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隋乱〕〔美漫之道门修士〕〔玉咒〕〔朕凶狠〕〔变身之女侠时代〕〔木叶之争权夺丽〕〔亡者之厅〕〔嫡女冥妃:魔尊,〕〔甜吻娇妻99次〕〔魔神狂后〕〔美国牧场的小生活〕〔民国之谜图武探〕〔武戏江湖〕〔草根天路〕〔全民武道〕〔总裁,请入局〕〔一抹柔情倾江南程〕〔舌尖上的炊事兵〕〔都市无上仙尊〕〔神级师傅系统之我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美妆博主的古代日常 第68章 莫庭的反应
    ,精彩无弹窗免费!

    瑜楚大惊失色:“怎么可能!皎皎统共也没见过小舅舅几面,两人也没有单独相处的机会,怎么可能私,私……”始终说不出来那个词。

    莫氏道:“柯夫人说皎皎在芳菲苑,庄子上和西苑都见过庭哥儿,你可知晓?”

    瑜楚仔细想了想,回道:“芳菲苑开业那天,楚楚去瞧我,路上马惊了,是小舅舅制住了马,他还受伤了。”

    莫氏这才想起是有这么一茬:“是有这回事,怪不得皎皎说庭哥儿曾救过她。还有庄子上,你们去普照寺玩的时候,他们可曾单独相处?”

    “那天下午我们采花时分开了,再见时,皎皎和小舅舅一起在马车边等着我,应该是曾相处了一阵子。”

    “那西苑呢?”莫氏又追问。

    “去西苑的第一天,我们曾去文昌阁找小舅舅和柯少爷,不过没找着。后来出了行刺的事,大家各自都在住所不敢随意出门,应该没有见过吧。”

    瑜楚说着,突然想起她问柯皎皎有没有见过柯敏莫庭时,柯皎皎那吞吞吐吐的语气,还有那粉面含春的笑容。

    顺着这个,又想到之前在庄子上,自己曾问过柯皎皎喜欢什么样的人。她是怎么回答的来着?要读过书,会功夫,见过世面。当时自己光顾着想姜衡了,现在看来,这一条条一件件,对着的不是莫庭还是谁?

    还有那天几个人聚在院子里吃烤肉,皎皎一直有意无意地问莫庭的事,在西苑也是她提议的去文昌阁……

    越想越多,瑜楚不由得在心里暗骂自己迟钝。

    莫氏见瑜楚似是想到了什么,问道:“楚楚,你小舅舅他……”

    瑜楚跺跺脚,把回忆起来的事都告诉了莫氏,末了说道:“据我猜测,小舅舅未必对皎皎起了什么心思,也许只是皎皎动了心。”

    莫氏叹道:“我也是这样想的。可柯夫人不愿信我,一心认定了是庭哥儿哄骗皎皎。这可如何是好?”

    瑜楚道:“他俩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都是我们在猜测。皎皎是见不到了,不如我现在出趟城,去问问小舅舅。”

    莫氏有些犹豫:“这种事,你一个小姑娘家怎好开口问,还是我去吧。”

    瑜楚忙道:“娘又不是不知,府里多少双眼睛在盯着咱们呢。方才柯夫人兴师问罪地来,又怒气冲冲地走,延寿堂和紫竹苑定已得了消息。此时娘再巴巴地赶去书院,他们前后一串,不知又要编排出多少闲话来。若真传出什么不利皎皎的传闻,咱们如何有脸再见柯家人呢?不如我先往芳菲苑去一趟,在那儿换了马车,悄无声息地走一趟,府里人也不知道。”

    莫氏听了,忙道:“还是你虑的是。既然这样,你先去换件出门的衣裳,我这就派人去芳菲苑,让余掌柜提前备好马车。”

    瑜楚答应了,收拾一番,匆匆出了府。

    丽正书院侧门外,瑜楚见到了莫庭。

    “咦,楚楚,你怎么来了?可是姐姐有什么事?”瑜楚从没来过这里,莫庭不免奇怪。

    瑜楚打量着莫庭,这还是两人中秋节后第一次见面。两个月没见,瑜楚觉得莫庭似乎消瘦了不少,精神也不大好。

    甩走心中纷乱的思绪,瑜楚谨慎地看了看周围,见无人经过,才严肃地问道:“小舅舅,我问你件事,你一定要说实话。你和皎皎,曾经有过什么约定吗?”

    莫庭见问到柯皎皎,先是一惊,然后顾作镇定地理理衣袖,反问道:“当然没有,你为什么问这个?”

    瑜楚叹口气,说道:“小舅舅,你撒谎,今天柯夫人闹到家里来,一口咬定你和皎皎有事,说了许多难听的话。你可知是为什么?”

    眼见着莫庭的表情越来越惊疑不定,不待他回答,又道:“高家往柯府去提亲,说的是高三公子高瞻和皎皎。皎皎不同意,为了这个被柯大人禁足。她性子倔,不但不服,反倒不吃不喝起来。柯大人恼怒非常,非要皎皎同意,皎皎便说她已有了心上人,此生非那人不嫁。小舅舅,你定是知道皎皎说的是谁吧。”

    莫庭听了,急道:“她不肯吃饭?有几天了?可还好?”

