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翻窗作案:隐婚总〕〔暖暖的原始穿越〕〔期许情深已无爱宋〕〔五帝城修仙指南〕〔种田小悍妻:欢欢〕〔海贼之海军鬼神〕〔六零俏佳人〕〔木叶墨痕〕〔华娱之星世纪〕〔神尊嗜宠:魔妻狂〕〔美漫杀手日常〕〔亲爱的汪星人〕〔剑逆天穹〕〔变身绝色女友〕〔天下第一妃〕〔深渊主宰系统〕〔天下第一剑道〕〔蚊道有仙后〕〔姝途同贵〕〔惹火枭妻:老公,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美妆博主的古代日常 第46章 生前事身后事
    ,精彩无弹窗免费!

    高老夫人笑的意味深长:“这我可不知道,是不是,得问我们大老爷。”

    瑜楚当然不会去问高阁老,眨眨眼,只好做罢。

    高老夫人又拉起瑜楚的手嘱咐道:“回去和你娘说,以后遇到什么为难事,尽管来找我。便是我解决不了,还有我们大老爷呢。”

    又叮嘱柯皎皎:“今天的你听到的这些,跟谁也不准说。”

    柯皎皎为难道:“要是我娘问起来,也不能说吗?”

    高老夫人见她问的傻气,笑了:“傻孩子,要是你娘不知道,我能让你在这听吗?”

    柯皎皎吐吐舌头,扮了个鬼脸。

    瑜楚应道:“是,多谢老祖宗照拂,回去我就和我娘说。”

    几个人又说了会儿话,高老夫人便吩咐派人送瑜楚两人回去。两人前脚刚走,高阁老后脚就来了。

    高老夫人见到儿子,笑道:“今天回来的倒早。”

    “是,今天内阁没什么事。”高阁老躬身答道。

    “你那没什么事,我这可热闹的紧。你可都听说了?”

    “听媳妇儿说了大概。是白家那丫头栽赃不成,反沾了一身腥?”

    “若只是沾了一身腥还好些。”高老夫人叹道:“经过今天这事,白静芳在京城恐怕不好找人家了。若过一阵子白良找你帮忙外放,你能帮多少就是多少吧,毕竟有他母亲的情份在那儿。”

    高阁老听了吩咐只是苦笑:“能帮的儿子自然会帮,只是白良实在有些……初来京城时,说只要能留京,哪个衙门都行,儿子便安排他进了鸿胪寺,可他一天也没去,只推脱说礼仪不熟,怕耽误了大事,最后几多反复,进了礼部才算罢。若再应了他外放,不知还要费多少功夫!”

    高老夫人也苦笑:“若不是有这样一个爹,白静芳又怎会做出今天这样的事。一家子都只知道捧高踩低,哪有好处就往哪钻,尽使些歪门邪道。当年白老夫人在白良身上也算尽心,可现在呢?若白老夫人能留下个一儿半女,白家又怎会是这番光景。只是话虽这样说,他们若真外放,以后咱们也就放手不管了,帮不帮,也就这一回了。”

    高阁老见母亲这样说,知道她是念旧情,也就答应了再帮一回。

    高老夫人于是又道:“我今天把华家那丫头留下,和她说了你和她父亲的渊源,还让她以后有了难处都来找我。这事儿没和你商量,你看妥当不妥当。”

    高阁老忙道:“母亲做的很是,正该如此。前些年我就想让媳妇儿去和华家走动的,只是她们在孝期,诸事不便,也就罢了。既然华敦的女儿合了母亲的眼缘,如此走动起来,也不引人注目。”

    “华家丫头是个懂事的,我和她说了缘故,她反倒安慰我,说不该怪到你身上。这么好的孩子,我怎么瞧着,华家大房对她可不像话啊。”

    高阁老忙把罗家和缀锦阁的官司说了一遍,又道:“华叙这个人,才能算是有一些,品行却是平平。当日他能留京,固然是因为通过谢尚书走了首辅的路子,更重要的却是因为华敦在腾冲捐躯,朝廷要抚慰忠臣家人。我本以为,就是因为这个,华叙也会善待兄弟的妻儿,没想到如今却是这般境况。华家二房的日子,委实是不好过的。”

    高老夫人沉吟片刻,道:“华家的事,我多多少少也听皎皎说过,以前只当是她小孩子家,说话难免片面,今日看来却实在不假。那个瑜楚丫头,我看着就喜欢,她又和皎皎好,就为了这个,我多看顾她些也是应该的。”

    又道:“我听你媳妇儿说,姜家那个小子找你了?也是腾冲的事?”

    “是,他不知从哪知道了,当年的事是因为萧老将军得罪了人,来问我。”

    “你都告诉他了?”

    “没,儿子怕他年轻不知深浅,只拣着能说的说了点。就是当年对华敦,我也什么都没说,只是让他带了封密信给萧老将军。却没想到,那些人动起手来竟然这样迅速,翻起如此大的风浪!”

