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梦想口袋〕〔战少体力好:宠妻〕〔末世钻石VIP〕〔绣华〕〔明朝败家子〕〔回到八十年代做土〕〔舌尖上的大宋〕〔权少贪欢:撩婚99〕〔重生大宋做权臣〕〔崛起原始时代〕〔都市至尊邪少〕〔帝名张三花〕〔明末达人秀〕〔一纸成婚:顾少宠〕〔碧溪传人之邪体〕〔九天玄凤:废材要〕〔天价婚宠:权少赖〕〔最强无敌熊孩子〕〔有卿归兮〕〔医品太子妃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美妆博主的古代日常 第32章 捉贼捉赃
    ,精彩无弹窗免费!

    棠梨很快进到屋里:“姑娘有什么吩咐?”

    “这两天你把手里的其他活都放下,带着小鹊、小燕和黄莺守好香草居,只要看到有人单独出门,就要跟上去,弄清楚是要干什么。”

    “是和温姨娘跌倒的事有关吗?姑娘想让我们找到什么?”棠梨反应很快。

    “绊倒温姨娘的笼子。同样的笼子应该不止一个,剩下的那些总要想办法处理掉。你们四个人分成两班,轮流休息,一定要在她们处理笼子的时候抓个现行。”瑜楚嘱咐道。

    “是,姑娘放心,我们一定眼错不见地盯着。只要她们敢把笼子带出来,我们就一定能抓住!”棠梨知道事关璋哥儿,不敢怠慢,一边答应着,一边急急下去安排盯梢事宜。

    金吾卫的演武场上,姜衡看着哈欠连天的郭源,觉得好生奇怪:“你昨天不是早早就睡了,怎么今天精神还那么差?”

    “哪有,我丑时才睡的。”郭源揉揉眼睛,说道。

    “咦,你熄灯后又溜出去了?干嘛了?”

    “偷鸡摸狗去了。”郭源嘿嘿地笑。

    姜衡看他没几分正形,也打趣道:“偷鸡摸狗?你说偷香窃玉我还相信些。”

    “去去,别瞎说,我真偷东西去了。”郭源说的很是正经。

    “去哪偷?偷什么?”姜衡吃惊道。

    “去华家偷的。”郭源凑近了些:“昨天中午,华姑娘让芳菲苑那位小石师傅给我带话,问我晚上能不能去华府老太太院里偷个东西,说要是我答应了,以后再告诉我原因。我虽然觉得奇怪,还是同意了。小石师傅就把要偷的东西是什么,放在哪里,什么时候偷最方便告诉了我,还嘱咐一定要做得像是家贼干的。我得了吩咐,昨晚就走了一趟华府,把差事给办了。”郭源摇头晃脑地说着,看起来居然还很得意。

    姜衡无语:“你,你,你一个三品武将,到六部堂官家里偷东西,居然还很得意?”

    “那不是华姑娘嘱托的嘛,要是其他人,我能搭理他?”郭源很是理直气壮,又道:“哥你说,华姑娘都托我办这么秘密的事情了,是不是把我当自己人了?我要是去提亲,把握也要大了几分吧?”

    姜衡简直想把郭源的脑袋劈开,看看里面装的是不是都是水:“你都不问清楚,就敢去偷东西,要是被抓到了怎么办?”

    “嗐,咱俩在大同的时候,瓦剌的帅帐也是走过几遭的,区区一个华府,那些家丁,和摆设也差不多。”郭源不甚在意地说。

    姜衡白了郭源一眼,问道:“偷了什么?”

    “一个翡翠镯子,水头还不错,哥你要不要看看?”

    “不看,这镯子怎么处理?就这么一直拿着?”

    “不,华姑娘说过两天来找我拿,到时候还给我带点心。”郭源答的兴高采烈。

    看着郭源的笑脸,姜衡心里忽然很不舒服。明明自己和瑜楚更加熟稔,她为什么不找自己,反而找源哥儿帮忙?又是这样私密的事情,她是信不过自己,还是,也看上源哥儿了?

    正想着,又听到郭源吞了口口水,说道:“不知道华姑娘会带什么点心来,到时候哥和我一起去吧,你也尝尝。”

    “我不吃。”姜衡冷冷地甩下三个字,忍下同郭源打上一架的冲动,拎着手里的长鞭转身走了,留下莫名其妙的郭源看着他的背影发呆。

    丛桂轩里,莫氏也正在问瑜楚:“延寿堂丢的那个镯子是怎么回事?”

    瑜楚嬉皮笑脸:“我找了郭源郭公子帮忙。”

    莫氏大惊:“真的把镯子偷出来了?”

    “那当然了,”瑜楚觉得莫氏有点大惊小怪:“不动真格的怎么让老太太闹出这么大动静。”

    莫氏觉得瑜楚实在有点胆大妄为:“你这丫头,胆子竟然这么大!若是被延寿堂的人发现了怎么办?”

    瑜楚耸耸肩,反应居然和郭源如出一辙:“郭公子在大同那么多年,连战场都上过,咱们府里这几个人,还不够他瞧的。”

    “那镯子现在在哪呢?”

    “郭公子手里啊,过两日我让棠梨找他拿回来。”

    莫氏啼笑皆非,看着瑜楚满不在乎的脸,心中一动,状似随意问道:“怎么想到找郭公子帮忙?”

