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隋乱〕〔美漫之道门修士〕〔玉咒〕〔朕凶狠〕〔变身之女侠时代〕〔木叶之争权夺丽〕〔亡者之厅〕〔嫡女冥妃:魔尊,〕〔甜吻娇妻99次〕〔魔神狂后〕〔美国牧场的小生活〕〔民国之谜图武探〕〔武戏江湖〕〔草根天路〕〔全民武道〕〔总裁,请入局〕〔一抹柔情倾江南程〕〔舌尖上的炊事兵〕〔都市无上仙尊〕〔神级师傅系统之我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美妆博主的古代日常 第63章 灵机一动
    ,精彩无弹窗免费!

    姜衡微点头,可毕竟没有证据,答的很含蓄:“有可能,我俩过了几招,依稀觉得招式有点眼熟,不过也不确定。”

    “那怎么办呢?总不能这两天你天天找人打架来确认吧?”瑜楚愁道。

    姜衡看她小脸皱在一起,十分可笑,忍不住上前捏了两下:“找不到就找不到了,你愁什么?”

    瑜楚拍掉姜衡的手,横了他一眼,说道:“找不到刺客我就不能回家,能不愁吗?”

    姜衡笑眯眯道:“在这挺好啊,我晚上没事还能来找你,回府就见不着了。”

    瑜楚听了,先有些不好意思,然后心里一丝一丝的甜慢慢沁了出来,眼角眉稍都带上了甜甜的笑意,抿嘴笑道:“才不要你来找我。”

    姜衡俯下身,作势又要捏她的脸,瑜楚忙躲,不小心胳膊肘撞到了姜衡身上所佩刀鞘上,顿时疼的不断吸气。

    姜衡心疼,忙过来扶住她,一边替她揉一边说:“都是我不好,进屋了也不把刀放下来,碰到你了,还疼的厉害?我这就回去拿点药过来。”

    瑜楚忙拉住他:“不用不用,就磕了一下,又没有破皮。你们的佩刀是统一的?我今天见外头的人拿的刀好像都是这样的。”

    见姜衡点头,又随口问道:“刺客拿的也是这样的?”

    “当然不是,”姜衡答道:“他拿的是剑,可使的却像刀法,我就是因为这个怀疑他的。而且他的剑也寻常,就是普通铺子里买来的。依他的身手,若平日真的使剑,应该用更好的才对。况且那把剑一看就是新的,第一次用,上面什么线索都没有。”

    刺客的剑?

    瑜楚瞄到手边的散粉,心中一动,问道:“他的剑现在在你那儿吗?”

    姜衡道:“那剑算是重要证据,现在还锁在五皇子遇刺那间屋里。”

    如果要用那种方法的话,还需要一个前提……

    想到这里,瑜楚谨慎地问道:“那把剑,曾有许多人拿着看吗?”

    姜衡见瑜楚问的认真,虽不明白她为何对刺客的剑感兴趣,还是仔细回忆了一番才说:“没有,当时我把他的剑打落后,顾不上其他就追了出去。直到刺客完全没了踪影,我又回去找线索,剑还在原来的地方落着,完全没人碰。因为是全新的剑,确实也找不出什么,我拿给刑部和大理寺的几位大人看过后,就一直锁在那间小屋。”

    “这么说,那把剑只有你和刺客碰过了?”瑜楚急切问道。

    “行刺之后只有我,之前就不知道了。你问这个做什么?”

    瑜楚定定地看着姜衡:“我有一个办法,也许能找出刺客。”说着,从桌上拿起一只干净的白瓷杯,又用帕子里里外外擦了一遍,然后用右手大拇指轻轻在杯子里面按了一下,一枚指纹清晰地显现出来。

    “你看这是什么?”

    每个人的指纹都是独一无二的,用指纹指认刺客,其准确性毋庸置疑。况且姜衡心中已有了大致的嫌疑人范围,把他们的指纹与刺客留下的指纹一一对比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姜衡若有所思地看着那枚指纹,缓缓说道:“你是说通过指印锁定刺客?人与人的指印固然不同,衙门里各项文书也常用按指印的方式来辨别签字人的身份。可剑柄不是瓷杯,指印印上去可看不出来。”

    瑜楚神秘笑道:“若我有办法让看不见的指印浮显出来呢?”

    姜衡挑眉道:“你有办法?”

    瑜楚没有吹牛,前世她曾在某部刑侦剧中看到法证人员用很简单的方法提取指纹,用的是铅笔芯刮下来的粉末,现在虽然没有铅笔芯,可是石江做出来的散粉也很细啊,瑜楚觉得可以试一试。

    她用帕子把小方桌的一角仔细擦干净,也在上面印下了一个拇指指纹。上过漆的木质桌面虽然很平滑,但并不像瓷器一样会留下清晰的指纹。

    瑜楚把散粉盖子打开,用散粉刷轻轻沾了少许粉,然后对着印有指纹的地方轻弹刷柄,散粉就一点一点地散落在桌面上。

    为了使指纹更清晰,剧中的法证人员在将粉末抖落后,还用刷子拂去了多余的部分。瑜楚没做过,怕掌握不好力道刷子会破坏指纹,不敢去拂,只能想办法一次成功。于是每次只沾一点点散粉,少量多次地将散粉均匀撒在自己的指纹上。一盏茶的时间后,一枚指纹果然慢慢地在桌面上显现出来。

    姜衡一直不动声色地仔细观察瑜楚的动作,一开始是好奇,后来是怕打扰到她,此时见指纹浮了出来,才敢开口赞叹道:“真是神乎其技!你从哪里学来的这个方法?”

