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校花的贴身魔少〕〔重生之霸天至尊〕〔星光璀璨:总裁宠〕〔叶绾绾司夜寒〕〔土豪修仙系统〕〔残魄御天〕〔缠绵入骨:总裁好〕〔成为仙兽师的小民〕〔全能仙师〕〔跨界永恒〕〔生命工厂〕〔重生之八十年代新〕〔三国悍刀行〕〔无限之次元幻想〕〔职业挖宝人〕〔砸中两个亿以后〕〔五神天尊〕〔间者〕〔问道章〕〔魔法道士女装吧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美妆博主的古代日常 第94章 吃了的都要吐出来
    姜谊见姜衡冷然,有些心疼:“都怪我考虑不周,把你带走了那么久,才让你和你父亲闹那么僵。”

    姜衡忙道:“姑母不要说这种话,若不是你把我带回大同护着,到今日,我还不知在哪呢。难道你忘了那几次?”

    虽没有明说,姜谊却是懂的。郭源也愤愤然道:“在大同时有爹娘护着她还敢出手,要是把哥单独放在京城,娘你能放心?”

    姜谊只好叹了口气,道:“明日且看着吧。”又问姜衡:“圣上待你如何?”

    “有祖父的情份在,圣上十分关照。”

    姜谊点头:“当年你祖父慧眼识珠,几个皇子虽都着意拉拢,他老人家却只一心帮衬其时尚不出挑的圣上。这份情义是双刃剑,圣上肯记挂,那是很好,可你也要万事当心,圣上千秋正盛,不可让他瞧出你又有了什么心思。尤其是还掺着萧老将军的事。唉,也不知我让你俩回来,这一步走的是对是错。”

    姜衡心知姜谊指的是他同五皇子结盟一事,怕隆庆帝知晓了心生怀疑,忙表态道:“姑母且安心,我会小心的。况且我大了,总要自己迈出这一步,难不成一辈子躲在姑姑姑父的羽翼下?”

    姜谊忧心忡忡,却不知再说什么好,眼见着天也晚了,便打发两人各自回去,明日再往和光堂说成亲的事。

    夜深人静,吴氏躺在打着鼾的姜谓身边,却一点睡意也没有。

    白天姜谊拿出萧氏的嫁妆单子时,她太过吃惊,只得使出拖字诀,只怕已被姜衡那个小子瞧出了什么。可是没办法,她实在太慌张了,完全不知如何应对。

    萧氏的嫁妆不像侯府的产业,她作为侯夫人,只要有姜谓的支持,对后者是可以随意支配处置。反正姜衡不讨姜谓的欢心,那些按规矩该由世子接手的东西,她就是耍耍心眼想留给姜洐,姜谓也不会说什么。早些年她就曾试探过,深知姜谓十分不喜萧氏,对姜衡也没什么舐犊之情,就是把世子换成姜洐,只要不闹出太大的风波,姜谓决计不会阻拦。

    可萧氏的嫁妆不同,那是完全独立于侯府的东西。萧氏去了,就该完完全全不折不扣地交给姜衡。

    只是萧氏去时姜衡还小,况萧戎和姜老侯爷又都在,谁也不会动那嫁妆分毫,老侯爷便将嫁妆都锁了,把田庄铺子依旧交由萧家打理,只说等姜衡大了再还给他。

    后来萧戎出了事,老侯爷也到了大限,田产铺子固然是交还到了姜衡手里,可他要随姜谊去大同,那些锁在侯府里的金银细软,家俱摆件便落到了吴氏手里。

    吴氏本来也没敢动心。她一个小小庶女,即使是嫁到侯府做填房,嫡母也只给备了不到一千两的嫁妆。至于萧戎嫁独女的气派,她是想都不敢想的。

    可慢慢日子久了,眼看着自己的儿子越长越大,样样都不比别人差,凭什么就得眼睁睁看着姜衡这个罪人之后占着世子之位不放手?他但凡有点羞耻之心,就该拱手把世子位让出来才是!

    这样的心思一旦生了出来,就像野草一般在心中疯长。尤其对比嫡姐吴贵妃,她的儿子将来要承继大统,那自己儿子无论如何也得做侯爷!

