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修罗〕〔校园逆天女:恶魔〕〔诱妻入室:冷血总裁〕〔霸道老公放肆爱〕〔霸道帝少惹不得〕〔穿越八零:麻辣小〕〔快穿之愿望系统〕〔泡走女主白月光〕〔太古霸宗〕〔道法苍生〕〔逍遥兵王闯都市〕〔苍穹圣界〕〔神话法律咨询系统〕〔三国争鼎〕〔诸天降临大逃杀〕〔我真是个富二代〕〔小农民大明星〕〔帝国诸天〕〔仙女修真日常手记〕〔都市妖孽真仙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美妆博主的古代日常 第22章 初露端倪
    ,精彩无弹窗免费!

    赵嫂子平日极少说人是非,瑜楚听出些异样,故意问道:“他兄弟为国捐躯,那可是要受官府表彰的,怎么孙仁倒像是躲起来不敢见人了?”

    赵嫂子回道:“姑娘您有所不知,孙义兄弟在外头卖了几年命,挣下了好大一份家业,孙家也算富贵了。前几年孙义失踪,我们都道孙仁定会好好寻寻自家兄弟。没承想,他反倒纳了个妾,关起门来过自己的小日子,把兄弟不知抛到了哪里。孙老娘听说小儿子不见了,也曾催着孙仁出去找,孙仁只道山高水远的,哪里寻得!孙老娘无法,日日哭,最后气恼交织,一病去了。”

    瑜楚装做惊诧莫名,小声道:“这孙仁,怕不是为了独占这份家业吧?”

    “人心隔肚皮!这话庄上的人虽不说,可心里个个都是明白的。要不然,兄弟在外头生死不知的,孙仁居然还和妾生了个儿子!”赵嫂子说完,才想起来瑜楚还是姑娘家,忙自打嘴,急急道:“瞧我这张嘴,说的什么混话,污了姑娘的耳朵。还请姑娘恕罪。”

    瑜楚这才反应过来,现在的自己是未出阁的小姐,听到这样的事,应该装做害羞才对。可是没时间害羞了,今天必须把事情打听清楚。

    摆了摆手,表示并不在意赵嫂子的话,又问道:“我只是好奇,这孙义在外头挣了多少钱,居然能买了地,还让哥哥有闲钱纳妾?说起来,咱们庄上,纳妾的也就孙家一家吧?”

    “可不是嘛,”赵嫂子见瑜楚并未怪罪,松了口气,本不想再说了,可见瑜楚又问,只得答道:“孙家不光在咱们庄上,就是这附近七八个庄子,也要数他家地多,有银子。只是可惜了宋嫂子,原来和孙仁日子过得好好的,现在多了一个妾和一个妾生子,不知得受多少委屈。难得宋嫂子性子和善,连着这几年了,年年收麦的时候,我们都只见宋嫂子在地里忙着担水送饭,可没见过那妾出来。”

    瑜楚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孙家的妾,倒比正室还尊贵了?正室干活,妾倒能在家里躲清静?

    “我倒没见过孙家的妾。”

    “她平日里不大到庄子上来,只爱带着孩子在家门口玩耍。”

    瑜楚点点头,怕再问下去赵嫂子会起疑,装做有些意兴阑珊地站起来,说:“坐了这半天,太阳也下去些了,我随意走走,嫂子也招呼他们的人歇一歇,用些茶水吧。”

    赵嫂子忙点头,送走了瑜楚,自去分茶水不提。

    琯柚刚才一直在旁边伺候,此时才有些担忧地开口了:“姑娘非要多住一晚上,就是要打听这些事?是宣宁侯世子托姑娘打听的?”

    瑜楚知道琯柚聪明,刚才既然没有避着她,现在也不打算瞒着:“这事既是世子的事,也是咱们二房的事,我不能和你说太清楚,不过你记着,听到的话不许再告诉其他人。”

    琯柚有些为难:“要是夫人问起来……”

    “这你不用担心,等咱们回府了,我会源源本本告诉夫人的。”

    琯柚这才放松下来,随着瑜楚来到庄子东头孙家房舍附近。

    这里已经是庄子的边缘了,再往东就是大片的农田。即便是院门朝向庄子的一面,前面也有一条窄窄的沟渠,像是把孙家和整个庄子分隔开来。

    孙家院门开着,却看不到人。瑜楚故意绕到门前向里张望,也没见着人。不过院子里搭满了衣服被褥,也许是趁着今天大太阳,把过了冬的衣服拿出来晒一晒。

    瑜楚有些失望,又被太阳晒的头晕,正想转身回去,眼睛瞟到一院子衣服上,忽然察觉出有些不对劲儿。

    在大片衣物中间,有几件似乎有些不同。瑜楚仔细看了看,那几件衣裳都在衣袖和胸前绣了花,样式并不常见,瑜楚总觉得见过,却又想不起来倒底是在哪见的。

    “琯柚,你看院子里搭的衣裳,那几件绣了花的,你见过这种花样子吗?”瑜楚小声问道。

    琯柚仔细张望几眼,也小声回道:“没有,奴婢从来没见过这种绣法,看着倒是新鲜。”

    琯柚没见过,那自己是在哪见的?瑜楚一边往回走,一边苦苦思索。

    是前世,当然是前世。瑜楚立即想到,自从来到这里,琯柚和自己几乎寸步不离,自己见过但琯柚没见过的,只能是前世的东西了。

    孙仁,妾氏,孙义,腾冲……云南!瑜楚恍然大悟,自己就是在云南旅游时,见到的这种绣法啊。瑜楚只记得当时导游讲这是某一个少数民族的传统绣法,代表着对日月山川的原始崇拜,可具体是哪个民族却不记得了。不过无所谓,可以让姜衡朝着这个线索继续查下去。

