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敛财人生[综]〕〔末日之杀戮进化〕〔警察的世界〕〔草莽年代〕〔阴阳度魂师〕〔捡了一片荒野〕〔差佬的故事〕〔打造异界〕〔热血江湖之正邪大〕〔刺遍江湖〕〔双魂战〕〔花都小医神〕〔灭绝之境〕〔异世界军火系统〕〔霸道老公宠妻上天〕〔我不是老二〕〔无限求生〕〔都市之大仙尊〕〔联盟之佣兵系统〕〔异种骑士团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美妆博主的古代日常 第82章 得偿所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姜衡无语,拼命忍住想翻白眼的冲动,对隆庆帝为难道:“华家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家,怎会让嫡出的女儿做妾?况且本来就是臣唐突在先,若再说是做妾,岂不是打人家脸。再者今日看来,这位华姑娘危急时刻能奋不顾身地挡在圣上面前,想来德行上也不会差。娶妻娶贤,其他的也就没有那么要紧了。”

    隆庆帝眯着眼扫了姜衡一下,姜衡顿时有些心虚,赶紧又站得更直了些,摆出一副平日的冰块脸。

    “既然你心意已定,就这么着吧。不过人家姑娘也是为了我才遭了这一出,这样吧,索性我下道赐婚的旨意,既抬举了那丫头,也让你面上有光。”

    姜衡喜出望外,没想到隆庆帝竟赏了这么大个脸面,忙跪下谢恩。

    隆庆帝懒洋洋地受了,赶他道:“若没其他事你就先出去吧,我也歇歇。本来是要去园子里疏散疏散的,竟闹出这么多事来,折腾了这半日。”

    姜衡乖乖地应了,出了乾清宫就奔钦安殿而去,走到一半觉得有些不妥,怕再被人瞧出来什么,回转过来又始终放心不下,踌躇半日,干脆去了五皇子的景阳宫。

    刘灼见姜衡就这样大咧咧地闯了进来,也不在意,挑挑眉问道:“如何了?”

    “成了!”姜衡满脸的笑意挡都挡不住:“圣上还说要下旨赐婚!”

    刘灼眨眨眼:“那你倒因祸得福了!”

    姜衡瞧瞧外头,上前问道:“钦安殿那边怎么样了?”

    “华姑娘已经醒了,不过还有些高热。”

    姜衡皱紧了眉头,不安地踱了两步:“并没有落水,怎么就高热了呢?”

    “太医说是受了惊吓。”

    “我去瞧瞧。”姜衡说着,就往门外走。

    刘灼也不拦他,只在后头幽幽道:“别人我不知道,贵妃是一定派了人盯着钦安殿的,你这一去……”

    姜衡把迈了一半的脚又收了回来,恨恨道:“今晚我不当值,马上就得出宫,楚楚病着,吴贵妃又虎视眈眈,她一个人在钦安殿,也不知安全不安全。”

    刘灼倒不在意:“放心,有菡萏姑姑在,没人能伤到她。我也派了人暗中照应。”想到方才御花园的情景,又忍不住笑:“你倒想的妙,居然把主意打到了淳安的猫身上。这会儿吴贵妃应该正是一头包吧?”

    姜衡也笑,把淳安公主大闹乾清宫的经过又讲了一遍。刘灼本来只当笑话听,待听到淳安说“父皇只偏疼五哥”时,不由坐直了身子。

    姜衡暼了他一眼,道:“吴贵妃得宠了十几年,早已不知道谨小慎微几个字该怎样写,连这种话都和儿女抱怨,早晚会有把柄落到我们手里。”

    刘灼冷哼道:“得贵妃娘娘如此看重,倒是我的荣幸了。”说着,眼睛转了转,道:“你今天来了这么一出,会不会让她发觉,她才是被算计的那个?”

    姜衡无所谓道:“管她呢,反正圣上开了口,这事儿她再也插不上手。”

    翊坤宫里,吴贵妃连摔了一整套的汝窑天青釉茶盏才觉得气顺了些。接过挽翠递来的帕子,擦擦手,恨声道:“淳安呢,还闹不闹?”

    挽翠忙答道:“回娘娘,奴婢让容止去劝了公主,现在好多了,正打算闭门抄几遍孝经,日后献给圣上。”

    吴贵妃犹不满意,怒道:“现在知道抄孝经,晚了!刚才往乾清宫闹的时候怎么不想想后果?我眼错不见,她就敢冲过去!还有那猫,我早说了要送出去,非要藏着,果然惹出了大祸!看猫那个贱婢呢,现在在哪?我要问问她,怎么连只猫都拦不住!我平日对她们宽厚惯了,一个个便张狂起来,我的吩咐都只当耳傍风!”

    挽翠被吴贵妃的怒气吓着了,瑟缩了一下,硬着头皮回道:“看猫的墨儿,被李嵩公公带走了。”

    吴贵妃有些意外:“李嵩?是圣上交待的?”

    挽翠不知怎样回答才不会让吴贵妃更生气,只好嚅嚅道:“不是……刚才李公公来传话,走时说既然墨儿犯了大错,留在翊坤宫让公主看见了也是生气,不若让他带走,公主眼不见心不烦。”

    吴贵妃一听,气的又想砸杯子了:“李嵩这个奴才,仗着圣上给他几分脸面,也开始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什么眼不见心不烦,不就怕我要了墨儿的命吗?一个贱婢,我就是杀了她又能怎样!”

