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修罗〕〔校园逆天女:恶魔〕〔诱妻入室:冷血总裁〕〔霸道老公放肆爱〕〔霸道帝少惹不得〕〔穿越八零:麻辣小〕〔快穿之愿望系统〕〔泡走女主白月光〕〔太古霸宗〕〔道法苍生〕〔逍遥兵王闯都市〕〔苍穹圣界〕〔神话法律咨询系统〕〔三国争鼎〕〔诸天降临大逃杀〕〔我真是个富二代〕〔小农民大明星〕〔帝国诸天〕〔仙女修真日常手记〕〔都市妖孽真仙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美妆博主的古代日常 第21章 是他还是她?
    ,精彩无弹窗免费!

    出乎瑜楚意料的是,田妈妈今天的表现简直可以用“和蔼可亲”来形容了。她走过来行了礼,先向瑜楚道:“姑娘,不早了,咱们回去吧。”然后朝向姜衡:“世子也是来上香的?可寻到了住处?”

    姜衡反应极快:“还没有,正想问妈妈,可否再去庄子上叨扰一晚?”

    “当然当然,”田妈妈简直要笑成一朵菊花:“我们庄子上别的没有,就空屋子多的是!世子尽管来住。”

    瑜楚狐疑地看着田妈妈:这唱的是哪出啊?不过姜衡住到庄子上,对于两个接下来要查的事确实方便许多。于是没有多言,默默地跟着田妈妈下了山,回到车上。

    到了庄上,天色又晚,再说话就不方便了,可姜衡话只说了一半,这孙仁到底哪里可疑了?孙义和他隔了几千里地,若真是在外头去了,孙仁能知道什么?

    车子很快到了庄子上,瑜楚只好满腹心事地和姜衡打个招呼,就回屋睡了。

    夜里瑜楚一直在琢磨姜衡掌握的线索到底是什么,睡的极不安稳,又做梦,几次睁眼发现天都还黑着。等早上醒来,才发觉居然起迟了!瑜楚一边懊恼,一边忙忙吃了早饭,出得院门,“恰巧”遇到姜衡也刚吃了早饭出来。

    “华姑娘可有空一起走走?在下来了小岳庄两次,都是天黑才到,又走的匆忙,还不知道白天的小岳庄是什么景象。”姜衡说的一本正经,一脸正气。

    瑜楚回头,看到正装什么都没听到的田妈妈和琯柚,似乎明白了点,可也只能点点头,和姜衡并排走到一起。

    姜衡瞧着田妈妈两个离自己和瑜楚足有十几步远,倒是很满意:这个距离,绝计听不到他们说了什么。

    “昨天说到孙义是我外祖父的亲兵,他十几岁从军,因为身材高大模样齐整,又在军中习了一身武艺,二十岁就被外祖父挑去做了亲军。外祖父在日记里说,孙义心思细密且口风严谨,从不乱说话,所以对他十分倚仗。”

    “心思细密口风严谨,”瑜楚若有所思地说:“那萧老将军会不会让他做些私密的事?”

    姜衡暼了瑜楚一眼,这个华二小姐,年纪不大倒是很敏锐,自己读到这段日记时也是这么想的。

    “也许……如果真是那样,这孙义更应该被重点关照才对,可偏偏是他失踪了。”

    “我们现在猜这些也没用,找到了人,自然就问清楚了。那个孙仁,有什么可疑的吗?”

    “就是完全不可疑才可疑。”姜衡苦笑:“我已经查过了,孙仁自打三年前腾冲事变之后,完全没有离开过小岳庄,也没有和可疑的外人接触过。”

    瑜楚有些不赞同:“如果孙义真的死了,孙仁就没有必要离开小岳庄啊。”

    “可是当年局势稳定下来后,云南巡府曾派人去清点腾冲守军,并把清点情况传回京城。对于腾冲一役中战死和失踪的兵卒,朝廷都通知了家人。所以正常情况下,孙仁得到的消息应该是孙义下落不明。另外,根据我收到的消息,孙氏兄弟是双生子,自小感情就很好,弟弟失踪,做哥哥的孙仁不会完全无动于衷,总要找一找吧。”

    双生子!瑜楚的大脑飞速转起来,想起前世自己看过的一大堆侦探和影视剧,有多少是关于双生子的?

    “那个那个,”瑜楚激动的都有点语无伦次:“孙仁孙义是双生子!会不会是孙义已经偷偷回到了小岳庄,再用孙仁的身份生活!我的意思是现在我们看到的孙仁其实就是孙义!”

    看到姜衡看向自己的目光有点怪异,瑜楚这才想到:如果孙仁是孙义,那真正的孙仁又去哪了?

    “呃,要不然就是孙义就躲在小岳庄,和孙仁用同一个身份生活!两兄弟每次只出来一个!”

    姜衡实在不知道瑜楚从哪冒出来这些异想天开地想法,无奈说道:“孙仁是六指,别人装他不来的。况且两兄弟虽然双生,长的却并不十分相像,亲近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不同。”

    瑜楚顿时有些发窘,心里不住地埋怨那些侦探的作者,为什么个个写的都是别人分不清楚的双胞胎,明明这个世界上还有一半的异卵双胞胎嘛!

