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偏执总裁,别乱来〕〔万界自由佣兵〕〔穿梭时空的侠客〕〔我修的可能是假仙〕〔快穿系统:男神很〕〔跨万界游戏系统〕〔妖帝撩人:逆天邪〕〔仙籍〕〔我真的不能修炼〕〔我的万界穿越戒指〕〔快穿:我就是要怼〕〔重生之激荡大时代〕〔有一种梦想叫足球〕〔总裁太坏,娇妻要〕〔无敌龙神进化系统〕〔长生至尊在都市〕〔殇泪〕〔末日军火帝国〕〔赤曜星城〕〔豪门霸爱:鲜妻,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美妆博主的古代日常 第53章 宫外见姜衡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吴贵妃没想到瑜楚能说出这番话来,再看看惠嫔得意不再的表情,心中高兴,笑着对隆庆帝道:“臣妾原来没想过,今日听华姑娘说的倒是很有道理。圣上这几年励精图治,付出的辛劳,咱们姐妹都是看在眼里的。如今天下大治,百姓安居乐业,吃穿用度上也都讲究起来。臣妾也听炽哥儿说过,京里的什么回春楼、十锦楼,里头的吃食比宫中还要精致呢。圣上不该问华姑娘为什么脂粉卖这么贵,该问自己才对!”

    隆庆帝平日听多了歌功颂德的奉承话,本已对马屁已经免疫,可乍见瑜楚一个小姑娘家,说起话来语气真诚不作伪,心中便觉得极为受用。再加上吴贵妃再一旁凑趣,其他妃嫔也连连附和,便笑道:“这么说来,还是朕的错了?”

    众妃嫔见隆庆帝心情好了些,一反刚才避之不及的态度,纷纷上前奉承,一个比一个踊跃。唯有惠嫔,面色不豫,被挤在后头,看向瑜楚的目光带着些愤恨。

    瑜楚倒是无所谓。今天这事,摆明了吴贵妃和惠嫔两个借着芳菲苑打擂台,自己要想全身而退,总得选一个大腿抱着。

    既然惠嫔是香远居的后台,早就站在了瑜楚的对立面上,自己再怎么示好也没用,只能选吴贵妃了。况且吴贵妃在宫中经营多年,育有一子一女,三皇子又已成人,怎么看这大腿,都比惠嫔要粗些。

    刚刚马屁拍的好,又有吴贵妃在一旁敲边鼓,把隆庆帝哄的眉开眼笑,瑜楚心知这关过了,便退到一边,只安心看着众妃嫔中隆庆帝面前撒娇。

    倒是隆庆帝,在众美人的缝隙间看见瑜楚远远地安静站着,也不争着上前露脸,心中便觉得这小姑娘倒是知礼,谨守本分不出风头。

    于是便招手问道:“你这个小姑娘,怎么小小年纪就出来开铺子挣钱,你家大人呢?”

    瑜楚被问的一愣,感情隆庆帝以为自己真是商贾出身啊?还没想好怎么回答,吴贵妃倒抢着替她解了围。

    “圣上,华姑娘可不是平头百姓,是正经的官家小姐呢。她的父亲虽然不在了,伯父还在吏部任职,华姑娘现就跟着伯父伯母过日子。”

    “哦,你伯父是谁?”

    “回圣上,民女的伯父单名叙字,现任吏部文选司郎中。”

    “华叙?”隆庆帝皱了皱眉,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朕记得,以前户部有个华敦,前些年在南边捐了躯。后来内阁就议定了让他的兄弟进六部,以抚慰忠臣家眷。”

    瑜楚乍然听见父亲的名字,心中一阵激荡,急急回道:“回圣上,华敦就是民女的父亲。三年前父亲去世后,伯父调任京中,从那时起,民女和母亲弟弟就和伯父伯母一起生活了。”

    隆庆帝嗯了一声,好奇问道:“既然家中有长辈在,那你怎么又开铺子呢?”

    瑜楚倒是很想在隆庆帝面前给华叙穿穿小鞋,可自己是小辈,外人面前说长辈坏话,便是占理,也会被斥为不孝,只得含含糊糊道:“芳菲苑是我母亲的陪嫁,母亲平日要管着弟弟读书,又要处理家事,忙不过来,便让我替她经营。”

    隆庆帝听了,叹道:“原来如此。你母亲带着你和你弟弟,想来也不容易,让你经营铺子,只怕也有栽培之意。你们孤儿寡母的,原是要比旁人艰难些。”说着,冲吴贵妃道:“既然如此,若芳菲苑的脂粉果然好,你们又喜欢,那宫中采买些也无不可。华姑娘毕竟是忠臣之后,本该受些照拂。”

    瑜楚想不到竟能有这个结果,又惊又喜,忙跪下谢恩。

    吴贵妃扫了一眼脸色紧绷的惠嫔,心下舒畅,也忙忙地奉承:“圣上心慈。”

    经过这一番波折,时候已是不早了。瑜楚见隆庆帝面带疲惫,想来快到了午饭时候,便主动提出告退。吴贵妃应了,依旧让荀太监领她出宫。

    出了西华门,正在马车边打转转的琯柚一眼就看见了瑜楚,忙疾步上前接过,又照着莫氏的吩咐将备好的荷包塞给荀太监。

    荀太监掂量了一下手里的荷包,心中满意,一边感叹华家二夫人会做人,一边笑眯眯冲瑜楚道:“今日之事既然圣上都已经开口了,定不会再有什么变数,华姑娘尽管回府安心等着,不日贵妃娘娘定有安排。”

    瑜楚忙道谢,荀太监笑着摆手,别了瑜楚,径自回宫。

    这边瑜楚也爬上了马车,急急问琯柚道:“有没有吃的?”

