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校花的贴身魔少〕〔重生之霸天至尊〕〔星光璀璨:总裁宠〕〔叶绾绾司夜寒〕〔土豪修仙系统〕〔残魄御天〕〔缠绵入骨:总裁好〕〔成为仙兽师的小民〕〔全能仙师〕〔跨界永恒〕〔生命工厂〕〔重生之八十年代新〕〔三国悍刀行〕〔无限之次元幻想〕〔职业挖宝人〕〔砸中两个亿以后〕〔五神天尊〕〔间者〕〔问道章〕〔魔法道士女装吧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美妆博主的古代日常 第50章 进宫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瑜昭的印象里,姐姐从来都是温柔和气的,哪里这样尖刻过?一时间倒忘了撒娇,只怯怯地问:“姐,你怎么啦?”

    罗氏正被小女儿闹的头疼,现在大女儿也来添乱,顿时有些不满。还说出“是何居心”这种话,自家妹妹能有什么居心?便是想给自己出气,最终也是为了大房好,哪像她,越来越不听话,在高府那次就不愿帮母亲妹子撑场面,现在更是敢当面甩脸色了!

    于是生气道:“有话好好说就是,做什么阴阳怪气的?你妹妹不过是撒撒娇,闹一闹就过去了,你现在指着她的鼻子问“是何居心,”我倒想知道你是和居心!从老早以前开始,你就事事都站在二房那边,你来说说,到底和谁才是一家人?”

    瑜英心中冷笑,瑜昭无理取闹是撒娇,自己说句实话却是居心不良。和二房站在一边?要不是自己多次居中协调,两房早就势同水火了,传扬出去,父亲能得什么好?华家能得什么好?和谁是一家人?自己才是最该问出这句话的人,父亲母亲大哥妹妹是一家人,就只有她华瑜英不是!

    想到这里,瑜英干脆不再说话,转身离开了,留下惊疑的瑜昭和怒气冲冲的罗氏面面相觑。

    响月斋里,莫氏本来张罗了一桌好饭,凉月却说吃太饱再练习会肠胃不适,只让瑜楚喝了几口粥,就又开始了。

    瑜楚眼巴巴地看着蟹粉小笼清蒸鲈鱼糟鹌鹑烧鹅掌烩口藦炒凤尾一个一个离自己而去,伤心的几乎要滴下泪来!

    凉月看着好笑,温言劝道:“就这一晚,明天姑娘就能好好吃饭了。”

    瑜楚只好擦擦口水和泪水,在凉月的监督下,又练了一个时辰。

    第二天天还没亮,琯柚就把瑜楚叫了起来。也不管她眼睛都没睁开,径直帮她洗漱换衣。

    瑜楚做了一晚上梦,都是跟进宫有关的。不是行错了礼被打了板子,就是说错了话被掌嘴,醒了之后只觉得脑仁突突地疼。再加上前一天运动量过大,手脚都酸的要命,被琯柚拉起来时,身子沉的要命,若不是琯柚一直在旁边扶着,分分钟又栽回床上。

    好容易梳洗了,终于坐到了饭桌前。因为瑜楚早上通常没什么胃口,吃的不多,丫头们摆的饭也都简单。可是今天,瑜楚看着满桌的点心小菜,各色粥饭,这是在开早点铺子吗?

    正要问,凉月进来了:“姑娘快吃吧,这是奴婢请二夫人安排的,姑娘一定要多吃点。”

    “这这也太多了吧?”

    “为了配合圣上上朝的时间,宫里头早饭都用的早,上午再加顿点心,午饭通常都摆在未时末。”凉月解释道:“姑娘今天去,不知道要什么时辰才能出来,中间也未必能吃上东西,还是现在多吃点,省得饿肚子。”

    晚上想吃不让吃,早上不想吃了还要多吃,可为了不饿着,瑜楚还是苦着脸,死命地往嘴里塞。

    到了出发的时间,本该再去延寿堂听华老太太教导的,可不知是什么原因,华老太太直接遣了丫头说不用去,瑜楚也不愿去讨没趣,辞了莫氏就上车直奔西华门。

    没多久荀太监也到了,许是那锭金子的原因,看见瑜楚很是亲切:“华姑娘来的倒是早,请随我来吧。”

    瑜楚忙上了小轿,遵循高老夫人的教导,既不四处张望,也不随意打听,只安静地低着头。荀太监略有些吃惊,这个年纪的小姑娘初次进宫,哪个不是好奇地东张西望?还有那存了心思的,更是会留心打听。这位华二姑娘倒是沉稳,不轻浮。

    瑜楚如果知道荀太监在想什么,一定会苦笑着说句:“过奖了。”她之所以不好奇,实在是因为前世来过太多次了。每次亲朋好友进京,她都要来陪着转一圈。不谦虚地说,就是没有荀太监领着,她自己也能从西华门走到翊坤宫。

    轿子在长长的甬道里晃晃悠悠地走着,外头除了抬轿人的脚步声,一片寂静,瑜楚被晃的有点困,可刚打了个瞌睡,轿子就落地了,然后是荀太监的声音:“姑娘请下轿吧,我们到了。”

    瑜楚一个激灵就清醒了,下轿一看,原来是到了春华门,离翊坤宫不远了。看来下面的路是要走过去了。

    瑜楚依旧沉默地跟着荀太监走到了翊坤宫,荀太监转身说道:“姑娘且在这里等一等,容我去禀报一声。”又对身边的小太监交待道:“你在这陪着华姑娘。”

    等荀太监走了,瑜楚趁着四下无人,从袖袋里掏出一小锭银子塞到小太监手里,陪笑道:“劳动小公公陪我等着,不知小公公怎么称呼?”

