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裔之心〕〔仙乐与民〕〔一个不一样的魔法〕〔逆天仙尊〕〔叶罗丽精灵梦之改〕〔这个保镖很霸道〕〔我有点二〕〔马啸〕〔特种兵之超级猎人〕〔刀尖上的庶女〕〔妖帝撩人:逆天邪〕〔日夜娇宠:心肝娇〕〔豪门重生:恶魔千〕〔快穿系统:男神很〕〔未来混乱直播〕〔盛世为凰:暴君的〕〔盛世军婚:大叔,〕〔前方有鬼〕〔七塔之上〕〔女总裁的逆天高手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美妆博主的古代日常 第25章 生日宴2
    ,精彩无弹窗免费!

    宾客此时大都聚在花厅,还没进去,瑜楚就听到里面热热闹闹,有说有笑的。

    进了花厅,最显眼的就是中间满头白发的高老夫人,和依偎在她身边的柯皎皎。

    柯皎皎也看见了瑜楚,笑着招手让她过去。可瑜楚刚抬步,身后唿地窜出一个人,把她挤到一边,娇声上前道:“老祖宗,您也来啦。”

    瑜楚吓了一跳,仔细一看,是刚才和江慧纹在一起的那个姑娘。

    高老夫人眯着眼打量了几下,才笑道:“噢,是芳姐儿啊,你多早晚来的?”

    “早就来了,老祖宗,今儿天热,我给您打扇子吧。”说着,夺过丫头手里的扇子,把柯皎皎挤到一边,扇了起来。

    高老夫人脸上带着笑,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柯夫人,才说:“我知道你有孝心,不过既然出来了,好好和小姐妹们玩一天吧,不用在我身边拘束着。”

    芳姐儿还想说什么,却被柯夫人拉住了:“白姑娘来京城不久,恐怕还没尝到京城才时兴的几样糕点,快过来试试。”

    芳姐儿被柯夫人拉着,离高老夫人远了点,明霞又端来一盘各式各样的糕点,顺势把她手里的扇子也接了过来。

    高老夫人这才舒展了些,转头看见跟在晴岚身后的瑜楚,笑着招手让她过去:“这是华家的丫头?过来让我瞧瞧。”

    瑜楚忙上前行了礼,还没站稳,就被柯皎皎拉住了:“老祖宗,这就是楚楚。”

    高老夫人亲切地握住瑜楚的手,问道:“今年多大啦?”

    “刚过了十五岁生日。”又是柯皎皎抢着回答。

    高老夫人闻言笑骂道:“你个猴儿,谁也没有你嘴快。”

    柯皎皎嘻嘻笑着,往高老夫人怀里拱了拱。

    高老夫人又问了几句,无非是平日在家喜欢做什么,可读过书,莫氏身体如何,璋哥儿几岁了,有没有请师傅之类。瑜楚一一答了。高老夫人便笑道:“我老了,最喜欢你们这些小姑娘围着,又热闹又喜气。偏偏没有女儿,也没有孙女,平日只有皎皎丫头常去陪我。以后你也来,陪我说说话,我也开心。”

    瑜楚忙答应:“只要老夫人不嫌烦,瑜楚定常随皎皎过去说话。”

    高老夫人道:“连皎皎我都不嫌她聒噪,怎么会烦!”

    一旁听着的柯皎皎顿时不依,扭着身子开始撒娇,大家都笑了。

    由于今天来的都是些爱玩的小姑娘,柯夫人便把中午的宴席安排在了湖边荫凉处。眼看着快到开席时间了,柯皎皎开始起身招呼众人往湖边去。高老夫人则回主屋用饭,由柯夫人陪着。

    众人陆续出了花厅,江慧纹看到白静芳依旧站在原处,便想上前拉她:“芳姐儿,咱们也走吧。”

    白静芳没有动,盯着瑜楚的背影,用力扯着手里的帕子,恨声道:“我去了就说爱清静,不让陪,今天来了,居然又变成爱热闹,不嫌聒噪!这个华瑜楚什么来头,高家老太婆和柯皎皎都那么看重她!”最后一句是冲着江慧纹说的。

    江慧纹被白静芳狠戾的语气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摇了摇头,没敢接话。

    白静芳也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妥,将手里揉成一团的帕子平展开,按了按唇,又说:“我说着玩呢。不过,刚才你听见柯夫人安排了哪处?”

    宴席既然安排在室外,也就不用圆桌了,而是一人一凳一几,案几上摆的是新鲜蔬果,精巧细点,还有适合姑娘饮用的花酿。众人都道新鲜有趣,各自挑了喜欢的地方坐下。

    柯皎皎是寿星,免不了被大家打趣敬酒,瑜楚这才发现,原来十几岁的小姑娘玩起来也是疯的很,没一会儿,柯皎皎的脸就喝的红彤彤的。

    瑜楚没有其他相熟的朋友,也没人来敬她酒,便吃了点东西,独酌了几杯,恰看见湖那边波光粼粼,且有几支硕大的莲花亭亭玉立,想着反正没人注意自己,便信步走了过去。有丫头跟上来伺候,也被她打发了。

    瑜楚并不知道,其实有人正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她一离席,那人跟着离开了。

    拐了几个弯,小姑娘们的笑闹声已听不大清楚了,瑜楚舒口气,放慢脚步,晃晃悠悠又走了几步,突然听到身后响起一个略有些尖利的声音:“咦,这不是华姐姐吗,你怎么也躲这儿了?”

