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空间:慕少,〕〔网游三国之新生〕〔三国小霸王〕〔辣手小毒妃〕〔行走阴阳〕〔怒战苍穹〕〔妖孽强者在都市〕〔女神的贴身医王〕〔莽穿新世界〕〔岭南鬼术〕〔抗战之还我河山〕〔最好的我们〕〔凡子真神〕〔帝国老公,来试婚〕〔暖婚似火:顾少,〕〔通天神途〕〔拜师之极品美女〕〔剑气萧心天下同〕〔三流女娲后人〕〔圣剑使就是魔法少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美妆博主的古代日常 第79章 宴无好宴
    ,精彩无弹窗免费!

    隆庆帝果然很感兴趣,略算了算,说道:“我记得衡哥儿同炽哥儿是同一年出生,只是月份略晚些,也快十九了,是该说亲了。宣宁侯夫人给他说了哪家的姑娘?”

    隆庆帝居然记得姜衡的年纪,甚至连月份也知道!吴贵妃心中一凛,更加慎重。

    “那个姑娘圣上也是见过的,就在臣妾的翊坤宫,是华府的二姑娘。圣上觉得她如何?”

    像瑜楚这样敢在他面前上篇大论的小姑娘没几个,所以隆庆帝倒还记得:“就是经营脂粉铺子那个?人倒是聪明伶俐。”瑜楚拍了隆庆帝那么一大篇马屁,隆庆帝对她印象还不错。

    吴贵妃心下一喜,笑逐颜开:“侯夫人也是看中了她的聪明伶俐,正好和姜世子般配,打算去提亲呢。”

    不料隆庆帝却摇头道:“不好,那丫头家世上差一些,门不当户不对的,委屈了衡哥儿。”

    吴贵妃想到隆庆帝或许会有微辞,却没想到反对的这样干脆利落。犹豫了一下,还是道:“虽说华家门户是低些,可以宣宁侯府的地位,哪里还用儿媳妇儿的家世来帮衬?宣宁侯夫人也同臣妾说,她就是看姑娘本人的见识气度,才挑到的华二姑娘呢。他们夫妻俩做父母的,自然比咱们外人想的多些。”

    吴贵妃一番话,本想引导隆庆帝认清姜衡的父母才应该是最后拍板的人,没想到他听了,反而不高兴道:“老侯爷去世时,就是不放心衡哥儿的父母,才强撑着病体上了折子为衡哥儿请封世子,这不就是把衡哥儿托付给我了?衡哥儿的婚事自然要我做主的。你回去告诉宣宁侯夫人,就说我已瞧好了几个人选,等看准了,就给衡哥儿指婚。让她不要再管了。”

    吴贵妃大吃一惊,心中又嫉又恨,就连给二皇子选人,也是自己一手张罗,隆庆帝并没有过多过问,只说等她选好了再掌眼。如今到了姜衡这儿,居然亲自给他挑人了?

    可是隆庆帝金口已开,再想明着给姜衡塞人自然是不成了。吴贵妃只好答应了,一边服侍着隆庆帝净手,一边飞快地动着脑筋。

    宣宁侯府,姜衡与吴氏几乎同时得到消息,都为隆庆帝的反应感到愕然。只不过一个感念隆庆帝对自己的关心,一个嫉妒姜衡如此得圣上欢心,不过百转千肠汇在一起,都变成了同一句话在心头萦绕:这圣上,太多管闲事了!

    郭源正同姜衡过招,看到他的臭脸,忍不住放声大笑:“圣上一片好心,竟阻了你的姻缘,也不知他看上的是哪家的姑娘,能称得上门当户对?”

    姜衡心中郁卒,也不答话,只是手上越发下了狠劲。几招下来,郭源左支右绌,哇哇大叫:“喂喂,哥,又不是我不让你俩成亲,你不要搞错啊。”

    姜衡哼了一声,训道:“这套刀法练了那么久,怎么还没有一丝长进?”说完,扔下手里的刀回屋了。

    郭源在后头扮鬼脸:“昨天还说我进步大来着哪!”

    华府里,瑜楚熟门熟路地第三次接待了荀太监。

    “华二姑娘也不是第一次入宫,我就不多说什么了,到日子请姑娘还在西华门等着我就是。”

    莫氏堆下满脸的笑,问道:“不知贵妃娘娘此次召我们瑜楚进宫是何事?”

    “前几日的那场雪,把御花园的梅花都催开了,娘娘瞧着喜欢,便打算请几个府中的姑娘一同赏花。”

    莫氏和瑜楚虽有些纳闷,可再也问不出什么,只能依旧好好地把荀太监送了出去。

    华府中人已习惯了吴贵妃时不时召瑜楚进宫,以为又是找她化妆,并没有什么议论。只有瑜楚,心中觉得不对,却也说不出什么,只好次日又去找姜衡。

    姜衡不在,不过倒是已料到瑜楚会来找他,专门留了字条放在张嫂子那儿。

    瑜楚打开一看,只见说到他已知悉吴贵妃的打算,让瑜楚到了那日该怎样就怎样,即使察觉不对,也不要轻举妄动,他自有安排云云。

    看来这个赏花宴确有猫腻,只是姜衡既然已经知道了,为什么不直接告诉自己呢?瑜楚心中疑惑。不过反正也推不掉,又有姜衡在,到了那日,也就有些忐忑地进宫了。

    吴贵妃的赏花宴,即使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表面上也是光鲜亮丽的。除了宫中妃嫔,还有许多公侯家小姐,只是与瑜楚平日的社交圈甚少有交集,瑜楚只觉得有几个面熟,却叫不上名字。