    为了掩饰,瑜楚忙又发问:“那这样看来,孙仁应该在官府通知之前就知道孙义的下落了?”

    姜衡点点头:“这是唯一的解释。”

    瑜楚又琢磨了一会儿,说:“你刚才说这三年孙仁都没有见过可疑的外人,那不可疑的外人呢?有没有他见过很多次的?”

    姜衡苦笑:“有一个人,是孙仁三年前纳的妾。若说不可疑,她是在腾冲事变之后才来到小岳庄的,若说可疑,我找人查过了,她还确实是投亲不成才跟了孙仁。”

    “啊,这个妾是什么来头?身份真的属实?”

    “据她说,她是泸州人氏。三年前泸州发了大水,她的家人都在大水中丧命了。她一个妇道人家,实在是过不下去,就来投奔姨母。”

    “她姨母是哪里人?”

    “她只知道姨母嫁到了离小岳庄不远的白各庄,可等她千里迢迢找过来,却发现姨母一家人早些年都搬走了。庄上的人也说不清搬去了哪里,只知道是去了关外。她不愿再奔波,干脆托人说合,找个人嫁了,最后就到了孙家。”

    “这么说,她的来历其实也没人能证实啰?”

    “我命人画了她的画像,拿到白各庄去问,见过的人都说,确实见过她三年前来寻亲。且庄上的老人还说,她和她姨母长的极像。”

    这个年代又不能整容,长像是做不了假的。瑜楚无语,想了想,又说:“那你是实在查不出什么了,才想找我打听?”

    姜衡默然。其实自己并不想向这个才十四五岁的小姑娘求助的,可是昨天,不知怎的就是觉得瑜楚特别可信,忍不住就问出了口……

    “能查的我都查了,再问,恐怕也问不出什么了……”姜衡叹道。

    “那也未必,”瑜楚看姜衡有些灰心,忙安慰他:“你的人固然能干,能查的,毕竟只是些外头的事。这孙仁既然有可疑之处,庄上的人日日和他打交道,说不得有些事已经察觉了,只是没有深想。我们仔细问,总能有所发现的。”

    姜衡望着信心满满的瑜楚,不由得受了感染,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好,我们再仔细问一次。”

    和姜衡分开后,瑜楚遇见了赵嫂子,她是为了建兔子棚的事来的。瑜楚听了她的主意,很是赞同,马上拿了钱让雇人平地方,搭棚子。又趁机写了封信让人捎回府里,只说要多留一晚,亲自盯着兔子棚开工。

    吃了午饭,瑜楚还真跑到搭棚子的地方,只见几个壮小伙子正干的热火朝天,赵嫂子则在一旁烧茶水。她瞧见瑜楚,忙迎上来:“大热的天,姑娘怎么不等日头落了再过来?快来喝杯茶,去去暑气。”

    瑜楚笑道:“我刚吃了饭,正好疏散疏散。嫂子别招呼我啦,忙你的吧。”嘴上说着,却知道赵嫂子断然不会把自己晾在一边。

    果然,赵嫂子听了,只得搬了把干净椅子放在树荫下,又当着瑜楚的面擦了一遍,才说:“既然这样,姑娘坐在这儿吧,既凉快也瞧的清楚。姑娘看哪里搭的不妥当,就和我说,我让他们改。”——她以为瑜楚是来监工的。

    瑜楚也不纠正,大大方方坐了,摇着把团扇,故做轻松地问道:“嫂子嫁来小岳庄几年了?”

    赵嫂子忙回道:“姑娘不知,我就是小岳庄的人,打小就在小岳庄长大从没离开过。”

    “噢,那庄子上的人,你应该都认得?”

    “都认得,都是几十年的老相识了。”

    “我今天在田埂子那边瞧见了一个人,高高瘦瘦的,竟然是六指!我原来只听说过有人是这样,今天才第一次见呢。”

    “那是住庄子东头的孙仁。他家自家有地,不是佃户,想来姑娘没见过他。”

    “哦,像他这种自己有地的,庄上还有几家?”

    “还有两家。不过那两家地都少,不够种,也租咱们庄上的地种。”

    “那这个孙家的地怎么就够种呢?”

    “他家据说祖爷爷那辈儿就来咱小岳庄买地了,不过当时买的也只是一小块。后来孙仁的兄弟孙义投了军,听说跟了位大将军,很是挣了不少钱,就拿钱回家又买了不少地。”

    “这么说,孙仁还有兄弟呢?他兄弟出钱买了地,怎么不回来做富家翁,还在当兵不成?”

    “唉,这事儿说起来,”赵嫂子叹口气:“三年前官府派人来说,孙家小兄弟在战场上不见了,这几年也没什么消息,怕是已经……”

    和姜衡说的一模一样,可瑜楚还是不死心:“战场上刀剑无眼的,要是不见了,可不就是……朝廷给发了抚恤金了吗?”

    “这我们就不知道了。自从出了那件事,孙仁就不怎么和庄上的人打交道了。”赵嫂子撇撇嘴,语气居然有点鄙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穿越远古之红包系〕〔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