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梦想口袋〕〔战少体力好:宠妻〕〔末世钻石VIP〕〔绣华〕〔明朝败家子〕〔回到八十年代做土〕〔舌尖上的大宋〕〔权少贪欢:撩婚99〕〔重生大宋做权臣〕〔崛起原始时代〕〔都市至尊邪少〕〔帝名张三花〕〔明末达人秀〕〔一纸成婚:顾少宠〕〔碧溪传人之邪体〕〔九天玄凤:废材要〕〔天价婚宠:权少赖〕〔最强无敌熊孩子〕〔有卿归兮〕〔医品太子妃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美妆博主的古代日常 第6章 将计就计
    ,精彩无弹窗免费!

    莫氏一边拿着帕子擦泪,一边摇头:“爹娘年纪大了,大哥身边的许哥儿和诚哥儿都是要读书的,你眼看着也要参加春闱。家里处处都要使钱,我怎么还能伸手要钱呢?”

    瑜楚听了,赶忙上前,一脸乖巧地抱住莫氏的胳膊:“娘不要难过,我知道娘是为了我和璋哥儿好,小舅舅也是为了我和璋哥儿好。娘不用怕他们大房,小舅舅再读两年书,一定能高中的!到时候咱们家也有了四品官儿,不,小舅舅是要做一品官儿的!到时候不论是做生意还是别的什么,大房都不敢招惹我们!”

    莫庭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连莫氏也被逗的破涕而笑,指着瑜楚的脑门说:“人小鬼大!”

    莫庭说:“楚楚说的有道理,品级先不说,就冲姐你现在受的委屈,我也会考中的!姐你放心。”

    屋里气氛轻松起来,瑜楚大着胆子说:“娘,我觉得关于罗家,小舅舅说的对。咱们越是忍让,他们就越是得寸进尺。钱只是一方面,要是不追究,以后他们定会一边占着咱们便宜,一边瞧不起我们。”

    “就是这个理!楚楚真是长大了,能帮你娘分担一些了!”莫庭赞叹道。

    “人家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楚楚是没有了爹,才被逼着这么早懂事。”莫氏说着又有些伤心。

    莫庭无奈地叹口气,不过这几年也习惯了莫氏动不动就想到华敦然后情绪低落。等瑜楚开解了莫氏几句,才又接着说:“姐你刚才说打算把这件事解决了再把铺子交给楚楚,你准备怎么解决?”

    “罗家那要不来,就找大嫂,要是还推脱,就不要了。只是再不许罗家人去赊账拿货。”

    “就……这样?”莫庭愕然。

    “不然还能怎样?”莫氏苦笑道。“不过现在经了楚楚这件事,我也想明白了。之前大嫂发卖下人,削减我和楚楚璋哥儿的开支,我没反对,那罗仁接着就到铺子白拿东西,我忍着什么都不说,现在他们都敢冲楚楚动手了!既然这样,就算老爷不在了,为了楚楚和璋哥儿我也得立起来,况且缀锦阁还是我们娘几个以后安身的根本!”

    “姐你能想通就好了,把这件事交给我吧,我来解决。”

    “你的功课那么紧……”

    “不会占用太多时间的,只要姐你下定了决心,我定能办好!”

    莫氏想到莫庭这几年在京城读书,很是结交了几个好朋友,况且自己一个寡妇,却实也很不方便,也就不再坚持,点头同意了。瑜楚却很好奇,这罗家要是坚持不肯还钱,小舅舅能有什么办法呢?

    莫庭并没有让瑜楚和莫氏等太久。几天之后大房那边就有了动静。紫竹苑每天吵吵闹闹,鸡飞狗跳,罗氏的脸色一天不如一天,处理家务时也有气无力的。瑜英整天不出门,连瑜昭也跟着安静了许多。

    瑜楚很好奇,有心打听,可据说是华叙亲自下了封口令,紫竹苑当差的下人谁也不敢往外递消息。莫氏也警告瑜楚不要轻举妄动,省得被大房察觉到事情与他们有关,而且待有了结果,莫庭自会来知会他们。瑜楚这才按捺住旺盛的好奇心,安心等消息。

    这天,瑜楚正和莫氏一起闲话,猜测莫庭到底做了什么,忽然看到华老太太身边的珊瑚匆匆而来,说是华老太太有请,让两人赶紧过去。

    瑜楚忙伺候莫氏换了衣服,自己也收拾一番,跟着珊瑚往延寿堂走去。路上,瑜楚状似天真地问:“珊瑚姐姐,这么不早不晚的,老太太叫我和母亲去做什么呢?”

    珊瑚面无表情地回答:“回二姑娘,奴婢也是听了吩咐来请二夫人和姑娘,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

    “那现在都有谁在老太太那儿呢?”

    “大夫人和大姑娘,三姑娘都在。”

    瑜楚点点头,心知多半是因为罗家的事了。

    刚进延寿堂,瑜楚扶着莫氏还没有站稳,就听到华老太太一句硬邦邦地质问:“罗家的事,是不是你在捣鬼?”

    瑜楚愕然抬头,老太太这么直接,一点铺垫也没有?不过这份直觉倒是挺准的……

    莫氏在旁边表现的比瑜楚还要愕然:“老太太您在说什么?”

    华老太太满脸怒色,正要开口,却看到下首的罗氏拼命朝自己使眼色,舌头一转,咳了一声,才接着说:“我是问,罗家的事,你们知不知道?”