    这也是高老夫人交待的,让随身带点散碎银子,随时打点小宫女小太监,与人方便自己方便。

    果然,小太监捏了捏手里的银子,笑道:“姑娘叫我淮宁就行。”又看瑜楚怀里抱着一个装满了化妆品的包袱,说道:“虽说入秋了,今天的太阳还是有些晒,姑娘随我来这边等着吧。”

    说着,把瑜楚引到了一旁的庑房中:“主子们正在用点心,荀公公恐怕还要再迟一会儿才过来,姑娘且安心在这等着,歇歇脚。”

    瑜楚忙道谢,把手里的东西放到桌上,趁机问:“不知今日来了几位娘娘?”

    淮宁道:“淑妃、宸妃娘娘都来了,还有惠嫔、康嫔娘娘以及刘昭仪和沈婕妤。”

    瑜楚惊讶道:“这么多?”

    淮宁笑道:“我听说芳菲苑的东西极难买到,就是贵妃娘娘手里也不多,宫里头能用上的人自然也没几个,今儿个都过来了。”

    瑜楚从没听余掌柜提到过有宫中人采买,没成想倒还挺受欢迎的。

    又等了一刻中,荀太监才来叫,见瑜楚坐在庑房中和淮宁聊的开心,不由得又多看了她几眼。

    转过照壁,瑜楚的目光先被前廊下的秋千架吸引,瞄了好几眼。荀太监察觉,得意道:“这是圣上差人专门为淳安公主铺设的,宫里头统共就这一个。”

    瑜楚忙机灵地奉承一句:“可见公主盛宠,本朝少见。”

    荀太监笑着点头,引瑜楚进殿时还提醒她注意脚下台阶。

    进得正殿,迎面一股脂粉香,引得瑜楚差点打了喷嚏。忙忍住,依高老夫人教的,只低头跟在荀太监身后,见有人在面前铺了个棉垫,便跪下行礼:“民女华瑜楚见过贵妃娘娘,见过众位娘娘。”

    半晌,一个娇柔的声音才道:“起来吧。”

    瑜楚这才起身,只是依旧低着头。眼风扫过四周,大致看到周围围了许多衣衫华贵的女子。

    “抬起头来。”

    瑜楚抬头,目光正对上上首一个穿蜜色衣裙的女子。从声音听,像是十几岁的小姑娘;面貌看,她应该只有二十许;从举止看,那股子风情却像是三十多;而根据高老太太的说法,吴贵妃已逾四十岁。

    真是个看不出年龄的美人啊,瑜楚心想。

    “长的是清秀,不施粉黛的,看不出是在经营脂粉铺子。”

    吴贵妃话音未落,周围就是一片窃笑声。

    这是讽刺我长的不好看?瑜楚心中好笑,反正我又不进宫做妃做嫔的,长那么好看做什么?

    “娘娘风华绝代,民女和娘娘比起来,自然是其貌不扬。”

    吴贵妃听了,捂着嘴呵呵笑:“倒是会说话。今日让你过来,是听说你的芳菲苑在京里把香远居都比下去了,你来和我们说说,你的东西,到底好在哪里?”说到“香远居”时,还着意停了停,眼睛瞟向某处。

    瑜楚觉得吴贵妃似乎意有所指,像是在引着自己说香远居的坏话。不过她知道香远居供着宫中脂粉,后头必定有人,便道:“回娘娘,香远居是开了多少年,声名远扬的大铺子,我们芳菲苑并不敢和他比。只是我们的东西在“新”字上做足了功夫,格外得了些京中女眷的偏爱罢了。”

    吴贵妃听了,这才拿正眼仔细瞧了瞧瑜楚,笑道:“既然你说你的东西新奇,今日就给我们演示一番吧。各位妹妹,你们说呢?”

    众人便附和:“芳菲苑的脂粉,我们确实不大会用,还请华姑娘一样一样试给我们看。”其中一个最年轻,穿的也最艳丽的女子,顺手拉过身边伺候的宫女,道:“就在容止脸上试吧。”

    另一个衣饰与吴贵妃不相上下,但要稍微胖一些道女子嗤地笑了,道:“沈妹妹倒是会挑人,是不是真金,一下就试出来了。”

    瑜楚闻言,仔细看了看被拉出来的容止。能被选作宫女的人,容貌自然不会太差,但此时的风气以白为美,容止与其他人比起来,五官虽然不差,肤色却有些蜡黄,自然被划归到“不漂亮”的序列。沈婕妤挑她,应该是想看一看,瑜楚能做到什么程度。

    沈婕妤听了那人的话,也笑:“一下就试出来不好么?省了咱们的时间。若果真不好,咱们还回头去用香远居,省的惠嫔姐姐整天担心。”说着,冲着对面满头珠翠的女子挤了挤眼。

    瑜楚愣了一下,这么听着,对面那位就是和罗家有过节的惠嫔了?她担心什么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