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敛财人生[综]〕〔末日之杀戮进化〕〔警察的世界〕〔草莽年代〕〔阴阳度魂师〕〔捡了一片荒野〕〔差佬的故事〕〔打造异界〕〔热血江湖之正邪大〕〔刺遍江湖〕〔双魂战〕〔花都小医神〕〔灭绝之境〕〔异世界军火系统〕〔霸道老公宠妻上天〕〔我不是老二〕〔无限求生〕〔都市之大仙尊〕〔联盟之佣兵系统〕〔异种骑士团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美妆博主的古代日常 第80章 一出好戏
    ,精彩无弹窗免费!

    宫里的建筑都是对称的,各个宫殿、阁楼又都有各自的规制,看起来十分相似。所以,不常进宫的人只看外观的话,很难分辨出各处的差异。

    当然,御花园中本来错落地点缀着假山、池塘、古木等,比别处都好认些。可偏偏前两日刚下了雪,这些亭台楼阁顶上都覆了一层薄薄的白雪,看起来一模一样,反而更加不好辨认。前头领路的小宫女也不知怎的,左一绕又一转的,一会儿从假山边出来,一会儿又到了早已凋零的紫藤架下,不大的御花园,竟被她绕的似乎处处曲径通幽。

    瑜楚心生警觉。她并不是第一次来到御花园,前世不知进来参观过多少次,对这里的格局很是了解。清望阁本在御花园的西北角,怎么瞧着小宫女领路的方位,竟是朝着东北角而去了?

    心中犹豫着,脚下就慢了。领路的小宫女也发觉了,回头朝瑜楚道:“华姑娘怎么走的这样慢?让娘娘等着不好。”脸上明明带着笑,却透出一丝紧张。

    瑜楚道:“刚才只顾着看梅花,没提防脚下滑了一下。当时不觉得,现在走的快了,却觉得脚腕隐隐作痛,不敢使力。”

    小宫女看看天,有些着急,忙返身回到瑜楚身边,架起她的一只胳膊:“我来扶着姑娘走吧,清望阁就在前头了,等进去姑娘就能好好歇歇。”也不待瑜楚再说什么,架着就走。

    瑜楚索性将半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在了小宫女身上,地上结着薄薄的冰,很滑,很快小宫女就累的气喘吁吁,却还是绕着弯儿把瑜楚往东北角带。

    瑜楚故意问道:“咦,我方才出来时,明明没觉得走那么远,怎么现在我们走了许久还不到?”

    小宫女喘着气答道:“姑娘受了伤,脚下慢,自然觉得路就长了。”居然答的很流利。

    瑜楚又问:“姑娘是在翊坤宫当值吗?我怎么没有见过你?常见的就是容止姐姐她们几个。”

    “宫里那么多人,华姑娘哪能个个都认识呢?就是容止姐姐,若不是让华姑娘给画了一次妆,姑娘也未必记得。”

    瑜楚心中琢磨了一下,忽觉这个小宫女也是极伶俐。她从见面起,一直声称“娘娘”让瑜楚赶紧回去,却没有说是哪个娘娘。现在也是,不正面答是不是在翊坤宫当值,却仿佛又和容止很熟稔。这样的语气和言辞,瑜楚若不留心,自然会理所当然地认为她是吴贵妃派来的。可若细究起来,吴贵妃想要否认,也极容易,反正小宫女一个字也没提起吴贵妃和翊坤宫。

    瑜楚心下了然,想到姜衡叮嘱她不论遇到何种情况都不要轻举妄动,怕擅自作主会破坏了姜衡的计划,也就不再问了,只专心跟着小宫女往前走。

    再走不远,果然到了一处同清望阁一模一样的楼阁前,小宫女很细心,专门绕到了看不到牌匾的一侧,引着瑜楚登上台阶。

    刚到了门前,瑜楚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身后被人用力一推,为保住平衡,脚下不由自主地迈入阁中。随后只听背后咔嚓一声,似是门锁被锁住的声音。

    瑜楚回头,只见刚才还虚掩着的两扇木门已被紧紧关住,四周也都是门窗紧闭,外头则鸦雀不闻。

    因为是中午,阁内倒也不显得多暗,瑜楚站起身,先往几扇门窗处试着推了推,不出所料都被锁死了。再四处溜达着看了看,东敲敲西摸摸,似乎也没有暗门,只好叹口气,找了张椅子坐下。

    这情景倒有些像几个月前在柯府,被困在十洲春的时候,瑜楚心想。只不过那时正值春夏之交,天朗气清,困在阁中也不觉得难过。不像今日,正是雪后极寒时节,外头的日头照不进来,又没有烧地龙,瑜楚只觉得脚下金砖不停地往外冒寒气,自己虽穿着鹿皮靴子,也抵挡不住。

    不过多时,连身上也冷了起来,跺脚呵手都无济于事,瑜楚不免心中吐槽起姜衡来:他的安排妥当,就是让自己在这里挨饿受冻,好躲开吴贵妃的暗算吗?

    正冷的没处躲,猛然听到门外又咔啦啦几声,然后门被拉开一道缝,有人影晃动了几下,接着郭源就钻了进来。

    “外头那俩人解决起来麻烦了点,不敢让他们发出声音,才让你等了这么久,你还好吧?”郭源小声问道。

    “不就一个小宫女吗?还没我高,有什么麻烦的?”瑜楚被冻的难受,不免有些没好气。

    “除了那个宫女,还有一个侍卫,不然你是怎么被推进来的?那人连我也觉得面生,身手又好,也不知吴贵妃从哪找来的人。”郭源忙解释。

    瑜楚这才想起,方才推自己的那股力气很大,确实不像是瘦弱的宫女能做到的。不过自己也就是发发牢骚,并没有真的怪郭源,便不再纠结于此:“接下来怎么办?我就在这里等着吗?”