    莫氏看起来更疑惑了:“老太太说的是什么事?这几天媳妇儿一直没出门,并不知道罗家有什么事。”

    其他人还没说什么,瑜昭忍不住开口了:“我舅舅因为缀锦阁的布料被人暗算了,缀锦阁不是你们家的产业?定是你们在背后算计我舅舅!”

    与满脸通红的瑜昭比起来,莫氏越发显得心平气和:“这一进屋,老太太和三姑娘都指着我的鼻子说我搞鬼,暗算别人。老太太是长辈,教训小辈理所应当,便是我要分辩,也该先听着。只是不知道三姑娘这儿是什么缘故什么礼节?”

    瑜昭被问的哑口无言,半晌,在罗氏的逼视下嚅嚅地开口:“我,我说的是瑜楚。”

    “楚楚也是你的二姐姐。”莫氏冷冷地道。

    罗氏一看气氛僵持起来,忙把瑜昭拉到身边,面带戚容地说:“快给你婶娘和二姐姐道歉。”

    等瑜昭勉勉强强潦潦草草地行了个福礼,罗氏才又戚戚艾艾地开口:“弟妹,三丫头的话你别放在心上,是我太着急乱了分寸,孩子们也是被我吓着了,才语无伦次。”

    莫氏道:“是关于罗家大爷的?什么事还牵扯到了缀锦阁?”

    华老太太见莫氏母女自打进了延寿堂,一直是冷静疏离的模样,更加衬的其他人慌乱不安,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说道:“缀锦阁卖给仁哥儿的锦锻出了差错,得罪了贵人,人家要治仁哥儿的罪!别以为有仁哥儿在前面,你们就高枕无忧了,既然是缀锦阁的东西有问题,你们也跑不了!”

    罗氏看到华老太太气急败坏地模样,顿时有些后悔。她之所以选在延寿堂把事情说开,本是想借华老太太的势,用“孝”字压莫氏一头,不管事情是不是莫氏在背后布局,总要让她不得不先出面解决问题。却没想到华老太太这么沉不住气,再加上瑜昭这个缺心眼儿的,反倒让莫氏挑出错,占了上风。

    罗氏不敢让华老太太再说话了,忙抢在莫氏回应前开口:“弟妹,其实是这么回事儿。前一阵子仁哥儿在缀锦阁拿了两匹锻子,不知怎么的让崔舅爷看见了,说他们家老夫人要做寿,他正在寻寿礼。你也知道,崔舅爷的妹妹惠嫔,如今正是盛宠,仁哥儿想承这个情,就把锻子让给了人家。

    崔舅爷拿到锻子后,赶着给崔老夫人做了套衣裳,崔老夫人也很喜欢,前两天寿宴就穿上了。没承想寿宴还没结束,崔老夫人就起了一身又红又硬的大疙瘩,又痒又疼,请了好几个太医去才治住了。太医查验了老夫人当天吃的用的,只有那件衣裳是第一次上身,其他都是平日吃用惯了的。太医便说是老夫人的症状是衣裳引起的。惠嫔听说后大怒,把崔舅爷叫到宫里好好骂了一顿,又让彻查此事。查来查去,就找到了仁哥儿这,说是仁哥儿是故意拿有问题的布料给崔舅爷,意图谋害皇亲国戚。”

    瑜楚越听越赞叹,听到最后几乎要为莫庭鼓起掌来:小舅舅这也太……太大手笔了!居然能从罗家攀扯到惠嫔!

    回头看看身边的莫氏,也是一脸震惊的样子,说:“这崔家,也太不讲理了吧。就算是衣裳有问题,从布料到成衣,经过了多少人的手,那些针线上的人就一定是清白的?凭什么说是罗大爷呢?”

    “这个……因为……”罗氏有些吱吱唔唔的。

    莫氏和瑜楚都用疑惑的眼光看着罗氏,罗氏咬了咬牙,说:“因为崔太夫人有个小毛病,崔家上上下下都知道,外人却不知,就是碰不得海棠花。海棠盛开的时候,哪怕只是从树下走过,也会长一身又红又硬的疙瘩。偏偏仁哥儿当时放布料的院子里就种着一棵西府海棠。”

    瑜楚知道那棵西府海棠。那棵海棠据说很有些年头了,长的枝繁叶茂。开花时满树的花朵灿若云霞,若是刮来一阵轻风,粉色的花瓣还会随风起舞,落英缤纷之时,会让看花人如坠仙境,流连忘返。瑜楚知道的这么清楚,是因为每到海棠开放的季节,罗家总会邀请大房的几个孩子过府办一场赏花宴。瑜楚虽没去过,可瑜昭却不止一次地在她面前炫耀,说自家舅舅的海棠花就是在整个京城也是挂的上号的。

    没想到小舅舅居然能从这里下手!瑜英心里把莫庭佩服的五体头地。罗仁很为自家的海棠自豪,认识罗仁的人都知道他家有株极好的西府海棠,这一点罗仁再怎么样也是赖不掉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时少放肆宠:鲜妻〕〔惜你如命〕〔娱乐之皮神饶命〕〔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继承人的小甜妻〕〔余生很长,不必慌〕〔师士传说〕〔透视医仙〕〔雷霆〕〔万理之理〕〔地府神职〕〔萌宝来袭:爸比九〕〔豪门第一隐婚:盛〕〔前妻,离婚无效〕〔我太苏了,对不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