    瑜楚回头,正看见笑的春风满面的白静芳和勉强扯了扯嘴角的江慧纹。瑜楚心中暗自可惜,知道不能安安静静地赏莲了,便道:“扰了二位姑娘的清静,实在不好意思,我现在就走。”

    白静芳紧着往前迈了一步,把瑜楚拉回来,推推搡搡地进了湖边的观莲亭:“明明华姐姐先来,是我和纹姐儿扰了华姐姐才是。姐姐若不嫌弃,咱们一块说说话吧。”

    瑜楚无奈,只得点头坐下。

    “我听纹姐儿说,姐姐打小就在京城长大的?那京城的好去处,姐姐定然是了若指掌。”白静芳问。

    瑜楚不知她问这个做什么,便说:“我家母亲管的严,也不大出门,其实知道的不多。”

    白静芳又道:“京中各府宴饮,想来姐姐是常去的?”

    “我才除了孝,不曾去过几家。”

    “噢,那高老夫人和姐姐家长辈,是相熟的?”

    绕了一大圈,原来是想问这个!瑜楚心想,可惜我也不知道她老人家怎么突然兴起要见我。

    “我家和高府素无来往,也许是高老夫人总听皎皎提起我,才好奇想见上一面。”

    白静芳的脸上明晃晃写着:我不信,却也没有追问,只是走近摸了摸瑜楚的裙子,说道:“姐姐的裙子真好看,这是南边新兴的花样?听说姐姐家有个绸缎铺子,那是不是总有新衣裳穿呀?”

    瑜楚不习惯和不熟悉的人这样亲近,下意识地往一边躲,边躲边说:“哪能啊,白姑娘说笑……”话未说完,只听嘶啦一声,身上仿佛被什么拽了一下。

    瑜楚低头一看,顿时头疼不已。只见整条裙子从上到下被扯了条大豁口,只有腰上还连着一点,裙子才没有掉下来,可里面穿的亵衣却露了出来,遮都没法遮。

    白静芳惊呼一声:“呀,姐姐,这可怎么办啊?”

    刚才一直缩在白静芳身后的江慧纹也探头看过来,兴灾乐祸地说道:“这是怎么弄的?呀,这儿有颗钉子!”

    瑜楚这才看到刚才坐的地方,有颗钉子从木头里冒了一点头出来,现在上面正挂着一丝布料,当然是从自己裙子上扯下来的。

    瑜楚此时无心追究这颗钉子和突然出现的白江两人有什么关系,只是极度后悔刚才没有让丫头跟着。琯柚那儿倒是预备的有换洗衣裳,可她现在正和其他府的丫头一起在前院等着,怎么通知她呢?

    白静芳看到瑜楚终于着急了,按下心中的得意,语气焦急地说:“姐姐,要不你在这儿等一会儿,我和纹姐儿现在去叫人,你的丫头预备的还有衣裳吧。”

    瑜楚勉强一笑:“那谢谢妹妹了,麻烦你和晴岚说一声就行,她认得我的丫头。”

    白静芳答应了,拉着江慧纹跑出了亭子。

    跑出一段路了,江慧纹突然停了下来,拽住白静芳:“糟了,咱们忘了和她说去十洲春等咱们了!”

    白静芳鄙夷地看了江慧纹一眼,道:“要是告诉了她,她一起疑心不过去了怎么办?那观莲亭四面透风,不用我们说,她肯定会去离的最近的十洲春等的。”

    江慧纹嚅嚅:“可是芳姐儿你刚才不是说,华瑜楚肯定会疑心吗?”

    “我是说她肯定会疑心那颗钉子是我们动了手脚!”白静芳看着一脸懵圈的江慧纹,恨铁不成钢:“反正没有证据,她疑心归疑心,我们只管不承认就行了!她再想不到我们的目的不是扯破她的衣服,而是让她去十洲春,所以,一定不能让她对十洲春起疑!”

    江慧纹唯唯诺诺:“那我们现在去哪?”

    “回席上,趁着她们到处敬酒,没人会在意咱们去哪了。”

    白静芳两人一离开,瑜楚就发现自己不能呆在观莲亭。这里视野开阔,旁人几丈外都能看见她。没办法,瑜楚站起来环视四周,恰看见绿荫中露出一角飞檐。

    瑜楚以前常来柯府,知道那里是十洲春。因为临水,又盖在树荫浓密处,冬天固然无人去,夏天柯府众人也嫌它远,所以常常闲置。只有小时候的瑜楚和柯皎皎常躲在那里玩耍。

    心中计较了一番,瑜楚也知道白静芳答应的痛快,却未必会通知人来给她送衣服,即使通知了,恐怕也要拖上许久。观莲亭既然不能久呆,就去十洲春等着也好,反正等皎皎发现自己不见了,总会派人来找的。

    小心翼翼地拎起裙子,瑜楚一路遮遮掩掩小跑进了十洲春。这里还是几年前的模样,屋内只有一张书桌,几把椅子和窗前一榻。好在柯府规矩大,虽无人来,也打扫的干干净净。

    瑜楚挑了张椅子坐下,因为早上起的太早,此时望着外头满眼翠绿,听着鸟儿啾啾,竟隐隐有些睡意袭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时少放肆宠:鲜妻〕〔惜你如命〕〔娱乐之皮神饶命〕〔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继承人的小甜妻〕〔余生很长,不必慌〕〔师士传说〕〔透视医仙〕〔雷霆〕〔万理之理〕〔地府神职〕〔萌宝来袭:爸比九〕〔豪门第一隐婚:盛〕〔前妻,离婚无效〕〔我太苏了,对不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