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修罗〕〔校园逆天女:恶魔〕〔诱妻入室:冷血总裁〕〔霸道老公放肆爱〕〔霸道帝少惹不得〕〔穿越八零:麻辣小〕〔快穿之愿望系统〕〔泡走女主白月光〕〔太古霸宗〕〔道法苍生〕〔逍遥兵王闯都市〕〔苍穹圣界〕〔神话法律咨询系统〕〔三国争鼎〕〔诸天降临大逃杀〕〔我真是个富二代〕〔小农民大明星〕〔帝国诸天〕〔仙女修真日常手记〕〔都市妖孽真仙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美妆博主的古代日常 第29章 愚蠢的罗氏
    ,精彩无弹窗免费!

    华老太太果然不知道,也不甚感兴趣:“她开她的铺子,与我们有什么关系。”

    瑜昭倒是很起劲儿:“老太太有所不知,这个铺子卖的是胭脂水粉,如今在京城火的很,好多人想买还买不到呢。”

    “不过是些上不得台面的小玩意儿,莫氏出身商贾,也只会鼓捣这些罢了。”华老太太语带鄙夷,全然忘记了自己不论娘家还是夫家,往上数两代都是商贾。

    “这次不一样,我听说,这几天,好多人家派了下人一大早守在芳菲苑门口,等着开门了抢着进去买呢!一盒胭脂,要价二两银子,足足香远居的两倍,还买不到!一支口脂,也是二两银子,铺子里买不到不说,居然还有些人,抢着买了又在外头兜售,要价四两,还大把的人去争着要呢!”

    提到银子,华老太太顿时把刚刚才鄙视过的商贾气捡了回来:“什么脂粉,能卖的比香远居还贵?香远居的东西,可是宫里贵人都追捧的。”

    “不知道婶娘从哪里找来的匠人,做的脂粉确实和别人不一样,上妆时再配合用他们的刷子,妆面出来的又清透又自然。”瑜昭实在不想说二房的好话,可试用了芳菲苑的脂粉,确实挑不出毛病不说,瑜楚送给自己的全套化妆品还着实让小姐妹们羡慕不已。十几岁的小姑娘,哪有不爱美的,瑜昭一用上就爱不释手,连带着对瑜楚也客气了许多。

    华老太太年纪大了,对脂粉兴趣不大,对银子兴趣不减,闻言惊诧道:“这么说来,这芳菲苑比缀锦阁还能挣银子?”

    罗氏见华老太太的话正合了自己心意,一扫刚才的颓势,打起精神道:“正是呢,她们娘仨儿,花销能有多少,挣下那么多银子也使不完。不像咱们,都靠着老爷那点俸禄,就紧巴巴的。”

    华老太太不悦道:“你是当家主母,府里的银钱往来合该你来打点,老大外头那么多大事要拿主意,银钱之类的小事,就不该让他操心。”

    “不让我操心什么?”华叙说着话,面带笑容跨进屋里。今天是他陪华老太太用饭的日子,每到这一天,他回府后都会直接来延寿堂,大房的人也会聚在延寿堂等着。

    众人都没听到他进来,除了华老太太,其他人忙起身行礼。

    瑜昭仗着受宠,不等别人开口,先上前撒娇道:“我们在说婶娘的新铺子呢,开了没两天,已经成了京城新闻了!多少人抢着去买脂粉呢。”

    华叙在温姨娘那已听过芳菲苑的事,不过并没有放在心上,此刻见提,也不甚在意:“弟妹陪嫁的铺子,由着她经营就是了,和我们没有关系。”

    罗氏听着,有些着急:“话可不能这样说,二房才几个人,又有铺子又有庄子,吃用还都是公中的,这只进不出的,一年不知能余下多少银子呢!”

    华叙察觉出不对劲儿来,联想到罗家舅爷的前科,顿时警觉:“你想干什么,居然打起二房银钱的主意?”

    罗氏大为尴尬,她去找莫氏的事,本想瞒着华叙,没承想这么快就被瞧出端倪。此事若继续隐瞒,以后揭破还不知道会怎样,不若现在就过了明路,有华老太太在,总也能替自己说几句话。对于华老太太小气爱财的性格,自己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打定了主意,罗氏故意叫起屈来:“我哪有什么主意!不过是昨天和弟妹聊天,说起孩子们都大了,用钱的地方一处接着一处,进项却还是那些,只能从我这开始紧起来,再不能像以往那样散漫。都是些家常话。弟妹听了,许是怕她的两个孩子吃用上受委屈,便提出以后二房一应花销,由她们自己来出。我也说了,哪里到那个地步,孩子们……”

    话未说完,就被华叙打断了:“以后二房的花销都由莫氏自己负责?”

    罗氏看华叙脸色不对,不敢应是,只是说道:“我推辞了半日,弟妹只是坚持,我想着……”

    “最后到底怎么说的!”华叙不耐烦地再次打断。

    罗氏不敢再绕弯子:“照着弟妹的意思办,二房不再从公中支银子,一应开支都从丛桂轩出。”

    华叙气得笑了起来:“照着弟妹的意思办?这究竟是你的主意,还是她的主意?”