    不过小姑娘们总是对化妆品有着无穷无尽的兴趣,虽不认识,相互之间只要说一句唇膏怎样涂才比较持久,眼影怎样画显得眼睛大,马上就能打成一片,熟稔起来。

    因为瑜楚是芳菲苑的东家,大部分人都对她很好奇,也都知道贵妃屡次请她进宫,所以即便身份有差别,也都客客气气的。唯有一人,态度与众不同,不仅对瑜楚百般挑剔,甚或还有些颐指气使。

    瑜楚瞧着姜佩姗指使自己给永昌侯家的小姐补唇妆,却没有动弹,只笑道:“今日出门走的急,各色化妆刷都没有带,实在无法给邓姑娘补妆,还请姑娘见谅。”

    姜佩姗却觉得瑜楚是故意抹自己脸面,眼皮翻了翻,不客气道:“没有化妆刷不拘和谁借一个也就是了,以往你进宫,不是带了许多送人吗?”

    瑜楚实在理解不了姜佩姗在想什么。刚才吴贵妃介绍到她时,自己不过是因为一个“姜”字对她多看了两眼,态度比别人亲近了几分,她就当自己在讨好她了。不过刚坐下一刻钟,不是让瑜楚给她倒茶,就是要求瑜楚把芳菲苑最新一季还未上市的彩妆说给大家听,或者问芳菲苑的散粉比别家多添了什么,涂在脸上居然亮晶晶的,现在甚至直接要求瑜楚给别人补妆了!

    “姜姑娘有所不知,化妆刷这种东西天天都要上脸,就像我们随手拿的帕子,为确保干净,最好不要和别人混用。特别是唇刷,直接接触嘴唇,还是各人用各人的就好。这些话,姜姑娘买刷子的时候,没有听我们的试妆娘子说过吗?若没有,是她们失职,我回去定要再好好叮嘱一遍。”

    姜佩姗来不及说话,永昌侯家的姑娘先抢着道:“我的丫头替我买的时候听试妆娘子说过,刷子不仅要勤洗,还最好不要混用。华姐姐你不用帮我补,我自己会的。”

    姜佩姗见自己自己一片好心,邓希婵却不领情,脸顿时就拉了下来。更可气的是瑜楚,不但不听使唤,还敢抢白自己,冷哼了一声,尖刻道:“不过制了几样脂粉出来,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瑜楚不想惹事,只当没听见,笑着对邓希婵说:“我们芳菲苑的唇膏做成管状就是为了方便补妆,直接画的效果虽然赶不上用唇刷,也还算自然。”

    邓希婵见姜佩姗不知轻重,也不想理她,只对着瑜楚答道:“我知道的,我以前就是嫌口脂用起来麻烦,一直懒的画唇妆,直到芳菲苑出了这种唇膏,才记得日日画。只是有一样,也不知是我画的不好还是怎的,若下手重些,唇膏时常会沾道牙齿上,给人看见了就有些失礼。”

    听到邓希婵这么说,旁边也有几个姑娘附和:“是呀,我也是。而且这样自己看不见,都是别人提醒才知道,太尴尬了。”

    瑜楚便笑道:“我有一个法子,可以很轻松地解决。”说着,将一根手指头放入嘴中,嘴巴嘬到一起,再把手指头抽出来:“这样就可以了,再不会沾到牙齿上。”

    小姑娘们觉得很有趣,都拥了过来,一个人问:“我涂唇膏总是涂到唇线外边怎么办?”另一个问:“为什么我的咬唇妆总是画不成?”还有人问:“我一用修容粉,脸上就脏脏的,怎么办?”

    瑜楚一一答了,好不容易瞅了个空档,赶忙说要更衣,趁机溜了出来。一边溜一边暗下决心,等回府了一定要多画些化妆教程来,哪怕免费发给她们呢,省的每次出门自己都被迫一遍一遍地解释些同样的问题。

    既然好不容易溜了出来,瑜楚干脆自己清清静静地在园中赏梅。

    今日的宴请名义上是赏梅宴,却没有几个人真的对梅花感兴趣,都宁愿躲在温暖的暖阁中聊八卦,吃东西。瑜楚在梅树下走了几遭,鼻子里闻着梅花沁人心脾的心气,心里盘算着不知石江能不能把梅花香做到散粉里,冷不丁倒被突然窜出的一个人影吓了一跳。

    “华姑娘,清望阁那边马上就要开席了,娘娘请奴婢来请姑娘回去。”是一个很面生的小宫女。

    瑜楚并未疑心。吴贵妃掌着后宫,隆庆帝也常去翊坤宫中歇息,因此伺候的宫女太监比宫中别处都多,瑜楚进宫没几次,自然大都不认识。因此点点头,跟着小宫女往回走。可是才走了一段路,瑜楚就觉出不对劲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惜你如命〕〔娱乐之皮神饶命〕〔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继承人的小甜妻〕〔余生很长,不必慌〕〔师士传说〕〔透视医仙〕〔雷霆〕〔万理之理〕〔地府神职〕〔萌宝来袭:爸比九〕〔豪门第一隐婚:盛〕〔前妻,离婚无效〕〔我太苏了,对不起〕〔女校超级教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