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修罗〕〔校园逆天女:恶魔〕〔诱妻入室:冷血总裁〕〔霸道老公放肆爱〕〔霸道帝少惹不得〕〔穿越八零:麻辣小〕〔快穿之愿望系统〕〔泡走女主白月光〕〔太古霸宗〕〔道法苍生〕〔逍遥兵王闯都市〕〔苍穹圣界〕〔神话法律咨询系统〕〔三国争鼎〕〔诸天降临大逃杀〕〔我真是个富二代〕〔小农民大明星〕〔帝国诸天〕〔仙女修真日常手记〕〔都市妖孽真仙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美妆博主的古代日常 第73章 皆大欢喜
    ,精彩无弹窗免费!

    初冬天黑的早,莫庭又站了会儿,就见外头太阳快速西落,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天黑了,气温也跟着急剧下落,莫庭冷的手脚冰凉,只好轻轻跺跺脚搓搓手。

    天擦黑的时候,有人过来点了几盏灯笼,此后就再无人来过。莫庭站在灯光之中,也只能看清花厅中的摆设,再往外,就是一片黑蒙蒙,什么也看不见了。

    不过这么一来,外头的人倒能将他看的一清二楚。

    香堇奉了柯皎皎的话,带来了几个包子,想趁人不注意偷偷塞给莫庭。可香堇来到花厅边,一看这架势,再不敢轻举妄动,回到后宅,苦着脸复命道:

    “姑娘,不知是谁,在花厅里点了几个明晃晃的大灯笼,奴婢要是过去送吃的,定会被瞧的清清楚楚,要是让老爷知道了怎么办?”

    柯皎皎咬牙,十分心疼地想着莫庭一定又饿又冷,既然不能找母亲说项,那就找哥哥好了!他一定有法子!

    柯皎皎眼睛亮了,一叠声地催着香堇去将柯敏请来。事关自家姑娘未来的夫婿,香堇顾不得自己已前厅后院的跑了几个来回,略喝了口热水,就一溜烟又跑了出去。

    没多久柯敏就来了,柯皎皎上前抱着他的胳膊,焦急道:“哥,前头莫……已经在花厅站了那么久,连晚饭也没吃上,天又那么冷,爹爹怎么还不让他进来?你去帮我劝劝爹爹嘛。”

    柯敏自打那天劝柯沐回了高家的求亲后就病倒了。起初是咳嗽,后来又染上风寒,也吃不下东西,渐渐地竟有些起不了床的架势。

    柯夫人见女儿这头还没忙完,儿子又病成这样,急的不知又哭了多少回。只好把一天掰成两半,白天陪着儿子,盯着他吃药,晚上陪着女儿,和她说话开解。就这样熬了五六天,差点把自己累倒。

    好在到了莫庭求亲的前一日,柯敏已能起床行动,柯皎皎的情绪也大致恢复了。

    柯敏咳了几声,爱怜地摸摸柯皎皎的头发,温言道:“你和莫兄两人把爹爹气成那样,爹爹不舍得动你,可不是只能拿他出气?你放心,爹爹有分寸的,过不多时就会让人去请了。”

    柯皎皎撒娇道:“外头那样冷,就是站一会儿也冻的手麻脚麻,他见爹爹之前就站了一个时辰,现在又站了这么久,冻坏了怎么办?”

    “都说女生外向,原来我还不信,今天可算信了。”柯敏打趣道。

    柯皎皎不依地摇摇他的手臂,娇嗔道:“哥哥!”

    又说:“哥哥去嘛,爹爹只听你的劝,上次和高府……就是你说动爹爹的。”

    柯敏听到妹妹说起同高府之事,眼神迅速黯淡下来,又怕她发觉,打起精神,使劲儿咳了两声道:“再等一等,若一个时辰后爹爹还不说话,我再去劝他,好不好?”

    花厅里,莫庭又冷又饿,等的太久了,连时辰也不知道。抬头看了看,见天上乌云密布,连点星光都没有,只怕是要下雨。莫庭心中猛然冒出“苦其心志,饿其体肤”几个字来,随即摇头苦笑,这天上落下个媳妇儿想接住,可不比降大任简单啊。

    瑜楚在丛桂轩一直等到宵禁,直到小厮来回了说还没消息,才回到响月斋歇息。

    说是歇息,其实也睡不着,只是已到了宵禁时候,最早也得明日清晨才能有答复,只好胡乱洗漱了,躺在床上干瞪眼。

    半梦半醒中,似是有阵凉气卷到了床上,瑜楚一个激灵清醒过来,翻身下床,果见是自己之前把窗户开了道缝又忘记关上。

    瑜楚也不声张,轻轻来到窗边,伸手想关时却觉得外头似是亮晶晶的。猛地拉大窗子,几片雪花随着风被卷了进来,打在瑜楚脸上。仔细一看,只见外头正下着鹅毛大雪,地上已铺满了白色。今年的第一场雪,竟下在了今夜!

    柯府里,柯沐正裹着被子睡得香甜,却觉得被人推了两下,勉强睁开眼,看见柯夫人焦急的面庞。

    “老爷,外头下雪了!”

    “下雪就下雪,你推我做什么?”柯沐还有些迷糊,含混问道。

    “莫家那小子还在花厅站着哪!”柯夫人急道。

    “噢,让他站着吧,明早再说。”柯沐翻了个身,又想接着睡,手臂却被柯夫人掐了一把,瞬间醒了。

    “哎哎,你掐我做什么?”