    瑜楚见第一次试就成功了,也很高兴,见问,本想随意搪塞两句,转头看见姜衡正目光炯炯地盯着自己,其中不乏探究之色。便猛地一激灵,摆出一副无辜的神色。

    “哪里是学来的。之前跟着我们铺子里的匠人做脂粉,打磨散粉的时候偶然发现飘落的粉末的会让掌印浮显出来,就记住了。”瑜楚打着哈哈说道。

    “这么简单?那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其他脂粉铺的匠人有这个发现?”姜衡问的直接。

    “当然是因为他们的散粉不够细!”瑜楚故意挺起胸膛,做出自负的模样:“我们芳菲苑的散粉可是天下第一!要不怎么卖到四两银子一盒还被哄抢呢?”

    姜衡被瑜楚自卖自夸的小模样逗笑了,也不再多问,说道:“好吧,那你手里天下第一的散粉,能不能借我使使?我去那把剑上撒一撒,说不定会有大收获。”

    瑜楚点头,一边把散粉包起来,一边絮絮叮嘱道:“剑柄部分肯定有刺客的指印,不过不会像我故意按上去的这样清晰。如果指印是一个叠一个,就不好辨认了,只能你一点一点去试。还有剑柄上的指纹未必只有一个人的,你拿过剑,上面一定也有你的。这点也要好好甄别。还有,呀!”正说着,突然停了下来,脸上一片懊恼之色。

    姜衡正听的认真,见状问道:“怎么啦?”

    瑜楚跺跺脚,尴尬道:“我只会让指印浮显,却不会将它提取出来,总不能让你捧着把剑到处和人比对吧。”

    姜衡失笑:“不用捧着剑,我只要把显现出来的指印画下来不就行了?”说着,看到瞬间石化的瑜楚,又打趣道:“刚才我还当你是深藏不露的缉案高手,现在看来,果然是高估了你。”

    瑜楚打着哈哈,笑的愈发尴尬。其实她是知道如何提取指纹的,在她看的剧集里,剧中人用透明胶带在浮现出的指纹上粘一下,自然就能把指纹带走了。可是现在她上哪找透明胶带去?心中一急,无暇多想,就闹出了这么个笑话。

    瑜楚见姜衡只是笑,脸上挂不住,便推着让他走。

    姜衡在宜芸馆中盘桓多时,此时又得了瑜楚提点,记挂着追查刺客的下落,也想走。可转念想了想,踌躇片刻,又对瑜楚道:“此番若真的用剑上的指印找到刺客,论理都该是你的功劳。可若有人问起,我却没法解释为什么能从你这儿学到提取指印的方法。”

    瑜楚诧异道:“你为什么要和别人提我?”

    姜衡见瑜楚竟没有一点居功的心思,虽是意料之中,却还是解释道:“这件事关乎圣上脸面,谁能找到刺客,定会得到圣上嘉奖,你不想……”

    瑜楚皱皱鼻子,笑嘻嘻打断道:“我不过开了一个小小的脂粉铺,要圣上嘉奖做什么?难道去给刑部做散粉,帮他们破案吗?”

    姜衡不觉莞尔,揉了揉瑜楚的头发,说道:“现在还不能让别人知道咱俩认识,不然我定会对圣上实话实说。你乖乖在宜芸馆等消息,最迟后天就能回家了。”

    瑜楚点头,送走了姜衡,心中却不免疑虑:姜衡总说不能让别人知道他们认识,到底是为什么呢?

    疑心归疑心,瑜楚对姜衡还是很信任,有了他的话,便不再着急,安心在宜芸馆等着,果然第二天就有了动静。

    第二天中午,瑜楚刚用了午饭,就听到窗外一阵喧哗,心知必是吴贵妃回来了。趴窗户上一看,果然如此,只是贵妃身后还跟着一个二皇子。

    二人进了正殿,就把伺候的宫人都遣了出来,母子二人关门在里头呆了多半个时辰,才见二皇子匆匆出来,脸上似乎还带着愤愤之色。

    贵妃此时离了圣上,必是行刺之事有了结果。瑜楚心知不是打探消息的好时机,可实在按耐不住好奇心,也不知姜衡是不是用指纹找到了刺客?便凑到容止面前,问现在能否去给贵妃请安。

    容止满脸为难,说刚刚贵妃吩咐了,要歇息谁也不见。

    请安不过是个借口,瑜楚见吴贵妃没有心思搭理自己,想到高老夫人必定消息灵通,便和容止打了个招呼,直奔宝云阁。

    许是禁卫军也得到了消息,从宜芸馆到宝云阁,路上虽然还是有人来回巡视,见到瑜楚匆匆而行却没了前两日的警惕,只略瞟了两眼,就不再理会。瑜楚见状,更加心急,干脆一溜小跑起来。

    这么一路跑到宝云阁,瑜楚进屋时不免气喘吁吁的。进得屋里,还来不及行礼,柯皎皎就先她一步,笑嘻嘻向高老夫人道:“老祖宗您瞧,又来一个打探消息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娱乐之皮神饶命〕〔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继承人的小甜妻〕〔余生很长,不必慌〕〔师士传说〕〔透视医仙〕〔雷霆〕〔惜你如命〕〔万理之理〕〔地府神职〕〔萌宝来袭:爸比九〕〔豪门第一隐婚:盛〕〔前妻,离婚无效〕〔我太苏了,对不起〕〔女校超级教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