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速之地〕〔豪门第一宠婚〕〔都市之九天大帝〕〔都市梦道剑仙〕〔从坟墓中爬出的大〕〔魔祖〕〔不遇暗礁何遇你〕〔Hi,我的萌系小甜〕〔临时老公,吻慢点〕〔枭妻诱入怀:景少〕〔妙手神农〕〔重生之都市仙尊〕〔岛屿漂流记〕〔绝品透视狂仙〕〔透视极品神医〕〔变身优雅女神〕〔汉末之奇谋〕〔伊塔之柱〕〔茅山末裔〕〔太古吞噬诀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美妆博主的古代日常 第95章 姜谊发威
    姜谊虽早已猜到了,此时听吴氏亲口说出来,依然很是生气,拍着桌子道:“我们宣宁侯府自打建府,就没有过眼皮子这么浅的侯夫人!竟然把原配夫人的嫁妆拿去当铺换银子!打量着萧家没人了,衡哥儿又离得远,就敢这么嚣张?拿萧氏嫁妆换回来的银子,你使着就不觉得烫手?我告诉你,只要有我姜谊在,就由不得你这么败坏府里的名声!说,你一共拿出去几样,都是什么!”

    吴氏被姜谊的严厉吓得直哆嗦,连哭都忘了,见姜谊问,想张嘴却觉得喉咙发紧,嘴里发苦,哑着嗓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姜谓虽然也气吴氏背着自己偷拿萧氏的嫁妆,可看她被吓的可怜,还是忍不住维护道:“姐姐,迎娘也说了,是因为府里周转不过来才不得已而为之。反正也当过了,再拿银子赎回来就是了。”

    姜谊最烦姜谓不分是非地护着吴氏,闻言更加生气,冷笑道:“既然是周转不开才当的,如何又有银子赎了?”

    姜谓向来不在银钱上操心,如何知道府里的境况?一下被问住了,半天才瞪着眼睛道:“当的时候是周转不开,现在能周转开了,就有银子了。”

    “既然现在有银子了,为什么不早点赎,非要等着我问?我要是不问,或是手里没有嫁妆单子,你们是不是就不赎了?”姜谊追问道。

    “当然不是,”姜谓忙否认:“衡哥儿马上就要成亲了,就是姐姐不问,萧氏的嫁妆也要交给他,在那之前,当出去的东西定是要赎回来的。”

    “好,就当是你们会赎。我且问你,吴氏拿这些东西去当,你可知晓?”姜谊又问。

    姜谓刚想说不知道,猛然想到若自己不知道,吴氏的罪名就更大了,忙改口道:“知道知道,她都和我说了,也保证了一定会赎回来。”

    “那好,你来告诉我,都当出去了哪几样。”姜谊冷着脸问道。

    姜谓张口结舌,瞧瞧吴氏,又瞧瞧姜谊,一样也说不出来。

    姜谊忍不住在心里骂姜谓蠢,怪不得父亲去后,隆庆帝那样嫌弃他,只给了个闲差就打发了。还好姜衡不像他!

    吴氏见势不妙,生怕姜谊再扣顶更大的帽子下来,让自己吃不了兜着走,稳了稳心神,悲悲切切地开口道:“姐姐,我知道自己犯了大错,再难也不该打萧姐姐嫁妆的主意。可这么大的事,我岂敢自己独断专行?都是禀了侯爷的。只是侯爷向来不在这些俗物上留心,虽然听我说了,却是这边听那边忘,一样也记不得。姐姐不要难为侯爷了,我这就差人出去,等东西都取回来,姐姐就知道是哪几样了。”

    姜谊明明是要逼吴氏承认偷拿嫁妆,却被她故意曲解为难为姜谓,又见姜谓越发爱怜地亲身扶着她,心中十分不爽,嘲讽道:“我倒不知侯爷这般信任你。看来你就是把侯府卖了,侯爷也定会说卖的好,该卖!”

    姜谓两个都不敢再开口,姜谊生了一阵子闷气,才道:“现在能把库房打开,让我们去瞧瞧了吧?”

    既然已经说开,也没什么藏着掖着的了,吴氏便叫了贴身的丫头过来,亲自开了库房,让姜谊和姜衡进去清点。

    待得从库房出来,姜谊把列出来的单子甩到吴氏脸上:“明天这个时候,我要看到这些东西都摆在我面前。”

    吴氏捡起单子,又想哭了。这些东西当出去时共换回来四五万两的银子,可要再拿回来,就不只这个数了!这里外里,自己少说也要赔进去一万两。这笔账,无论如何也要算道姜衡头上。那华瑜楚不是会挣银子吗,就让她来还好了!

    心里正发狠,猛然听到姜谊又问:“这些东西少说也能当个几万两,你做了什么,竟让府里亏空了这么多银子?”