    “我又不认识几个人,能帮忙的也就他了。”

    “你和姜衡姜世子不是更熟悉一些吗,还联手查出了孙家的事,怎么不找他?”莫氏问的意味深长。

    可惜瑜楚丝毫没有听出来,回答的很是干脆:“求人帮忙总要给人家好处呀,我又不知道姜世子需要什么。”

    “那郭公子想要什么你就知道了?”

    “我答应给他做一笼点心,把方子也给他。”瑜楚得意道。

    这……莫氏苦笑,一个胆大的傻丫头,一个胆大的吃货,这俩人……算了,随他们去吧!

    余下的两天香草居很是风平浪静,可是延寿堂却越发疾风骤雨。华老太太整天阴着脸,先是拿罗氏出气,见镯子总也找不回来,又揪着温姨娘的事找蹅,非要让璋哥儿去跪祠堂。璋哥儿虽小,倔起来却连瑜楚都自愧弗如。他见华老太太不讲理,也不分辩,就在祠堂跪了起来,连饭也不吃。莫氏无法,只得派人悄悄寻了曹妈妈。

    还好温姨娘对付华叙经验丰富,在璋哥儿跪了大半天后,华叙终于说服了华老太太,让璋哥儿从祠堂出来。可连着这一串的事,让整个华府从主子到奴才人人自危,气氛极其诡异。

    瑜楚没想到偷了镯子竟然会连累到璋哥,心中十分愧疚。可毕竟没有其他法子,只能嘱咐棠梨几个耐心守着,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这天夜里,因为实在闷热,瑜楚吩咐把窗户全部打开通风,自己则躺在凉榻上边翻着话本边和琯柚聊天。

    两人正讨论着准备做给郭源的点心方子,突然听到窗外传来一阵嘈杂声,凝神细听,是有人在喊:“走水啦,走水啦,快来人呀。”

    瑜楚一跃而起,琯柚则慌忙出去打听情况。半刻回来道:“是延寿堂的方向。”

    “今天去盯梢的是谁?”瑜楚低声问道。

    “棠梨和小燕,难道是她们?”琯柚的脸上满是担忧。

    瑜楚不答,只是吩咐道:“咱们院里的人都不许出去,就在各自屋里呆着。若真是她俩,应该很快就有消息了。你现在去丛桂轩,瞧瞧母亲和璋哥儿。”璋哥儿自从出了祠堂,一直住在丛桂轩。

    琯柚点头,刚想出门却和青鸢撞了满怀。

    “姑娘,田妈妈来了。”青鸢引着田妈妈进了屋。

    “姑娘没事就好。”田妈妈看瑜楚好好的,舒了口气:“夫人让老奴来瞧瞧,顺便和姑娘说,火势瞧着不大,让院里人不要随意走动,以免乱中出错。”

    瑜楚认真听着,让琯柚下去传话,又道:“妈妈等会儿再回去吧,现在外头正乱。”

    留瑜楚一个人在响月斋,田妈妈也不放心,便顺势留了下来,一道等消息。

    过了有一顿饭工夫,外头的嘈杂声渐渐小了,瑜楚正等的心焦,忽见门帘掀起,棠梨快步走了进来。

    瑜楚猛地站起身,焦急道:“怎么样了?小燕呢?”

    棠梨忙道:“姑娘放心,我和小燕都没事。现在小燕还在延寿堂,我怕被看出来,回来先悄悄梳洗了才敢来回话。”

    “小燕还在延寿堂,被发现了?”

    “没有,姑娘别急,”棠梨带着笑,回道:“是拂柳,她在延寿堂后头烧那几个剩下的笼子,小燕上前抢了一个,怕她不认账,揪着去了老太太那儿。只有我趁乱溜了回来。”

    拂柳?那不是瑜昭的丫头吗?怎么回事,竟然是瑜昭不是瑜英?田妈妈也急了,催促道:“到底怎么回事,你从头说!”

    棠梨看琯柚端了一大杯水过来,抢着喝了,抹抹嘴,道:“今天晚上是我和小燕当班盯稍,因为姑娘上午才说了,香草居这两日就会有动静,接班之前,我就去大厨房偷了一壶油揣着。到了掌灯时分,我们瞧见拂柳一个人,带着一个小包袱,一出院门就东张西望鬼鬼祟祟的,估摸着就是她了,我和小燕就跟了上去。反正天黑,她又专挑没光的地方走,也不怕她看见,小燕我俩就跟的挺紧。”

    “本来以为她会进园子,没想到到了延寿堂,她一拐就去了院后头的篱笆墙,就是紫藤架子那。那里白天虽然人来人往,晚上却黑黢黢的,大家宁愿绕路也不肯走,所以不见一个人影。拂柳到了篱笆墙边,就开始点火,就着火光,我俩看见她从包袱里掏出来的正是蛐蛐儿笼子。”

    “我和小燕就按照之前商量的,她跑上去一把抱住拂柳,不让她烧,我溜到火边把带的那壶油浇上,然后赶紧跑,边跑边哑着嗓子喊人。也是咱们运气好,拂柳偏偏挑了那个地方,浇了油的篱笆一下子就烧起来了,火势一直蔓延到延寿堂。我躲在暗处,瞧着救火的人过来,把小燕和拂柳找着了才回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时少放肆宠:鲜妻〕〔惜你如命〕〔娱乐之皮神饶命〕〔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继承人的小甜妻〕〔余生很长,不必慌〕〔师士传说〕〔透视医仙〕〔雷霆〕〔万理之理〕〔地府神职〕〔萌宝来袭:爸比九〕〔豪门第一隐婚:盛〕〔前妻,离婚无效〕〔我太苏了,对不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