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捕鱼机〕〔我的妹妹是狠人〕〔我在杀戮中诞生〕〔我真的是大罗金仙〕〔盛唐不遗憾〕〔火影之联盟〕〔热血江湖之正邪大〕〔铁血无痕〕〔一起扛过枪〕〔大龙挂了〕〔我什么没干过〕〔不死琉璃心〕〔我很凶猛〕〔邪王专宠:腹黑逆〕〔绝世妖娆:纨绔医〕〔抗日之特战狂兵〕〔弃女重生:夫君请〕〔惊世医妃,腹黑九〕〔重生九零小辣妻〕〔一夜沉沦:赏金娇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美妆博主的古代日常 第77章 姜衡的亲事
    ,精彩无弹窗免费!

    瑜楚没想到的是,除了自己,还有个人也正盼着她赶快嫁给姜衡。

    宣宁侯府和光堂里,姜佩姗很是不满地对母亲吴氏道:“娘,大哥还不来,我先回去了,我还有事呢。”

    吴氏慈爱地拍拍姜佩姗的手,说道:“你大哥一向忙,想来是有什么事耽搁了,马上就会过来的,别急,再等会儿。”

    宣宁侯姜谓将手中的茶杯啪地一声放在桌上,生气道:“说了让申时一刻过来,现在都快二刻了,还不来,让一大家子坐这儿等着。我看他自打回京,越来越目无尊长了!”

    吴氏心里偷笑,她让人传话给姜衡,让他申时二刻过来和光堂,自己却同姜谓说的是申时一刻。姜衡不喜欢和自己打交道,自然不会早来,这就让姜谓对姜衡生出了不喜。

    这么多年来,她都是如此这般,在小事上一点一点地磨掉姜谓同姜衡之间的父子之情,如今看来,这水磨功夫没白费。

    “侯爷别气,我这就差人去叫。”吴氏做出一副惶恐的模样。

    “不关你的事,是那个不孝……”姜谓对娇妻一向温柔,见自己吓到她了,忙出言安慰。

    “谁不孝啦?”只是姜谓的话没说完,却被一个欢快的声音打断了。那么大的嗓门,整个宣宁侯府都能听出来是郭源。

    姜谓脸色一僵,他平生最怕两个人,一个是前头的岳丈萧戎,一个就是亲姐姐姜谊。后来两人要么仙逝要么远嫁,姜谓也很是松快了几年。

    不过自打今年春上郭源进了京,他被姐姐支配的恐惧又全面复苏了,因而对郭源始终敬而远之。实在远不了时,也是客气非常。此时听到郭源的声音,生怕他往大同传话,惹了姐姐生气,忙噤了声。

    “大哥让我们等了那么久,我也就罢了,父母亲是长辈,哪有让长辈等晚辈的理?总该解释几句吧。”娇纵的姜佩姗却不怕郭源,更不怕姜衡,瞪着眼睛脱口而出。

    姜佩姗出生时,姜谊早已随夫君驻守大同,轻易不出来。因而姜佩姗从没见过那个传说中假托男孩养大,比姜谓剽悍得多的姑姑。又嫌弃郭源是穷乡僻壤出来的混小子,十分看不上他。至于姜衡,吴氏早就说过,世子之位早晚是姜洐的,一个不受宠的侯府公子,虽说是嫡出,生母却早就不再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姜衡一听,就知道吴氏又做了手脚。来传话的下人明明说的是申时二刻在和光堂见,自己已勉强早来了会儿,如何会让众人等?不过这些小打小闹的手段,姜衡懒得理会,直接向吴氏道:“夫人叫我来做什么?”

    姜佩姗见姜衡不理他,郭源又只顾在桌上找糖吃,气的声音都抖了:“爹,娘,你看他们……”

    夫君面前,吴氏一向谨慎地经营着一个备受委屈却百折不挠的慈爱后娘形象,故而抢着开口道:“姗姐儿不要闹,你大哥必定是有缘故,他不愿说,你就别逼他了。”

    又温柔地对姜衡道:“世子,今儿个找你来,是有件大喜事同你商议。你今年十八岁了,还没订亲,我和侯爷实在是着急。之前你在大同,我就是有这份心也使不上力,如今好了,你回来了,正该说起这件事。算一算,你回京也快一年了,不知心中可有中意的人选?”

    不料姜衡还没说话,郭源先吃吃地笑起来:“侯夫人,你问哥哥有没有心上人,若哥哥说有,就是私相授受,那可是不得了的罪名。所以就是有,哥哥也定会说没有。你这样问,是你自己蠢呢,还是你觉得哥哥蠢?”

    吴氏惊愕地看着郭源,没想到他居然敢这样骂自己,半晌才回过味来,冲着姜谓委屈道:“侯爷,您瞧……”

    姜佩姗也跳了起来,指着郭源跳脚骂道:“你居然骂我娘!你不过是个打秋风的亲戚,白吃白住在我家……”

    姜衡的脸猛地沉了下来,往前踏了两步,对姜佩姗道:“你说源哥儿白吃白住?”说着,转向姜谓夫妇,冷冷道:“祖父去世时,明明白白说了京外小汤山的庄子是祖母的嫁妆,早说了要给姑姑的。虽姑姑远嫁了,也要给她留着。姑姑于这些财物上向来不上心,离京时便托付给了父亲,只说将来若有儿女来京,给他们也就是了。结果呢?这才过了三年多,怎么那庄子,竟成了二皇子的私产?”

