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动漫入侵〕〔田园娇娘:农门大〕〔旁门女仙〕〔天价闪婚:娇妻,〕〔末世基因猎场〕〔秦·君临天下〕〔首席撩妻,妻撩汉〕〔重生之玄学首富〕〔重生八零撩人军婚〕〔惊世医妃,腹黑九〕〔杀死那只小僵尸〕〔极品奶爸的绝美大〕〔带个系统去当兵〕〔超电磁炮的守护〕〔超神全能兵王〕〔首席大人,宠上天〕〔天赋轮盘〕〔白夜宠物店〕〔精灵之魅影传说〕〔睦宋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美妆博主的古代日常 第15章 有关彩妆的学术研讨
    ,精彩无弹窗免费!

    瑜楚问出了心中疑惑,谷娘子解释道:“彩蝶轩原来的大师傅是个极守规矩的人,彩蝶轩出的货也都是按老法子一板一眼做出来的,质量虽没的说,却没什么新意。偏石江年纪轻,在脂粉上有许多点子,总能鼓捣出一些新的东西来。他觉得自己的方子比老法子好,他师傅却觉得他狂妄自大,师徒两人之间难免有些龃龉。我听石江的娘说,为着这个原因,这次即使彩蝶轩不歇业,他也打算再寻个新的去处。”

    瑜楚听了,心中感叹,技术进步在哪个时代都不容易实现,在以传统为重的古代更会遇到诸多阻碍。殊不知,正是有了这些所谓狂妄自大的人,历史才能一步步地往前发展啊。

    瑜楚凑到莫氏跟前,小声请求说:“娘,我想见见这个石江,可以吗?”

    莫氏略微沉吟,开口道:“这样吧,何掌柜,是不是请余氏来京城做掌柜,我再考虑考虑,过两天给你答复。谷娘子这边,你来安排个时间,让楚楚在缀锦阁见一见石江。”

    何掌柜和谷娘子躬身答应了,各自出府回去安排。

    第二天一早,谷娘子就来华府接瑜楚。莫氏有意让瑜楚历练历练,况且缀锦阁都是自己人,也没什么不放心的,便让田妈妈陪着瑜楚出了府。

    趁着路上的功夫,谷娘子向瑜楚详细介绍了石家的情况。原来石江的娘和谷娘子打小就认识,石江能去彩蝶轩当学徒,也是谷娘子引荐的。因为石江的娘身子不好,看病吃药很是花了不少银子,石家自打石老爹去世后,日子过得甚是艰难,除了石江到铺子里当学徒,他的妹妹石秀在家也要接些绣活贴补家用。所以谷娘子对石家兄妹极为照拂。

    “大娘昨儿说石江的爹原来也是脂粉匠人?”

    “是呀,石江他爹以前在京城也算是小有名气,可惜去的早,石江没有把他的手艺学全。”

    可是他很有想法,瑜楚心想,对于匠人来说,有的时候,敢于创新的勇气和与时俱进的胸怀要比娴熟的技艺难得的多。自己非要见石江一面,也是想看看他究竟有多少潜力可以挖掘。

    到了缀锦阁,石江已经等了一阵子了。瑜楚仔细打量了他一番,发现他虽然衣衫破旧,面对瑜楚这个未来的东家却不卑不亢,礼节周全。

    瑜楚心里又给石江加了几分。待两人坐定,便先从自己最感兴趣的问题开始:“谷大娘给我看了你做的口脂,你是如何做出来的?是你自己想的法子?”

    “是我在前人的书上看到的做法,我又加以改进,才做成现在这个样子。”

    “是什么书?”

    “王焘的《外台秘要方》,里面记载:“去竹筒合面纸裹绳缠,以溶脂注满,停冷即成口脂。”我把溶脂换成了蜂蜡,试了好多次才做成的。”

    “王焘,呃,他是?”

    “是唐朝的大夫。在唐朝,口脂、面药这些不但女子爱用,有时也会作为治疗冻伤或其他外伤的药,所以很多医书里都记载的有配方。除了王焘,孙思邈也留了许多口脂的配方。”

    这些对于瑜楚来说真的有些超纲了,她从来没想过古人对于护肤品、彩妆居然这么有研究!她同样也没想到,石江居然读过这么多书!不是说平民百姓家的孩子都很少识字吗?

    “你上过学?”

    “没有,”石江有些羞涩地回答,“小时候爹教过我识字,不过他认识的字也不多。后来我家旁边搬来一个账房先生,我每天给他家担水,他就教我认字,也会找些书给我看。我看过的书,也就那么几本。”

    不不不,你太谦虚了。瑜楚心想,说实在的,刚才石江念的那段话她都没有完全听懂,和石江这个不折不扣的古人比起来,自己读古籍的能力恐怕还要略逊一筹。

    “那支口脂除了形状,我瞧着颜色也和别的不同,似乎是带了点紫色?”

