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祖〕〔太古吞噬诀〕〔绝世神豪系统〕〔逆水行周〕〔一号保镖〕〔覆天灭道〕〔归鸿祭〕〔军少住隔壁:丫头〕〔秦时明月之天明崛〕〔重生之城市修仙〕〔萌妃嫁到:腹黑王〕〔轮回乐园〕〔三国之廓清环宇〕〔噩灵客栈〕〔玫瑰铿锵〕〔第六种推理〕〔k歌百变猫王〕〔夺取基因〕〔法医萌妻,撩上瘾〕〔邪性老公太霸道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美妆博主的古代日常 第41章 节后开张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余掌柜一看见瑜楚,就满脸笑意地道喜:“姑娘真是有先见之明,我把蛋挞给各处送去,当时不显,现在各府里都派人来咱们芳菲苑,问蛋挞单卖不单卖呢。我照着姑娘的话回了,说是咱们送给顾客的中秋节礼,只送不卖。”

    瑜楚笑道:“咱们八月十七一开张就上新品,也都说到了?”

    “说了,明儿后儿歇业,十七一开张上的就都是新货了。各府的夫人小姐都打听要上什么,我稍说了个大概,她们都很感兴趣。”

    瑜楚又道:“之前的腮红和唇膏,就是有没卖完的,也不卖了。若是有人问,就说那是夏天的款,除非想买的人足够多,才复产。”

    余掌柜笑道:“姑娘的法子好,一旦过了时候就买不着了,那些犹豫着买不买的人就该多思量了。”

    瑜楚汗颜,她倒不是刻意搞饥饿营销,只是现在人力物力都有限,实在是没有能力做出来那么多,不然她也想搞出个产品线来,多有成就感!

    既然没有其他事,瑜楚就让送余掌柜回去,也准备准备好过节。却看到余掌柜似乎欲言又止,便又问道:“余掌柜还有什么事?”

    余掌柜尴尬地笑了笑,说道:“就是咱们在铺子后头做蛋挞,不知怎的让宣宁侯府的郭少爷知道了,这几天他只要有空,就来芳菲苑蹲守,吃一盒拿一盒。”

    瑜楚失笑,这个郭源倒是乖觉,哪有好吃的都能找到。又问:“你有没有问他怎么不自己做?我可把方子都给他了。”

    余掌柜道:“问了,他说侯府的厨娘太笨,拿着方子也做不好,还是咱们做的好吃。对了,他还说不白吃咱们的点心,让姑娘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找他。”

    瑜楚:“……”

    到了八月十七这日,瑜楚已没有刚开业时的紧张,也不打算去芳菲苑了。可是一大早,却被柯皎皎挖了出来。

    “这次新出的化妆品,我都给你送去了呀,你干嘛非要去铺子里?”马车上,瑜楚打着哈欠问。

    “哎呀,去瞧瞧嘛,在家也是闲着。对了,上次你给我送去的点心真好吃,连我哥哥也说好,和我抢。”

    “你要吃着好,等会儿我把方子写了你带回去,就是做着有点麻烦。”

    “反正也不是我做,娘会找人的来做的。哥哥平日在吃食上从不挑剔,给他什么就吃什么,难得说次好,我娘可重视了。”柯皎皎无所谓地说。又问:“你娘和”,顿了顿,才道:“和璋哥儿不去芳菲苑吗?”

