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祖〕〔太古吞噬诀〕〔绝世神豪系统〕〔逆水行周〕〔一号保镖〕〔覆天灭道〕〔归鸿祭〕〔军少住隔壁:丫头〕〔秦时明月之天明崛〕〔重生之城市修仙〕〔萌妃嫁到:腹黑王〕〔轮回乐园〕〔三国之廓清环宇〕〔噩灵客栈〕〔玫瑰铿锵〕〔第六种推理〕〔k歌百变猫王〕〔夺取基因〕〔法医萌妻,撩上瘾〕〔邪性老公太霸道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美妆博主的古代日常 第84章 夜谈
    ,精彩无弹窗免费!

    姜衡看瑜楚身上的氅衣还算厚,便拉她坐下,说道:“那我从头说给你听。吴贵妃此次召你进宫,其实是想把你我二人关到一起,让圣上瞧见,以为我们有了什么私情。”

    瑜楚呼啦一声站了起来:“吴贵妃为什么要这么做?”

    姜衡使劲儿又把瑜楚拉下:“你先坐下。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府上夫人见过你一次,对你十分热情?”

    “是,在西苑。我还觉得怪怪的,她看起来是挺热情的,可是假的不得了,看她笑,我鸡皮疙瘩都起来啦。”

    姜衡嗤笑:“她想让你嫁给我,自然要对你殷勤些。”

    眼看着瑜楚又要站起来,姜衡忙按住她:“自打我回京,我那好继母就满京城地给我挑媳妇儿,条件只有一个,就是我不喜欢,最好还要和我有仇,当然门第也不能高。挑来挑去,就挑到了你身上。”

    “那为什么要挑中我呢?”

    “你父亲早逝,和伯父关系又不好,若是嫁到侯府,娘家依靠不上,就只能事事都听婆婆的。到时候,她指挥着你和我作对,等到后宅这把火烧到前院,坏了我的差使,她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把世子之位拿走给她儿子了。”

    瑜楚能理解吴氏的逻辑,却还是理解不了她的思路:“像我这样的人,京城应该不少吧?为什么偏偏挑中我呢?”

    “没了父亲的人是不少,可父亲死在腾冲的可就只有你一个。”

    “你是说,她想利用腾冲的事挑拨我对你心生怨恨?”

    姜衡颔首:“外人都只知道腾冲之变是我外祖父贪功冒进引来的,你父亲往腾冲押送粮草,的确是遭了池鱼之殃。若不是我们曾在普照寺偶遇,又有了后来的交往,腾冲之变,一定会是你我之间的心结。拿这个做文章,再稳妥不过了。”

    瑜楚不觉心里有些不舒服,这位侯夫人,未免也太恶毒了些,竟要拿一个无辜女孩子的一生去换自己儿子的世子之位,难怪姜衡一直也不把她当长辈待。

    又问道:“她怕你不同意,又去求了吴贵妃想办法?”

    姜衡狡黠一笑:“我自然不能同意。我若当即欢欢喜喜答应了同你成亲,吴氏定然心生疑虑,就算猜不到你我早已相识,也必定不肯娶个让我满意的媳妇儿。需知什么事都是想成事不容易,想坏事却简单的多。她要是再生出来什么招,让我娶不到你,那可就难办了。所以我不是交待你人前装不认识我吗?她拿这门亲事问我,我也立即反对,她就没了戒心,向侯爷抱怨我几句不知好歹,就去找贵妃帮忙了。”

    “贵妃的主意就是把我俩关一起?”瑜楚很是不屑。

    “一开始不是,她本想探探圣上口风,若圣上不在意,就由她指婚。没想到圣上明言反对,她就只好出此下策。”

    “圣上反对?噢我知道了,圣上定是嫌我家门户太低,配不上你,对不对?”

    瑜楚随口一问,姜衡却紧张起来,生怕她生气:“不是不是,圣上的意思,是心中已经有了人选,想再瞧瞧。”话未说完,却见瑜楚挑了挑眉毛,顿觉说错了话,赶忙赔着笑,试图混过去。

    瑜楚并不在意什么门当户对之类的讲究,可听到隆庆帝给姜衡选媳妇儿,心中醋意顿时翻了上来:“圣上已经瞧准了人?是谁?哼,你排场挺大啊,圣上亲自选人,皇子选妃也不过如此了吧。”

    姜衡一边暗骂自己缺心眼,一边绞尽脑汁安抚道:“没有的事,不过是那么一说,不想让吴贵妃插手我的婚事罢了。要真选定了人,还能给咱们赐婚?”

    见瑜楚依旧偏过脸去生气,自己又不会哄人,只好使出最后一招:“你想不想知道我是怎么让吴贵妃吃亏的?”

    瑜楚的好奇心果然被勾起来了,转过头,大眼睛闪着光,在夜里格外明亮:“快说快说!”

    姜衡舒了口气,娓娓道来:“吴贵妃的计划是把你我锁到绛雪轩,待圣上到了御花园,再引着圣上过去亲眼看见咱们。有了这么一位人证,到时候我固然不得不娶你,你的名声也完了。等嫁到侯府,吴氏少不得要拿这个大做文章,好降伏你。我知道后,索性将计就计,把淳安公主也拖入局中。等她以为你我已入彀,且又请来了圣上,再让你突然出现,打乱她的布局。”

    “那只猫,是淳安公主的?”瑜楚脑筋转的很快。

    姜衡点头:“我想办法让猫吃了点樟脑草,它就发起疯来。”

    “樟脑草,那是什么东西?”

