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修罗〕〔校园逆天女:恶魔〕〔诱妻入室:冷血总裁〕〔霸道老公放肆爱〕〔霸道帝少惹不得〕〔穿越八零:麻辣小〕〔快穿之愿望系统〕〔泡走女主白月光〕〔太古霸宗〕〔道法苍生〕〔逍遥兵王闯都市〕〔苍穹圣界〕〔神话法律咨询系统〕〔三国争鼎〕〔诸天降临大逃杀〕〔我真是个富二代〕〔小农民大明星〕〔帝国诸天〕〔仙女修真日常手记〕〔都市妖孽真仙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美妆博主的古代日常 第20章 重回小岳庄
    ,精彩无弹窗免费!

    莫氏本来要和瑜楚一起去小岳庄,可临出发的前一天晚上,璋哥儿读书受了凉,天还没亮就烧了起来,莫氏只好留在家里照顾他,由田妈妈陪着瑜楚跑这一趟,对外只说是莫氏因为璋哥儿的病在菩萨前发了愿心,由瑜楚去普照寺送香油钱。

    几个人轻车简从,很快到了庄子上。瑜楚顾不上歇息,先去见了帮忙收兔子的赵嫂子。赵嫂子因为之前说漏了嘴,害瑜楚被郭源纠缠上,狠狠地被田妈妈说了一顿。因此得了收兔子的差使后,很是上心,把自家场院圈出来一大块养兔子。

    瑜楚在赵家转了一圈,对赵嫂子的安排很是满意,便问她:“嫂子以前可是养过兔子?”

    “嗐,兔子虽没养过,鸡鸭猫狗的可没少养,都是畜生,没什么区别。况且兔子生得多长得快,比别样养起来还简单些!”赵嫂子答的十分轻松。

    虽然只接触过没两天,瑜楚对这个总挂着笑的赵嫂子印象却很好。她干活麻利,话也不多,上次说漏嘴实在是因为郭源缠人的本事天下第一,赵嫂子这样的老实人是决计招架不住的。况且庄子上这么多人,莫氏偏偏安排了她帮瑜楚收兔子,可见对她也是放心的。

    想到这里,瑜楚直接问道:“嫂子,我打算在庄子上圈块地养兔子,也不用养太多,百十只就行,你可愿意过来打理?每月我补贴你一两银子。”

    赵嫂子大喜过望,她本以为收兔子这项差使是在将功赎罪,能不被瑜楚挑出错就是好的,没想到天上掉下这么大的好事,又轻松给的银子又多,哪里有不同意的道理?

    “愿意愿意,姑娘放心,我定把兔子养的个个又肥又壮,漂漂亮亮的!”

    瑜楚看她高兴的样子,也忍不住笑:“那嫂子在庄子上寻块合适的地方,再拿个章程出来,都弄好了再来找我一趟,我今天晚上就不回府了。”

    “好的好的,姑娘先去歇息,我准备好了就去回话。”

    瑜楚答应了,回到住处用了午饭,又休息了一会儿,想到自己能出来,是打了拜菩萨的旗号,况且璋哥儿确实病着,便叫上田妈妈和几个丫头,坐车奔向普照寺。

    今天天气好,路上走得就快,等在寺里拜了菩萨又捐了功德,瑜楚看看天色还早,索性再到后山去欣赏一番“落日照高林”的美景。

    夕阳下,后山的草木都被笼上了一层温柔的粉色,四周蝉鸣愈盛,却不让人觉得烦躁,反而有种生机勃勃的欢欣。

    瑜楚正享受着这难得的静谧,思绪却突然被一阵马蹄声打断了。回过头,只见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沐浴着夕阳,坐在马背上向她缓缓走来,因为逆光,瑜楚看不清那人的脸庞,却无端地感受到心里一阵悸动。

    直到那人下了马,走近了,瑜楚才发现居然是宣宁侯世子。

    “华姑娘,又见面了,在下姜衡。”

    姜衡……瑜楚已经数次听到别人说起宣宁侯世子,却直到今天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是啊,又见面了,郭公子没有和世子一起?”看到姜衡,瑜楚忍不住想起他那个吃货表弟。

    “源哥儿这两天当值,只有我一个人来了。”

    提到郭源,姜衡本来没什么表情的脸上也绽出一丝笑容。他们表兄弟关系一定很好,瑜楚想着,打趣道:“世子是来给郭公子买粽子的?不过端午节已经过了,寺里未必还留的有。”

    说起这个,姜衡顿时有些不自在,咳了一声,说:“自打源哥儿得了姑娘的方子,别的点心一概瞧不上了,整天盯着厨房给他做流沙包,边吃还边抱怨侯府的厨娘厨艺不精,没有姑娘做得好吃。”

    瑜楚忍俊不禁:“定是郭公子第一次吃的时候太饿了,人只要饿极了,吃什么都是最好吃的。”

    姜衡不想再提这个丢人的吃货表弟,便换了话题:“不早了,姑娘今晚是要歇在寺里吗?”

