下了楼梯。

    等瑜楚醒过来,就已经躺在这张挂着烟青色帐子的床上了,床边还围了一群穿着古装、有老有少的女人。

    自打瑜楚弄明白自己是穿越后,这几天一直借着养病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一来怕轻举妄动引来怀疑,二来正好琢磨琢磨自己的处境。

    几天来,瑜楚只要一闭上眼睛,许多原本并不属于她的记忆便如潮水一样涌来。

    这具身体的原主和她一样叫华瑜楚,是华府的二小姐,还不满十五岁。华瑜楚的生父华敦三年前死在腾冲,现在她和母亲莫氏,还有弟弟华璋一起依附伯父一家生活。

    奇怪的是,瑜楚能记起原主小时候的事情,也清清楚楚地记得自己在地铁站摔倒的情形,可是对原主死之前,呃,说“死”有点怪怪的,瑜楚心想,还是说离开之前吧。对原主离开之前发生的事,瑜楚能回忆起来的却只是一些零散的片段。

    原主不是在自己家里出的事,是去参加伯父的上峰、吏部尚书家举办的赏花宴时出了意外。

    按照一起参加宴会的堂姐华瑜英的说法,是原主自己顽皮,非要爬到假山上去,然后不小心踩到青苔滑倒才摔倒的。可瑜楚总觉得不是这么回事。

    这次是原主在三年孝期过后第一次出门参加宴会,莫氏很是重视,把她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又怕她不知道京城宴会的新规矩,一再嘱咐她要紧跟着瑜英,让瑜英怎么做她就怎么做。

    原主也确实是一直跟着瑜英的,可是等宴席过后,小姐们开始结伴逛园子赏花的时候,她跟着众人走了一会儿,却发现找不到瑜英了。恰好这时她遇到了以前的好友、顺天府尹家的小姐柯皎皎还有其他几位小姐,几个人便一起一边逛一边找瑜英。

    可是后来出事的时候,柯皎皎她们并没有在原主身边。

    是丫鬟红叶把瑜楚从小姐们当中叫了出来,说是瑜英发现她不见了,让红叶来寻她。

    之后的记忆就不甚清楚了。

    瑜楚前两天头晕乎乎的,没有注意,现在仔细回想一番才发现,这几天她卧床休养,大伯母罗氏一天两趟地来看她,虽说瑜英有时也跟着过来,却是在罗氏后面躲躲闪闪的,而作为瑜英贴身大丫鬟的红叶可一次也没有跟着瑜英来过。

    瑜英和红叶显然是心虚,只怕罗氏也知道些内情,才会这么殷勤地一遍遍问候,生怕她出了什么事。

    瑜楚确实记得原主和瑜英的关系很不好,瑜英觉得原主不过是失去父亲依附自家生活的可怜堂妹,却敢向自己甩脸色,原主觉得瑜英一家住着自己母亲的陪嫁宅子,居然好意思摆出一副当家大小姐的姿态,于是两人互相看不顺眼,可也没有到你死我活的地步吧。

    瑜英主仆二人到底为什么要害她呢?

    瑜楚把原主的记忆翻了一遍又一遍,却始终想不起来是哪里得罪了瑜英。

    正想的头疼,瑜楚忽然听见外面响起了莫氏的声音:“姑娘还没有醒?”

    “奴婢刚才去看了,还没。”是琯柚在回答。

    瑜楚忙把被子拉回来,规规矩矩地躺好,装成还在睡的样子。

    刚躺好,莫氏已带着婆子丫鬟已走到床边,拉开帐子摸了摸瑜楚的额头,然后轻轻唤到:“楚楚,楚楚。”

    瑜楚装成才被唤醒的样子,慢慢睁开眼,正看到莫氏关心地看向自己的目光,顿时有些心虚,也不知道莫氏能不能看出来女儿已经不是原装的了。

    “楚楚别睡了,要是走了困,晚上睡不着可不好。”莫氏应该没有发现瑜楚的异样,温言说到。

    瑜楚点点头,叫了声:“娘”,掀起被子准备起来,却又被莫氏按住了。

    “躺一会儿再起,别起的急了,外面还凉的很。”莫氏说。

    瑜楚听话地又躺了下去,她并不打算把自己的推测告诉莫氏。倒不是怕莫氏不相信她,恰恰相反,莫氏对一双子女疼爱非常。这次出事后,莫氏几乎住在了瑜楚的响月斋,瑜楚的一应饮食起居都亲自照料,连药都要先尝一尝再给瑜楚吃。