    “一种香草,猫对它特别敏感,闻到味道就忍不住吃,吃的多了就会发疯。”

    瑜楚一呆,这不就是猫薄荷吗?不过猫吃了猫薄荷只是会产生幻觉,并不会攻击人,怎么那天那只猫一个劲儿地往隆庆帝身边跑呢?

    瑜楚问出了心中疑问,姜衡答道:“樟脑草的味道猫很敏感,人却很难分辨出来。我提前收集了许多樟脑草,拧出汁子来,从翊坤宫一路撒到了御花园。反正宫里现在只有淳安公主那一只猫,也不怕被发现。在御花园里,我另外在圣上身边安排了一个人,她身上还带了许多樟脑草。”

    瑜楚立即想到了当时隆庆帝和吴贵妃身后的小宫女:“是不是她?”

    “你眼力不错,就是她。也是她偷听了吴贵妃的计划再告诉我的。你还记不记得,你第一次进宫时,帮我传话的小宫女?”

    见瑜楚点头,姜衡接着说道:“她叫瑞儿,哥哥在大同当兵时被我救过一命,她心存感激,所以愿意帮我。”

    “那个瑞儿应该很机灵吧,上次我入宫,她还只是个端茶倒水的小宫女,这才过了几个月,已经能跟在贵妃左右了。”

    “是啊,”姜衡感叹:“她哥哥也很聪明,可惜家境不好,兄妹两个为了一家子生计,一个投军,一个进了宫。”

    “那你呢,你是怎么从贵妃的设计里脱身的?”

    “吴贵妃让人在我的水里下了药,可是我要喝时,恰碰到五皇子过来,我们忙着行礼,不小心撞倒了水囊。”姜衡笑的十分狡猾。

    “你这边没成,难道没人给吴贵妃报信吗?”

    “报信的人被五皇子留下说话了。”姜衡嘴角带着意味深长的笑。

    瑜楚不由感叹姜衡心思缜密,吴贵妃算计谁不好,非要算计他?不过,还有一个问题。

    “你既然已经破了吴贵妃的局,为什么还非要我替圣上挡那只猫?你自己去不是更加顺理成章吗,也不容易惹人怀疑。”

    姜衡见问,深吸一口气,坐的更加笔直,望着瑜楚的眼睛恳切道:“圣上之前已经否决过一次我们的亲事,为了让他点头,我不得不出此下策。一是让你把猫挡住,好让圣上承你的情,再来我当着他的面救你一次,以你的清誉受损为由提出向华府求亲,这样圣上就不好拒绝了。”

    瑜楚听了,沉吟不语,昏黄的灯光下,面庞也变得有些晦暗不明。姜衡以为她生气了,忙拉着她的手道:“楚楚,我也是没有办法了,才想出这么一招。虽然你还没有成亲就被我,被我碰到了,可这都是因为救驾引起的。你放心,就是会有些风言风语,也没人敢大肆宣扬,况且我俩都心知肚明是怎么一回事,只要我们不理会,很快就过去了。”

    瑜楚依旧不说话,却把手从姜衡那抽了回来。姜衡更加心急,可怀里还抱着只猫,又动不了,只得低声唤道:“楚楚,楚楚。”

    瑜楚这才叹了口气,说道:“我不是因为这个生气。相信我的人不用解释,不信我的人解释了也没用,清誉什么的,不过一个虚名,我才不在乎。”

    “那是因为?”

    “这件事关乎我们两个的未来,你既然已经筹划好了所有的事,为什么一句也不和我说?行事前甚至问都不问我一声,如果我不愿意呢?”

    姜衡大惊失色,身子猛然前倾,紧张的声音都有些颤抖:“楚楚,你不愿意嫁给我吗?”

    “不是的,”瑜楚虽然否认,可情绪明显低落:“我愿意,可是你不能仗着我愿意,就事事都不问我的意见,只你自己做决定。”

    看姜衡一脸不解,瑜楚又在心里叹了口气。姜衡作为这个时代的人,给予自己的尊重已远远超越了其他人,可夫妻相处是一辈子的事,许多小事情如果发生时不说清楚,日积月累,只会向滚雪球一样变成大矛盾。既然自己希望未来能够和姜衡平等的交流,现在就一定要说清楚。

    “成亲是两个人的事,又关乎我们两人一辈子,你设计让圣上赐婚,却说都不和我说一声,我心里不高兴。现在我们还没有成亲,你就这样不在乎我的想法,若是成亲后,是不是什么都要听你的?”

    “当然不是!”姜衡否认的很是坚决:“楚楚,我不是不在乎你的想法,只是我觉得这件事你知道了也不过是徒增烦恼,倒不如我一力解决就是了。”

    “看,这就是问题,”瑜楚看着姜衡的眼睛,认真道:“你觉得什么样对我好就直接做了,其实是在替我做决定,对不对?这样的话,我自己的事,我却做不了主。姜衡,我很愿意做你的妻子,可我更希望在姜夫人这个身份之外,我还是一个独立的人,可以为自己的事负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时少放肆宠:鲜妻〕〔惜你如命〕〔娱乐之皮神饶命〕〔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继承人的小甜妻〕〔余生很长,不必慌〕〔师士传说〕〔透视医仙〕〔雷霆〕〔万理之理〕〔地府神职〕〔萌宝来袭:爸比九〕〔豪门第一隐婚:盛〕〔前妻,离婚无效〕〔我太苏了,对不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