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隋乱〕〔美漫之道门修士〕〔玉咒〕〔朕凶狠〕〔变身之女侠时代〕〔木叶之争权夺丽〕〔亡者之厅〕〔嫡女冥妃:魔尊,〕〔甜吻娇妻99次〕〔魔神狂后〕〔美国牧场的小生活〕〔民国之谜图武探〕〔武戏江湖〕〔草根天路〕〔全民武道〕〔总裁,请入局〕〔一抹柔情倾江南程〕〔舌尖上的炊事兵〕〔都市无上仙尊〕〔神级师傅系统之我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美妆博主的古代日常 第64章 追根
    ,精彩无弹窗免费!

    说的高老夫人和柯夫人都笑了。

    高老夫人道:“你们两个丫头,都是机灵鬼。”

    瑜楚此时才把气喘匀了,好奇道:“有许多人来吗?我见贵妃娘娘带着二皇子回了宜芸馆,估摸着该有消息了。可是娘娘不见我,我就寻到老祖宗这儿来了。老祖宗,是不是刺客已经找到了,咱们能回家了吗?”

    柯皎皎扁扁嘴,抢着答道:“鸿胪寺卿的夫人,工部尚书的夫人,都御史的夫人,还有许多我不认识的夫人们,来了有两三波,都被老祖宗打发了。就是为了应付她们,老祖宗都顾不上告诉我娘和我,我到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柯夫人闻言,戳了戳柯皎皎的额头,好笑道:“你这丫头,在这里还敢乱说话,什么时候能长大!”

    高老夫人忙维护道:“皎皎天真烂漫,我看很好。小姑娘活活泼泼的才讨人喜欢。”

    柯皎皎听了,得意地冲母亲吐了吐舌头,拉着瑜楚凑到高老夫人身边,开始撒娇:“老祖宗,到底怎么回事,快告诉我们嘛。”

    高老夫人笑着摸摸她俩的头发,言简意赅道:“刺客找到了,自己招认是徐昭仪的人。”

    徐昭仪?这是谁?

    瑜楚还在拼命回忆,柯皎皎已脱口问道:“咦,来西苑的娘娘中有徐昭仪吗?”

    高老夫人见柯夫人似是已经明白了,便向两个女孩儿简单解释:“徐昭仪没有来西苑。她进宫有些年头了,一直不大显眼,你们这些小辈就不知道她。”

    进宫有些年头了,不显眼,还只是昭仪位份,这么说,就是不得宠啰?那她该怨恨的人是隆庆帝,或者其他受宠的嫔妃啊,关五皇子什么事呢?

    柯皎皎显然和瑜楚想到了一起,两人对视了一眼,又继续眼巴巴望着高老夫人。

    老夫人见两人八卦的表情,忍俊不禁:“你们两个小丫头,知道这许多做什么。”见柯皎皎又要不依,忙接道:“好了好了,我说。”

    “徐昭仪当年刚进宫时,和五皇子的生母庄妃娘娘,哦,当时还是庄嫔关系不错,常在一处。庄嫔养了只猫,平日十分宝贵,那天不知怎的,竟在徐昭仪脸上抓了一把。后宫妃嫔的容颜如此重要,徐昭仪自然不愿意。当时皇后娘娘还在,就闹到了她那儿。皇后娘娘本要责罚庄嫔,这当口却爆出了庄嫔有孕的消息,再加上庄嫔当时正得宠,连圣上也替她求情,这事便不了了之了。可是徐昭仪虽遍求名医,脸上的伤却始终没好全,一直留有一道疤痕,之后也不大得圣上待见,她便把这些都记在庄嫔身上,两人故此反目。此次刺杀,据说就是徐昭仪还记挂着这件事,拿五皇子出气。”

    听着是一出宫斗大戏,瑜楚却觉得有些不对劲儿。若要报仇,五皇子小时候没有母亲,无人看顾的时候不动手,现在十几岁有能力自保了才来刺杀,这徐昭仪智商如此堪忧吗?

    高老夫人见瑜楚若有所思,对比下柯皎皎却还懵懵懂懂,忍不住叹气,刚才柯夫人说女儿没长大,还真是没说错。这个样子嫁到高家来,自己少不得再费心调教个三五年。

    “老祖宗说这些都是刺客招认的,那徐昭仪怎么说?”瑜楚问道。

    “圣上派了人回宫去问,现在还没有回应。不过刺客身上有徐昭仪写的亲笔书信,圣上已经信了大半,任她否认只怕也没什么用。”高老夫人答道。

    “那刺客躲了两三日,是怎么被发现的?”瑜楚不想让别人发现姜衡和自己的联系,便拐着弯儿问道。

    “是宣宁侯世子找到的刺客。”

    姜衡?柯皎皎立即想到瑜楚是认识姜衡的,正要说话,却看到瑜楚拼命朝自己使眼色。

    高老夫人自然看到了两个人的小动作,也不说破,接着道:“据说姜世子早先与刺客动手,就觉得他的工夫招式很是熟悉,后来用了在大同学的什么法子,提取了刺客所用之剑上的指印,通过指印找到了刺客。”

    柯皎皎听的连连惊叹,连柯夫人也道:“这姜世子如此历害,竟能用指印找到刺客?这种方法真是闻所未闻。”

    瑜楚见状,也只好连连赞叹:“对呀对呀,真是历害。”可惜演技一般,自己都觉得太过浮夸,于是忙转移话题道:“不知刺客是什么身份?”