    琯柚忙答:“有”,从车上拿出一个小包袱,打开是几块小小的点心,递给瑜楚,又转身倒茶。

    瑜楚拿过来,连吃了好几块,又就着琯柚的手喝了一大杯茶,这才舒了口气,舒服地斜靠在软垫上。

    琯柚看瑜楚又渴又饿,心疼道:“这宫里怎么这样小气,没有吃的也就算了,连杯水都不给吗?”

    瑜楚此时才真的放松下来,怀里抱个大靠枕,懒洋洋道:“茶水是有的,可我怕喝了会想方便,就一直忍着没敢喝。”

    琯柚更觉心疼:“宫里真不是好地方,事事都不方便,还不让带人进去伺候,姑娘今儿真是受委屈了。回去了让夫人知道,还不知得怎么心疼呢。”

    “对了,姑娘今天进去,那些娘娘贵人可曾刁难姑娘?”

    瑜楚身下枕着软软的垫子,怀里抱着软软的靠枕,耳边听着琯柚软软的声音,只觉得身子也软软的,眼睛都要睁不开了。琯柚的声音就像催眠曲一样,只能听见她问了句什么,却听不清内容。

    正半梦半醒间,马车突然咯噔一下停住了。瑜楚不防,半个身子都被甩的离开了坐椅,还好琯柚死命抱住了她,才没磕到脑袋。

    “明叔,怎么回事,差点摔着姑娘!”琯柚抱着瑜楚动弹不得,只能冲着前头喊了一声。

    “有个人……柚姑娘,您出来瞧瞧吧。”外头明叔的声音有些犹豫。

    琯柚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忙低声道:“姑娘,奴婢下去瞧瞧。”

    瑜楚此时也清醒过来,点点头,看着琯柚掀帘子出去了,也警觉地靠在窗边等着。

    琯柚很快回来了,就在车边回道:“姑娘,是宣宁侯府的姜世子。”声音里带着俺饰不住的高兴。

    又是姜衡?他不是在宫里吗?

    瑜楚一时转不过弯,愣了愣,外头琯柚听不到吩咐,见姜衡挡车前头太扎眼,便又问:“姑娘,姜世子看起来有话要说,要不找个安静的地方?”

    瑜楚这才反应过来,说:“噢,好。”

    姜衡在前头带路,马车跟着七拐八拐的,片刻就到了一处清幽的小院。瑜楚从车上下来,好奇地打量着周围。

    小院布置的很简单,除了一棵桂树,几块山石,并没有其他装饰,也不见有奴仆下人,各处却很是干净。这是什么地方?

    姜衡显然看出了瑜楚的疑惑,却没有停留,径直领着她进屋坐下。

    琯柚是个模范丫头,见屋里什么也没有,也没人伺候,干脆把马车上的茶水茶具搬了下来,摆好又倒了两杯茶,这才退到门口,静听使唤。

    姜衡也不见外,舒舒服服喝了口茶,才解释道:“这是我自己置办的宅子,平日有什么事不方便在府里办的,就来这儿处理。”

    瑜楚虽然有些奇怪姜衡为什么要解释那么清楚,还是点点头,向姜衡道:“今日在宫里,多谢世子提前传递消息。”

    姜衡本来眉目舒展,闻言脸色沉了沉,肃声道:“既已提前知晓,为什么不走?反将自己置于险境。

    瑜楚见他满脸不高兴,以为他生气自己不领情,忙小心翼翼地赔笑道:“世子别气,不是我不知好歹,实是以当时的形势,我若走了,事后定会被发觉,岂不是连累了世子?还有那个好心帮忙的小宫女。”

    姜衡没想到瑜楚说出这番话,怔了怔,眉眼间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缓声说道:“我既然如此安排,必定有后手,你不用担心的。”

    瑜楚见姜衡语气缓和,松了口气,皱着鼻子笑道:“我知道,世子英明神武,这些事怎么会想不到?不过就是能保下人,只怕翊坤宫也会起疑心。世子在宫里头安个眼线不容易,不能为了我废了这步棋。”

    姜衡听了,笑的更加温柔:“值得的。”

    “什么?”瑜楚没听清,问道。

    姜衡却没答,只问她:“你知道惠嫔是香远居的幕后老板吗?”

    “猜到了。”瑜楚老实答道:“本来不知道,今天看吴贵妃一直捎带她,又屡次提起香草居,就猜到了。”

    姜衡点头,说道:“香草居本是京城第一的脂粉铺子,芳菲苑一出,抢了她大半的风头,现在又同样能往宫里供货,只怕她以后还会有动作,要多小心。”

    瑜楚忙答应了,这才后知后觉地问道:“你已经知道翊坤宫里的事了?对了,你不是在宫里当值吗,怎么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时少放肆宠:鲜妻〕〔惜你如命〕〔娱乐之皮神饶命〕〔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继承人的小甜妻〕〔余生很长,不必慌〕〔师士传说〕〔透视医仙〕〔雷霆〕〔万理之理〕〔地府神职〕〔萌宝来袭:爸比九〕〔豪门第一隐婚:盛〕〔前妻,离婚无效〕〔我太苏了,对不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