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校花的贴身魔少〕〔重生之霸天至尊〕〔星光璀璨:总裁宠〕〔叶绾绾司夜寒〕〔土豪修仙系统〕〔残魄御天〕〔缠绵入骨:总裁好〕〔成为仙兽师的小民〕〔全能仙师〕〔跨界永恒〕〔生命工厂〕〔重生之八十年代新〕〔三国悍刀行〕〔无限之次元幻想〕〔职业挖宝人〕〔砸中两个亿以后〕〔五神天尊〕〔间者〕〔问道章〕〔魔法道士女装吧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美妆博主的古代日常 第55章 就是要骗你们
    ,精彩无弹窗免费!

    华老夫人听了,皱着眉头问:“那贵妃娘娘怎么交待你的?”

    “没交待啊。”瑜楚嘟着嘴,不高兴道:“惠嫔娘娘那样说,大家就都不吭声了,我看贵妃娘娘似乎心情不好,就告退了。”

    “就这样?那你怎么去了那么久?”瑜英质疑道。

    瑜楚听了,暗叹瑜英心细,故意横了她一眼:“化全套妆要多久,你心里不知道吗?认真化的话,一个时辰都不够,况且还有几位娘娘在我旁边一直问。”

    瑜昭听了这半天,跳出来说道:“这么说,你是被贵妃娘娘赶出来了?”

    瑜楚连忙反驳:“你胡说,贵妃娘娘明明差人送我出的宫。”

    瑜昭冷笑:“宫里是什么地方,娘娘是什么人,就是厌烦了你,也是要客客气气送你出来的。”又道:“不过开了个小小脂粉铺,有什么好神气的,现在宫里头说了你助长奢侈之风,看以后谁还敢买芳菲苑的东西,看你还能得意多久!”

    华老太太和罗氏相对看了一眼,彼此都有些疑心。瑜昭平日最爱胡搅蛮缠,今天说的话倒是在点子上。

    自打重阳节后,圣上一直把先太后的教谕挂在口上,后宫诸妃不管心中怎么想,起码面上一改争奇斗艳的风气,不敢十分妆饰。

    这么看来,瑜楚的芳菲苑真是生不逢时,况且又在宫中得了“奢侈”的评价,这要传扬出去,怕是真的会被京中人避之不及吧?那会不会对整个华府有什么影响?

    得赶紧和华叙商量一下!

    华老太太心中浮起这个念头,也无瑕顾及瑜楚,干脆打发她道:“你去了这半日,也累了,跟着你娘回去歇着吧。”

    瑜楚看出来华老太太此时心思不在自己身上,顺势答应了,扯着莫氏一溜烟回了丛桂轩。

    莫氏刚才在延寿堂一直没开口,现在回了自己屋子,没了外人,才认真问道:“楚楚你和娘说实话,今天在宫中真的是你刚才说的那样吗?”

    瑜楚吐吐舌头,笑道:“娘看出来我在唬她们了?”

    莫氏白了她一眼:“你是我女儿,你和璋哥儿,一个动作我就知道你俩在想什么。”

    瑜楚嘻皮笑脸地凑到莫氏身边,把翊坤宫里发生的,包括姜衡递信儿、遇见隆庆帝、吴贵妃惠嫔打擂台的事儿一股脑说了出来。只是出宫后遇到姜衡那段,没有十分详细说,略微提了几句。

    莫氏听的十分心疼:“那吴贵妃和惠嫔斗法,竟把主意打到你身上?一个想拿你的芳菲苑压制香远居,另一个把圣上都请来了?我的囡囡真是受委屈了!可是娘没本事给你出气,还要你自己想办法脱困!”说着,眼中盈盈闪着泪光。

    自打瑜楚长大后,莫氏就很少叫她“囡囡”,上次叫还是从假山上跌下来那回。瑜楚知道莫氏是真的心疼自己,又自责保护不了女儿,十分伤心,忙像小时候一样,把脸在莫氏手心里蹭了蹭,笑道:

    “囡囡已经长大啦,知道怎么保护自己。娘您看,我今天就做的很好不是?”

    莫氏擦擦眼睛,笑:“是啊,一转眼就长那么大了。你说圣上后来答应了让芳菲苑给宫里供货?可我琢磨着,刚才三姑娘的话虽不是好心,却很有道理。如今宫里力行节约,听说这个月除了脂粉,各宫领用的布匹锦缎都少了许多。芳菲苑的东西虽好,确实卖的贵,和宫里现在的风气正是反着,”说着,看了瑜楚一眼,试探问道:“不若,把芳菲苑关张一阵子?待风头过了,再行打算。”

    说完,又怕瑜楚不高兴,接了一句:“当然,娘这也只是建议,芳菲苑是你的,该怎么做由你做主。”

    瑜楚见莫氏虽担心,仍旧十分尊重自己的想法,心下感动,认真解释道:“娘,你别光听他们说。今日我进宫,见了许多位娘娘。她们看起来衣饰简单,仔细看,身上穿的仍旧是华贵的蜀锦,只不过选了不那么鲜艳的颜色。衣服上的花纹是一层叠一层的暗绣,比之前常用的金绣反倒更加费工夫。”

    “妆面也是,口脂、眼妆、腮红颜色淡了些而已,却一样没少。头上身上带的舍弃了掐金点翠这些显眼的首饰,换成了东珠、羊脂玉这些。依女儿看,这厉行简朴,也不过是嘴上说说。不过使了些女人的小伎俩,圣上看不出来就罢了。”

    莫氏便笑:“你进一趟宫,倒看出不少门道,依你说,这趟反倒是福不是祸了?”

