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第二十二科〕〔汉末狼烟〕〔重装帝国〕〔四夫争宠:萌乖夫〕〔至尊贼少〕〔重生空间之全能军〕〔惹火狂妻:邪帝,〕〔修真之药武扬威〕〔末日铸魂师〕〔盛嫁无双:神医王〕〔大龟甲师〕〔五行天〕〔重生最强小农民〕〔蜀山游子〕〔我的尤物老板娘〕〔修神外传仙界篇〕〔极品女鬼收容所〕〔鬼医圣手:嫡女逆〕〔早婚晚宠〕〔第一狂妃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美妆博主的古代日常 第11章 幕后之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郭源说完,又咬了一口糕,含含糊糊地接着说:“咱们又不认识华家二房,哥你干嘛插手帮他们?”

    “谢府赏花宴那天我远远看见了华家二房的小姐……”

    “你看上人家了?”郭源点心也不吃了,兴奋地抓住姜衡的袖子,两只眼睛比炯炯有神还炯炯有神,八卦地问。

    姜衡一巴掌把郭源油乎乎的手拍掉,嫌恶地弹弹袖子,瞪了郭源一眼,说:“你瞎说什么,离那么远,我连她眼睛鼻子都看不清!”

    “那你怎么知道她就是华家二房的小姐?”

    “我看见她被跟在身边的丫头推下了假山,那天宴会上受伤的人只有华二小姐。我那好继母不是还巴巴地遣人去道歉,说是我冲撞了人家吗?”姜衡冷笑着说。

    “我母亲说她这十几年都没有长进,还真是……不过那华二小姐的丫头为什么会推她?”

    “他们华府两房的矛盾吧,我也不是很清楚。”姜衡不在意地说。

    “呃……我说大哥,你既不认识华家二房的人,也不关心华家的事,为什么还要费那么大劲儿让崔同搭上杨御史,借机弹劾华叙?”

    姜衡皱了皱眉,右手轻轻叩着案几,半晌才慢条斯理地说:“我外公当年在腾冲征战,户部那边是由华敦负责筹粮运粮。我看过祖父留下的笔记,他在里面说华敦为人方正,于粮草一事上极为认真负责,帮了他许多。”

    郭源闻言愣了愣,说道:“所以,你是因为萧老将军?因为华敦帮过萧老将军,你现在也帮他的家眷?”

    姜衡沉思道说:“也不完全是……华敦也是当年在腾冲去世的,按说他只是户部的督粮官,应该一直呆在后方才是,可据我所知,他死后却被人在卫所寻到。这实在不合常理,我想,说不定和外公的事有些关系……”

    不待姜衡说完,郭源严肃地打断了他:“哥,我知道你想给萧老将军翻案,你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我自然要全力帮你。可是咱们临来京城之前,娘对我千叮咛万嘱咐,说此事太过隐秘,背后不知波及多少人,让我一定要好好守着你,没有万全的把握,万万不能轻举妄动。”

    姜衡看着郭源一脸认真,有些感动,说:“我只是有个想法,还没有具体打算。如果要行动,我一定会告诉你的。”

    郭源这才吁了口气,恢复懒散的样子,坐回椅子,伸手想拿点心,又缩了回去:“吃的有点多了……”

    姜衡忍俊不禁:“瞧你的出息!咱们临出发前,姑母也交待我了,说若是京城有姑娘愿意要你,就让我把你打发了,省得整天鸡飞狗跳地闹腾她。”

    “急什么”,郭源拍拍肚子,摇头晃脑地说:“我郭源的媳妇儿可要好好挑,定得是做点心的手艺天下第一才行!”

    说完,两兄弟对视一眼,都忍不住笑了。

    天气渐渐热了起来,这天一大早起来,瑜楚就觉得有些闷闷的,无论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穿过来已经一个多月了,瑜楚还是不太适应这里的生活。

    首先最大的困扰是无聊。以前要上班,每天挣扎着从温暖的被窝里爬起来的时候,瑜楚都要咬牙切齿地发誓,等挣够了钱就天天在家葛优瘫,一动也不动。现在倒是不用上班了,每天大把的时间可以挥霍,瑜楚却不知道干什么了。上网,看电影,打游戏这些都不可能了,现在的姑娘们用来打发时间的写写画画下棋绣花,瑜楚只学过画画,技艺也很一般,只是随便涂涂抹抹。于是只好每天和响月斋的丫头们聊聊东家长西家短的,越聊越无聊。

    再次是活动范围太小了。穿过来的一个多月里,瑜楚每天都在华府里打转转,最远也只到过延寿堂后面的园子,连华府大门长什么样都没见过。虽说华府也不算小了,可也经不住连着一个月天天逛啊。尤其是响月斋和丛桂轩,瑜楚连这两个院子铺地用了多少块砖都快数清楚了!

