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偏执总裁,别乱来〕〔万界自由佣兵〕〔穿梭时空的侠客〕〔我修的可能是假仙〕〔快穿系统:男神很〕〔跨万界游戏系统〕〔妖帝撩人:逆天邪〕〔仙籍〕〔我真的不能修炼〕〔我的万界穿越戒指〕〔快穿:我就是要怼〕〔重生之激荡大时代〕〔有一种梦想叫足球〕〔总裁太坏,娇妻要〕〔无敌龙神进化系统〕〔长生至尊在都市〕〔殇泪〕〔末日军火帝国〕〔赤曜星城〕〔豪门霸爱:鲜妻,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美妆博主的古代日常 第52章 面圣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小宫女领命,带着瑜楚来到偏殿,请她坐下,就要动手挽头发。

    瑜楚忙摆手道:“我自己来就行,不劳动姑娘。”

    小宫女笑笑,把瑜楚按到椅子上:“姑娘快坐吧,娘娘吩咐了让我来帮您的。”声音大的把瑜楚吓了一跳。

    正疑惑间,小宫女抓着瑜楚的头发,熟练地挽起来,趁着弯腰拿珠花的工夫,在瑜楚耳边轻声道:“宣宁侯世子让我告诉您,圣上快过来了。因为南边的事儿,圣上心情很不好,让您指个事由现在就告退。”

    姜衡?圣上?瑜楚一下子傻了,这是什么情况?

    还没等瑜楚反应过来,小宫女就把头发都梳好了。她把瑜楚拉起来,拿了面镜子给她照,大声问道:“姑娘您瞧,这样可以吗?”说完,又用口型无声地加了一句:“没时间了,姑娘一定要回去就告退。”

    从偏殿回正殿的短短几步路上,瑜楚的脑筋飞快地转着。

    姜衡专门找了人传话,可见圣上的情绪真的很不好,于是瑜楚的第一反应就是装病,赶紧跑路。

    可转念一想,宫里头都是人精,若自己这时跑了,别人事后想起,很容易就能猜到有人给她传话。再一联想今天的事,她这么凑巧地掉了珠花,要单独出去挽头发,岂不是会连累到这位好心的宫女,甚至是姜衡?

    不行,不能跑。

    高老夫人和瑜楚说过,宫里头的主子最忌讳下人和外头有勾连,一经发现,轻则打发去干苦力,严重的就会让这个人不声不响地消失。瑜楚不愿意为了自己牺牲别人,宁愿留下来面对隆庆帝。乐观点想,翊坤宫那么多人,他怎么会注意到一个小小的华瑜楚呢?

    回到正殿,众人正拿着瑜楚带来的化妆品比比划划着说笑。瑜楚见无人理她,便挑了个不起眼的地方默默站着。

    小宫女急了,连连朝她使眼色,瑜楚也不出声,只冲着她笑,把小宫女都笑懵了。

    站了没一会儿,就听到外头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抬头看,是满脸喜气的荀太监。

    “娘娘,圣上朝着咱们翊坤宫过来了,现在已到了春华门。”

    吴贵妃一子站了起来,抿了抿头发,笑道:“那咱们都出去迎一迎吧。”

    众人都兴高采烈的,沈婕妤更是奉承道:“看来还是要多来娘娘这儿,天天都能见着圣上。”

    吴贵妃脸上带着矜持的笑,没有答话,率着众人疾步出了正殿。

    瑜楚自然也要出去迎,她有意混到了宫女堆里,不远不近地跟着,出门时看了一眼前头,正撞上惠嫔的目光。

    看见惠嫔意味深长地冲自己笑了一下,瑜楚心中一沉,总觉得等会儿恐怕不会像自己想的那么顺利。

    吴贵妃在看见隆庆帝的第一眼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儿。平日里他来翊坤宫,即便不是笑意盈盈,也是神色平静,举止从容,可是今天倒像是带着气。这是怎么回事?

    吴贵妃心中狐疑,脚下却不停,带着众人行了礼,殷勤地把隆庆帝迎进了翊坤宫正殿。

    隆庆帝看见这么多人,脸上带着不耐烦,阴沉沉地问道:“你们在做什么,怎么这么多人?”

    众人此时也发现隆庆帝心情不好,再不敢上前,都屏气凝神地站着。吴贵妃亲自端了碗茶过来,正要答话,却被惠嫔抢了先:“回圣上,今儿个贵妃娘娘叫了芳菲苑的华姑娘进宫,给咱们姐妹们讲怎么化妆呢。”

    瑜楚心道不好,果见隆庆帝的脸色又阴了几分,沉声问道:“什么芳菲苑?什么华姑娘?”

    “是京城的一个脂粉铺子,才开了三个月,已是一货难求。一盒脂粉卖到四两银子,想买还买不着呢。这不,贵妃娘娘好不容易得了几样,便请了芳菲苑的东家华姑娘,来说说该怎么用呢。”

    惠嫔说完,有意往瑜楚那看了好几眼。瑜楚身边本来有好几个宫人,此番变故下,都乖觉地挪了挪,只剩下瑜楚孤零零地站在那,无比显眼。

    隆庆帝猛地把手里的茶碗掷到了桌上,厉声道:“重阳刚过,朕说了宫中用度要遵循先太后主张,以简朴为重,你们居然还聚在一起讨论四两一盒的胭脂!朕的话,都当耳边风吗?”

