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魔劫〕〔我的绝色小娇妻〕〔苏遍全娱乐圈〕〔无限世界重叠〕〔邪王御神录〕〔我给物品加词缀〕〔爱有千千劫:总裁〕〔春江朝夕〕〔抢个首富当夫君〕〔九宫之上〕〔我不是你的白月光〕〔网游之神荒世界〕〔我已经没钱守护阿〕〔我的绝色美女房东〕〔恐怖电影院〕〔海贼之十日横空〕〔千山独行〕〔极道拳君〕〔锦绣田园:独宠农〕〔惊雷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美妆博主的古代日常 第91章 嫁妆
    罗氏见莫氏不答应,眼睛转了转,说道:“嫁女儿不比娶媳妇,只要备份嫁妆就是了。三姑娘是要嫁到侯府的,侯府里金山银海的,什么没有?弟妹你就是备上的再多再好,人家也不在意。要我说,过得去也就行了。余下来的银子,我借给仁哥儿,我同他说,让他按银庄的规矩付利钱。”

    瑜楚简直是大开眼界,没想到罗氏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让莫氏削减女儿的嫁妆帮衬罗仁?她是怎么想来的!况罗仁连钱庄的银子都还不上,到了二房这里,说是借,他要躲起来硬是不还莫氏能如何?罗氏这会儿倒装起大方来,画了个付利钱的饼,反正也不用她自己还。前头罗仁从缀锦阁拿货的时候,她不就推不知道,让莫氏只找罗仁说话吗?前车之鉴就放在那,她难道当莫氏的脑袋被门夹了,还会答应借银子?

    莫氏也被罗氏的无耻惊到了,半晌才说道:“大嫂这话……姑娘家的嫁妆是在夫家立足的根本,何况楚楚是要嫁到侯府,若是因为嫁妆的事被挑剔,往后还怎么打理家事?我虽不敢比人家十里红妆,也不能很失了格。楚楚和璋哥儿还不同,璋哥儿是男孩子,将来是自是要挣出自己一份家业,楚楚是女孩儿,以后可不得靠嫁妆?所以我有什么,宁可委屈了璋哥儿,也要给楚楚带去。”

    罗氏听了,顿时变了脸色,冷冰冰问道:“弟妹不肯帮忙直说就是,犯不着拿出这么多话来打发我。”

    莫氏为难道:“不是不肯,实是无能为力。大嫂若怕舅爷一家卖了宅没处住,不如先赁一处小些的房舍?周转几个月,有余力了再另买。”

    罗氏冷笑:“这话说的轻巧,买宅子的银子从哪出?不若弟妹来帮衬些?”

    瑜楚愕然,买宅子的银子都没有,那若借了二房银子,打哪还呢?这不是自打脸吗?

    莫氏见罗氏如此蛮不讲理,索性不再搭话,低头喝起茶来。

    罗氏见状,忽啦站起身,说道:“如今府里的情形弟妹也知道,花钱的事一件接着一件,我也是无能无力。三姑娘的嫁妆,弟妹既已有了打算,我就不插手了。”说完,不待莫氏答话,头也不回地走了。

    田妈妈一直在一旁伺候,主子们说话自然是不能插嘴的。此时见罗氏走了,忿忿道:“大夫人好生不讲道理!她娘家弟弟欠的债,凭什么让我们还?莫说实在没钱借,就是有钱,借了,还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此时恼了,连姑娘的嫁妆都不管了。哪家打发姑娘,官中不备嫁妆的?到了她这儿,竟成了威胁咱们的手段,不合她的意儿了就不给。这样的主母,满京城也找不出来第二个吧!”

    莫氏苦笑着安慰道:“妈妈莫气,咱们早些年说起这事儿,不就料到了这般情形?以往还在担心她在楚楚婚事上使绊子,如今有了圣上赐婚,我这心总算是落下来了。其他的事,本来也没有期待,随她去吧。反正楚楚的嫁妆,从她父亲在时我就一直备着,如今也差不离了。”

    瑜楚也气哼哼的:“我是不稀那点银子,可是大伯母的态度太气人了!以后我走了,她又来欺负你和璋哥儿怎么办?”

    莫氏好笑道:“都要嫁人了,还是那么孩子气。只要你和世子和和美美的,她如何敢动我和璋哥儿呢?”

    田妈妈也道:“是啊,姑娘有了好归处,旁的不说,咱们二房的腰杆就能挺的更直了。大夫人整日价倒是把严家挂在嘴边,可谁知能不能指望的上呢?哪里像咱们世子,一心向着姑娘,咱们都是见了的。”倒把瑜楚夸的不好意思起来。

    莫氏笑了一阵,又道:“既然说起嫁妆,其他小件先不提,铺子田产我是这么打算的。原来想让你把缀锦阁带走,现下你有了芳菲苑,就还把缀锦阁留给璋哥儿吧。另外咱们在北大街上还有一处铺子,现往外租着,也给你。将来你想继续收租金,或想收回来自己经营,由你来定。”

    见瑜楚想插话,摆摆手示意她等会儿,又接着道:“再有是庄子。小岳庄你是常去的,又临着普照寺,就把小岳庄给你,如何?庄子上出息和铺子是没法比,不过胜在稳,不论光景如何,总能有点收成。就是以后你想出城散散,也有个现成落脚的地方。”