    “璋哥儿要上学,娘在家给他张罗午饭。”瑜楚道。

    “噢。”柯皎皎应了一声,似乎有些失望。瑜楚只顾着打瞌睡,也没在意。

    马车刚转上芳菲苑所在的那条街,就听到前面一阵喧哗。棠梨伸着脖子看了半天,回头道:“姑娘,好像是咱们的芳菲苑,奴婢瞧着门口聚了一群人。”

    瑜楚忙命马上靠边停下,让棠梨去瞧个清楚。

    没一会儿,棠梨就回来了:“姑娘,打听清楚了,是等着咱们芳菲苑开门进去买东西的人。余掌柜已经出来了,说请大家稍安勿躁,今天芳菲苑提前开门营业。”

    瑜楚没想到会这样火爆,愣了愣,才高兴地吩咐马车驶向芳菲苑后门,两人从后头进了小院。

    柯皎皎爬下马车,好奇地看向前头的铺子,只听得里面人声鼎沸,便道:“楚楚你听,这么多人。”

    瑜楚正要回答,树上忽地跳下来一个人,把她唬了一跳。仔细一看,居然是郭源。

    柯皎皎也被吓地退了步,看到是个笑嘻嘻的年轻人,才站住了,问道:“咦,你是谁?怎么不走门,反从树上跳下来?”

    郭源冲着瑜楚两个做了个揖,回道:“我叫郭源,你呢,叫什么?”

    这样大大咧咧地问人家姑娘的名字,晴岚忍不住把柯皎皎护在身后,警惕地地看着他。

    瑜楚哭笑不得,先对柯皎皎解释了一句:“这是宣宁侯府的表少爷。”然后转向郭源:“郭公子怎么不打声招呼就跑来了?可有什么事?”

    宣宁侯府?柯皎皎睁大了眼睛,她还记得瑜楚摔伤时,宣宁侯夫人派人来“问候”。怎么楚楚什么时候又认识宣宁侯府的人了?

    郭源依旧是吊儿郎当,满不在乎的样子:“今天芳菲苑节后开张,我来瞧瞧有没有什么要帮忙的。刚才你们一进来,就把院门关上了,我没办法才翻墙的。对了,华姑娘你快让人把门打开,我哥还在外头呢。他不愿意翻进来。”

    瑜楚忙吩咐下人开门,果然见姜衡正长身玉立地站在外面,看见门里的郭源,满脸都是无奈。

    等着姜衡进门的功夫,柯皎皎拉着瑜楚小声问道:“楚楚,这位是不是宣宁侯世子?你们怎么认识的?”

    “说来话长,等会儿告诉你。”瑜楚说着,招呼着大家进了屋。

    周源一进来,就东张西望的,看见桌上就一只茶壶几只茶杯,有些失望地问道:“华姑娘,你今儿开张这么大的事情,不用备些点心给客人吗?”

    瑜楚腹诽:原来又是找吃的来了。嘴上却故意说:“备了呀,都在前头铺子里,这后面又没有客人来。”

    周源听了,兴奋地搓搓手:“那我去前头看看……”

    “不许去。”姜衡面无表情地打断他的话:“前头现挤满了姑娘家,你跑过去算什么!”

    周源被拦住,急的抓耳挠腮,转了两圈,对一旁伺候的棠梨说:“要不姑娘去帮我取点回来?”

    棠梨知道瑜楚捉弄周源,忍住笑,一本正经地问道:“今天的点心是姑娘吩咐,专门从回春楼订制的,都是最受欢迎的样式,公子想吃哪个?”

    周源听了大失所望,怔怔地问:“都是从回春楼订的?都没有,我是说,都没有你们自己做的?”

    柯皎皎再也忍不住了,扑哧笑出声:“原来你不是来帮忙,是来吃点心的啊。”

    周源被取笑,居然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反而理直气壮地说道:“既帮忙,又吃点心,嘿嘿。”

    姜衡看着自家那张傻笑的脸,只觉得丢人,恨不得立时敲晕了拖走,咬牙切齿道:“源哥!”