    “那是,”瑜楚为了让莫氏放心,夸张道:“要是没有这一趟,圣上又怎么能亲口点了让芳菲苑给宫里供货呢?”

    莫氏笑,又问她:“你为什么要戏弄老太太她们,不和她们说实话?”

    “哼,每次都是他们欺负我们,缀锦阁的事,我跌伤的事,陷害璋哥儿的事,以往我们都是被算计,凭什么不能主动坑他们一次!”

    莫氏见瑜楚说的孩子气,知道她一直心里憋着股气,也就算了,由她高兴吧。

    上房里莫氏拉着瑜楚问个不停,后罩房里,田妈妈则扯着琯柚不放。

    “这么说,姜世子在宫里头就给姑娘递消息了,等到了姑娘出宫的时候,又故意候在外头?”

    “宫里头的事我也不大清楚,只是恍惚听见姜世子说了句。宫外头么,也许是凑巧遇到了?”琯柚被田妈妈逼的没法,又不愿背着瑜楚说这些,只得说一半藏一半。

    “嗨,你小姑娘家不懂得。姜世子这种在宫里当值,能是随随便便就出宫的?定是费心做了安排,就是想见姑娘一面。”

    “还有姜世子带你们去的那个小院,没有其他人吗?连伺候的人也没有?”

    “没有,不过挺干净的,平日应该有人打扫。”

    “那就是世子的私房去处了,只怕侯府的人都不知道。世子引了姑娘过去,可见是有什么事都不愿瞒着姑娘。”田妈妈笑眯眯地捅捅琯柚:“你说是不是?”

    琯柚实在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搪塞地点了下头,就要出去:“姑娘该找我了。”

    可是才一转身就又被田妈妈扯住了:“哎别走啊,我还没问完呢。”

    “妈妈还想问什么?”琯柚无奈。

    “咱们姑娘,对世子态度怎么样?”

    “很好啊。”

    “怎么个好法?”田妈妈兴奋地又凑近了些,眼里闪着八卦的光芒。

    “就,就像对小舅爷一样。”琯柚忍住笑,说了一句。看田妈妈呆住了,赶紧甩开她的手,跑出了屋。

    等回了响月斋,琯柚把田妈妈怎么问她自己怎么答一五一十地和瑜楚说了一遍,末了,惴惴不安地问:“姑娘,您不会生气吧?”

    瑜楚摇头:“田妈妈不是外人,她也是关心,她问你,你照实说就是了。就是你不说,这些我也会告诉夫人。”说完了,又笑:“你捉弄田妈妈,不怕她罚你扫地?”

    琯柚也笑:“她要罚我,以后再问我什么,我都不告诉她。”

    主仆两个嘻嘻哈哈了一阵,琯柚服侍着瑜楚卸了簪环,洗漱一番,棠梨又铺了床,这才熄灯睡下。

    忙了一天,又累又困,可真的躺到了床上,瑜楚却又睡不着了。

    回想起姜衡今天的表现,在小院时并没察觉,现在想起来,却感觉到了什么。田妈妈应该也是吧,不然也不会拉着琯柚问东问西。那姜衡,真的有意吗?

    从普照寺,到小岳庄,到芳菲苑,再到今天,自己一共才见过姜衡几面?可是想一想,似乎很久以前,姜衡就已经在帮自己了。

    璋哥儿被瑜昭陷害那次,自己明明只请了郭源帮忙,姜衡却硬要插一脚,陪着郭源来华府还镯子。

    想到这里,瑜楚猛地坐了起来,目光落在正呼呼大睡的毛毛身上。当时自己一直以为毛毛是郭源送来的,是蛋挞的谢礼,可现在一想,蛋挞明明是自己送给郭源的,用来答谢他偷出了华老太太的镯子,郭源怎么会为了一份谢礼又来答谢?太说不过去了!

    如果不是郭源,那就只能是姜衡了,他那个时候就已经有意了吗?不然为什么要送只猫给自己?

    瑜楚睡不着,索性披衣起身,走到毛毛身边摸了摸它。毛毛没有醒,喉咙里呼噜噜了两声,扭扭身子,继续舒服地睡着。

    白静芳的事,自己也没有告诉他,可他却查出了做假货的人。还有白静芳的父亲被贬谪一事,柯大人不是说了,很像是被人设计,也是他吗?

    还有今天的事,冒着这么大风险,就是为了给自己送信……

    瑜楚越想越多,恨不得现在就找姜衡问问清楚,可转念一想,真见面了,难道要问你是不是看上我了?什么时候看上我的?往后打算怎么办?

    瑜楚脑补了一番,一时笑,一时愁,一时急,一时又觉得见了姜衡自己定开不了口,翻来覆去的,竟也慢慢睡着了。

    华叙晚上有应酬,是谢尚书做东请亲近的下属。所以华叙虽记挂着瑜楚进宫不知如何,却也不敢提前告退。好容易等到散席,一行人眼看着谢尚书走远了,华叙顾不上和同僚寒喧,拱了拱手,就快马加鞭回了府。

    进府就见有丫头候在二门,说是老太太和大夫人都在延寿堂等着。华叙心知大概是瑜楚进宫出了什么岔子,也不多言,大步去了延寿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