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修罗〕〔校园逆天女:恶魔〕〔诱妻入室:冷血总裁〕〔霸道老公放肆爱〕〔霸道帝少惹不得〕〔穿越八零:麻辣小〕〔快穿之愿望系统〕〔泡走女主白月光〕〔太古霸宗〕〔道法苍生〕〔逍遥兵王闯都市〕〔苍穹圣界〕〔神话法律咨询系统〕〔三国争鼎〕〔诸天降临大逃杀〕〔我真是个富二代〕〔小农民大明星〕〔帝国诸天〕〔仙女修真日常手记〕〔都市妖孽真仙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美妆博主的古代日常 第27章 孙家事华家事
    ,精彩无弹窗免费!

    瑜楚坐在芳菲苑的大堂里,认真翻看着几页画册。这是她几天来抽空画出来的,是芳菲苑全部产品的使用方法。瑜楚打算找人多临摹一些,等正式开张了当赠品送给客户,还能起到宣传的作用。

    大致翻了一遍,觉得没什么问题了,瑜楚一抬头,恰看见余娘子进来:“姑娘,何掌柜带了两位公子过来。”瑜楚忙让请进来。

    瑜楚和姜衡本约在隔壁缀锦阁,可瑜楚想了想,既然自家芳菲苑已收拾妥当,就不必事事都麻烦何掌柜。于是干脆给试妆小娘子们放了一天假,把芳菲苑空出来做谈话处,也不用担心被人听到。

    “华姑娘!”门外传来一个欢快的声音,随即跨进来一个高大的身影,正是兴高采烈的周源。瑜楚这才反应过来,刚才余娘子说的是“两位公子”。

    “华姑娘,好久不见啦。”周源嘴上打着招呼,眼睛却闪闪发光地一一审视了桌上摆的待客点心,见都是市面上常见的寻常样式,顿时有些失望:“就只有这些?”

    瑜楚还没搞清楚状况,姜衡也一步跨了进来,闻言无奈地瞪了郭源一眼,郭源忙嬉皮笑脸地说:“先办正事,先办正事。”

    姜衡和瑜楚互相见了礼,看伺候的下人都退下去了,便开口道:“孙仁那个妾的身世查清楚了。”

    瑜楚安静地听着,郭源则在桌上挑挑拣拣地选着点心,也不知道有没有听。

    “她叫冯念娘,泸州人氏,确实有个姨母嫁到了白各庄,不过已有许多年不曾联络。这两件事上,她都没有撒谎。不过,三年前泸州大水时,她早已嫁到腾冲一年有余了。”

    瑜楚并不惊讶,她隐约已猜到冯念娘与孙义的关系,现在的关键,是冯念娘对腾冲之事的真相知道多少。

    “那她是从腾冲逃出来的?孙义呢,没有和她一起?”

    “据她说,在腾冲他们一家住在孙义赁的一所离府衙不太远的小房子里面。出事那天的掌灯时分,外头突然就闹了起来,随即火光冲天,街上到处都是人。孙义先跑外头看了一圈,见事态不对,就让她乔装打扮了一番,随身带了点金银细软出了城。”

    “在城外,孙义找了个隐敝的地方让她躲起来,说是让等到天亮,若天亮孙义不来接她,就不要再进城,直接往北走,回京城寻他的哥哥孙仁。冯氏是在回京的路上发现自己怀孕的,无奈之下只好和孙仁演了一出纳妾的戏。”

    “孙义为什么那么警觉?”瑜楚敏锐地察觉道:“腾冲是边境小城,虽说安稳多年,可若打起仗也不算多了不得的事。尤其他又是萧老将军的亲兵,对交趾的实力应该很了解,为什么一闹起来就赶着把妻子送到城外藏起来,还交待了后事?”

    姜衡点点头,道:“我也是这么问冯氏的,她说,孙义送她出城时说,只怕是蒙自那边的事闹出来了,有人要对萧老将军不利。”

    “蒙自有什么事?”

    “冯氏说她也不清楚,孙义就是这么说的。”

    “萧老将军曾驻守蒙自吗?”

    “没,”姜衡摇头,“蒙自并非要塞,并没有守军。”

    “冯氏……她说的话,做的准吗?”瑜楚想到前事,对冯氏总是有些怀疑。

    “我的人假装拿孙义的儿子威胁,她应该不会撒谎。而且我已经安排冯氏离开小岳庄了。”

    “啊,为什么?”

    “冯氏的底细,我们能查出来,别人未必做不到。她能安安稳稳在小岳庄住上这三年,不过是背后的人认为腾冲之事已经揭过去了,她的存在并不重要。可我现在又生波折,冯氏和孩子就不安全了,倒不如让她离开,一了百了。他们总归是外祖父亲信的家眷,我不能因为要给外祖父翻案,就将他们置于险境。”

    瑜楚忍不住问道:“那孩子呢?”

    “自然留在了孙家。两个人都消失,就太打眼了。况且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婴孩儿,也不会造成威胁。”

    瑜楚默然,这不失为一个解决之道,只是可怜了孩子,出生就没了父亲,现在母亲也离开了。

    联想到自己的经历,瑜楚顿时情绪有些低落,半晌又问:“蒙自和腾冲相距多远?”

