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修罗〕〔校园逆天女:恶魔〕〔诱妻入室:冷血总裁〕〔霸道老公放肆爱〕〔霸道帝少惹不得〕〔穿越八零:麻辣小〕〔快穿之愿望系统〕〔泡走女主白月光〕〔太古霸宗〕〔道法苍生〕〔逍遥兵王闯都市〕〔苍穹圣界〕〔神话法律咨询系统〕〔三国争鼎〕〔诸天降临大逃杀〕〔我真是个富二代〕〔小农民大明星〕〔帝国诸天〕〔仙女修真日常手记〕〔都市妖孽真仙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美妆博主的古代日常 第65章 究底
    ,精彩无弹窗免费!

    玉澜堂里,五皇子刘灼姿态放松地倚靠在榻上,右手随意地挥了挥,对姜衡道:“我这里没那么多规矩,随便坐。”

    姜衡却没有坐,站在离刘灼一丈远的地方,平板地说道:“五爷夤夜相召,不知是为了何事?”

    刘灼看姜衡一副拒人于千里地样子,叹道:“景之,以你我的交情,还要这般客气吗?前日若不是你舍身相救,我早已成了剑下亡魂,就凭这一条,你我也该坦诚相待。”

    姜衡似是没有看到刘灼情真意切的模样,完全不为所动,只淡淡回了句:“臣不敢。”

    刘灼无法,只得跳过准备好的大段铺垫,直奔主题:“徐昭仪死了,畏罪自戕。”

    姜衡闻言,睁大眼睛,有些惊愕地看着刘灼。

    刘灼冷笑:“替罪羔羊,当然死了最好,一了百了便不会胡乱攀扯。”

    “五爷既然认为徐昭仪是替罪羊,为何不向圣上说明?反而召了臣来。”姜衡恢复了平静,依旧波澜不惊地说道。

    刘灼苦笑:“没有证据,就算你我心知肚明,父皇又怎么会相信?更何况涉及他最宠爱的妃子和儿子。”

    “五爷高看,心知肚明四个字,臣不敢当。”

    刘灼见姜衡一味推脱,低头想了想,又换了副面孔,有些悲戚地说道:“景之,自打重阳节前你提点我向父皇进献先太后的手札,得了父皇赞赏,我就已经将你引为知己。不管你当初的目的是什么,总归是帮了我。经过前日的事,我更加以为我们已是生死之交。怎么今日一见,你竟然如此冷淡?”

    姜衡听到“不管你当初的目的是什么”,不免大吃一惊,再也不是云淡风轻的样子,略有些紧张地开口道:“五爷的意思,臣有些不明白。”

    刘灼心中暗笑,面上却不显:“我听说那天,父皇贬谪了一位礼部的主事?唉,我都说了,不管你心里想的是什么,我总归都承你的情。”

    姜衡没想到刘灼平日看起来单纯无害,心里却这样明白,定了定神,说道:“臣当日不过随口一说,并不是有意提醒您,也不知道这之后的许多事情,恐怕是五爷多心。”

    刘灼见姜衡打死不承认,知道他谨慎,既然话已点到,也不再纠结,继续道:“唉,那天之后,父皇派了我帮着准备重阳节的一应礼仪,因此惹了二哥不高兴,又引出此次这番祸事。若不是景之,我,唉……”

    姜衡本不欲接招,可刘灼分明是要拖自己下水,自己又有重阳节的把柄在他手里,被逼无奈,只好试探道:“依五爷的意思,这件事,竟是二爷在后头吗?”

    既然姜衡已经上道,刘灼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除了他那执掌六宫的母妃,还有谁能让徐昭仪认下这自污名节的罪名?说什么是因为记恨我的母妃,十几年都过去了,徐昭仪若真有这气性,岂会一直蹉跎在昭仪位份上?”

    姜衡本来就对徐昭仪蓄意报复这个理由心存疑虑,在他看来,幕后之人若非徐昭仪,最有可能的就是二皇子刘炽或吴贵妃。刘灼把重阳节一应事务打理的井井有条,在隆庆帝面前大出风头,早就惹了刘炽不满,这件事他也知晓。此时又见刘灼如此笃定,与自己所料不谋而合,心中更加笃定。

    “五爷这么说,莫不是想要向圣上讨份公道?”

    “公道?”刘灼似笑非笑:“深宫之中只有胜负,哪有公道?”

    “那五爷是想?”

    “景之,上次重阳节是你提醒我在先,这次万寿节,又是你救了我,可见,这都是你我的缘分啊!”刘灼目光灼灼地盯着姜衡,语带暧昧。

    姜衡恶寒了一下,打了个寒颤。

    刘灼笑的愈发欢乐,挤眉弄眼道:“你看,你家侯夫人和贵妃还有二哥之间本就有牵绊,二哥对你就不会真心。这次你又帮我找到刺客,虽然并未追究到他那里,可折了一位禁卫亲军,他必定记恨于你,你和他,总归是好不了了。”

    姜衡无语,这刘灼,生了一副人畜无害的面孔,居然是个扮猪吃老虎的家伙。刚才铺垫了那么多,都是为了让自己站到他那边,为他出力。

    不过他说的有理,二皇子就不用说了,自己绝对不会考虑。三皇子四皇子又一向以二皇子马首是瞻,本身也资质平平。唯有刘灼,虽没了母亲,外家也是小门小户靠不上,却极聪颖,又会掩饰野心。隆庆帝待他,表面上确实不像对二皇子那样倚仗,可毕竟没有立太子,往后的事谁也说不准。

    再说吴贵妃娘家是功勋之家,隆庆帝为防着他们坐大,实际上也并不敢向二皇子放权。要不然,重阳节上举行养老礼这么出风头又收买人心的差使,怎么会落到刘灼头上?

