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祖〕〔太古吞噬诀〕〔绝世神豪系统〕〔逆水行周〕〔一号保镖〕〔覆天灭道〕〔归鸿祭〕〔军少住隔壁:丫头〕〔秦时明月之天明崛〕〔重生之城市修仙〕〔萌妃嫁到:腹黑王〕〔轮回乐园〕〔三国之廓清环宇〕〔噩灵客栈〕〔玫瑰铿锵〕〔第六种推理〕〔k歌百变猫王〕〔夺取基因〕〔法医萌妻,撩上瘾〕〔邪性老公太霸道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美妆博主的古代日常 第90章 交锋
    罗氏忙否认:“当然不是,他们不过是找不到仁哥儿,心中着急才来咱们府上问问情况,怎么会让老爷还钱呢?”

    华老太太不高兴道:“罗家是罗家,咱们华家是华家,再怎么着,也不该往咱们府上闹。”又冲莫氏道:“你既然在柯府,也不知道找柯夫人说道说道,那些来闹事的,都该抓起来打板子才是。”

    罗氏一想到那些借据上明晃晃写着保人华叙几个字,心里就一阵阵发苦,生怕再追究下去让华老太太也知道了,自己在华府就真没有了立足之地。忙赶着莫氏前开口道:“那些都是京城几个大钱庄里的人,背后不知道站着谁。既然已经驱散了,就算了吧,省的得罪了人还不清楚。”

    华老太太不满道:“大老爷如今在吏部的名声是响当当的,就是在严阁老那也能挂上号,况且这事我们还占着理,区区几个钱庄的管事,怎么就不能追究了?”

    罗氏无奈,只得搬出华叙这面大旗:“大老爷说这事说不去不好看,过去了就算了,咱们自己不起波澜,其他人很快也就忘了。”

    华老太太自然是听儿子的话的,闻言不再坚持,只是一想到那笔比自己私房还多的银子,忍不住问道:“这么些银子,你娘家准备怎么还呢?”

    华叙虽说了让卖宅子,可不到最后,罗氏始终不愿走这一步,便勉强回道:“这还得看仁哥儿怎么说。”

    华老太太以为罗氏有意敷衍自己,哼了一声,道:“总之别拉扯上老爷就行。”回头又看见莫氏,白了一眼:“没有一个省心的。”

    瑜英一直死死盯着莫氏,脑子里一直在想是哪里出了错,竟让莫氏脱了身。此时见华老太太不说话了,忙开口问道:“昨儿虽说晚了,可宵禁什么的,不过是柯府尹一句话,婶娘怎么还等到今早才回来呢。”

    莫氏一脸的为难:“昨晚我也是想回来的,可是柯大人一直到城门关了都没回府,我就不好再麻烦柯夫人,只好住了一晚。今早上还是柯夫人派了人送我回来呢。再者人家昨天还帮着咱们驱散了围府的那些人,我寻思着,是不是应该往柯府备份礼,谢谢人家?”说着,故意探寻地看向华老太太。

    一涉及到钱,华老太太立即小心起来:“柯家和你们是亲家,顺手帮个忙算什么。你要是想谢,随意备份礼也就是了,不过借住了一晚,也不是什么大事。”却绝口不提帮忙解围的事。

    虽然华老太太都说了不是大事,瑜英仍是不死心,强辩道:“可是婶娘与别人不同,怎好在外头过夜呢?”

    瑜楚心中大怒,立即反击道:“要不是罗家舅爷,我娘能被困在外头回不来?昨我还听人说,人家之所以围着咱们府,是因为罗舅爷在借据上……”

    话没说完,就被罗氏慌慌张张打断了:“大丫头胡说什么,你婶娘不过在柯家住了一晚,一早就赶回来了,能有什么?你一个姑娘家,不该想的事别瞎操心!”

    瑜英被说的面红耳赤,低了头不出声。瑜昭看姐姐被骂,怒向瑜楚道:“我舅舅借钱,还不是因为上次你要他赔芳菲苑的破烂脂粉!说起来,这起子事还是你挑起来的!”

    瑜楚被气笑了:“芳菲苑的破烂脂粉,三妹妹从我这儿已经不知道拿去了多少套,既然妹妹如此看不上,不如都还给我吧。我拿回去或卖,或送,总有不嫌弃它们的人。”

    瑜昭说话行事向来顾头不顾腚,被瑜楚一席话噎的直瞪眼。罗氏见了,忙打岔道:“不说这些乱七八糟的,咱们且说正事。圣上赐婚的旨意已经下来几天了,不知侯府同弟妹可商议好了婚期?”

