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敛财人生[综]〕〔末日之杀戮进化〕〔警察的世界〕〔草莽年代〕〔阴阳度魂师〕〔捡了一片荒野〕〔差佬的故事〕〔打造异界〕〔热血江湖之正邪大〕〔刺遍江湖〕〔双魂战〕〔花都小医神〕〔灭绝之境〕〔异世界军火系统〕〔霸道老公宠妻上天〕〔我不是老二〕〔无限求生〕〔都市之大仙尊〕〔联盟之佣兵系统〕〔异种骑士团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美妆博主的古代日常 第7章 罗氏的打算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么说,真的是因为布料了?布料上沾染了海棠花?”莫氏若有所思地说。

    罗氏忙分辩道:“不是的,仁哥儿说了,放缎子的屋子是整个院子里离海棠花最远的,而且缎子一直锁在柜子里,又只放了一个晚上,断然不会沾上花的。”

    莫氏点点头,说:“罗大爷说的是,若真沾上了花,做衣裳的人早该发觉了,断不会让崔太夫人接触到。”说着复又疑惑:“既然如此,该去向崔舅爷解释,大嫂把我叫来有什么用呢?”

    “太医说让崔老夫人犯病的,并不是海棠花而是花的蕊粉。这蕊粉极小,布料上粘染一些,常人根本看不见。又极轻,被风吹的沾到布料上也是有可能的。惠嫔娘娘和崔舅爷听了太医的话,认准是仁哥儿院里的海棠花蕊粉被吹到布料上,崔太夫人穿了这布料做的衣裳才犯病。如今已告到顺天府,要治仁哥儿大不敬的罪。”罗氏说着已经要哭出声来。

    瑜楚一边感叹莫庭这局真是设的天衣无缝,一边也用疑惑不解地语气问:“那大伯母的意思,是想让我娘通过柯夫人拜托柯大人多多照应罗家舅舅吗?”

    罗氏看着一脸关切的莫氏和瑜楚,想到要说的话,不觉有点难以启齿,可又想到自己的弟弟正在顺天府关着,咬牙说道:“我和大老爷商量过了,既然太医认定了是海棠花的缘故,这一点定是无法翻案了。可这海棠花京城处处都是,却不一定就是在罗家沾上的。”

    莫氏还是不解:“大嫂的意思是?”

    “这批布料千里迢迢从江南运到京城,路上又是船又是车的,况又在库房放了几天,说不得在哪里就不小心沾上了海棠的蕊粉。”

    莫氏和瑜楚听的瞠目结舌:“是要让缀锦阁的人出来顶罪?”

    “既然说不清这蕊粉是什么时候落到布料上的,当然有可能是在缀锦阁沾上的。这也不算顶罪。”

    “缀锦阁的货都是整批从苏州装船,走水路到通州,下了船又整箱用车直接拉到缀锦阁。若是沾了海棠蕊粉,定然整批货都沾的有,断不会只有那一匹出问题。”莫氏冷静地说。

    “那你的意思是要见死不救?”华老太太听了半晌,终于忍不住开口了,略有些阴沉地说。

    “大嫂让我拿无辜的人顶罪,媳妇儿实在不敢从命。”莫氏语气坚定。

    “弟妹,我和道前几天红叶不小心推了瑜楚,你对我的处置不满意。可这件事人命关天,求弟妹救救我家仁哥儿吧。”事关自己唯一的弟弟,罗氏涕泪连连,说的十分肯切。

    “大嫂既然说人命关天,我更不能应承了。罗家大爷的命是命,我缀锦阁的掌柜伙计的命就不是命了?”

    “你的那些掌柜伙计的贱命怎么能和我舅舅比!”瑜昭尖利地叫了一声。她身旁的瑜英似乎想拦住她,却只是徒劳地挥了挥手。

    “缀锦阁的掌柜和伙计既不是华家的下人,更没有卖身为奴,就是命不如罗大爷金贵,也断不该拿命去给旁人顶罪。”

    “顶罪?我看这事,说不得就是缀锦阁的人在陷害罗家的仁哥儿。人家不过拿了几匹缎子,你们就怀恨在心,指使伙计在仁哥儿拿的缎子上撒海棠蕊粉。”华老太太见莫氏始终不肯松口,恼羞成怒地说道。

    瑜楚感慨万分地看向华老太太,原来她知道罗仁从缀锦阁白拿东西不给银子啊。罗仁拿东西的时候不见出来主持公道,现在出事了,就一心帮着罗家推卸责任,这心偏的,真是没边了!

    华老太太被瑜楚瞧的有些不自在,咳了一声,偏头看向一边。

    莫氏似乎并未动气,依旧沉稳:“看来,老太太是认定了罗家大爷是被我们缀锦阁陷害的,不知老太太有什么证据?”

