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校花的贴身魔少〕〔重生之霸天至尊〕〔星光璀璨:总裁宠〕〔叶绾绾司夜寒〕〔土豪修仙系统〕〔残魄御天〕〔缠绵入骨:总裁好〕〔成为仙兽师的小民〕〔全能仙师〕〔跨界永恒〕〔生命工厂〕〔重生之八十年代新〕〔三国悍刀行〕〔无限之次元幻想〕〔职业挖宝人〕〔砸中两个亿以后〕〔五神天尊〕〔间者〕〔问道章〕〔魔法道士女装吧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美妆博主的古代日常 第8章 一波未平
    ,精彩无弹窗免费!

    缀锦阁何掌柜在收到莫氏的口信后,即前往顺天府说明情况,并协助衙役将与罗仁拿走的那匹料子同时进京、尚未卖出的全部存货拿出来给太医验看。经验证,所有布料均未沾有海棠花蕊粉。另外,何掌柜还提供了一个非常有力的证据:去缀锦阁拿货那天,罗仁看中的锻子店里共剩下两匹,当时还有另一位王姓客人也看中了。人家听说罗仁和东家是亲戚,便让罗仁先挑,随即买走了罗仁挑剩下的那匹。柯府尹听说后,便请太医去王家验看了另一匹布料,结果当然也没有发现海棠花蕊粉。

    至此便可以确定,崔老夫人衣裳上的海棠花蕊粉就是在罗家粘染上的。

    瑜楚将信拿给莫氏,莫氏看后只是微点头却没出声。瑜楚有些奇怪,问道:“娘怎么看起来有些不太高兴?”

    莫氏蹙眉道:“我在想崔老夫人。庭哥儿这计划虽让罗仁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却也让崔老夫人遭了无妄之灾。崔老夫人年纪大了,这一翻波折不知会不会伤了她的身子,庭哥儿选崔家实在有欠考虑。”

    瑜楚也沉默了一会儿,想了想,把昨天莫氏说的话又拿出来说了一遍:“娘昨天还说,小舅舅不是顾头不顾腚的人,选中崔家说不定是有什么咱们不知道的缘故。”

    莫氏叹道:“也许吧。”又问:“你要给柯小姐回信吗?”

    “等回去了就写,娘有什么交待的?”

    “我给柯夫人也写封信,到时候一起送去。”

    “娘也要写信?”

    “嗯,请柯大人看在咱们的面子的,对罗仁多少看顾一些。”

    “啊?”瑜楚大吃一惊。

    “毕竟是亲戚,这个时候不能落人口实。”莫氏趁机给瑜楚上了一堂人情课。

    “噢”,瑜楚老老实实地答应着,又说:“不过,崔老夫人这病外人又不知道,那罗仁也应该算无心之失吧?”

    “若是其他人还好,可崔老夫人毕竟是惠嫔的母亲,事涉贵人,就难说了。”

    “可如果只是普通人家,凭大伯吏部侍郎的身份,不是很容易就解决了吗?”

    莫氏点点头,默然不语。

    又过了几天,瑜楚在延寿堂请安时听说顺天府的判决已下。因为罗仁并不知道崔老夫人碰不得海棠花,布料上粘染到海棠花蕊粉也是无心之失,便判了仗一百。

    罗氏没有理会莫氏母女两个,只是哭哭啼啼地向华老太太告假,说想回娘家看看罗仁的伤势。

    华老太太很干脆地答应了,还让身边的大丫头珍珠开了库房,拿了支几十年的参给罗氏带去,说是让罗仁补身子。

    瑜楚暗暗撇了撇嘴,自己从假山上摔下来,几天动弹不得,华老太太这个做祖母的几乎是不闻不问;现在大儿媳妇儿娘家的弟弟受了伤,就赶忙送人家几十年的参,看来华老太太压根没有把他们二房当自家人啊。

    反正自己和华老太太也没什么感情,倒不觉得伤心,只是有老太太这个态度在前,之前莫氏想把自己和璋哥儿的前程放在华叙身上,看来不大靠谱,还得另找出路。瑜楚琢磨着。

    莫氏则表示也要送点补品给罗仁,却被罗氏婉拒了。莫氏没有坚持,无所谓地和瑜楚一起离开了延寿堂。

    谁也没想到,罗氏刚往罗府跑了两天,罗仁的伤还没养好,华府又出事了!

    这天华叙下衙后,没有去延寿堂请安,而是直接回了紫竹苑,把所有的丫头婆子都赶出屋,和罗氏大吵起来。紫竹苑里伺候的下人们都不敢近前,只听到华叙大发脾气,砸了一通东西后,在各院都已上钥的情况下,深夜搬到了温姨娘的枕流阁。

    “然后呢?”瑜楚正兴致勃勃地听着给她梳头的青鸢八卦,忽然听见“呼啦”一声,帘子被大力掀开。两人回头一看,是莫氏身边的大丫头倚云闯了进来。

    “姑娘!”倚云边慌乱地向瑜楚行礼,边急急地开口:“大夫人一大早就来质问夫人,为什么指使御使上折子弹劾大老爷。接着三姑娘也来了,在院子里大吵大闹,说咱们害了罗家又来害大老爷,她也不能让咱们好过。现在丛桂轩乱轰轰的,夫人被大夫人揉来搓去,姑娘您快去瞧瞧吧!”

