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梦想口袋〕〔战少体力好:宠妻〕〔末世钻石VIP〕〔绣华〕〔明朝败家子〕〔回到八十年代做土〕〔舌尖上的大宋〕〔权少贪欢:撩婚99〕〔重生大宋做权臣〕〔崛起原始时代〕〔都市至尊邪少〕〔帝名张三花〕〔明末达人秀〕〔一纸成婚:顾少宠〕〔碧溪传人之邪体〕〔九天玄凤:废材要〕〔天价婚宠:权少赖〕〔最强无敌熊孩子〕〔有卿归兮〕〔医品太子妃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美妆博主的古代日常 第36章 兑现承诺
    ,精彩无弹窗免费!

    芳菲苑里,瑜楚呆呆地看着郭源风卷残云般吃掉了五只蛋挞,吃完后顾不上抹抹嘴,又眼巴巴看着姜衡手里吃剩的半只继续流口水。

    姜衡被盯的发毛,生怕郭源会扑上来抢,只好把剩下半只一下塞进嘴里。

    郭源见没的吃了,忍不住抱怨道:“哥你不是说了不来的,男子汉大丈夫,说话就要算话。干嘛巴巴地跟着我来,吃我的点心。”

    姜衡被蛋挞噎的咳了两声,刚端起的大哥架子也散了,只含含糊糊地说:“胡说,我什么时候说不来了?”

    “就是在演武场那天!你说不来也不吃点心!”郭源认定是姜衡出尔反尔让自己少吃了一个蛋挞,心中悲愤,气哼哼地嚷道。

    瑜楚瞧着姜衡着实尴尬,暗自好笑,忙打圆场道:“郭公子不必遗憾,我把做蛋挞的方子也带来了,等你回府,让人照着做就是了。”

    郭源还是不满意,低声嘟囔:“侯府厨娘那么笨,也不知能不能做出这个味道。”说着还不忘再瞪姜衡一眼。

    姜衡大窘,连忙转换话题:“华姑娘今日可要把镯子取回去?”

    “不,”瑜楚摇头:“我正要问郭公子,能否帮我把镯子再放回去?”

    “能是能,”郭源搔搔脑袋,有些困惑:“只是拿出来又放回去,姑娘图的是什么啊?”

    郭源不知道,姜衡心里却是一清二楚。自从那天郭源说瑜楚拜托他偷镯子,姜衡就上了心,遣人详细打探了华府里的人和事。

    本来经过这些时日的相处,姜衡也知道瑜楚的日子过的并不那么舒心。联想到她生父早逝,伯父也不靠谱,大房连个丫头都敢把她从假山上推下来,不禁生出些同病相怜之感。

    只是自己虽没了母亲,却有个嫡亲的姑姑代行母职,又把自己接到大同和郭源一起长大。姑姑姑父对自己,真是比亲生儿子还好。反观瑜楚,小小年纪又要安慰母亲又要照拂弟弟,真是比自己难上百倍。

    姜衡想着,心里不由得生出丝怜惜,表情也柔和起来,嘴角带着一丝笑:“华姑娘可是有什么难处?不妨说出来咱们一起想想办法。”

    瑜楚看的一呆。姜衡本来就生的好,英挺中带着一丝懦雅,只是平日总是冷清清的,让人不敢亲近。现在偶尔露出点温柔来,就像是一线皎洁月光拨开了漫天云层,直直照入瑜楚心中。

    瑜楚二二地犯起了花痴:“世子,你笑起来真好看。”

    “扑哧”一声,郭源一口茶全喷到了姜衡衣服上,哈哈大笑:“我哥是长的好,不过敢当着他的面这么说的,你可是第一个。”

    姜衡苦笑,从小到大,因为长的好看,确实有不少姑娘在他面前或明或暗地表示过心意,可谁也没有这么大喇喇地说出来。这位华二姑娘,真是不走寻常路。

    郭源扔掉手里的茶杯,凑到瑜楚跟前开始八卦:“哎,华姑娘你是不知道,我哥自打到了大同,我娘就不得安宁了。整日不是这个打听就是那个捎话,都是问我哥有没有订亲?打算什么时候订亲?想选什么样的媳妇儿?我娘整日忧心忡忡的,生怕他哪天被人强抢回去拜了堂。”

    瑜楚也嘻嘻哈哈:“大同民风竟然如此彪悍,还能当街抢女婿?”

    “边城嘛,嘿嘿,不彪悍点怎么能抵挡瓦喇的进攻?”

    “那你呢?”瑜楚打趣道:“有没人想把你抢回去当女婿?”

    “本来是有的,”郭源故意装做愁眉苦脸道:“后来大家都知道了我娘厉害,就没人敢了。”说完自己也忍不住笑了。

    姜衡看两人越扯越远,笑成一团,心中顿时酸溜溜的,清了清嗓子道:“先说正事,华姑娘想让我们把镯子放回到哪?”

    瑜楚原本只是拜托郭源,现听见姜衡说“我们”,以为是他不放心,也没在意,想了想,说:“老太太房里有个软榻,现在午间天气热,她都在榻上歇中觉,比床上凉快些。能不能放到榻上铺的褥子下面?放到别处我怕连累其他人受罚。”

    郭源道:“这也不难,当初拿出来时镯子是在妆台上放着,离榻不远,我看见了的。”又问:“今夜就放回去吗?”