    吴氏自嫁到侯府,同倔强清冷的萧氏截然不同,一直小意温柔地服侍姜谓,几年下来,早让姜谓忘了嫡长子还在大同,只记得姜洐姜佩姗这一对乖儿女。

    这个时候,吴氏才敢借着吴贵妃的力,向姜衡动手。只可惜姜谊带走姜衡防的就是这一招,大同又是姜谊郭忠夫妻的地盘,三年中吴氏往大同连派了好几波人,却都是无功而返。

    虽然如此,有姜谓在背后撑腰,吴氏依旧笃定自己的儿子会做世子,至于姜衡,就在大同那穷乡僻壤窝一辈子好了。于是在往库房看了好几回萧氏的嫁妆后,终于忍不住了。

    萧氏是萧戎的独女,出嫁时又恰逢萧家如日中天的时候,十里红妆这四个字,真是再贴切不过。

    吴氏在库房里摸到了她一辈子都没见过的好东西。鸽子蛋大小的夜明珠,浑圆饱满的东珠,晶莹剔透的红蓝宝,拿起来,就不愿再放下。

    可她也知道,这些嫁妆,莫说她自己,就是姜谓也不能动。且姜谓是在蜜罐里泡大的,从来不把银子放心上。萧氏的嫁妆,于他来说与一堆顽石无异,从没想过要拿来花用。

    吴氏知道这不是光彩的事,既然姜谓不上心,索性瞒着他,需要银子办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时,就取出来一个半个,拿到当铺做成银子。因怕被人认出来,宁愿少得些银子,也都做成了活当,只不过当然不会去赎就是了。剩下那些,都是拿钱也买不来的好东西,吴氏的打算是一部分给姜佩姗做嫁妆,一部分留给姜洐做聘礼。

    当都当了,送也送了,如今突然跑回来一个姜谊,且拿着萧氏的嫁妆单子,这可如何是好?

    就这样睁着眼睛煎熬到天亮,吴氏还是没想出什么法子能混过去。本想咬牙装病到底,可姜谊压根就不提她,只一早就来催着姜谓:“快拿了库房钥匙来,我同衡哥儿去瞧瞧就行了,不用烦劳旁人。”

    姜谓便听话地回来要钥匙,吴氏只得“大好了”,强撑出一张笑脸来见姜谊。

    “那些嫁妆又没有脚,姐姐还怕它们跑了不成?不如今天先算一算府里的产业,哪些该给了世子打理。”吴氏说着,就要让人捧账本来。

    “那个不急,都是我经过手的,心里清楚。还是先瞧嫁妆吧。搁了这些年,也不知大件的东西有没有损坏,趁早清点清点才好。”姜谊打定了主意,今天一定要把萧氏的嫁妆算清楚。

    “姐姐放心,那些东西一直在库房好好放着,如何会有损坏。倒是几年没进去人了,不知落了多少灰,脏成什么样子。得先让下人好好洒扫一番,才好让姐姐和世子去瞧。”吴氏找借口倒是挺快。

    “就是打扫,不也得有人盯着,不然丢了物件,怎么说得清?”姜谊也不急,继续同吴氏纠缠。

    姜谓察觉出不对来,狐疑地看向吴氏:“你就让人打开库房让姐姐瞧瞧就是了,又不要你亲自去,为什么推三阻四的?”

    吴氏急的要哭了,勉强道:“那个库房这么些年都没开过,连钥匙也不知扔到了哪里,姐姐要看,我还得找钥匙,不知得找多久。”

    姜谊的脸色渐渐冷了起来:“我不过要看看萧氏的嫁妆,你就一个借口接着一个借口,是不想让我看,还是另有所图?”又冲姜谓道:“依着咱们府上的规矩,做母亲的去了,嫁妆向来都是分给儿女,府上决计是不会碰的。当年娘走的早,不也是父亲作主,将娘的嫁妆均分给了我们两个?怎么到了衡哥儿这儿,倒摸不着他母亲的东西了?”

    姜谓自以为吴氏同自己一样,从没打过那些嫁妆的主意,闻言忙分辩道:“姐姐多心,萧氏的东西,自然都是衡哥儿的,我们决没有什么想头。”

    姜谊冷哼了一声:“这话说出来,我是不敢信的。旁的不说,就我那小汤山上的庄子,怎么转眼就被你们送出去了?我的嫁妆你们都敢动,萧氏去了那么些年,谁知她的嫁妆还齐全不齐全。”

    一席话说的姜谓面红耳赤,心中不住地骂郭源装模作样,既然已经推了不要另外的补偿,如何又转头向姜谊告状?又怪姜衡,定是他在后头煽风点火,姐姐才揪着嫁妆一事不放。

    姜谓又羞又恼,气冲冲向吴氏道:“快把库房打开给他们看!”

    没想到吴氏却动也不动,只求助地看着自己,满脸惊慌,姜谓顿觉不妙,可姜谊正目光灼灼地盯着,没来由的一阵心虚,低声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吴氏拉了拉姜谓的袖子,想退一步说话。姜谊看见了,凉凉道:“事关萧氏的嫁妆,有什么话是你吴氏能说,衡哥儿却不能听的?就在这儿说吧。”

    吴氏被这句话堵在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憋了半天,竟拿帕子捂着脸哭了起来。

    姜谓急的一头汗,转眼见姜衡正站一边冷眼看着,指着他骂了起来:“都是你这个不孝子,闹出这么些事来!”

    姜谊听了,顿时不愿意起来:“衡哥儿要他母亲的嫁妆,怎么就不孝了?是不是该把那些嫁妆都拱手送给吴氏,才算孝顺?”

    姜谓刚才是急了,习惯性地把问道推到别人身上,此时被姜谊反问的哑口无言,只得回过头来,烦躁地冲吴氏道:“到底怎么回事,你快说!”

    吴氏见再也瞒不下去了,呜呜哭着,含糊不清道:“是,前些日子府里周转不过来,我实在没了法子,就把夫人的嫁妆拿出一两样当了些银子。既然现在世子要成亲了,我这就去把东西都赎回来,还给世子。”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