    再来是生活习惯。瑜楚前世虽不是多么热爱运动的人,可为了身体健康,当然也为了维持身材,总也会抽些时间去健身房踩踩椭圆机蹬蹬单车什么的。可是现在呢?这个时代对女孩子最重要的要求就是“贞静”,走路快一些都会引来众人侧目,更不用说跑跑跳跳了。瑜楚只好每天早晚都绕着响月斋走几圈,希望这点可怜的运动量帮她维持健康,不要病倒在这个医学落后的时代。

    还有就是未来……瑜楚一直在逃避这个问题,她不能想象自己像这个时代的女孩子一样,嫁到夫家后除了相夫教子外,没有任何自己的生活。可她同样无法想象,除了嫁人,她还有其他什么选择。自己在现代接受的教育,对于目前的生活,似乎没有一丝帮助。

    当然也不能说这一个月全无收获。瑜楚把华敦留下的、她能看懂的书都翻了一遍,倒认识了不少繁体字。可,还是很无聊啊!

    想到自己的处境,瑜楚难过的饭都吃不下了,放下筷子开始长吁短叹。一旁伺候的琯柚和棠梨面面相觑,不知道自家姑娘这是怎么了。

    一屋了的主子奴才正在大眼瞪小眼,忽然听到院子里响起哗哗的脚步声,不待通报,华璋猛地掀开帘子跑了进来:“姐姐姐姐,你吃过饭了吗?娘要带我们出去逛!”说着,兴奋的小脸通红。

    “真的?”瑜楚“忽啦”一声站了起来,又惊又喜,冲过去抱着华璋:“现在就走吗?去哪里?哎呀走吧走吧,别站着耽误时间了。”

    说话间,莫氏也进屋了,看着兴奋不已的姐弟俩,抿嘴笑:“车还没套好呢,着什么急。琯柚你们几个快服伺姑娘换换衣裳,把出门的东西都包好。”

    琯柚棠梨答应了一声,带着笑,脚步轻快地开始收拾东西。她们这些丫头,轻易出不得二门,今天能跟着出去逛,也都高兴的不得了,手脚都要比平日麻利许多。一时间整个响月斋都热闹起来,到处都是欢声笑语。

    待收拾妥当了,车也套好了,莫氏带着姐弟俩上了车,瑜楚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娘,我们好像忘记和老太太告假了……”

    莫氏只是笑:“还等着你想呢,我一早就打发人和老太太说过了。今天带你出来,是想让你看看缀锦阁。”

    “噢,要做新衣裳了?”瑜楚呆呆地问。

    “你个傻丫头,前些日子我不是说了,要把缀锦阁给你?现下先带你去瞧瞧,也认认人,以后再慢慢上手。”

    “做什么要给我?小舅舅说缀锦阁是您的嫁妆里最大的产业,您留着吧,以后给璋哥儿娶媳妇儿。”

    璋哥儿正急不可待地透过马车上的小窗子往外面看,闻言一下子脸红了,不依地拉着莫氏的袖子说:“娘,你看姐姐~”

    莫氏安慰地拍璋哥儿的手,说:“姐姐和你闹着玩呢。”又转头嗔怪地对瑜楚说:“这么大了还口无遮拦!”

    瑜楚笑嘻嘻地回道:“我说真的嘛,娘你……”

    还没说完被莫氏打断了:“好啦,你听我说就是了。这管家、打理铺子都是你以后要用到的,现在学其实都有些晚了,不过现在也还不急着给你,你先跟着我慢慢学,等以后……”

    瑜楚知道莫氏定是想到了自己的亲事,不敢打岔,只静静听着。

    莫氏顿了顿,接着说:“总之你们姐弟两个的事,我都打算好了,你俩只管好好学管家理事、好好读书就行了。”

    瑜楚和璋哥儿一齐点头,娘几个说说笑笑,很快到了缀锦阁。

    何大掌柜早接到了信儿,带人把后院收拾了一番。莫氏几个到后,先安排人把璋哥儿带去院里玩,这才携着瑜楚进了后院的小书房。

    说是小书房,其实就是个不大的暖阁,莫氏每次来都在这里看账本。以前的瑜楚也跟着来过,却不耐烦听莫氏和何掌柜对账,从来没进去过。这次却不一样,瑜楚是来学习的,只好老老实实跟在莫氏身后进了小书房。

    何大掌柜今年刚交五十,一点也没有生意人的精明象,反而看起来又和气又厚道。他先向莫氏请安,又笑着对瑜楚说:“姑娘可是大好了?姑娘福泽深厚,我瞧着气色比之前还要好些!”

    瑜楚忙回道:“劳大掌柜挂念,已经都好啦。”

    莫氏又和何掌柜寒喧了几句,何掌柜便让人抱上账本来,和莫氏一五一十地说起这几个月的经营状况。

    本来莫氏每三个月来一次缀锦阁对账,只是上个月该来的时候,恰碰上瑜楚摔伤,后来又有罗仁被罚、华叙被弹劾的事,便耽搁了近一个月。所以这次来,要看要对的账就多了。

    那边莫氏说说看看算算,这边瑜楚却听不懂又不敢走,只能干等着,心里极度羡慕正在外面撒欢儿玩的璋哥儿,不时眼巴巴地瞧一瞧窗外,连莫氏瞪了她好几眼都没注意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时少放肆宠:鲜妻〕〔惜你如命〕〔娱乐之皮神饶命〕〔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继承人的小甜妻〕〔余生很长,不必慌〕〔师士传说〕〔透视医仙〕〔雷霆〕〔万理之理〕〔地府神职〕〔萌宝来袭:爸比九〕〔豪门第一隐婚:盛〕〔前妻,离婚无效〕〔我太苏了,对不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