    这么一想,心中已经认可了刘灼。只是自己虽然有把柄在他手里,也不能光挨打不还手不是?想了想,答道:“五爷所言,臣又何尝不知!只是臣因为外祖父之事,无论家中还是外头,行事都颇受阻碍,恐怕帮不上五爷什么。”

    刘灼忍不住心中吐槽,你居然好意思厚着脸皮说“颇受阻碍”?

    萧戎出事后,受波及的明明是他老子姜谓,再没得过圣上好脸色。姜衡呢,反正年纪还小,又去大同避了几年,再回京,圣上已过了气头,再见反倒怜惜他年幼失怙,又喜他英姿勃发,与京城勋贵府中那些未经过战场磨砺的轻浮子弟截然不同,于是格外优待。

    再加上这次在西苑立了功,据体仁殿那边的消息,说圣上有意升他为金吾卫指挥佥事,十八岁的正四品,满朝能数出几个来!居然还能面不改色地说出“行事颇受阻碍”,这份无赖架势,也就,也就自己能比了!

    刘灼摸了摸下巴,姜衡这是在开价呢。有意提起萧戎,是想给他翻案?

    腾冲之变发生时,自己还不曾接触政事,也没有留心。可这三年多下来,多多少少也听到些传言,也有人提里头另有隐情。可当时圣上对这事使了雷霆手段,后来也不许再对此上奏议论,要翻案,不知要费多大气力。所以姜衡想借自己的力?

    琢磨了一会儿,权衡再三,若姜衡真能帮自己成了大事,只要有据可循,待事成之后,给他翻案又何妨?反正他求的也不过就是个名声。于是开口道:“若说萧老将军之事,我也有所耳闻,想必景之是心中有数才会提起。现在我虽不敢说什么,可日后若有了机会,只要能让外人服气,我定不会让景之失望。”

    姜衡见刘灼答的干脆,心中满意,又趁热打铁道:“多谢五爷!还有一事,我们府里那位夫人最近频频求见贵妃娘娘,极有可能是要在我亲事上打主意。我于宫中之事插不上手,待得需要的时候,还请五爷帮忙敲敲边鼓。”

    刘灼没想到姜衡竟提出这么个要求,愕然道:“第一桩也就罢了,怎么你娶媳妇儿,也要我出面?”

    姜衡倒是一派堂堂正正:“五爷此言差矣,娶媳妇儿乃是人生第一大事,怎么不能请五爷帮忙了?”

    刘灼终于忍不住一颗想要吐槽的心:“我自己都还没有媳妇儿,倒要给你张罗娶亲?你到底看上了哪家的姑娘,竟然如此上心。”

    姜衡神秘一笑:“过些时日你就知道了。”

    刘灼无奈,转念想了想,姜衡这么着,也算是以另一种法子表明了会一心一意向着自己,罢了罢了,就做了这桩媒吧!

    徐昭仪自尽的消息传到西苑,隆庆帝又大大地发了顿脾气,然后下令立即回宫。好在瑜楚提前做了准备,也不慌乱,如来时一般,安安静静地抱着行李跟在容止后面行事。只是吴贵妃再也没有召见,让她有点摸不着头脑。

    等趁了宫中马车回到府中,已到了快用晚饭的时候。响月斋的丫头都在院中等着,见瑜楚进了门,一齐奔上,手忙脚乱地接行李,七嘴八舌地叫姑娘,好不热闹。

    瑜楚被琯柚和棠梨服侍着,舒舒服服洗了个澡,安逸地差点在浴桶里睡着。不由得感叹还是家里好。

    等换了衣服,先去丛桂轩请安。莫氏携了璋哥儿正等的心急,见瑜楚进来了,忙上前抱住,眼泪同时滚了下来:“我在府里听说西苑混进了刺客,急的不得了,偏大老爷那什么也问不出来。幸亏柯夫人派人来递了话,说你和庭哥儿都没事儿。若不然,我定要去西苑寻你们!我可怜的囡囡,怎么会遇到这种事,可有吓着?”

    瑜楚听了,不由心生愧疚,自己在西苑该吃吃该喝喝,竟没想到莫氏听了些一鳞半爪的消息得急成什么样。还好柯夫人心细,自己一定要找个机会好好谢谢她。

    心里想着,忙安慰道:“娘别哭啦,我这不是好好的。西苑那么多大人物,纵是混入了刺客,也顾不上我呀。我呆在贵妃娘娘那儿,根本就没见着刺客,没有吓着。”

    又看璋哥儿在一旁眼巴巴盯着自己,俯身摸了摸他的小脑袋,说道:“贵妃娘娘赏了一方端砚,等会儿我让人给你拿过去。”

    璋哥儿开心地点点头,说:“姐姐你回来了太好了,前两天娘担心你和小舅舅,一直哭。”

    瑜楚问道:“小舅舅也回书院了吧?”

    “回了,”莫氏带着嗔怪答道:“庭哥儿也是,走之前也不和我说一声。若不是柯夫人传话,我都不知道他去了西苑。昨天我就已经派人在书院等着,他一回去就知道了。”

    母子几个正说的热闹,忽闻倚云在外头打起了帘子:“珊瑚姐姐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穿越远古之红包系〕〔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