    瑜楚连连摇头:“我只要芳菲苑就行了,其他的都留给你和璋哥吧。璋哥儿还小以后花钱的地方多着呢。”

    莫氏慈爱的摸摸瑜楚的头:“璋哥儿这儿我另有打算,给你你就拿着。你过的好了,也能帮衬璋哥儿一些。”说完,不待瑜楚出声,故意撵她道:“行啦,你也回去吧,这两日累的很,我也歇一歇。”

    瑜楚无法,只得回了响月斋。

    宣宁侯府里,吴氏也在盘算着姜衡成亲的事。按照原本的打算,是姜衡和瑜楚被捉奸,这么不光彩的事情,成亲也不会大张旗鼓,聘礼上自然可以随意糊弄,华家定也说不出什么。

    可谁知最后变成了赐婚。这件事上,吴氏倒没有像吴贵妃那样多想。反正最后婚事成了,也算达到预期。只是有了赐婚的旨意,这就有些棘手了。若是太过简陋,圣上那关也过不去啊。吴氏于是十分伤脑筋。

    “侯爷,世子成亲的事,侯爷看该如何办?”吴氏试探着问。

    “照着老规矩就行了,你看着添减点。”姜谓最头疼这些琐事,况又对姜衡看的寻常,随口敷衍道。

    “毕竟是圣上赐婚,您看……”吴氏还是有些不放心。

    “赐婚又如何?祖上又不是没有赐婚的例,照着准备就是了。”姜谓不耐烦道。

    “那还有婚期,侯爷您看什么时候同华家商议商议?”

    “华家姑娘不是没了父亲?既是这样,你找了人去说就是了。你们女人之间的事,我掺和什么?这些事情你看着办就是,不要事事都来问我。”姜谓想起姜衡就不喜,他的事更不愿多管多问。。

    吴氏听了大喜,既然侯爷都这么说了,她自然就照着办了。至于祖上赐婚的先例嘛,侯爷不清楚,她可是看过旧例的,就照着办!还有商议婚期的事,侯爷都不急,她这个做继母的急什么呢?拖一拖,也好让华家那丫头知道,侯府的门,可不是那么好进的!

    涵碧山馆里,郭源看姜衡正奋笔疾书,无聊地从桌上拈了颗金桔塞进嘴里,刚嚼了两下,又呸呸呸地吐了出来:“怎么这么酸!”

    姜衡分神看了一眼龇牙咧嘴的郭源,又低头继续写:“那是摆着看的,谁让你吃来着?”

    郭源一脸黑线:“你也不提醒我!”

    姜衡不搭理他。

    郭源转了转眼睛,丢掉金桔,凑近了八卦道:“昨天的事,你不去谢谢柯敏吗?”

    姜衡终于停了笔,黑着脸说道:“我谢他做什么?”

    “啧啧,”郭源看姜衡终于变脸了,偷笑道:“人家下了那么大工夫找到了行骗的爷孙俩儿,又指使着衙役直到天黑才把华府门口的人清干净,帮了这么大忙,你不谢,难道等着华姑娘去谢?”

    姜衡的脸更黑了:“我又没有求着他帮忙,他自己凑上来,有什么好谢的?难道没有他,我就找不到华夫人了?再说这个楚楚有什么相干?”

    “是是是,”郭源见姜衡急了,笑的越发欢畅:“不就是亲自画了两幅画像,又满京城地差人找,又不费什么劲儿,是不用谢,不用谢。”眼看姜衡又要发作,忙改口道:“当然他再怎样也没有哥你厉害,你是怎么想到去那里找华夫人的?”

    姜衡白了他一眼,答道:“楚楚和我说了这事背后有华珣参与,不过华珣虽认识的人比华瑜英多些,也不过是些同窗什么的。这种事,可是好往外张扬的?若说想让我倒霉的人里头,姜洐定要算头一个,既然华珣认识姜洐,找他帮忙再自然不过了。”

    “这么说来,姜洐也不该用侯府的宅子藏人哪。侯府的产业,你这个做世子的能不知道?”郭源大为不解。

    “我还真不应该知道。”姜衡似笑非笑:“那处宅子,底下有秘道连着侯府,是第一代宣宁侯布下的退路。当时大局初定,京里并不太平,老侯爷怕哪天京城又乱了起来,就布了这个地方。这种机密,本是代代相传,向来只有宣宁侯和世子知道。祖父去世前,姑母已告诉他打算带我去大同,祖父怕我回京后物事人非,就把侯府的一些事提前同我说了。另给了姑母一份单子,是侯府各处的产业。如今看来,果然都让祖父料着了。侯爷事事都瞒着我,同姜洐倒什么都说,想来早就打算着让世子易人而做了。”说着,冷笑两声。

    郭源听了,也皱了眉:“侯爷这么做实在不妥当,这种事情怎么能随便说呢?就是不愿告诉你,也不该透露给其他人。还有姜洐,这么重要的地方,怎么能让外人知道呢?”

    “他们做事什么时候妥当了?”姜衡讥诮道。

    “若是侯爷这般行事,那你的婚事可如何是好?圣旨都下来几天了,和光堂一点动静都没有。”郭源愁道。

    “无事,反正姑母也快进京了。”姜衡不甚在意地说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