    “他们有倚仗,自然什么都不怕。便是你,已坐上这个位置,也要万事小心。”

    高阁老忙应了,又留下陪老夫人用了晚饭,才回了自己院子。

    瑜楚回到华府时,莫氏正等的心急,听说瑜楚回来了,直接去了二门接。瑜楚本不想让莫氏担心,可今天的事知道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只好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

    莫氏听的心惊胆战,怎么也想不到竟会有人如此毒辣地对付自己的女儿,又联想到前一阵子的事,不免怀疑起罗氏和瑜昭来。

    瑜楚虽然恨她母女二人落井下石,可不是她们做的,也不愿赖到她们身上,少不得把白静芳对高府对痴心妄想和对自己的误会说了一遍。

    莫氏便冷笑道:“那般人品,也敢肖想高家的公子,当高老夫人和高阁老是瞎的吗?再说了,有皎皎在,哪里还有别人什么事。她眼拙也就罢了,还是个欺软怕硬的,不敢动皎皎,就敢欺负你。”

    瑜楚笑道:“高阁老又不是只有一个儿子,便是柯家要占一个,她心里也不觉得就没有机会了。再者说,以皎皎的家世,她巴结都来不及,哪里还敢算计呢?”

    莫氏听了,伤心道:“说来说去,还是吃了你没有父亲的亏。”

    瑜楚见母亲伤感,自知失言,忙打岔把高老夫人的话转述了一遍,末了还把自己对郑先生的猜测说了出来。

    莫氏半响不语,半天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你父亲的事怨不到高阁老身上,人家肯帮我们,是人家有情义,我们也不能什么都找到人家那。”

    瑜楚知道母亲本性最不愿麻烦别人,想了想,答道:“母亲说的是,只是我想着,咱们家在京中亲朋好友委实是少了些,平日还好,逢年过节就觉得寂寞。和高家走动起来,并不是为了落的什么好处,高老夫人和高夫人都是随和的人,就是当作亲戚相处,多个长辈指点,也是极好的。”

    莫氏听了,觉得有道理,也就没再说什么。反而是瑜楚,回想起刚才的话,问道:“娘,你也知道柯夫人想把皎皎许配给高瞻吗?”

    莫氏笑道:“你个机灵鬼,刚才我不过说漏了一句,你就猜到这么多。”

    瑜楚道:“其实是皎皎告诉我的,就是咱们在庄子上住的那天说的。”

    莫氏点头:“高家这门亲极好,是柯大人和柯夫人千挑万选才定下的,想来他们也不会瞒着皎皎。”

    瑜楚默然。莫氏并不知道柯皎皎并不乐意这门亲,可是自己也不能说。这件事,只能皎皎自己解决。

    宣宁侯府,涵碧山馆。

    郭源简洁地把听来的消息告诉了姜衡后,很是期待地问道:“哥,接下来我们怎么做?”

    姜衡一愣,不解地反问道:“我们要做什么?”

    郭源看起来比姜衡还要不解:“华姑娘受了委屈,我们都不替她报复回来吗?哥你以前不是说过,有仇不报非君子。”

    姜衡无奈:“我那是对瓦剌说的!况且华姑娘的仇,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我们来报?”

    郭源摸摸下巴,故作高深道:“真的没有关系吗?”

    姜衡闻言有些紧张,道:“你什么意思?”

    郭源笑的很是狡黠:“我是说华姑娘曾帮过我们那么大忙,前两天还从芳菲苑硬挤出十套脂粉给你送来,怎么说都是咱们的朋友了。如今她被人算计,咱们不帮她岂不是太不够朋友了?嗯,那个,哥你想到哪去了?”

    姜衡不上当,扫了郭源一眼,继续看手里的公文:“那你去帮忙吧,上次她有麻烦,不就找了你吗?”

    郭源听道姜衡话里带着一丝他自己都未必察觉的酸意,忍住笑,接着添油加醋:“哥你说的也是。我可是打算向华府提亲的,现在多表现表现准没错。说不定华姑娘一感动,就同意了呢。”

    郭源发誓,他绝对听到了姜衡的磨牙声,可惜他没有抬头,看不到表情,只闷闷地说道:“那你去吧。”

    郭源脸上带着调皮的笑:“那哥你可要帮我啊,礼部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

    “自己想办法。”姜衡硬邦邦地甩了一句,起身离开了书房。留下郭源一个笑的高深莫测。

    几日之后,因重阳佳节将至,圣上怀念先皇及太后,决定恢复养老礼,并于重阳当日亲自设宴款待三老、五更,着礼部呈上各项宴请礼仪,由圣上亲自审定。

    白良身为礼部仪制清吏司主事,不论是养老礼还是宴礼都是分内之事,自然忙了起来。

    这一日,本不是白良当值,可当值那位同僚说家中有事,请白良顶替。白良心里虽不愿意,却不好推脱,只好去了。

    坐在值房中,白良心中郁闷。当初进京时,以为有高阁老说项,定能谋个好差,可忙活半天,也就是个六品主事。在满城高官的京城简直都不够瞧!就像今日这事,若自己官职再高些,又怎会随意被指派顶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余生很长,不必慌〕〔[综]BE拯救世界〕〔童养婿〕〔无限求生〕〔当年万里觅封侯〕〔六十年代小军嫂〕〔九爷,宠妻请节制〕〔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炮灰为王[快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