    郭源将窗户略开了个缝,往外张望了一番,才回头悄悄嘱咐了瑜楚几句,然后遮遮掩掩地带着她一同回到了清望阁附近。

    瑜楚这才发觉,原来自己被困的地方离清望阁竟十分相近,只隔了一个不算大的池子。

    郭源离开后,瑜楚躲在树干后面苦笑。此时万物凋零,还好有棵楸树让她藏身,只是方才在阁内觉得冷,此时到了室外,感受着身后池子上结的冰冒着幽幽寒气,又怕暴露身形丝毫不敢动弹,这才知道什么叫真的冷。

    好在等了没多久,就见隆庆帝带着两个人信步走了过来,恰在此时,清望阁的大门也哗啦一声打开了,吴贵妃打头走出门外。

    一见隆庆帝,吴贵妃又惊又喜,几步奔下台阶,来到他身边。

    因为离的有些距离,瑜楚听不到吴贵妃说了什么,只见她先上前回了几句,随后又指挥着一众宫女太监以及侍卫们四散开来,似在寻着什么。

    瑜楚便大概地知道他们是在找自己,更加往树后缩了缩,生怕一不小心会露出一片衣角什么的。

    隆庆帝则被吴贵妃引着,往瑜楚藏身之处走近了几步,渐渐能听到声音了:“你是说华家那丫头不见了?”

    “今日人多,臣妾也是刚刚才发现的,急得不得了。许是小姑娘家第一次进来御花园,想各处看看。只是圣上您瞧,这天寒地冻的,万一滑了一跤跌倒在哪里,她一个娇滴滴的小丫头可怎么受得住!臣妾这才亲派了人各处去寻。”

    “若真是她自己闲逛出了岔子,那也是她自找的。进了宫就该守宫里的规矩,这般散漫,以为是在逛自家园子吗?”隆庆帝被吴贵妃这样一挑拨,顿时心生不悦,觉得瑜楚不知进退,不懂分寸。

    吴贵妃听了,正暗自窃喜,却猛然听到前方一阵喧嚣,随后就见地上有个什么东西以极快的速度奔了过来,后头跟着的是大呼小叫的淳安公主。

    这一阵骚动立即引起了御花园中众人的注意,便有侍卫和宫人高叫着“护驾”跑了过来。只是他们刚才都被吴贵妃打发去找瑜楚,一时之间离的有些远,并不能及时回转,于是此时,隆庆帝身边只有一个吴贵妃,和一个小宫女。

    吴贵妃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一见自己女儿出现在这里,立马警觉到哪里不对劲。可惜已经来不及反应了,地上那个东西尖叫着越跑越近,看起来像是,淳安的猫?

    那猫与平日慵懒的模样完全不同,龇牙咧嘴十分凶猛。淳安公主在后头边追边喊:“那是我的猫,不许打它!”

    吴贵妃被吓住了,下意识地就往隆庆帝身后躲。刚躲到一半,就看见眼前一花,似有一个人影斜斜地插了进来,硬生生地抱住了那猫。可那猫被淳安喂的太胖,那人虽抱住了,却被撞的往后退了好几步,眼看就要跌到池塘里,吴贵妃忍不住尖叫一声。

    千钧一发之际,又有一个人从天而降,直直地抱住了第一个人,然后就势在地上滚了几圈,两人一同跌倒在隆庆帝脚下。

    瑜楚在外头被冻了大半日,又精神高度紧张地等着猫的出现,再加上被这么一撞一拉又一滚,顿时支持不住,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等再醒来时,瑜楚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暖和的被窝里,鼻端萦绕着熬制中药那股苦苦的味道,无端的却让人十分安心。再看看天,已是夕阳西下时分。

    挣扎着想坐起来,却发现身上十分沉重,想伸手摸摸额头,手臂却被按住了。瑜楚侧过脑袋,看见一张笑盈盈的脸。

    “姑娘醒了,先把药喝了吧。”那人见瑜楚不动,又笑着解释道:“这里是钦安殿,我是这里负责洒扫的宫人,叫菡萏。因为是离御花园最近的宫殿,你晕过去后,他们就把你抬到了这里。你现在有些高热,不过不要紧,太医院派人瞧过了,说是受了惊吓,吃点安神的药就好了。这不,药已经熬好,你是想现在吃,还是再放放?”

    瑜楚大致捋清了目前的处境,见这位自称菡萏的宫女面相十分和善,虽然还有些将信将疑,不过多少去了些防备心,哑着嗓子道了谢,说道:“多谢菡萏姑姑,只是我现在口渴得很,能不能先喝点水?”

    菡萏听了,也不勉强,把药放在一旁的高几上,转身倒了杯水递给瑜楚。

    瑜楚喝了,觉得舒服许多,四处打量了一下,果见装饰朴素,不像是有宫妃居住的样子,想来是吴贵妃把自己扔到了这里。便又问道:“这里可是菡萏姑姑的住处?瑜楚多有打扰,不敢再劳动姑姑费心,不知现在能不能出宫?”

    菡萏摇摇头,答道:“这里是我的住处,不过你何时能出宫,却不是我说了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