    “是的,我在里面加了紫草。比起单独的红蓝花,紫草可以让口脂的颜色更加丰富,涂到唇上也更衬肤色。”

    那可不一定,瑜楚腹诽道。紫色可以让冷白皮的蓝调看起来更加通透,可对于暖黄皮就没有那么友好了。作为黄调的对立色,紫色刚好会中和掉这份通透感,让肤色更加发黄,显得不健康。不过瑜楚现在还不打算讨论彩妆和肤色之间的对应关系,于是换了个问题。

    “昨天的口脂共有两支,一支红的,一支无色。无色那支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那支没有用红花或紫草染色,除了蜂蜡,我还加了甘松和乌麻油等,可以在晚上卸妆之后涂到唇上,保持嘴唇滋润。”

    唔,这就是保湿唇膏了,瑜楚点点头。京城春天风大,空气十分干燥,唇部皮肤又薄,稍不注意就会干裂,上妆也不好看。这只唇膏正解决了嘴唇保养的问题,简直可以被称为是药妆了。看来石江不但会调制脂粉,对市场需求的认识也很清晰啊,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瑜楚感叹着,又想起另一个问题。

    “那胭脂呢?你做的胭脂味道独特,我能分辨出来里面添了豆蔻,或许还有藿香?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孙思邈在《备急千金方》里记载了不少可以用于脂粉的香料,可是大都非常名贵,我用不起,只好以孙思邈的方子做参考,自己摸索了一些配方出来。拿给姑娘看的胭脂里面添的有豆蔻、丁香和苜蓿香,也是我多方调配才做成的。”

    “你把配方告诉我,不怕流传出去?”瑜楚没想到石江那么坦诚。这可是他的独门秘方啊。

    “不会。香料虽然只有这三种,可是各自用量和煎制时的火候才是真正的关键。就像京城的脂粉铺子都以红蓝花和蜂蜡为主料做口脂,做出的成品却是千差万别。除了因为各家添加的辅料不同,更重要的是各个脂粉师傅对原料配比之间的微妙掌握。”谈起自己的专长,石江眼里满是自信的光芒。

    瑜楚不由得想起在以前公司见过的那些名校毕业的配方师。因为时代的差异,石江没有他们身上那种恃才傲物的气质,却有着和他们同样的自信。而这种自信,正是瑜楚需要的。

    可是没有莫氏点头,瑜楚还不敢拍板。又简单聊了几句,她便让石江先回去等消息,自己则打定了主意,无论如何也要说服莫氏答应留下石江。

    选定了铺子的大师傅,瑜楚不觉心情大好,回府的路上便吩咐车夫绕到回春楼给华璋带些他爱吃的十锦糕。

    回春楼和华府在京城两个方向,跑一趟要花不少时间,莫氏在华府又一向低调,难得专门差人出来买点心,因此华璋对十锦糕总也吃不够。今天既然已经出来了,田妈妈便也没有阻拦,由着瑜楚围着京城绕一大圈给华璋买吃食。

    马车刚拐上回春楼所在的街上,趁着田妈妈不注意,正偷偷掀帘子往外看的棠梨便咦了一声,向瑜楚道:“姑娘,好像是柯小姐的马车在路边停着。”

    瑜楚顾不得田妈妈也在身边,凑到车窗边向外张望,正看到柯皎皎的贴身丫头晴岚从马车上下来。她忙让车夫停下,遣棠梨去问问怎么回事。

    没一会儿,棠梨居然把用帷帽遮住脸的柯皎皎带了过来。

    田妈妈几个忙下了马车,好腾出地方让瑜楚和柯皎皎说话。

    “快给我倒杯茶,我都半天没喝水啦。”柯皎皎一上车就低声嚷道。

    瑜楚连忙拿出茶壶和杯子,眼看着柯皎皎连喝了好几杯,才问道:“你怎么在这待着?看样子还待了很久了?”

    “嗐,别提了。我车坏在这儿半天了,一直在等着府里换新车过来接我。偏偏这一片都是宅子,离的最近的回春楼也要走上一盏茶时间,我又不能就这么走过去,只好待在车上。刚才正准备打发晴岚去给我买茶喝呢。”柯皎皎一脸晦气地说。

    “你怎么一个人跑这来了?”

    “这不夏天快到了嘛,我爹在城外瞧着人修河道呢,忙的几天没回府了。我今天就是去送些换洗衣裳和吃食,另外还要几份要紧的公文。”

    “你自己去送?”瑜楚大为惊奇。

    “哪能呢,是我哥哥和我一起。方才我们一进城,发现有份给爹爹的紧急公文落车上了,本来哥哥打算把我送回家再跑一趟的,我想着反正都进城了,能有什么事呢,就让他折回去了,谁知道……”柯皎皎说着,无奈地耸耸肩。

    “那我先送你回去吧,也快晌午了。”瑜楚看看柯府一直也没人来接,提议道。

    “好啊,刚才我还想着,早上走的时候正碰上下人收拾我娘的车,说是拔了缝,要抬去修,大概是现在还没修好,才让我等了这么半天。今天也太倒霉了。”

    瑜楚瞧着柯皎皎气鼓鼓的模样,正要开口安慰她两句,突然听到车外响起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皎皎在里面吗?”语气温和,声音温润,十分动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余生很长,不必慌〕〔[综]BE拯救世界〕〔童养婿〕〔无限求生〕〔当年万里觅封侯〕〔六十年代小军嫂〕〔九爷,宠妻请节制〕〔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炮灰为王[快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