    瑜楚大惊,忘了正在梳头,猛地站了起来。没防备头发还在青鸢手里握着,又“哎呦”一声被扯了回来。青鸢吓了一跳,正要跪下,却听到瑜楚说:“我没事,快给我简单挽个髻,我们现在就去丛桂轩。”

    琯柚和棠梨两个大丫头也忙过来帮忙,三两下收拾妥当了,几个人几乎是一路小跑到了丛桂轩。

    等进了院门,瑜楚已经跑的气喘吁吁,不过院子里倒还算安静,只有几个婆子正在收拾被打破的花盆。人呢?瑜楚疑惑地看向身后的倚云。倚云也有些怔怔的。

    扶着琯柚喘了两口气,瑜楚抬脚向主屋走去。站在门口的小丫头也看到了瑜楚,忙喊了声:“二姑娘来了。”打起帘子。

    瑜楚进了屋,不管其他人,先看向正被田妈妈和捧雪服伺着梳洗的莫氏,疾步走过去,问道:“娘,你怎么样?有没有碰到哪里?”莫氏抬起头,嘴里说着没事,人却虚弱地靠向了瑜楚。身边的田妈妈忙让开一点,和瑜楚一左一右扶住了莫氏。

    瑜楚这才环视了一下屋内,只见罗氏正捧着帕子抹脸,后头站着的瑜昭一脸戾气,被瑜英死死拉着。看来,是瑜英暂时安抚住了罗氏和瑜昭两个。

    瑜楚心中已猜到必定和昨夜紫竹苑的波折有关,只是面上不显,冷声道:“大伯母这是在干什么?一大早就带着人来我母亲这里大吵大闹,还动起手来!”

    罗氏没有回答,身后的瑜昭扭了两下,没有挣开,便冲着瑜楚大嚷:“你还有脸问我娘!你们害了我舅舅不够,现在又来害我爹!我们家怎么对不起你们了!”

    “罗家大爷的事,顺天府已经有了定论,三妹妹的意思是说顺天府审案不清,断案不明?还有我和我娘怎么害了大伯父,也请三妹妹细细说明。”

    罗氏倒吸一口凉气,顺天府管着京城治安,许多事情直隶总督府也无权过问。且府尹是正三品,不但比华叙品级高,还有着直接面圣的权利。瑜楚抓着瑜昭话里的小辫子,扣了这么个大帽子下来,若要华叙听到,还不知要发多大的脾气!若是外人听到,更是可以大做文章。不行,不能再让瑜昭说话了!

    罗氏定一定神,放弃了让瑜昭胡搅蛮缠出出气的想法,开口道:“二姑娘,你三妹妹不过随口说一句,你就这样挤兑她,你们可是嫡亲的姐妹啊。说句心里话,自从你父亲去了,你大伯父对璋哥儿和你,比对珣哥儿和大姑娘三姑娘都上心。不但隔三差五地向师傅询问璋哥儿的学业,还一再叮嘱响月斋的用度跟香草居比只能强不能差,可结果呢?你们居然找御史弹劾他!你们便是不顾念他的好,一笔总也写不出两个华字,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事不能商量着解决,反而要这样不讲情面!”

    瑜楚听的心里冷笑连连,说什么华叙对璋哥儿和她比亲生儿女还上心,那璋哥儿找不到好师傅的时候,怎么不见他出面?自己摔的人事不知的时候,怎么不见他问候?莫氏的嫁妆被罗家白占的时候,怎么不见他主持公道?现在倒关心璋哥儿的学业和她的用度来了,不过上嘴皮碰下下嘴皮,谁还不会说怎的!

    瑜楚心中恼怒,说起话来便不客气:“大伯母从一早上来,便是派我们的不是,只是侄女儿到现在也不知道,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又是瑜昭大叫大嚷着:“你还装不知道!你……”还没说完,却被瑜英打断了。

    瑜英用力按下瑜昭,又安抚地拍了拍罗氏,才说:“二妹妹,我娘和三妹妹也是听了只言片语,着急过来问清楚,刚才不过是话赶话,说急了。其实是这样,昨天有御史上折子,弹劾父亲纵容母亲的娘家强占婶子的嫁妆,说是已经白拿了婶子几万两银子。你也知道,之前不过是我舅舅一时周转不来,没及时把款项付给缀锦阁,前一阵子已经准备好了银子却又出了崔家那一档子事儿,忙乱中便忘了。况且从头到尾算起来,也不过几千两银子,哪里有几万两。再者这事儿父亲一直都不知情,昨儿才第一次听说,已连夜派人通知了舅舅,今天必定会把银子送到缀锦阁。”

    要说罗仁的事瑜楚还有点心理准备,这次是真的吃惊不已了。这事,这,不是莫庭安排的吧?他能指使的动御史?不能吧?

    瑜楚有些茫然地看向莫氏,莫氏也是惊诧莫名,对着瑜楚皱了皱眉,又咳嗽一声。

    瑜楚一脑门的官司,真心实意地说:“大伯母莫非是怀疑御史是我们指使的?可是,我和我娘怎么会认识御史呢?我连都察院的大门都不知道在哪条街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