    挽翠忙上前劝道:“娘娘!此番圣上要查娘娘执掌后宫以来处死的宫人,咱们可不能掉以轻心!若被人抓了把柄,这些年的工夫可都白费了!”

    吴贵妃这才冷静了些,略想了想,说道:“你去司簿司把这些年的宫人名籍拿回来,好好看看,那些被处死的,挑挑拣拣稍报一些就是了。”

    挽翠为难道:“可是这样,就和司簿司的记录对不上了。”

    吴贵妃眼睛一瞪:“对不上,不会让司簿改吗?难道她还敢说什么不成?”

    挽翠觉得不妥,可见吴贵妃正情绪暴躁,也不敢再劝,只得唯唯诺诺地应了。

    吴贵妃发了这一通脾气,觉得有些渴了,伸手去拿茶盏却拿了个空。挽翠机灵,忙叫小宫女另拿了一套来,又赶着收拾地上的碎瓷片。

    吴贵妃看着小宫女们干活,忽又想起上午的事,把茶盏重重往桌上一磕,问道:“那会儿你是如何安排的,为何华家那丫头都从绛雪轩里出来了,桂枝两个人居然毫不知情?”

    提起这事,挽翠也是百般不得其解。据把华瑜楚领到绛雪轩的桂枝说,她和侍卫两人确实是看到有人带着姜衡来才按计划离开的,当时两人还在想,负责姜衡的人动作挺快,居然那么早就把他弄来了。怎么最后华瑜楚和姜衡竟然都不在里面?

    挽翠把桂枝的话告诉了吴贵妃,吴贵妃只觉得火气一阵一阵地往上蹿:“蠢货!都是蠢货!当时被带去的人若真的是姜衡,他和华瑜楚又怎么会出现在圣上面前?摆明了是被姜衡骗了!这个姜衡,我倒小瞧了他,竟能在我眼皮子底下做这么个局出来,怪不得宣宁侯夫人从没在他那占到过便宜!”

    说完,又想到淳安公主,立时警觉起来:“前头的事既然是姜衡在捣鬼,那淳安的猫呢?那猫出现的时机太过巧妙了,说不得也是姜衡安排的。那猫为何会发疯,查出来了吗?”

    挽翠道:“回娘娘,已经查明了,是因为吃了樟脑草。”

    “樟脑草?那是什么东西?”

    “奴婢也不太清楚,”挽翠回道:“不过据说养猫的人都知道,猫若吃了这种草,轻则翻滚叫喊,重则发疯发癫。”

    “宫里有这种草吗?”吴贵妃怀疑地问道。

    “有,”挽翠语气艰难:“翊坤宫就有,听服侍公主的宫女说,公主就曾喂过猫吃这种草取乐。”

    眼看着吴贵妃脸色又难看起来,挽翠忙接道:“不过今天公主并没有喂过猫,墨儿又被带走了,也不知道那猫今天都接触过什么人。”

    “那草在什么地方?”

    “就摆在偏殿后头,因为怕猫自己跑过去吃,公主吩咐墨儿摆的远一点。”

    吴贵妃沉思道:“若说是姜衡使了手段,设法喂猫吃了樟脑草,它发疯归发疯,为什么会直奔圣上而去?这也太奇怪了。”

    “娘娘说的是。奴婢想着,也许猫是自己吃了樟脑草才发疯的。以前公主常带它去园子里玩,这些日子因为要藏着,连屋门都不让它出,估摸着是憋坏了,所以吃了草就往园子里去。至于冲撞了圣上,应该就是个巧合吧。那姜衡再有心机,能算计人,难道还能算计猫吗?猫又不懂事,不会听他指挥。”

    吴贵妃还是觉得不对劲,便又问道:“今日的事,提前都有谁知道?谁最有可能走漏风声?”

    挽翠以为吴贵妃怀疑自己,忙跪下:“请娘娘明察!奴婢对娘娘忠心耿耿,决计没有往外说一个字!”

    吴贵妃不耐烦道:“我知道不是你,我是问还有谁知道全部的计划,或者大部分的计划?”

    挽翠松了口气,偏头想了想,却发现除了吴贵妃和自己,其他人都只知道各自要做的那一环,不由得暗暗叫苦。吴贵妃生性多疑,就算是她现在相信自己,可毕竟这次吃了大亏,日后想起来,少不得还要落到自己头上。既然如此,整件事,就只能是意外,而不是姜衡提前得了风声有意反击了!

    打定了主意,挽翠字斟句酌道:“今天这事,现在看来,宣宁侯世子并没有得了什么好处,华姑娘更不用说了,还在钦安殿躺着起不了身呢。所以奴婢觉得,他未必知晓咱们的计划,不过是警觉些,察觉到不对,就使了个金蝉脱壳之计,顺势躲了起来。要不然,他只要提前找人把华姑娘带回清望阁,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吴贵妃总觉得没那么简单,可思来想去,却找不到是哪一环出了漏子。只得暂放到一边,先顾着自己这头。一边吩咐挽翠找人盯着淳安,万不能再让她自己跑出去惹祸,一边打叠起精神,想办法哄着隆庆帝不要再追究后宫之事。

    瑜楚休息了一夜,自觉已大好了,又经太医诊断确已痊愈,便禀了隆庆帝回府。出乎华府所有人意料的是,瑜楚带回府的,除了一大堆赏赐,竟还有一张赐婚的圣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