    莫氏答道:“这才几天?楚楚的嫁妆都还没有齐备,哪里到了论婚期的时候。”

    罗氏挑挑眉,这么说,侯府还没有派人来?顿时来了精神:“话可不能这么说。既然是赐婚,拖太久岂不是对圣上不敬?该早早地办了才是。”

    莫氏听出了罗氏话里的意思,不想和她纠缠,故意问道:“楚楚的事有了着落,那大姑娘呢?我听说,严家已经派人来相看过了?其实都是知根知底的,往日严夫人也见过大姑娘几次,大嫂不是说了,严夫人对大姑娘赞不绝口,定也是催着想快些成亲吧。”

    罗氏心中虽不痛快,可对严家这门亲实在是得意非常,闻言笑道:“严家再急,总要等珣哥儿的事儿办了才好。”

    瑜楚见瑜英一听到严家脸就绷的紧紧的,眼睛里都是厌弃,故意刺她道:“娘你别说啦,你看大姐姐都不好意思了。”

    莫氏听了,打量了瑜英一眼,笑道:“大姑娘最是知礼,哪像你,皮猴一般。严家公子的名字,我虽成日家不出门,也听到过好几次。人人都说聪明俊秀,又极得严阁老偏爱,将来就是不走仕途,也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罗氏脸上便堆满了笑,只是瑜英的脸色却越发难看起来。聪明俊秀?瘸了条腿还如何聪明俊秀!就是不走仕途也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就算有个做首辅的祖父,严俊这一辈子也不可能走上仕途!瑜英越想,越觉得莫氏这是在故意揭她的短。

    只听莫氏又叹道:“孩子们说大就大了,咱们府上三个姑娘,眼看着就要出门两个,剩下一个,也不知道能留多久。”

    莫氏夸了严家一大车的好话,罗氏觉得自己也得谦让一番,便接话笑道:“不论留多久,总也比不上二姑娘由圣上赐婚的体面。”

    瑜昭一向争强好胜,华府三个姑娘里面,她的容貌是最出挑的,又有父母宠爱,平日自觉比瑜楚、瑜英都要强上许多。如今到了女子最重要的婚事上,眼看着两个姐姐一个要嫁到侯府,一个要嫁到首辅家,连母亲都说自己将来定然比不上,顿时不高兴起来,把脸拉的老长。

    莫氏瞧见了瑜昭的脸色,只略一思索,就明白了其中的弯弯绕绕,故意笑道:“大嫂这话说的不对。严家是什么样的门第?每日里往严家拜会严阁老的年轻才俊海了去了。等大姑娘进了严家门,近水楼台,大嫂还怕挑不到好女婿?况且有严阁老在,就是求个赐婚也没什么难的。”

    一席话说的罗氏心花怒放,就连弟弟欠债带来的烦忧也去了不少。眼看着瑜楚沉静地站在莫氏身边,遍身罗绮,看起来与往日格外不同,心中一动,又开始琢磨起来。

    华老太太听着众人说闲话,心中翻来覆去却始终在想着那五千两银子,故而也没听清都说了什么。一时听不到声音了,抬头见都坐着,便打了个哈欠:“行了,都回去吧,我也该躺会儿了。”

    众人纷纷告退,莫氏也带着瑜楚回了丛桂轩。只是前脚刚进门,罗氏后脚就追着来了。

    “大嫂可还有什么事?”莫氏有些奇怪地问道。

    “是有件事,想同弟妹商量。”罗氏心急,顾不得瑜楚还在旁边,急切道:“方才弟妹也听到了,仁哥儿在外头统共欠了五千两银子,可他哪有这许多钱来还?咱们府里,我虽说是当着家,其实银钱都在老爷手里握着。况且珣哥儿腊月里就要办亲事,花钱的地方太多了,我再有心,也帮不上他什么。弟妹,我一个妇道人家,也没有什么挣钱的门路,不像你,现守着两个金矿般的铺子,再不为钱发愁的。弟妹,我求求你,帮仁哥儿一把吧。”说着,作势就要福下去。

    莫氏忙拦住:“使不得使不得,大嫂有话好好说就是。”

    罗氏本就是做样子,趁着莫氏的手,一转身坐到椅子上,掏出帕子捂着脸哭了起来。

    莫氏问道:“罗家舅爷的事,大老爷怎么说?”

    “老爷说让他卖了宅子还钱。可弟妹你说,这样的时节,若把宅子卖了,一大家子老老小小的还怎么活?就不说别个,光仁哥儿自己,就是个花架子。外头看着结实,其实从小身子弱。一到冬天,总要吃药调理外加卧床休养个十天半月,才能无病无灾地过去。今年还没开始吃药呢,就来了这事!”

    瑜楚听的一脸黑线。就罗仁那满身的肥肉,站在那能把自己外加琯柚都遮的严严实实的,居然敢说从小身子弱,每年都要吃药调理?还有罗氏,自己儿子娶亲要花钱,别人嫁女儿备嫁妆难道不花钱?自己的弟弟自己不帮,只想着卖两句惨,哄着让外人出钱帮忙,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相比瑜楚,莫氏面上倒是平静依旧,只蹙眉道:“大嫂你听我说,不是我不肯帮忙,实在是有心无力。缀锦阁和芳菲苑两处铺子,挣钱是真挣钱,可是开销也大。常常银子左手进来,右手就用出去了。况你也说了,你那边珣哥儿成亲要用银子,我这头给楚楚备嫁妆,也是要用银子。昨天我赶着出去,就是往缀锦阁盘账,看看能有多少流水可以使。算下来,除了给楚楚备嫁妆的那部分,手头能动的现银,莫说五千两,能有五百两就不错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时少放肆宠:鲜妻〕〔惜你如命〕〔娱乐之皮神饶命〕〔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继承人的小甜妻〕〔余生很长,不必慌〕〔师士传说〕〔透视医仙〕〔雷霆〕〔万理之理〕〔地府神职〕〔萌宝来袭:爸比九〕〔豪门第一隐婚:盛〕〔前妻,离婚无效〕〔我太苏了,对不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