    “当然是她……”

    面对罗氏这个蠢货,华叙不知道现在是该拍案而起还是拂袖而去,面部肌肉微微颤动,表情看起来十分怪异,声音压的低低的,有种暴风雨前的宁静:“莫氏自己提出来要自立门户?她是疯了还是傻了?”

    罗氏不敢答话,华老夫人见事不对,忙帮腔道:“我看你媳妇儿说的也没错,二房既然有那么多银子,自己承担花销也是应该的,反正也没花到其他人身上。咱们这边,珣哥儿还没娶媳妇儿,两个丫头的事也得准备着,眼见着温姨娘也要生了,添丁进口的,花钱的地方多着呢,能省一点是一点。要我说,莫氏做婶娘的,自家亲侄儿侄女的事上,也该帮衬些。”

    一个罗氏不够,再加一个华老太太,华叙不知该哭还是该笑,这个家里,就没个明白人吗?

    “娘觉得,莫氏还该拿银子出来给咱们使?”华叙一字一顿,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哎哟,不是这个说法,我是说做长辈的帮衬小辈理所应当。”华老太太觉得华叙太直白了,什么叫“拿银子给咱们使”,怎么能这么说呢。

    “那咱们现住的这个宅子呢?该不该给莫氏交租金,这是不是理所应当?”华叙无力再与两人辩解,直接问道。

    华老太太和罗氏面面相觑,她俩怎么忘了,自己住的是莫氏的陪嫁宅子!现在不让二房花公中的钱,那他们大房呢?若不给莫氏付租金,是不是,太……不要脸了?自己的脸要不要倒也不算什么,可华叙的官声……

    罗氏心中迅速比较了二房的一应开支和自家宅子同等地段的租金,立即后悔起来,支支吾吾道:“都是莫氏,一句话也不提宅子的事,我也疏忽了。其实都是一家人,说什么租金不租金的,多生分……”

    “一家人?生分?”华叙气到极点,反而冷静下来,再看整件事,只觉得好笑:“莫氏再能挣银子,在外人眼里,那都是她的嫁妆,和华家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没了华敦,他们母子三人都不过是孤儿寡母。你现在让他们自挣自吃,不是分家还是什么!二弟不在了,倒把他的孀妻幼子撵出去自生自灭?还说什么一家人!华瑜楚华璋可是姓华不姓莫!这消息若是传出去,脸面还是其次,只怕明天圣上的御案就堆满了弹劾我的折子,御史的吐沫星子都能把咱们一家子给淹了!你当还像上回一样,分辩几句“误会”就行了?”

    华老太太一听儿子会因为这件事会被弹劾,顿时变了脸色,厉声道:“罗氏,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不和老爷商量就独自做主!若老爷的名誉因此受损,后果你能担的起?”

    罗氏又害怕又委屈,刚刚是谁说“银钱小事无需让华叙操心”的?现在都来指责她,忍不住辩解道:“老太太还在,谁敢说咱们分家,不过是各管各罢了。莫氏反正有钱,不说孝敬老太太,花到自己儿女身上,谁还能说什么不成?”

    华叙已经没有一丝火气,平静地说:“我现在到了这个位置,前院后宅都是一体的,不知道多少人盯着等着寻我的不是。家里这些事,你若处置不好,等温姨娘生产后,让她接手一些,也能在旁边提点你。”

    华老太太心里觉得让一个妾处理家事有些不妥,可看儿子表情实在是可怕,又觉得惹出这些事的儿媳妇儿实在可恶,免不得对罗氏不满起来,便也没有发话。

    罗氏见华叙没有发火,反倒平静的可怕,言语中又轻描淡写地把管家之权分走一半,顿时慌乱起来:“老爷,我……”

    华叙不容她说完,淡淡地道:“你等会儿就去和弟妹解释,把话说清楚。”说完,向华老太太躬身行了礼,没有再理会其他人,转身离开了。

    到了晚饭时间,瑜楚接了璋哥儿下学,一起来到丛桂轩。还没进门,就听到主屋里有人哭哭啼啼的。门外的倚云见姐弟俩进来了,忙打手势让两人禁声,自己也轻手轻脚地走过来:“姑娘,二爷,大夫人过来了。夫人让奴婢在这儿等着,请姑娘和二爷先去偏厅等等,大夫人走了再开饭。”

    瑜楚心下了然:“是说中午那事儿?”

    倚云悄声道:“是,田妈妈听厨房的人说,本已依照惯例整治了晚饭送到延寿堂,却正碰见大老爷出来,大老爷吩咐把他的饭摆到枕流阁去。”

    啧啧,瑜楚心中感叹,华叙看来气的不轻呀,连饭都不肯陪华老太太用了。不过这个温姨娘倒是不简单,华叙每次生气,都去枕流阁,温姨娘似乎很懂华叙的心思,总能安抚他的怒气。但她从不恃宠而骄,每日只在自己院中呆着,从不刻意结交府中众人。也就是怀孕后,才由妈妈陪着,日日清晨或黄昏,在园子里散会儿步。

    瑜楚突然对这位看起来安份守己的姨娘产生兴趣,不知她此次若生个儿子,还会不会这么安静?

    正想着,正屋里人影晃动,看来罗氏要走了。瑜楚忙拉着璋哥儿躲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穿越远古之红包系〕〔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