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薄先生,请宠我!〕〔剑神归来〕〔至尊归来〕〔大叔的心尖宝贝〕〔都市全能兵王〕〔重生修真之美女都〕〔猛龙过江〕〔我的冷傲总裁老婆〕〔乡村妙手小仙医〕〔意识网络〕〔重生之军妻凌人〕〔战车少女之红色忠〕〔神话纪元〕〔郡主难惹〕〔深度宠爱:霍少,〕〔灭世霸尊〕〔极品神医俏小妹〕〔逆天系统:王爷,〕〔爵少的契约未婚妻〕〔三界主宰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美妆博主的古代日常 第33章 水落石出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运气好?差点把延寿堂给烧了是运气好?田妈妈一时语塞,看看瑜楚这个敢找外人偷祖母东西的主子,再看看棠梨这个敢烧主子宅子的丫头,只觉得自己老了,不适合和这些年轻人打交道。算了,还是交给夫人处理吧。

    田妈妈面无表情地向瑜楚告辞,只说是要向莫氏禀告事情的进展。瑜楚前脚刚把她送走,后脚就迎来了华老太太的丫头。

    “珍珠姐姐来啦,老太太怎么样了,可被吓着?我这就准备带着丫头过去瞧瞧呢。”瑜楚很是热情。

    “回姑娘话,老太太很好,遣奴婢过来瞧瞧姑娘是不是已经就寝了。若还没有睡下,请姑娘往延寿堂走一趟。另外,响月斋的丫头今晚可都在院里?”珍珠问道。

    瑜楚见问,毫不迟疑地喊道:“琯柚,去瞧瞧咱们的人是不是都在院里。”

    琯柚回道:“回姑娘,今天中午小燕向奴婢告半天假,说她母亲犯了咳疾,她想回家帮着熬点批把膏,落钥前就回来。奴婢想着今天事情不多,就准了。可是刚才走水时奴婢去院里各处查看,没有见着小燕,想是还没有回来。其他人都在的。”

    瑜楚故意道:“别是看见府里走水了,吓的不敢进来了吧。珍珠姐姐,老太太问这个干什么呢?”

    珍珠道:“奴婢出来时,见有几个人进了延寿堂,其中一个看起来很像小燕,就随口问问。姑娘要是收拾妥当了,咱们现在就过去吧。”

    瑜楚忙道:“都妥当了,现在就走。”又向琯柚道:“小燕怎么跑老太太那去了,等她回来你好好说说她,也进府二年了,规矩都是知道的,还这样乱跑。”

    珍珠冷眼瞧着琯柚答应了,也没有多说,领着瑜楚主仆几个去了延寿堂。

    等到了延寿堂,瑜楚才发现华府的众位主子差不多都在,只是没人说话,气氛很是紧张。

    华老太太阴沉着脸坐在上首,满脸都写着“我不高兴”。华叙的脸色也很不看好,似乎很疲惫。半夜走了水,罗氏这个当家人自然是有责任的,因而也不敢说话,只看着婆婆和丈夫脸色行事。莫氏携着璋哥儿坐在门口,见瑜楚来了,用眼神示意她坐到身边。

    珍珠自去上前回话,只是声音压的极低,瑜楚一句也听不清,只看见老太神色变幻不定,目光从众人脸上一一滑过。

    瑜楚刚坐定,瑜英瑜昭两姐妹也来了,比起响月斋,香草居离延寿堂要近得多,她俩却比瑜楚来的还要晚。瑜楚知道,瑜昭脾气大,丫头里只有扶柳最和她的心意,平日出门也都是扶柳跟着。今日扶柳不在,其他丫头伺候起来恐怕就没有那么顺当了。

    见人都到齐了,罗氏陪笑道:“老太太有什么话要交待,可是与今日延寿堂走水有关?”

    华老太太定定地看着瑜昭,直到她瑟缩了一下,才冷冰冰地命令道:“把人带上来。”

    话音才落,小燕和扶柳就被婆子推着进来了,显然一直在外头候着。小燕还好,衣饰都还算齐整。扶柳却是头发衣服都乱糟糟的,脸上妆也花了,红一块黑一块的,看起来很是狼狈。

    看见二人,瑜昭呼地站了起来,刚喊了声“扶柳”,就被华叙打断了:“三丫头坐下!一屋子长辈还没开口,没有你说话的份!”

    华老太太看了华叙一眼,瞟向一旁的珍珠:“你来说。”

    “是,”珍珠毕恭毕敬道:“今晚落钥前,奴婢听到有人在延寿堂后面大喊走水了,随即便看见火光照了过来。老太太不放心,差奴婢过去瞧,奴婢朝着火光的方向一路走到了紫藤架子那,正看见两个人在架子下面扭成一团。奴婢和巡夜的人一道,把两个人拉了出来,一瞧,正是二姑娘屋里的小燕和三姑娘屋里的扶柳。”

    “剩下的让她们自己说!”老太太厉声道。

    小燕似是很害怕,看了瑜楚一眼,畏畏缩缩地跪在地上不敢开口。那边拂柳也是,自打进屋就一直哭,也不说话。

    华老太太嫌恶地看了两人一眼,指着小燕道:“你先说!”

