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极品纨绔〕〔推倒竹马再压倒〕〔凡人开挂〕〔武极神帝〕〔第一萌宝总裁爹地〕〔深度婚宠:总裁的〕〔豪门新娘〕〔大唐贞观第一逍遥〕〔乡村小神农〕〔都市之大圣重生〕〔乡村神医兵王〕〔末世执法官〕〔重生之毒妃养成记〕〔万古魔君〕〔撩心攻略:男神,〕〔穿越醒了搞事情没〕〔木叶之争权夺丽〕〔隐婚蜜爱:总裁欺〕〔网游之剑履山河〕〔99次心尖宠:薄帝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美妆博主的古代日常 第81章 由猫而起
    ,精彩无弹窗免费!

    见瑜楚怔怔的,菡萏抿嘴笑:“你都忘记啦?你舍身抱住了那只疯猫,救了圣驾,圣上吩咐让你在钦安殿养好了身子再出宫呢。这几日就由我来服侍你。”

    乾清宫里,隆庆帝正要同姜衡说什么,门上挂的棉帘呼地被掀开了,淳安公主拖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小宫女闯了进来,后头跟着一个满面惊慌的太监:“公主,您不能进去,圣上正有事呢。”

    隆庆帝皱眉,目光严厉地扫了过去,淳安公主没动,那太监却跪下了:“圣上,奴才该死,没拦住公主。”

    “行了,你先出去吧。”隆庆帝不耐烦地打发了太监,目光在淳安公主脚下的小宫女身上转了两圈,不悦道:“你来做什么?拉的是谁?”

    淳安公主一向得宠,平日这样不经通报就闯进来惯了,从没得过呵斥,也就没把隆庆帝阴沉的脸色放在心上,踢了踢地上的小宫女,娇蛮道:“父皇,那只猫从出生就被我抱回来养,一向温顺,从没咬过人,更不用说如今日这般发疯。定是伺候它的人不尽心,惹怒了它才这样的。喏,这个就是伺候它的小宫女,父皇,您罚她吧。把猫还给我,我换个人看着,定不让它再出门。”

    隆庆帝见女儿如此不着调,怒道:“我早说了宫中不许养猫,你背着我养不说,还不好好看着,让它跑出来,险些酿成大祸。那猫不能留,我已命人将它处死了!”

    西苑那件事,徐昭仪声称是因为被猫抓伤,才恨上了五皇子的生母。打那时起,隆庆帝就十分不待见猫,下了旨不许宫中再养。那些养了猫的,不论是妃嫔还是宫人,都不敢不从,把猫要么打死要么送出宫去。唯有淳安公主,仗着宠爱,偷偷把自己的猫藏了起来。吴贵妃虽然知情,架不住女儿软磨硬泡,只一再嘱咐不许让隆庆帝瞧见,也就算了。

    淳安公主听到猫已经死了,顿时跳了起来,叫道:“父皇,您怎么能处死我的猫呢?那是我的,别人都不许动!”

    隆庆帝更加生气,阴沉着脸,冷声道:“你的猫,连朕都不能动?”

    淳安公主一听隆庆帝自称“朕”,知道他是真的动了怒,不敢再吵闹,转而发泄地朝地上的宫女狠狠踢了两脚,尖声道:“都怪你,不好好伺候,才惹它发了疯。今日我就让母亲下旨杖毙了你,让你去地下接着伺候它!”

    小宫女本害怕地蜷成一团,听到“杖毙”两个字,顿时抖如筛糠,紧紧抱住淳安公主的腿,哀求道:“公主,饶了奴婢吧,奴婢再也不敢了。”想哭,却还记得隆庆帝就在面前,又不敢哭出声来,咬紧了下唇死命憋着,都有些喘不过气来,脸色苍白如纸。

    隆庆帝看她可怜,呵斥淳安公主道:“畜生不通人性,时有发疯的时候,与伺候的人有什么干系?你这样动不动就要打杀宫人,哪里有一丝皇家公主该有的气度!”

    淳安公主震惊地睁大了眼睛,自己长到十几岁,何曾被这样训斥过?就是小时候不懂事,玩闹中摔坏了父皇最心爱的青花釉里红镂雕盖罐,也没有得过一句重话。如今为了个犯下大错的贱婢,竟然被训斥为没有皇家公主的气度,心中十分不服,便口不择言道:“前头母妃说父皇只亲近五哥,再不会疼爱二哥哥和我,我还当她多心,原来是真的!不过是个贱婢,打杀了又如何?父皇不喜欢我了直说就是,不用这样骂我。我再没有气度,也是父皇母妃教的。”

    隆庆帝听了,气地猛咳了两声,旁边伺候的太监李嵩忙上去端茶抚背,却被隆庆帝一把推开。茶杯从李嵩手里飞了出来,撞到一旁正装聋作哑的姜衡身上,又弹开,跌落到地上,发出清脆的破裂声。姜衡却不躲不闪,一动不动的,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只顾数着自己身上有几颗扣子。

    “叉出去!”隆庆帝吼道,看见进来两个嬷嬷,又改口到:“把淳安给朕押回翊坤宫交给贵妃,就说朕说了,让她就呆在翊坤宫,哪里都不许去,好好反思反思,什么时候知错了,什么时候再出来!”