    话音未落,殿内已乌泱泱跪倒一片。吴贵妃此时已明了着了惠嫔的道儿,可隆庆帝盛怒之下,却不敢辩解,只得硬着头皮道:“圣上熄怒,臣妾们并非是在讨论妆饰。实是近日来,宫中多有人反映原来采买的胭脂水粉品质有所下降,不得已还得托各宫的下人出宫办事时另买。臣妾想着,这边采办买着,那边私下又买,里外里就花了双倍的银子。”

    “若长此以往,不说后宫诸人会怨声载道,便是白花出去的银子也是一大笔支出,更加违背了先太后娘娘所说的,宫妃应带头行节俭之道的主张。臣妾现掌着后宫,不得不操心这些锁事,便想着既然如此,不如多找几家商铺,轮流往宫中送货,谁家的好就用谁家的,这才召了华氏进宫,就是想瞧瞧芳菲苑脂粉的品质。”

    吴贵妃一番话说的口干舌燥,眼见着隆庆帝的脸色缓和了些,惠嫔却又适时插嘴了:“论理贵妃娘娘说的原不错,可妹妹听说,咱们后宫诸人可是天下妇人的表率,什么东西只要在宫中流行开来,必定会在民间得到追捧。若娘娘定下了以后宫中都要用四两银子一盒的胭脂,二两银子一支的口脂,岂不是在鼓励民间大兴奢侈之风?这不是更违背了先太后娘娘的意愿吗?”

    吴贵妃看着隆庆帝阴晴不定的脸色,恨的直咬牙,只好祸水东引道:“是臣妾失察,光顾着为宫中姐妹寻找品质优异的脂粉,竟忘了打听价格。今日之前,臣妾竟不知芳菲苑定价如此之高,只当和香远居差不多。”

    毕竟是自己的宠妃,隆庆帝也不愿继续逼问,让吴贵妃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没脸,便转向瑜楚问道:“你是那个什么芳菲苑的东家?你家的东西为什么卖那么贵?”

    惠嫔仗着刚生了皇子,正是受宠的时候,连吴贵妃的话头都敢抢,更不用说瑜楚了,便捂着嘴笑道:“圣上有所不知,华姑娘可是很懂得什么叫“物以稀为贵”。前一阵子芳菲苑里上了新款,以前的货便是放着也不卖了,还生造出来一个词,叫什么“季节限定”,反正就是想买也买不到。如今又和贵妃娘娘搭上了线,眼看着就要成了皇商,正是可以继续坐地起价呢。”

    瑜楚听了不由得心中大怒,想到自己为了今日进宫,辛辛苦苦地练了那么久的礼仪,现在还手脚酸痛,没成想这一趟居然只是被两个争风吃醋的女人作为互相攻击的武器,还是用完就扔到那种!自己倒不稀罕当皇商,可惠嫔一个劲儿地给隆庆帝上眼药,要真让他对自己生了厌,以后谁还会敢来买芳菲苑的东西?

    惠嫔的话果然让隆庆帝皱起了眉头,看向瑜楚的目光也带着些不喜:“粮价一年一年地往下降,脂粉首饰的倒是越来越贵。有钱的官宦人家争相追捧这些没用的东西,黎民百姓想多挣几个银钱却那样难!”

    瑜楚郁闷,知道自己必须要扭转隆庆帝的想法了,不然他这句“没用的东西”传出去,芳菲苑真的就没有活路了!

    想了想,便开口道:“圣上认为粮价越来越低和脂粉越来越贵是矛盾的,民女却觉得,这根本就是一回事呢。”

    隆庆帝不妨瑜楚竟这样说,被勾起了兴趣,便问道:“此话怎讲?”

    “国计民生的大事民女不懂,只能从些许家务小事上说起。我们府上是有庄子的,今年风调雨顺,收成不错,我们原以为佃户们能多挣一些,可据他们说,恰恰是因为这个风调雨顺,大家收成都好,反而挣不着几个钱。听他们说,是因为市面上的粮食一下就多了起来,可吃粮食的人还是那些,为了能卖出去,他们只能把粮价降了些。”

    “民女从这个想起,近几年来,咱们大周边疆稳定,圣上体恤百姓前些年深受战争之苦,大兴休养生息之政,大力减轻赋税,百姓们纷纷回乡,或者务农,或者经商。圣上一片苦心,连上苍也已知晓,几年来从南到北,既无水患,也无干旱,年年都是大丰收。就像我们庄子上的佃户说的,粮食多了,粮价就降了。”

    “再说脂粉。民女年轻,没经过什么,可听我们芳菲苑掌柜的说,脂粉涨价,也就是这两年的事。说从前年开始,做脂粉的各项原料,从红花到蜂蜡,价格都是一涨再涨,逼得做成的脂粉也得不断往上涨。”

    “民女想着,该是这么回事。以前,大多数人每天想的是怎么吃饱穿暖,至于吃的好不好,穿的漂亮不漂亮,那是顾不上的。可翻过了那些艰难,人人的日子都好过了,温饱之外,便该想着如何过得更精致。这个时候,脂粉首饰这些锦上添花的东西,就该受追捧了。买的人多,自然卖的人也会多,用的原料就越来越多,可不是该涨价了!所以说,粮食卖不上价,脂粉一直涨价,其实就是一回事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时少放肆宠:鲜妻〕〔惜你如命〕〔娱乐之皮神饶命〕〔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继承人的小甜妻〕〔余生很长,不必慌〕〔师士传说〕〔透视医仙〕〔雷霆〕〔万理之理〕〔地府神职〕〔萌宝来袭:爸比九〕〔豪门第一隐婚:盛〕〔前妻,离婚无效〕〔我太苏了,对不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