    吴氏正哭的梨花带雨,听了姜衡的话,猛然噎住了,忙去看姜谓。

    姜谓本已准备好了一副怒气冲冠的表情,此时也突然僵住了,整张脸便有些滑稽,惊惶惶道:“你,你说什么庄子,是哪个,姐姐的东西,都在那好好放着,如何会,那本就是二皇子的……”颠三倒四说了几句,连自己也觉得不知所云,索性紧闭了嘴,再也不开口。

    其实姜谓心中也苦。那个庄子老侯爷和老夫人在世时,都发过话说是留给姜谊的,他就是再喜欢,也不敢动。可偏偏那一天二皇子去小汤山游玩,一眼就相中了。他想拿别的庄子换,二皇子偏说那里面的温泉水比别的庄子都强,再劝,便阴沉沉说侯爷不愿意就算了,谁让他只是个皇子呢?

    姜谓一听这话,岂不是在暗示,待往后他得承大统,就会同宣宁侯府秋后算账?

    比起远在大同的姐姐,姜谓更不敢得罪近在眼前的二皇子,只好将庄子拱手相让。

    郭源初来京城时,姜谓同吴氏两个也曾惴惴不安过,后来见郭源总也不提,以为姜谊早忘了这茬儿,才逐渐放松下来。没想到今天,竟是姜衡提了出来。

    吴氏见丈夫不中用,只好咬咬牙,硬着头皮道:“世子提起的这个庄子,我和侯爷也正打算要同表少爷说。这庄子确是老夫人留给大姐的,可后来二皇子看上了,张口向侯爷要,侯爷总不能拒了他不是?小汤山的庄子虽给了二皇子,侯府里还有其他庄子,面积也都大些,表少爷看上了哪个,我这就拿了地契,过到表少爷名下。”

    郭源听了,懒懒地摆摆手道:“我不要你的庄子。第一,小汤山的庄子是外祖母给我娘的,不是给我的,就是换成其他的,也应该过到我娘名下,和我有什么相干?第二,你说别的庄子都比小汤山的大,我要收了,岂不是占了你们侯府的便宜?又该被说白吃白喝了。”

    吴氏还要张口说什么,郭源不耐烦地打断道:“我不想听,有什么写信跟我娘说吧。你要不想写,我来写也成。”

    姜谓最怕姜谊知道了会生气,又怎敢写信过去挑明了说?吴氏也知道丈夫的心思,只得作罢,再不敢提。

    姜衡冷眼看着吴氏没了精神惺惺作态,这才问道:“说了半日,夫人到底有什么大喜事要同我商议?”

    吴氏本来准备了许多话,打算好好展现一番慈母心肠,此时却没了力气,只得强打起精神,说道:“你平日在金吾卫中事务繁忙,想来对京中各府的情形知道的也不多,我就替你多操了份心。这大半年来,我满京城的打听,终于寻出来一个极出挑的姑娘。今儿请世子过来,就是要问问你的意思。”

    “哪家的姑娘?”姜衡问的不情不愿。

    “吏部考功司郎中华叙的侄女,华二姑娘。”

    “吏部考功司?华叙?”姜衡皱紧了眉头,似乎中努力回想这个人是谁。半晌无果,便转向郭源道:“你知道他是谁吗?”

    “不知道。”郭源干脆地回答。

    “这位姑娘的伯父是吏部的郎中,那她父亲呢?没有功名?”姜衡又问。

    吴氏见姜衡似乎有点兴趣,忙殷勤道:“她的父亲去世了,不过她伯父待她们一家极好,两房人和和睦睦地住在一起。华叙对华二姑娘,和对亲生女儿也差不多。”

    吴氏有意隐瞒了华敦是在腾冲之变中去世的消息。她打的如意算盘是,等成亲后瑜楚才会发现姜衡的外祖父是腾冲之变的罪魁祸首,到那时,不怕两人不生嫌隙。

    姜衡见吴氏睁眼说瞎话,虽然觉得好笑,却不敢露出来,板着脸说:“一个没了生父的姑娘,无人管教,能有多出挑?将来能做的了我们宣宁侯府的侯夫人?”

    吴氏心中腹诽,一个黄毛小子,世子之位都没坐稳,未来的侯夫人如何,就不劳你操心了。不过面上还是温温柔柔的:“世子不要小看了华二姑娘,你可知芳菲苑?如今是京城最受追捧的脂粉铺子,连贵妃娘娘用了她家的东西都赞不绝口。这个芳菲苑背后的东家,就是华二姑娘。如此能干的姑娘,满京城也再找不出第二个。且姗姐儿在贵妃娘娘那见过她,说是容貌也极为出挑,对不对?”说着,冲姜佩姗使了个眼色。

    在吴贵妃那遇到瑜楚的人是吴氏自己,可她怕姜衡疑心,就换成了自己女儿。

    “是,是挺漂亮的。”姜佩姗虽得了母亲交代,还是不情不愿地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谁都不能碰我的季〕〔六十年代小军嫂〕〔守望先锋降临漫威〕〔九爷,宠妻请节制〕〔金算盘〕〔权贵之妻〕〔重生野性年代〕〔[综]BE拯救世界〕〔幽灵判官〕〔童养婿〕〔当年万里觅封侯〕〔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小红唇〕〔造反成功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