    瑜楚不答,只定定地瞧着他。

    莫庭躲开瑜楚的目光,半晌才抬起头,涩涩地开口道:“皎皎的心意,之前我若有若无地也猜到些,本想着不过是小姑娘家的小心思,做不得准,况且也见不到几面,时间久了她也就淡了。没想到前几日奉召去西苑,在体仁殿的宫宴上又碰到了。”

    莫庭回忆着当时的情形,连眼神都温柔了许多:“当时闹刺客,体仁殿里人又多,混乱之下皎皎被挤到了昆明湖边。我眼看着她要掉下去了,就一把把她捞了上来,自己却没站住,落进了湖里。当时太过混乱,皎皎虽扯着嗓子喊,却没人顾上我们这边。还好那一片因挨着体仁殿,湖底被填过,并不深,我就自己爬了上来。待我上岸,皎皎把她的披风给了我,又帮我绞干了头发。”

    说到这里,莫氏庭的声音提高了些:“那时她说了好多话,可我并没有回应!我知道以我的身份,柯家断然不会同意,既然没有希望,又何必耽误她呢?所以我直说了不可能,让她安心听从父母安排。”

    瑜楚沉默下来,反复思索着莫庭的话。看来,是皎皎先动了心,莫庭虽有所察觉,但并没有回应,而是一直在逃避。到了西苑见面时,皎皎把话挑明了,莫庭又拒绝了她。可听着话里的意思,莫庭似乎对皎皎也是有心的,只是因为自惭身份的差距,不得己才放弃?

    瑜楚想着,犹犹豫豫问道:“小舅舅,你也喜欢皎皎的对吗?那为什么不去试试呢?柯大人夫妇并不是那捧高踩低的人。”

    莫庭听了,苦笑着答道:“儿女婚事是一辈子的大事,总要讲究个门当户对。柯家是大族,世代书香,怎么会看上我这样商户出身的人?况且我在功名上也有限,只是个举子,连授官的资格都没有。”

    瑜楚不服气地反驳道:“商户又怎样?爹爹的祖辈也是商户,不也进了户部?更不用说嫌弃举子,明年春闱你一下场,进士定是手到擒来。到时候不就能授官了。”

    莫庭见瑜楚说的天真,摇头道:“两榜进士才多少人?参加考试的有多少人?纵是我自信有真才实学,谁知考试时会出什么状况?这中进士,才气占七分,还有三分却是看运气。柯大人怎舍得把掌上明珠给了一个前途未明、没有背景的人。那高家三公子,父亲是阁老,怎么瞧,也比我强。”

    瑜楚下意识地又要反驳,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只喃喃道:“听柯夫人的意思,皎皎一心维护你,只说都是自己的错,这份心,小舅舅你舍得舍弃吗?”

    莫庭闻言,顿了顿,垂下眼帘道:“让她都忘了吧。”

    瑜楚瞧着莫庭没精打采的模样,与柯皎皎了无生气躺在床上的样子重叠在一起,眼泪夺眶而出:“若是皎皎真的被迫嫁去了高府,她一定会很不开心,很不幸福的。又或是,你再也遇不到心仪的女子,那可怎么办呢?”

    莫庭深深地吸了口气,答道:“她不会不开心的。高家上上下下都喜欢她,高老夫人又那么疼她,等将来她生儿育女了,定会庆幸自己选了最正确的路。”

    瑜楚心痛如绞,哽咽道:“那小舅舅你呢,你会不会忘了皎皎?”

    莫庭转头,望着不远处打着旋落下的枯叶,既不说话,也不回应。

    瑜楚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两人就这样一同怔怔地坐在车里沉默着。

    半晌,瑜楚勉强开口道:“我要回去了,明天去柯府,说不定会见到皎皎,小舅舅你可要带话?”

    莫庭刚要摇头,突然想起了什么,迟疑道:“那天落水后,我随身带着的玉佩就不见了。第二天我又去寻,仔仔细细找了许久也没找到。当时以为是掉到了昆明湖里,现在再想,不知道会不会是……”

    瑜楚睁大了眼睛:“你是说皎皎?”

    “若有机会,你问问她。那东西若真在她那,怕会惹来麻烦。”

    瑜楚揣摩着柯皎皎的心思,狠了狠心,说道:“柯夫人并没有提到玉佩,不过若皎皎真拿着,也未必会告诉她。我去问一问吧,既然有了决断,就不该再留念想。”

    从丽正书院回华府的路上,瑜楚觉得心里堵的难受,突然很想找个人倾诉。这个念头浮上来,首先想起的就是姜衡,便吩咐车夫把车赶到杨梅斜街。

    到了小院门口,瑜楚轻轻叩了叩门,等了一会儿,却无人回应。

    瑜楚心中失望,巷子里的风又吹的身上阵阵发冷,便转身欲走。恰在此时,听到背后传来一个惊喜的声音:“楚楚?”正是姜衡。

    瑜楚回头,看到姜衡还骑在马上,身形挺拔,神采飞扬,一双杏眼定定地望着自己,眼里似有小小的火苗在闪耀,似乎整个巷子都被照的温暖又明亮。

    瑜楚再也忍不住,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娱乐之皮神饶命〕〔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继承人的小甜妻〕〔余生很长,不必慌〕〔师士传说〕〔透视医仙〕〔雷霆〕〔惜你如命〕〔万理之理〕〔地府神职〕〔萌宝来袭:爸比九〕〔豪门第一隐婚:盛〕〔前妻,离婚无效〕〔我太苏了,对不起〕〔女校超级教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