    嬷嬷面面相觑,谁不知道淳安公主是宫中最得宠的人?连皇子们都比不上。可隆庆帝发话了,只得硬着头皮去抓她的衣服。

    淳安不等嬷嬷们碰上她,就猛地弹起来,尖声大叫:“不许碰我,我不回翊坤宫!我没错,不要禁足!”

    隆庆帝见淳安依旧嚣张,拍着桌子吼道:“捆起来!把她给我捆起来!”

    两个嬷嬷虽然答应了,却哪里敢真的捆金枝玉叶的公主?只能做做样子,半扶半抱地把她推出了乾清宫,还不忘回头顺带把地上的小宫女也拖了出去。

    李嵩见隆庆帝气得满面通红,忙又斟了杯茶端过来劝道:“圣上喝杯茶顺顺气,公主还小呢,以后慢慢教导就好了。”

    “小?华家丫头和她差不多大,就知道替朕拦猫。她呢?那猫差点抓伤了朕,不说主动处置了那个畜生,还要替它求情,把错推到一个宫女头上。她心里,朕还不如那个猫!”

    这话说的严重,连姜衡都跪下了。李嵩也跪下劝道:“圣上言重了。公主正是天真烂漫的年纪,心里有什么就说什么。定是见圣上无事,才记起那猫来。要不然,怎么等了这半日才来寻呢?”

    隆庆帝不答,吐出胸中一口浊气,又喝了杯茶,才道:“都起来吧。”看到姜衡前襟的衣裳都湿了,又道:“倒让衡哥儿遭了池鱼之殃。”

    姜衡忙道:“臣皮糙肉厚的,只要能让圣上消气,便是再多扔几个臣也愿意接着,只怕圣上舍不得。”

    隆庆帝噗嗤笑了:“这套茶盏是前朝的孤品,扔一个少一个,你愿意,我还不愿意呢。”

    姜衡也笑,想起刚才淳安的话,心中一动,故意道:“可见贵妃娘娘把后宫打点的井井有条,圣上没什么烦心的事,这套茶盏才能用到现在。”

    隆庆帝被姜衡提醒,皱着眉想了想,吩咐李嵩道:“你也去翊坤宫,传我的口谕,让贵妃将执掌后宫这些年来处以极刑的事件一一写清楚了,呈上来给我瞧瞧。怎么听淳安刚才话里的意思,杖毙个宫人竟是稀松平常的?本朝后宫一向是宽厚待人,当年太后在时,更是没有一例处死宫人的事发生。贵妃向来是以太后教谕治理后宫,这件事上,原不该如此。”

    姜衡见李嵩答应着去了,心中暗喜,这下轮到吴贵妃焦头烂额,她总该没有闲工夫再算计楚楚和自己了吧?

    隆庆帝又沉思了片刻,抬起头来,见姜衡依旧站的笔直,不禁点头道:“你在大同历练了几年,确是长进不小。今日要不是你,华家那个丫头就要掉到池塘里了,这么冷的天,也不知会怎样。”

    姜衡听了,故意不答话,明显地踌躇起来,看着隆庆帝欲言又止。

    隆庆帝心中奇怪,便道:”有什么话你直说就是,别学他们那些酸文人,说一半藏一半,非要绕着弯让我猜,最是让人厌烦。”

    姜衡忙开口道:“臣不是要和圣上打哑谜,实在是这事不好说。”说着,又顿了顿,像是下定了决心:“今日在御花园,臣赶到时正瞧见华姑娘往水池里栽,便下意识地接住了她。虽说是事从权宜,可毕竟是在众目睽睽之中碰了她。华姑娘出身书香世家,臣知晓这些人家最是规矩大。华姑娘被臣,被臣抱住了,恐怕会对以后的亲事有阻碍。“

    隆庆帝本没想那么多,被姜衡一说,也想起一事来:“我记得前些年山西布政使秦和家有个丫头,出门上香时不小心滑了一跤,被个穷书生拉了一把,后来秦和就把女儿嫁给了那个书生。当时内阁议事,说到山西时提起此事,我嫌秦和迂腐,几个辅臣却赞他为人端方,提议将他升任山西巡抚。我瞧他考绩不错,不耐烦计较这些,也就同意了。”

    姜衡忧心道:“今日之事还有些不同。说起来,华姑娘是为了救驾才抱了那猫,才被臣接住,这可是大功一件。如此一来,华家就不能再追究华姑娘名节有失的责任。可毕竟臣在几十号人面前抱了她,日后传扬出去,还有谁肯上门提亲呢?”

    “依你说该怎么办呢?”隆庆帝问道。

    “臣思前想后,觉得要解决这个问题,只能,只能由臣向华家提亲了!”

    “那怎么行!”隆庆帝脱口反对道:“华家门第太低,太辱没你了!”

    我就知道!姜衡在心中叹了口气,颇有些苦笑不得:自己好不容易瞧准了一个好媳妇儿,又费劲心机地扫除了情敌,没想到,最后的障碍居然来自最大的靠山!

    “那圣上可有更好的法子吗?”姜衡干脆把球扔还给了隆庆帝。

    隆庆帝瞪大了眼睛想了半天,才道:“要不,你抬了华家那丫头进门做妾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穿越远古之红包系〕〔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