    “不,”瑜楚摇摇头,“我住庄子上。世子住哪?现在回城也来不及了吧。”

    “我住寺里。”

    “哦,那世子再逛一会儿吧,我先走了,下人们都还在等着我。”

    瑜楚冲姜衡点点头,正要转身,却被叫住了。

    “姑娘留步。”

    “还有什么事?”瑜楚有些奇怪。

    姜衡明显有些犹豫,迟疑道:“我听说小岳庄是令堂的陪嫁庄子,姑娘是不是常来?不知姑娘对庄子上的人和事熟悉不熟悉?”

    “是常来,不过熟悉的只有几家佃户,其他大部分人都不认识。世子为何会问起这个?”

    “一些陈年旧事,想找一个知情人问问。”

    陈年旧事吗?不知怎的,瑜楚忽然想起莫氏说起的有关萧老将军的话,脱口问道:“是和萧将军,和腾冲有关吗?”

    姜衡一愣,显然没有想到瑜楚会这样问,顿时警觉起来:“姑娘为何会觉得和腾冲有关?”

    其实话一出口,瑜楚就觉得有些唐突了,忙解释:“我爹爹以前在户部任职,因为督办粮草去了腾冲,结果却遇上了腾冲之变,爹爹也没能回来。那天你到我家庄子上投宿,娘给我讲了些旧事,所以一看见你,就……”

    自打那天莫氏向瑜楚透露了腾冲之变的真相并不完全和传言一致,这几天瑜楚一有空就瞎琢磨。可自己和莫氏知道的,不过是华敦的只言片语,就算有心查证,也是毫无头绪。可姜衡就不同了。他是萧戎的谪亲外孙,手里定握有其他人不知道的东西,再加上宣宁侯世子的身份,消息来源和渠道都不是莫氏母女能比的。况且他一再来普照寺打探,恐怕已经掌握了些什么,自己只要跟紧他,不就有机会弄清父亲的死究竟是无妄之灾还是被有心构陷了吗?

    可姜衡凭什么要把这么机密的消息告诉自己呢?仓促之中,瑜楚决定先行表态:“我娘说,爹爹在去腾冲前和她说过,萧老将军为人谨慎,断不会向京中传言那般轻敌冒进。娘还说,爹爹进入户部几年,一直督办云南粮草,对萧老将军为人十分了解,决计不会说错。可爹爹去了,剩下我们孤儿寡母的,明知腾冲之事另有隐情,却是有心无力。”

    听了瑜楚的话,姜衡的神色果然缓和下来,说道:“华大人的事我也听说过,外祖父在他的笔记里对华大人几多赞赏,不知华大人去了腾冲后,可曾传过消息回来?”

    瑜楚摇头:“我们没有收到过。爹爹去了不久,腾冲就乱起来了,和京里的联系也断了。后来母亲和大伯父先后派人去腾冲,可找到爹爹的时候,已经晚了……”瑜楚说着,有些哽咽。

    夕阳又落下了一些,把两人的影子拉的老长,天边的云本来是粉色的,此时也暗淡下来。远处传来几声鸟儿呼唤同伴还巢的声音,刚才还温暖的氛围变得有些瑟瑟。

    姜衡的目光从远处落到瑜楚身上,打个转,又落到地上,半晌,像是下定了决心,缓缓说道:“外祖父镇守云南几十年,威名远扬。区区交趾,弹丸之地,人才凋敝,明知外祖父身在腾冲府,怎么会敢攻入城中,甚至长驱直入,直取府衙。”

    “你是怀疑有人打着交趾军的旗号,在腾冲混水摸鱼?”

    姜衡不置可否,接着说:“我奇怪的是,外祖父在与人结交上一向谌慎,即使身居高位,也从不轻易得罪人。到底是谁,是因为什么事,不但要了他性命,连他身边的亲近之人也通通没有放过。只是不知道华大人有没有卷入其中。”

    瑜楚望着陷入伤感的姜衡,只觉得一团团迷雾围绕身边,前无去处,后无退路。深吸一口气,问道:“世子数次来普照寺,又打探小岳庄的人,可是已有了些线索?”

    姜衡点头:“我经过多方求索,发现当年外祖父的侍卫亲军中,有一人在腾冲之变中失踪了,如今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若是死了倒罢了,若是还活着,却一藏几年,定是知道些什么,不敢露面。”

    “他是小岳庄的人?”

    “是的,如今他的哥哥一家还在小岳庄上住着。他叫孙义,他的哥哥叫孙仁。”

    孙仁……瑜楚努力回想,却对这个名字没有一丝记忆。

    “我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也许他不是佃户,自家有地。”

    “嗯,我在顺天府查了户籍,孙家世代住在小岳庄,很早就已经置了地。”

    “既然是世居于此,探听消息应该不难。世子是想通过孙仁找到他的兄弟?”

    “我想,孙义如果还活着,即使在别处隐居起来,也总要给家里报个平安。况且三年前,孙仁孙义的母亲还在世,他应该不会断了和家里的联系。”

    “姑娘!”瑜楚正要接着问,却被一个声音打断了,回头一看,是田妈妈。

    瑜楚想起前些天在庄子上被看到她和郭源说话时,田妈妈那爆棚的战斗力,顿时有些头皮发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穿越远古之红包系〕〔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