    郭源似乎丝毫没有感受到姜衡的怒气,无所谓地耸耸肩,溜达到一边喝起茶来。

    姜衡也不再搭理他,向瑜楚道:“华姑娘,其实我们也是来买东西的,只是前头人太多,能不能麻烦哪位姑娘帮我各样都拿来些,嗯,就各拿十件吧。”

    柯皎皎捂着嘴笑:“你买这么些脂粉做什么?便是送人,同样的送十套也太夸张了吧。”

    姜衡听出柯皎皎是在打趣他,顿时有些不自在,忙解释道:“是给我姑妈买的,带去大同,她要留着送人。”

    柯皎皎听了,更加乐不可支:“我就随便问问,姜世子不用解释的那么清楚。”

    姜衡涨红了脸,又怕瑜楚误会,暗暗向郭源使眼色,想让他过来帮自己解围。可郭源不知是没看见还是装没看见,硬是对着窗外的落叶发起了呆,就是不接招。

    姜衡只好咳了一下,干巴巴地笑:“柯姑娘说笑了。”

    瑜楚见柯皎皎和姜衡开玩笑,突然觉得莫名烦燥,下意识地不想让他俩再说话,便插嘴道:“今天来的人多,世子各要十套的话恐怕一时半会儿凑不齐,不知晚几天可使得?”

    姜衡见问,忙道:“使得使得,兵部常往大同送东西,随时都能捎带上。”

    瑜楚便向棠梨道:“等会儿和余掌柜说一声,铺子里有的款式,各要十件,备齐了就给世子送去。”

    姜衡忙接话:“不劳动掌柜的送,过几天我来取就是了。”

    瑜楚点头,没再吭声。柯皎皎瞧着瑜楚似乎不太高兴,也不说话,屋里气氛一下子冷下来。

    姜衡便不好再呆,叫上郭源告辞,两人依旧从后门出去了。

    一出芳菲苑,郭源便勒住马,似笑非笑地看向姜衡:“哥,我娘什么时候让给她寄脂粉了?怎么我都不知道?”

    姜衡看也不看郭源,道:“上次姑妈来信,不是说让捎点京城的时新玩意儿?”

    “话是这样说,可是哥哥呀,你在大同这么多年,可有一次见过我娘涂脂抹粉?”

    姜衡不自在地清清嗓子,道:“所以我说了是送人呀。行了,快回府吧,回去还有事呢。”说着,踢了踢马,也不等郭源,先走了。

    郭源在后头看着姜衡的背影,摸摸下巴,狡黠地一笑,跟了上去。

    芳菲苑里,柯皎皎也在问瑜楚:“楚楚,你是怎么认识姜世子他们俩的?我偶尔听爹爹同哥哥说到宣宁侯府,说这位世子可低调了,回京后也不怎么参加宴席,也没有蓄意结交什么人。”

    瑜楚见问,有些发愁。说实话吧,怕泄露了姜衡正在调查腾冲之变的消息,说假话吧,自己也不愿欺骗朋友。

    柯皎皎见瑜楚不答,以为她有意隐瞒,有些不乐意了,嘟着嘴道:“人家可是有什么秘密都告诉你的,你有事都不和我说。”

    瑜楚哭笑不得,忙答道:“不是不说,是在想怎么说。”说着,把端午节在普照寺遇到姜衡和郭源,后来又在小岳庄留宿他们的事说了一遍,中间隐去自己和姜衡一道追查孙义的下落一事,又说了自己请郭源帮忙偷华老太太的镯子。

    柯皎皎越听越觉得有趣,末了还和瑜楚讨论了一番郭源的身手,猜他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地溜进华府偷镯子、还镯子。

    一上午的时间很快过去了,柯皎皎把瑜楚送到华府门口,刚要走,却又一拍脑袋,急急地叫住了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时少放肆宠:鲜妻〕〔惜你如命〕〔娱乐之皮神饶命〕〔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继承人的小甜妻〕〔余生很长,不必慌〕〔师士传说〕〔透视医仙〕〔雷霆〕〔万理之理〕〔地府神职〕〔萌宝来袭:爸比九〕〔豪门第一隐婚:盛〕〔前妻,离婚无效〕〔我太苏了,对不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