    “是羽林卫的一名校尉,不知怎的和徐昭仪搭上了线,替她行刺。”高老夫人话虽这么说,心里却是明明白白的,只是当着两个小女孩儿的面,有些事不不宜让她们知晓。

    据那刺客供述,他是在宫中当值时和徐昭仪勾搭在了一起。徐昭仪进宫多年不曾承受皇恩,春心荡漾下便找到了他,他又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两人不免有了首尾。他也是因此才肯为徐昭仪卖命的。

    隆庆帝听闻后暴怒,已下令将刺客打了半死,只怕徐昭仪也不会有好下场。可这事儿总透着些蹊跷,隆庆帝盛怒之下没有察觉,却瞒不过高阁老、高老夫人这些人。不过碍着隆庆帝的脸面,大家都不说破罢了。

    柯皎皎满足了好奇心,不耐烦再听高老夫人同柯夫人说些朝堂后宫之事,拉着瑜楚到了内室聊天。

    “楚楚,你刚才为什么朝我使眼色?”

    瑜楚忙把姜衡说有人要对付他,需要假装不认识的事说了一遍,末了叮嘱道:“在外人面前,咱们都当不认识他就是了。”

    柯皎皎了然:“我听娘说过,宣宁侯府看着一团和气,其实就是一团乱麻。现在那位侯夫人打世子的主意也不是一日两日了,宣宁侯对姜世子也是平平。得亏他的姑姑把他带去大同养大,不然还不知是什么境况呢。我娘还说,可惜了姜世子,又有本事又一表人才,偏偏摊上了这么个家世,京里门当户对的好人家只怕都不愿意把女儿嫁过去呢。”

    这话正对上了瑜楚的心事,不免尴尬,忙转换话题道:“这次过来出了那么多事,都来不及见小舅舅一面,你是不是也没见到你哥哥?”

    不料柯皎皎听了,竟扭捏起来,手指头在衣带上缠来绕去,半晌才细声细气地答道:“排云殿摆宴那天,远远地看见了一眼。”

    瑜楚不明白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心中奇怪,正要再问,却见柯夫人进来提醒说,刺客之事一了,只怕马上就要回京,让瑜楚提前收拾行李,省得到时候手忙脚乱。

    瑜楚忙谢了,又辞了高老夫人,就回去了。

    到了宜芸馆,见吴贵妃寝宫的门还关着,便拉着一个小宫女悄声问道:“娘娘还没起身?”

    “起了,是宣宁侯夫人来了,在里头陪着娘娘说话。”

    吴贵妃今天可够忙的,瑜楚心里嘀咕着,自去收拾东西不提。

    宜芸馆正殿内,宣宁侯夫人正一脸焦急地冲吴贵妃道:“娘娘您瞧,我早说了姜衡不是省油的灯,如今不过抓住了一个刺客,竟在圣上面前大大地露了脸。也不知道他是怎样花言巧语地哄了圣上欢心。”

    见吴贵妃只是冷冷地不接话,知道她并不关心姜衡得了隆庆帝喜欢对姜洐有何影响。想了想,又忙道:

    “这还不算什么,他得了功劳,总归也跑不出宣宁侯府去,娘娘在圣上那儿也有脸面。只是有一样,他前头从刺客剑下救了五皇子,后头又找到了刺客,为五皇子报了仇,可见同五皇子的交情不一般。五皇子得他救了性命,以后定会引为心腹,这于二爷的将来,总是大患。”

    吴贵妃这才听了进去,放下茶碗,拿帕子慢条斯理地擦了擦嘴角,问道:“依你说,该怎么办?”

    “还是前头那话,他的亲事上,总要结个不如意的亲家才行。”

    吴贵妃见她一直记挂着这个,嘲讽道:“我还当你有什么妙计,原来还是后宅这些鬼鬼祟祟,见不得光的小把戏。”

    “哎呀,娘娘是胸中有大丘壑的人,自然看不上后宅那些手段。可于我们这些寻常人家,家宅不宁那可是大事,要不古人怎么说妻贤夫祸少呢?给他娶个小门小户的媳妇儿,他看不上最好,他虽然不听我这个继母的,他媳妇儿却不能不听婆婆的。到时候两人心不在一处,劲儿不往一块使,任他有多大本事,有了家业拖累,也成不了大气候,五皇子也少了份助力。”

    后宅关联着家事,后宫也关联着前朝,吴贵妃岂会不明白这个道理。见宣宁侯夫人总算说到了点子上,也沉吟片刻,问道:“你想让我做什么?”

    宣宁侯夫人见吴贵妃态度终于松动了,忙趁热打铁道:“其他的事都由我来安排,到了合适的时候,还请娘娘说句话。就是圣上那儿,娘娘的脸面也是无人能及。”

    老宣宁侯与隆庆帝极有渊源,便是后来萧戎出了事,看在老侯爷的份上,隆庆帝对姜衡也极为关照,对姜谓这个正经侯爷反倒无可无不可。

    再加上此次行刺之事,姜衡的表现很是亮眼,在隆庆帝那儿更得了不少好感。他的婚事,只怕隆庆帝还真的会问上一问,到时候,能说上话的也就自己了,姜家人是决计指望不上的。

    想到这里,吴贵妃缓缓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娱乐之皮神饶命〕〔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继承人的小甜妻〕〔余生很长,不必慌〕〔师士传说〕〔透视医仙〕〔雷霆〕〔惜你如命〕〔万理之理〕〔地府神职〕〔萌宝来袭:爸比九〕〔豪门第一隐婚:盛〕〔前妻,离婚无效〕〔我太苏了,对不起〕〔女校超级教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