    当然是收拾姜衡这个挡道的家伙了。吴氏心里接了一句,面上却是全然的愧疚:“前两年庄子上收成不好,各处的生意也不知怎的,都亏的厉害,我也是实在无法了,才出此下策。说起来,也是我天分不高。。。。。。”正要谦虚两句,却被姜谊打断了。

    “我知道你没本事打理侯府的庶务,昨天就知道了。”姜谊语带讥讽:“反正你也做不好,还动不动就让府里欠下大笔银子。既然衡哥儿要成亲了,府里的事,以后就交给他媳妇儿做吧。我听说他那媳妇儿只用了半年的时间,就把一间脂粉铺子做成了京城第一,看样子是比你强的多。”

    那怎么行?吴氏大惊失色。照着姜谊这么说,岂不是把管家的大权都交给了华瑜楚?那她还拿什么淘澄银子出来攒私房、给洐哥儿置私产、给姗姐儿备嫁妆?于是干笑了两声,说道:“姐姐虽说的是实话,可华姑娘毕竟小门小户出来的,就是打理过一两个铺子,侯府那么大的产业,她一时之间只怕也难以上手。若是出了错,让外人看笑话不说,咱们自己的日子也过不顺当。就是要交给她,也得先学个一两年不是?”

    “你说的也有道理。”姜谊略想了想,同意道。

    吴氏心下一松,还来不及高兴,又听她说道:“既然做不到全上手,那就先接一部分吧。府里中馈还由你管,田庄这些也归你,只把铺子交给她吧。”

    田庄的那点出息,如何能和铺子比?况且管着铺子,就是掌握了府里财政大权,自己纵是依旧把中馈握在手里,想用银子还得找华瑜楚要,这不是依然受制于人吗?

    吴氏想再分辩几句,却见姜谊脸沉下脸来:“你要是不同意,我就拿着萧氏的嫁妆单子去永安伯府说道说道。问问吴老夫人,她是如何调教的,竟教出一个敢私自挪用原配夫人嫁妆的女儿来!”

    此话一出,立时浇灭了吴氏那点争权夺利的心思。倒不是她多怕吴老夫人,只是要让永安伯府知道了,也就是让吴贵妃知道了。若是贵妃知道她做了这么丢人的事,还蠢到被抓了现行,定然会生气,要是因此不让姗姐儿进宫了,那可怎么办?目前来看,洐哥儿的世子之位一时半会儿是拿不到了,若姗姐儿再丢了做公主侍读的机会,自己将来要指望哪个!

    百转千回间,只得咬牙先答应着:“姐姐的安排很是妥当。如今洐哥儿和姗姐儿也都大了,婚事上也该早做打算。我若是还整日被侯府庶务绊着,哪里分的出身来给他俩张罗?等世子媳妇儿进了门,替我卸了重担,我就能腾出空来,好好服侍侯爷,静心打听亲事。”

    姜谊这才放缓了神色,轻松道:“既然说定了,明日你去见华夫人时,就把话都挑明了说,也好让她心里有个数,趁着成亲前这段时间再多教教华姑娘。”

    “明天就去见华夫人?”吴氏吃惊道,还要连这个都说?两家见面,必是要有媒人在场的,这话说出去,岂不是全京城的人都会知道宣宁侯世子夫人要接管侯府的产业了,那还怎么出尔反尔?!

    “赐婚的旨意已经下来半个多月了,你还想拖到什么时候?”姜谊不耐烦道:“拖到圣上以为你对赐婚不满意?”

    “当然不是,”这顶帽子扣下来,吴氏汗都要下来了,连连道:“我这就差人去请官媒,明日就见华夫人!”

    “你呢,还有什么要说的?”姜谊又问姜谓。

    “没有了没有了,就这么办吧,再妥当不过了!”经过了这大半天的唇枪舌剑,姜谓只想赶快摆脱姜谊,好好喘口气。

    姜谊对姜谓的敷衍已无力吐槽,自己也累了,看着下人又把放嫁妆的库房锁好,就带着姜衡回了水香榭。

    回到水香榭,姜谊累的几乎瘫到椅子上,再站不起来。一直守在这里的郭源忙捧了杯热茶上前,服侍着姜谊喝了,又要殷勤地捏腰捶腿。

    “别别别,你别碰我。就你那手劲儿,被你捏过的地方比不捏还疼。”姜谊忙阻拦道。

    郭源悻悻地放了手,嘟囔道:“我轻点就是了嘛。”又问:“哥的亲事商议如何了?”

    姜谊懒洋洋地把方才的事说了,正要吩咐郭源再倒杯茶,恰看见姜衡领了个丫头进来了。

    “这是谁?”姜谊问。

    “一个丫头,学过两天功夫,让她给姑母捏捏吧。”姜衡说着,示意那丫头上前给姜谊看看。

    姜谊打量了两眼,点点头,那丫头不待吩咐,机灵地上前给姜谊锤起了肩膀,且力度十分合适。

    姜谊舒服地眯上了眼睛:“衡哥儿你从哪找来的丫头?真是不错。”

    郭源笑的暧昧:“哥真是有先见之明,知道娘定能帮你摆平侯爷和夫人,提前找好了给娘的谢礼。”

    “去你的。”姜衡捶了他一拳:“姑母已经有了彩云姐姐,还能看上其他人?”

    “那你找来这个丫头做什么?”郭源不服气问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时少放肆宠:鲜妻〕〔惜你如命〕〔娱乐之皮神饶命〕〔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继承人的小甜妻〕〔余生很长,不必慌〕〔师士传说〕〔透视医仙〕〔雷霆〕〔万理之理〕〔地府神职〕〔萌宝来袭:爸比九〕〔豪门第一隐婚:盛〕〔前妻,离婚无效〕〔我太苏了,对不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