    “哼,有心陷害别人,怎么会有证据留下?”华老太太看起来比莫氏还要理直气壮。

    莫氏听到华老太太如此言语,干脆不再说话,只是低头喝茶。瑜楚跟着眼观鼻鼻观心,也在一旁装不存在。延寿堂的气氛顿时有点诡异。

    出乎瑜楚意料的是,打破沉默的人居然是瑜英。

    只见瑜英慢慢站起来,走到莫氏面前,说:“婶娘,我知道我的丫头不小心伤了二妹妹,婶娘心里恼了我,连带着不肯帮我娘。我在这里给二妹妹赔礼了,是我约束下人不力,请婶娘大度宽恕我吧。我也替我娘求求婶娘,看在我们都是华家人的份上,帮帮我娘帮帮罗家,我就只有这一个舅舅啊。”说着,做势要跪到地上。

    瑜楚反应极快,在瑜英说出“赔礼”两个字时就做好了准备,瑜英腿还没全弯下去,就跳了起来扶住她一只胳膊。旁边的棠梨也是有眼色的,紧赶两步扶住了她另一只胳膊。两人一起使劲把瑜英硬生生抬了起来。

    瑜英没想到瑜楚和丫头反应这样快力气又这样大,一时愣在那里。

    瑜楚趁机开口了:“大姐姐你这是做什么,是那红叶推的我,与你又有什么相干,娘和我又怎么会怨你呢?娘你说是不是?”

    莫氏先是被瑜英的举动惊了一下,又被瑜楚的速度吓了一跳。听了瑜楚的话才反应过来,说:“大姑娘见外了,你是我的侄女儿,我怎么会怪你呢?”说着叹了口气:“既然你们都怀疑是缀锦阁出了差错,这样吧,我这就传话,让何大掌柜走一趟顺天府,协助查明真相。”

    罗氏无法,只得就此同意。随即又派了身边的大丫头苍兰到二门口迎华叙,好等华叙回府再行商议。

    众人离了延寿堂,瑜英带着丫头慢慢往香草居走着。自从红叶去后,瑜英出门常带的丫头就换成春和。

    春和觑着瑜英的脸色,揣度着她的心思,小心翼翼地说:“姑娘刚才帮了大忙,夫人一定会感念姑娘的孝心。”

    瑜英缓缓开口:“终究没能让婶娘松口,把舅舅摘出来。”顿了顿,接着说:“你有没有觉得,二姑娘和以前不同了?”

    “姑娘这样一说,奴婢也发觉了,二姑娘以前最是火爆脾气,和三……也差不多,”春和惊觉说错了话,含含糊糊地带了过去,接着说:“今天看起来却是又客气又有礼。”

    瑜英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没再说话。春和也不敢再开口,跟着瑜英一路沉默地回到香草居。

    这边瑜楚也跟着莫氏回了丛桂轩,还没坐定,便急切地问道:“娘,你让何掌柜去顺天府,不是让他自投罗网吗?”

    莫氏笑了:“你小舅舅不是顾头不顾腚的人,既然布下了这个局,肯定预料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他会安排好的,你放心吧。”

    瑜楚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是我想的不周到。娘,我平时处事是不是太莽撞了?老是说话不经过大脑。”瑜楚有些惴惴不安地问。她今天看瑜英老用探究的眼神盯着她,心里不觉有些发毛。是不是她看出来自己不一样了?那莫氏呢?

    莫氏慈爱地拍了拍瑜楚的手,说:“你以前是有一些倔,旁人总说你和三丫头像,但我心里知道你俩是不一样的。”

    “唔?”瑜楚有点听不懂了。

    “瑜昭和你看起来都是心直口快,但瑜昭的态度是盛气凌人,颐指气使的;你呢,是论事不论人,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虽然看起来是得罪了人,但能让人感觉到你是没有恶意的。”

    瑜楚听的有些汗颜,莫氏这是母爱滤镜太厚了吧。

    莫氏看出了瑜楚的想法,接着说:“你仔细想想,家里的小丫头们犯了错,你也会毫不客气的说她们,可她们还是喜欢围着你对不对?因为你说归说,过后对她们还是心平气和的。可瑜昭呢,丫头不小心上的水烫了点,她就会罚她们两天不让吃饭。”

    瑜楚回忆了一下,的确,之前她虽然脾气不好,但她的响月斋平日的气氛却很随和。与她相反,瑜昭那里当差的小丫头们都是小心翼翼的,连说笑都不敢大声。

    “你脾气倔,也是因为以前我和你父亲都觉得女儿家不容易,嫁了人更受束缚,想着让你在家愿怎么就怎样,好好过几年无忧无虑的日子,这才把你惯出了这样的性子。后来你父亲去了,家里那起子踩高捧低的下人便有些不服管束,你生怕我和璋哥儿吃亏,又比之前更强硬了些。可我知道你是心善的孩子,总会慢慢长大的。这不,现在不就沉稳多了?”

    瑜楚被夸的有些脸红,心中暗道:原来莫氏是这样想的呀,怪不得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前后的性格差异。

    瑜楚心里放下了块大石头,又把注意力转到了眼前的事情上:“娘,我想了想,觉得小舅舅事先不提醒咱们是对的。就像今天,若是咱们早就知道了,在延寿堂的反应肯定和刚才不一样,就会被大伯母她们看出来。”

    莫氏赞许地点点头:“就是这个理,所以咱们安心等消息就是了。”

    这次的消息比上次还快,不过消息来源居然是柯皎皎。第二天下午,瑜楚就收到了柯皎皎的信,信中非常详细地描述了顺天府查案的全过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