    小燕被吓得抖了一下,半晌才道:“奴婢今天告假回家,刚才赶在落钥前进府,想抄近路,就走到了延寿堂后头的紫藤架子那。刚到,就看到一个人鬼鬼祟祟地溜过来,奴婢想到府里前两天才遭了贼,以为那个贼又出来了,便躲着不敢动。没想到那人到了架子下面,竟点了一把火!奴婢一着急,就喊了起来,跑过去想抓着那贼,直到珍珠姐姐把我俩分开,奴婢才认出那人竟是拂柳,而且还从她身上滚下来好几个蛐蛐儿笼子,和二少爷的笼子一模一样!”

    华叙反应极快,立即问道:“你怎么知道和璋哥儿的一样?”

    小燕回答的很是自然:“二少爷的笼子是我们姑娘从庄子上带回来的,当时姑娘是让奴婢和小鹊一起给二少爷送过去。”说着,求助地看向瑜楚。

    瑜楚点头:“是这样的。”

    华叙脸色变得难看起来,看了一眼瑜昭,不再说话。

    扶柳还在哭,华老太太看也不看她,直接向瑜昭道:“你接着说。”

    瑜昭面色青白,看起来比扶柳还害怕,张嘴“我,我”了两声,直接哭了起来:“爹爹,娘……”

    瑜楚在心里鄙视了瑜昭一把,又是一个有胆做没胆认的,不过总还比瑜英强一点,还没有把下人推出去背锅。

    和华老太太、华叙不同,罗氏看着瑜昭一脸心疼:“三丫头是个心善的,平日就不懂得约束下人,丫头们背着她做点什么她也不知道。”

    华叙暴喝一声:“你不用给她开脱!连手足都敢动手,来日是不是也不会把父母看在眼里?”说完,还是气不过,又冲罗氏吼道:“还有你!温姨娘向来对你恭敬柔顺,你还是看不顺眼,日日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就是有你这个当娘的前头,她才敢这样胆大妄为!”

    罗氏维护女儿不成,自己也被训了一通,顿时脸涨的通红,瞪了瑜英一眼,让她去劝华叙。

    瑜英无奈,只得硬着头皮开口:“祖母,父亲,事情还没有问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咱们还不知道呢。”又向小燕道:“我看你倒是口齿清楚,你说说,你确实看见扶柳点火了?那些笼子真的是从她带过去的?”

    瑜英倒是聪明,知道不说话罗氏会不高兴,真问了瑜昭或扶柳,华叙又不高兴,干脆柿子捡软的捏,质疑起小燕来。

    却没想到,小燕是个扮猪吃老虎的,并不上套,见问便答:“回大姑娘,当时天黑,奴婢虽看不清拂柳的动作,但火起时确实没有第二个人。那些笼子,是珍珠姐姐也看到的。再说了,若不是为了烧笼子,她为什么大老远跑到延寿堂来点火?”答的十分诚恳,顺便把篱笆架子偷换概念成延寿堂,在华老太太的怒气上又加了一把火。

    果然华老太太不耐烦了,拍着桌子怒道:“不用问了!那个拂柳,身上现带着火折子,不是她还有谁?孽障!害了温姨娘不说,还要来烧我的延寿堂!是不是嫌我命长!我死了,你们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此言一出,满屋的人纷纷跪下,华叙焦急道:“是儿子不孝,不能约束妻儿,竟让母亲受此惊吓。儿子不孝,请母亲责罚!”

    华老太太虽生气,可毕竟就这么一个儿子,见他言辞恳切,便不舍得他就这么跪着,语气平缓了些:“都起来吧,你是男人,内宅的事情本就不该操心,只是你媳妇儿,”转向罗氏,又严厉起来:“人都说妻贤夫祸少,看看你,因为犯了嫉妒,惹出多少事来!还有三丫头,身为大户人家的小姐,竟生出这样恶毒的心思,只怕也是被你影响所致!”

    瑜楚看着被骂的抬不起头的罗氏,心中感叹:罗氏这个当家人平日看着风光,真出了事,在华老太太心中,儿子孙子都是好的,只有儿媳妇儿这个“外人”没做好。

    等华老太太说完,华叙开口道:“三丫头,你还有什么话说?”

    瑜昭躲在罗氏身后,见一向疼爱自己的父亲此刻冷漠又疏离,连母亲也受了责骂,虽然害怕,仍抽抽搭搭地说道:“是女儿糊涂了,原来只是想吓一吓温姨娘,省得她天天挺着肚子出来炫耀,没想到差点酿成大祸。今天这事,我本来吩咐的是让拂柳找个地方把笼子埋了,谁知道她竟然跑到老太太这要点火烧了,还差点烧到延寿堂。我要是事先知情,一定会拦着她的。”

    呵,还真是一母同胞的姐妹。瑜楚心中腹诽,刚才还在想瑜昭起码比瑜英强些,此刻看来也不过一样。知道烧了延寿堂的罪过比害温姨娘摔倒严重多了,就避重就轻,只承认放笼子,不承认烧笼子,把责任推丫头身上。至于陷害璋哥儿的事,整个大房干脆选择性失忆。自己刚才还在感叹罗氏相对于大房是外人,其实自家二房对他们来说,才真的是外人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西游之金乌大圣〕〔穿成重生文男主后〕〔正版修仙〕〔宗女荣华录〕〔余生很长,不必慌〕〔我的超神QQ〕〔仙儿动天下:绝色〕〔新派武侠:绝命七〕〔终极学生在都市〕〔勇者就由我来拯救〕〔惹火农女:狼性夫〕〔洪荒之太一大道〕〔逍遥修仙小神农〕〔都市之修仙天才〕〔修真大工业时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