    只是莫氏本就性格温柔,丈夫去世后,没了人支应门庭,女儿的亲事、儿子的前程都要着落到大伯华叙身上,莫氏对华叙一家很是忍让。即便现在两家人住的宅子是自己的陪嫁,一应家事也都是听从大嫂罗氏调遣,从来不轻易出头。

    这件事既然现在还没有什么证据,瑜楚也就不想让莫氏担心难过。

    娘俩又说了几句话,就听到小鹊在门外通报:“大太太、大姑娘、三姑娘来了。”

    莫氏忙吩咐琯柚服侍瑜楚起床。还没收拾好,罗氏就带着两个女儿瑜英和瑜昭进了屋。

    罗氏看到瑜楚下了床,正要给她行礼,忙道:“快快躺下,还没有好利索,怎么好下床。”

    莫氏笑道:“大嫂是长辈,你来看瑜楚,她怎么还能托大躺床上,礼不可废。”

    罗氏嗔道:“都是一家子,说什么礼不礼的,把孩子身体养好了才是正经。”说着,又把瑜楚按到了床上。

    瑜楚只好在床上草草行了个礼,说:“又劳动伯母了。”

    罗氏笑着点点头,又转身招呼瑜英两个上前来:“你们小姐妹们来说说话。”

    话音未落,瑜英已经拉着满脸不耐烦的瑜昭来到床前,满面笑容地问:“二妹妹今天觉得怎么样?头还疼不疼了?”

    瑜楚心里暗暗佩服,瑜英和她一直不和,且前两天还刚刚指使丫鬟推了她,只不过躲了几天,现在就又能做出一副姐妹情深的样子,小小年纪这份心机,不简单啊。

    反观瑜昭,还是一如既往的直来直去,既然不喜欢瑜楚,就连话都不愿意说一句。

    当然,以前的华瑜楚也是半斤八两,脾气又倔又直,得罪了不少人,不过以后嘛……

    瑜楚飞快地瞄了眼罗氏身后的丫鬟婆子,没有红叶。

    瑜楚并不感到意外,不过她摔伤这事,已经过去四天了,再拖下去只怕真的要大事化小小事化无,趁着这会儿人都在,不如做个了断。

    瑜楚心里年头转的飞快,面上却还是呆呆的样子,慢吞吞地回答说:“疼,一想到从那么高的地方跌下来,就疼得厉害。”

    罗氏听了,仿佛十分心疼,忙道:“疼就不要想了,可怜见的,小姑娘家遭那么大的罪。”

    瑜楚看到瑜英似乎僵了僵,接着说道:“我摔伤的时候不是红叶在身边吗?把她叫过来,我问问她,说不定弄清楚了当时的情形,头就不疼了。”

    瑜英听了顿时有些紧张,说:“红叶有些不舒服,我就没让她跟过来。二妹妹还是不要问她了,你不是也说了,越想越头疼吗?”

    瑜楚故意装的有些诧异:“红叶不舒服?她怎么了?也从假山上跌下来了?”

    “不是,就是赏花宴那天崴了脚,我让她歇两天。”

    “那她回家了?没在府里?”瑜楚接着问。

    “那倒没有……”瑜英支支吾吾地还没说完,瑜昭插了一句:“都说了不舒服,你非让她过来干什么,一点也不体谅别人。你不舒服,难道有人逼你去给老太太请安了?”

    瑜楚还没有做声,一直在旁边听着的莫氏不高兴了:“三丫头这话是什么意思,红叶一个奴才,倒比主子还金贵了?再说又不是什么动不得的大毛病,回个话还能把她累着了?”

    罗氏看莫氏开口了,忙瞪了一眼瑜昭,说:“三丫头这张嘴,惯是不会说话,她是怕二丫头多想,反而对身体不好。要我说,不管怎么跌下来的,忘了最好,省得一想起来就心烦。”

    瑜楚在心里冷笑一声,罗氏这是在暗示跌倒一事伤了她的名声,越是追究知道的人越多,不如糊弄过去,过一阵子就没人提了。

    莫氏并不知道瑜楚摔伤的内情,听了罗氏的话,果然有些犹豫,看了看女儿,正想说什么,却被瑜楚打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穿越远古之红包系〕〔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