    瑜楚道:“今天明天都成,看你方便。”

    不待郭源答话,姜衡先道:“那就今天吧,拖久了怕再生波折。”

    郭源“咦”了一声,道:“哥你也要去吗?我一个人就成啦。”

    姜衡横了郭源一眼,说道:“华叙可不是草包,经过上次,华府一定加强了护卫,你又大大咧咧的,去了万一不小心留下蛛丝马迹,岂不是给华姑娘招祸?”

    郭源开始还有点不服气,听到怕给瑜楚招祸,这才安生了,不过还是小声嘟囔了一句:“上次探瓦喇的大营,你还夸我胆大心细来着。”

    姜衡只当没听见,又问瑜楚华府什么时候熄灯,下人巡夜走什么路线,哪个府门看守的人最少等。

    若是没有周源一直在一旁咋咋呼呼:“哥我知道,哥我上次碰到了,你不用问华姑娘。”姜衡倒是觉得和瑜楚聊的很愉快。

    瑜楚觉得这对兄弟实在很有趣。以两个人完全相反的性格,若不是从小一起长大,只怕永远也做不了朋友。

    在郭源的噪音中,姜衡突然想到前几日查探的消息,踌躇半晌,还是开口道:“二皇子微服去谢府那件事,我又找人查了查,发现,呃,他似乎和贵府的大姑娘有些瓜葛。”实在不知道怎么措辞,姜衡只好隐晦地点了点。

    瑜楚默然,她早已猜到些端倪,可又不敢相信。一直觉得瑜英挺聪明的,怎么会昏了头,和天下最麻烦的那家人搅和到一起?

    “华姑娘不用担心,在其他人看来,那件事你并不知情,只要以后避着点就是了。”姜衡以为瑜楚怕了,温言安慰道。

    “不是的,我只是在想,瑜英为什么要和那人搅在一起,好好过日子不行吗?”瑜楚无精打采地答道。

    “人各有志,你以为的好好过日子,在她看来也许不值一提。”姜衡倒是看的开。

    这就是如鱼饮水,冷暖自知了。瑜楚暗叹。

    拉拉杂杂聊了一堆,实在没有理由再拖下去了,姜衡只好恋恋不舍地和瑜楚告别,郭源则喜孜孜地揣着蛋挞方子,一个劲儿地催促姜衡快点走。

    回到响月斋,留在家里没出去琯柚一边帮瑜楚换衣裳,一边低声回禀道:“姑娘走后,延寿堂和枕流阁都派人来要做蛋挞的方子。延寿堂来的是珊瑚,说老太太吃着好,日后要让大厨房常做了给送上去。”

    瑜楚道:“大厨房的人一时半会儿只怕也做不出来,若是来请你们帮忙,千万不要推托,便是剩下的那些黄油,大厨房若要,也一并给她们。”

    琯柚应道“是”,又说:“枕流阁来的是曹妈妈,还带来了两个白兰瓜,说是大兴的庄子上才摘了送来的尖儿,市面上都还买不到的。整个府里,除了温姨娘,也就老太太那儿有几个。”

    瑜楚笑道:“这话可不能让大夫人听见,不然又是好大一场气。”

    琯柚也笑:“奴婢晓得。曹妈妈今天来,坐的时候不短,跟奴婢东拉西扯的,还说姑娘又聪明又伶俐,点心做的好,铺子也开的好,将来不知要有多大的造化呢。”

    听话听音,瑜楚听出些意味来。温姨娘这是在暗示,她会向华叙吹枕头风,帮自己争取门好亲事呢。

    上次的事,温姨娘先帮了璋哥儿,随后瑜楚揪出了瑜昭这个幕后黑手还让她受了罚,帮温姨娘出了气,互相也算扯平了,怎么温姨娘今儿又来示好?

    不过想一想,也是理所应当。现如今温姨娘最大的心愿就是肚里的孩子能够顺顺当当出生,她才能有和大夫人分庭抗礼的本钱。可生孩子这么听天由命的事,谁也说不准会怎样。有那瓜熟蒂落生的顺利的,也有生了几天却大人孩子都没保住的,她自然要提前做好打算。

    府里会护着她的人,第一个当然是华叙。可华叙白天要上衙,夜间不是应酬就是当值,真有了什么事,能不能找到人都难说。第二是华老太太,身为婆婆,压制罗氏是够使了,可她疑心既重,耳根子又软,最是好糊弄,也不可靠。满打满算,整个华府有能力帮忙又肯帮忙的,也就二房的人了。

    为了让莫氏和瑜楚护着自己,温姨娘出的价,就是在瑜楚的婚事上帮一把。

    想明白了这里面的弯弯绕绕,瑜楚觉得温姨娘实在是多心了。其实,就是温姨娘不先行示好,真到了那个时候,就是出于道义,自己也决不会坐视不理。不过,温姨娘怎么想怎么做,那是她的事,且由着她吧。

    瑜楚吁了口气,吩咐琯柚把曹妈妈送来的瓜,一个端去给莫氏和璋哥儿,一个分了给响月斋众人。

    到了晚间,瑜楚想到姜衡和郭源要来还镯子,有些紧张,熄了灯后便让琯柚把窗户都打开,自己躲在床上竖着耳朵听动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时少放肆宠:鲜妻〕〔惜你如命〕〔娱乐之皮神饶命〕〔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继承人的小甜妻〕〔余生很长,不必慌〕〔师士传说〕〔透视医仙〕〔雷霆〕〔万理之理〕〔地府神职〕〔萌宝来袭:爸比九〕〔豪门第一隐婚:盛〕〔前妻,离婚无效〕〔我太苏了,对不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