    “很远,”姜衡答道:“一个在东一个在西,中间还隔着高黎贡山。”

    “爹爹应该没有去过蒙自,”瑜楚仔细回忆华敦的手札,没有关于蒙自的内容。“况且爹爹到达云南不久就出事了,如果蒙自离腾冲很远,爹爹也来不及去。”

    姜衡点点头:“我也这样认为。”

    这么说,华敦的死真的是意外?瑜楚总觉得没那么简单。

    “世子,您说过云南巡府曾检视过腾冲守军的伤亡情况,那您知不知道,死的都是哪些人?”

    姜衡听了,略微思索,缓缓说道:“根据清点情况,自然是府衙内伤亡最为严重,然后是城门守军,府衙之外的文武官员和普通民众也有丧生的,不过不多。但毕竟刀剑无眼,混乱中谁都有可能被伤到。”

    “我听娘说,爹爹被找到时是在驿站。爹爹临出发前和娘承诺,将粮草护送至腾冲就会立即折返,不会多做停留,所以,爹爹始终没有搬去府衙,一直住在驿站里。家里下人找到爹爹时,他的行李也都在驿站放着。”

    姜衡眉头皱了起来:“驿站?我倒不知,华大人是在驿站被伤。驿站离府衙颇远,依据记录,似乎并未受到多么严重的攻击,只是部分房舍被引燃。交趾军攻入城中时,驿丞还曾经收留了一些来不及回家的民众。”

    “那记录里提到过爹爹吗?”瑜楚激动起来:“我和娘得到的消息,爹爹是被羽箭所伤,被找到的时候,就已经……”

    姜衡面露同情,摇头道:“云南巡府的折子里,只提到驿站曾收留民众,并没有人员伤亡情况。”又说:“府上找到华大人时,没有询问驿丞吗?”

    “问了,”瑜楚颓然坐下,“他说当时太过混乱,驿站又涌入太多人,他实在没有注意到爹爹。”

    姜衡看到瑜楚失望的模样,有心安慰两句,可是平日实在没有和姑娘打交道的经验,不知道从何说起。倒是一直没吭声的郭源开口了:“华姑娘莫伤心,不管华大人的事是意外还是什么,有我哥和我在,一定查的清清楚楚,给华姑娘一个交待!”

    看着突然间一身浩然正气的郭源,瑜楚又感动又好笑,却没想到他为什么要给自己一个交待。

    沉重的气氛被郭源冲淡了些,姜衡也松了口气,站起来环视四周,问道:“姑娘这是打算开新铺子?要经营些什么?”

    “胭脂水粉,”瑜楚也笑了,开玩笑道:“世子和郭公子都还没有娶妻,恐怕用不上。”

    姜衡没想到瑜楚会这样说,呆了呆,接不上话,反而郭源大呼小叫道:“华姑娘应该开点心铺子才对呀,啧啧,要是不开铺子,你的那些方子岂不都埋没了!”

    瑜楚被逗笑了:“不过一个流沙包,哪有“那些方子”,郭公子太瞧得起我了。”

    郭源不听,继续努力说服:“你瞧你瞧,姑娘随便做一个流沙包就那么好吃,若是用心多做几种,誉满京城那不是迟早的事?我说……”

    瑜楚听着只是笑,姜衡却忍无可忍,低喝道:“源哥儿!”又说:“华姑娘要忙铺子的事,我们就不多打扰,这就告辞。”说着,反手拉起喋喋不休的郭源,向瑜楚拱手告别。

    郭源被姜衡拉着,恋恋不舍地往外走,边走边说:“华姑娘你再考虑考虑啊。”

    瑜楚笑看着兄弟两人走远了,也叫上琯柚和棠梨打道回府。

    芳菲苑外,郭源一边往马上爬一边小声抱怨:“哥你干嘛拉我,我还没说完呢。”

    姜衡无奈:“京城不比大同,规矩礼教要重的多,你这样缠着人家姑娘,实在不合礼数。还好华姑娘大度,不然早把你打出来了。”

    郭源闻言,想起凶巴巴的田妈妈,抖了抖,垂头丧气道:“华姑娘不肯开铺子,我又不能去找她,那我岂不是再也吃不到她做的点心了?”

    姜衡看着满脑子只有吃的郭源,实在不知道说什么。没想到郭源突然抬起头,异想天开道:“哥,你说我要向华家提亲,华姑娘会答应嫁给我吗?”

    姜衡差点从马上跌下来:“你说什么?”

    郭源越想越觉得可行,复又高兴:“华姑娘点心做的好,人又漂亮,哥你也说了她为人大度,这么一想,很适合娶来做嫂妇儿啊!”

    姜衡自己没跌下马,倒是很想把郭源踹下去:“就知道吃!婚姻大事,岂能儿戏!”

    “我哪里儿戏了!”郭源反驳地理直气壮:“娘临走前交待的,要是我在京城遇到合适的姑娘,就让你替我做主了。这可是你说的!”

    姜衡只觉得头疼:“你自己想想,这样冒昧上门去提亲,人家会答应吗?”

    郭源挠挠头,免不了又想起给自己造成极大阴影的田妈妈,呆了半晌,突然吼道:“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穿越远古之红包系〕〔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