    心里想着事,瑜楚便走的飞快,刚回到搭兔棚处,恰好看到棠梨端着些果子来寻她。瑜楚一把抓着棠梨,连声吩咐她去找姜衡,告诉他还在上午散步的地方碰面。

    棠梨看瑜楚十万火急的样子,不敢耽搁,放下果子就去了。瑜楚本想也马上跟过去,又想起了什么,坐到了之前赵嫂子准备的椅子上。赵嫂子瞧见瑜楚回来了,忙端着茶盏过来伺候。

    瑜楚慢悠悠喝了口茶,开口道:“我刚才走到了孙家那边,看见晾了一院子衣裳,他家几口人呀?”

    “大大小小加起来七口呢,可不得晾一院子。”

    “那是不少,最小的几岁了?”

    “将将两岁,我还记得生他那天,他娘喊的整个庄上都能听见。幸好当时有个游方的大夫借住在他家,给了一帖家传密药,才算勉强保住了母子两人性命。大夫还说了,孩子不足月,身子弱的很,得养上四五个月才能见外人。姑娘您看,要不我说宋嫂子人好呢,那几个月孩子娘下不了床,全靠宋嫂子一个人带。等孩子满半岁抱出来,我们一瞧,白白胖胖的,比足月的还强些!”

    瑜楚心里想着果然如此,面上却不置可否地点点头,指指棠梨端来的果子,说道:“给大家分着吃了吧,天怪热的。”

    赵嫂子推辞了两句,把果子端走了。瑜楚心中着急,却不敢露出来,慢慢走到赵嫂子等人视线外,才小跑起来。

    到了地方一瞧,姜衡早已到了,见瑜楚跑的满头大汗,略为吃惊:“华姑娘这事?”

    琯柚赶紧上前想帮忙收拾,瑜楚却顾不上这些,摆摆手让琯柚退下了。

    还是像上午一样,离开众人十几步后,瑜楚才开口:“孙仁那妾,是从云南来的,她那孩儿的出生时辰也有蹊跷,定与孙义有关!”

    姜衡大惊:“姑娘怎知她是从云南来的?”

    瑜楚一下子被被问住了,总不能说是前世见过的,那该怎样解释呢?踌躇间,突然想起自家缀锦阁,不正是现成的借口?

    “我家有间绸缎铺子,年年都从南边进货,我见过云南夷人的绣样,与别处都不同。刚才,我又在孙家晾的衣裳上见到了那种绣法。”

    姜衡闻言严肃起来:“你可确定?”

    瑜楚点头:“那种绣法很独特,不会弄错的。”

    “看来,要派人走一趟云南了,”姜衡皱着眉,又问:“孙家那小儿,我也打听过,说是出生时全村都听到了。我算着日子,并没有什么可疑。”

    “听到和见到可不一样。我听说,庄上的人都是等孩子半岁了才第一次见到,过了半年,是不是早产可就看不大出了。”

    “你的意思是孩子早就出生了,却被孙家瞒着,故意过了一阵子才让孩子“又”出生一次?”

    “嗯,”瑜楚说得很有信心:“孙家孩子多,又住的离别人家都远。便是有婴儿啼哭,也能遮掩过去。把孩子真实出生时间换成假的,便不会有人起疑。再者说。怎么就那么巧,正好生产时就有大夫借住在孙家?若没这个大夫,孙家小儿可就没有理由被藏半年才出来见人了。”

    姜衡默然,只是出去找人聊了聊又在庄上转了一圈,就发现这么多疑点,这位华二姑娘……以前是自己太过小瞧她了。

    瑜楚见姜衡脸色不太好,略一琢磨,难道是自己发现的线索他没有发现,觉得面子上过不去?想了想,安慰道:“我今天看到的听到的,都是什么绣花啦孩子啦之类女人才关心的话题,世子没有察觉实属正常。”

    姜衡笑道:“在下不是那等小气的人,姑娘也不要多心。只是我要先派人去云南打听清楚了才好走下一步,姑娘界时定是已在京城府中了。到时候有了消息,我该怎样通知你?”

    瑜楚看姜衡一片霁月风光,确实不像有什么龃龉,也笑了:“世子若不嫌麻烦,可以和缀锦阁何掌柜递个话,我回去请我娘吩咐一声,到时我们在缀锦阁见一见。”

    姜衡笑着答应了,看着瑜楚因为出汗,在阳光下微微发光的小脸,心中居然涌出了一丝遗憾:只怕再见面,也不能像今日这般轻松愉悦,毫无拘束了。

    因为要赶在宵禁前入城,姜衡匆匆告辞,要走时,突然想起一件事,又下马叫住瑜楚:“有件事,也许华姑娘不记得了。那天在谢尚书府上,我曾和姑娘有一面之缘。”

    瑜楚笑道:“我记得,不过当时不知道是你。那天你迷路了,是吗?”

    姜衡摇摇头:“不,我会去假山那儿,是因为我看到了我那继弟,姜洐。”

    瑜楚惊道:“什么?当时假山那边还有其他人?”

    “恐怕不止,”姜衡的语气有些晦暗不明:“除了谢尚书和姜洐,很少有人知道,还有一个人,那天也去了尚书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穿越远古之红包系〕〔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