    “他都站了三个时辰了!花厅又那么冷,冻坏了怎么办?咱俩不是说好了,莫家小子来求亲的话,稍稍为难一番也就是了,你怎么把他扔花厅挨饿受冻的?现在又下雪了。我就说,刚敏哥儿来求情,就该让他进来。”

    “他不是会功夫吗,也就饿冻这几个时辰,怕什么。”

    柯夫人忍不住又掐了夫君一把:“那是你女婿!若是冻出个好歹,受苦的还不是皎皎!你不去说,我去!”说着,一扭身就要往外走。

    柯沐忙拉住妻子:“你别去,别去,外头那样冷,你身子弱,受不住。我让他进来就是了。”

    花厅,莫庭已冻的四肢僵硬,又站了太久,腿脚似乎也肿了起来。因为冷,倒不觉得饿了。大片大片地雪花被风卷进来拍在身上,开始还化成雪水,后来就直到粘在身上,白花花一片。

    厅里铺的是青砖,莫庭没想到会下雪,穿的却是布鞋,砖上的寒气很快透过薄薄的鞋底顺着腿往上窜,让人觉得透心的凉。

    莫庭正艰难地把手抬起来,想举到手边呵口气稍暖一些,却猛地感到有只温暖地手拍上了自己的肩膀。他缓缓转头,目光正对上柯敏带着笑意的脸。

    天刚蒙蒙亮,瑜楚就轻手轻脚地进了丛桂轩。本以为莫氏还没起身,进了屋才发觉她正坐在椅子上发呆。

    “娘,你也起这么早?”

    “压根就没睡。”莫氏眼底带着一片鸦青,有气无力地答道。

    瑜楚觉得好笑。昨天莫氏还淡定地说尽人事听天命,可等了一天一夜都没消息,也坐不住了。

    笑了两声,又发起愁来,下了半宿的大雪,也不知小舅舅在柯府是怎么过的?想着这些,也愁眉苦脸地坐下,与莫氏相对无言。

    又等了片刻,忽听外头响起急促地脚步声,踩在雪上格外的响亮。瑜楚猛地起身,打开帘子,不妨和捧雪撞到一处,两人一起跌落地上。

    捧雪顾不上自己就要来扶,瑜楚却抓着她的手急切问道:“是不是小舅舅有消息了?”

    “是,”捧雪喜不自禁,声音都带着些颤抖:“柯大人已同意了二舅爷的求亲,大舅爷现接着了二舅爷,正往回走,先差了远山回来说一声,请夫人和姑娘放心。”

    莫氏听了,喜极而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正在内室睡觉的璋哥儿被吵醒了,跌跌撞撞跑出来,懵懂问道:“小舅舅要和柯姐姐成亲了吗?”

    瑜楚从地上一跃而起,抱住璋哥儿在他小脸上狠狠亲了一口,大声笑道:“以后不许喊柯姐姐,要改口叫小舅妈了!”

    宣宁侯府,姜衡和郭源还保持着在大同时的作息,一向起的很早。

    夜里虽下了大雪,两人依旧照着平日在院中活动筋骨。只是姜衡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只和郭源拆了几招,就被夺了兵刅,索性不练了,回屋吃早饭。

    郭源平日习惯了与姜衡拆招,只留下自己也没什么意思,便也扔下长刀随姜衡回屋。

    说是吃早饭,姜衡却只望着门口发呆,连筷子都没有拿起来。

    郭源吃完了自己碗里的红豆汤圆,看姜衡只顾看外面,便偷偷从他碗里又捞了一个。

    姜衡没有反应,郭源咧嘴偷笑,又捞了一个,正吃的高兴,啪的一声,一个汤圆飞了过来,正贴在他眉间。

    郭源哇哇叫着把汤圆拽了下来,还好天气冷,汤圆已不烫了。

    郭源眨眨眼,故意问道:“哥,你在等什么,这么专心?”

    姜衡丢给他一个明知故问的白眼,不吭声。

    郭源吃吃笑道:“莫庭去求个媳妇儿,哥你这么紧张干嘛?倒像是自己求亲一样。”

    郭源误打误撞猜到了姜衡的心思,自己却不知,见姜衡不理他,索性光明正大地把姜衡的碗端过来,大口吃了起来。

    吃到最后一个,恰见外头飞身进来一个人,郭源拼命咽下嘴的汤圆,抢在姜衡前头问道:“怎么样了?”

    “柯大人同意了。”来人相貌平平,语气也平平,不带一丝起伏。

    “啧啧,西泠你从话就这样吗?多说几个字又不会被累死。”

    “谁都像你话多!”姜衡心情大好,白了一眼郭源,对西泠道:“你也守了一夜了,今日无需当值,好好歇一歇。”

    西泠低头称是,见没其他吩咐,又轻盈地退了出去,却始终没回答郭源的问话。

    “嗐,哥,你天天对着西泠的冰块脸,不觉得冷吗?不过夏天倒是不错,消暑利器。”郭源说完,自顾自笑的前仰后合。

    姜衡懒得理他,放松下来才察觉饿了,见满桌饭菜已被郭源吃了多半,忙风卷残云地埋头吃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穿越远古之红包系〕〔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