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校花的贴身魔少〕〔重生之霸天至尊〕〔星光璀璨:总裁宠〕〔叶绾绾司夜寒〕〔土豪修仙系统〕〔残魄御天〕〔缠绵入骨:总裁好〕〔成为仙兽师的小民〕〔全能仙师〕〔跨界永恒〕〔生命工厂〕〔重生之八十年代新〕〔三国悍刀行〕〔无限之次元幻想〕〔职业挖宝人〕〔砸中两个亿以后〕〔五神天尊〕〔间者〕〔问道章〕〔魔法道士女装吧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美妆博主的古代日常 第96章 见一面
    姜衡不搭理郭源,凑到姜谊面前,笑的十分灿烂:“姑母,你其实也不缺会功夫的丫头,对吧?”

    郭源看姜衡笑得跟朵花似的,夸张地抖了抖,搓着手臂说:“哥,哥,你有话好好说,别笑的跟个姑娘似的,我鸡皮疙瘩都起来啦。”

    姜衡的笑容立刻收了起来,恢复平日面无表情的样子,转身往郭源屁股上就是一脚。

    郭源哇哇叫着闪开:“娘,你评评理,我说的难道不对?”

    姜谊示意丫头停手,眯着眼睛瞧着姜衡道:“说吧,又想干嘛呢?”

    姜衡先用眼神威胁郭源不许再笑,然后将莫氏被劫一事简单说了一遍,才道:“华夫人会碰上这样的事,难保那起子人不会对楚楚动手。她们身边也没个会功夫的丫头,真碰上什么,连招架之力都没有。我寻思着,借姑母的名义送个人过去,对外只说是姑母赏的,好在进府前教规矩,既便宜,也不打眼。”

    姜谊听了,先诧异道:“怎么华府里也有这些污七八糟的事?”

    郭源抢着答:“娘,我自来了京城,才知道后宅里竟有这么些弯弯绕绕,京城的人太可怕了,我们大同人绝对不是对手。”

    姜谊被逗笑了:“你娘我在京城长到十几岁,依你说,也是可怕的京城人?”

    郭源连连摇头:“娘,你十几年没回来,早就跟人家比不了啦。”

    姜谊笑着笑着,也感叹起来:“你这小子,倒是说了大实话。我十九岁离京,连头带尾十八年了。中间辗转宣府、大同等地,只在三四年前老侯爷病危时回来过一趟。这些年没见过京城人,没经过京城事,竟一丝一毫也不想念。要不是今年你们两个小子回来,我都要忘记京城是什么样子了。”

    姜衡也悠悠道:“莫说姑母,我回来这一年,也时常怀念大同,只觉得京城处处都逼仄,街巷如是,人心也如是。”

    一时间几个人都沉默了,半晌,郭源打起精神道:“哎呀,其实京城也有好处的嘛,比方说点心,大同哪有这样多这样好吃的?”

    说得大家都笑了,姜谊嗔了句:“就知道吃!”又向姜衡道:“明日吴氏要去见华夫人,你趁空把华姑娘约出来,让我也见上一面。大老远的从大同过来,要是不见上侄媳妇儿一眼就回去,也太亏了。”

    姜衡忙道:“姑母放心,我这就安排下去。姑母为了我们俩的亲事操了这么多心,也该让楚楚当面向您道声谢。”

    姜谊嘴角噙着笑:“一家人,说什么谢不谢的。我就是好奇,这位华姑娘是个什么样的人品模样?你们俩临来京前,我还发愁,以你清冷的性子,没有我张罗,也不知何时能娶上媳妇儿。没想到,这上头你倒把源哥儿甩到了后面。”

    郭源不等姜衡答话,就喜孜孜地说道:“华姑娘嘛,别的不说,做点心的本事天下第一!哥可是有口福了,我也能沾点光。”

    姜谊扶额:“我怎么就生出来这么个吃货!”

    姜衡笑道:“姑母明天见了,就知道楚楚是什么样的人了。”

    第二天一早,瑜楚起床后胡乱梳洗了一番就赶到了丛桂轩。因为前一天吴氏提前遣了下人说今日要来商议婚期,瑜楚就琢磨着能不能躲到内室听上一听。没想到一进丛桂轩院门,就被莫氏赶了出来。

    “璋哥儿昨晚嚷着要吃回春楼的翡翠烧卖,我要接待宣宁侯夫人,你去给他买吧。”

    瑜楚觉得莫名其妙,买个点心而已,差下人去不就得了?转念一想,估摸着莫氏是不想让自己偷听,只好悻悻地答应了,就要回去时,又被叫住。

    “既要出门,头发妆容也该好好打理打理,再换件鲜亮衣服。”莫氏叮嘱道。

    瑜楚扑哧笑了:“娘,我去买点心,又不是去相亲,干嘛还要打扮呀?”

    “你都定亲了,出门当然要注意些,可不能像先前那么随便。琯柚,你替我给你们姑娘选件衣服,不许由着她穿着旧衣服就出门。”莫氏不放心,又点了琯柚帮忙。

    见莫氏如此郑重,瑜楚有些纳闷,不过也没有多想,回到响月斋重新梳洗了,就带着琯柚和棠梨出了府。

    到了回春楼,因为时候还早,静悄悄的没有什么人。瑜楚还没张口说要什么,就有一个小二殷勤地凑了上来:“姑娘楼上请。”

    大堂里确实不适合女眷多呆,瑜楚左右瞧了瞧,就随着他上了楼,又被引到一个雅间门前。小二先在门上轻扣了两声,然后轻轻一推,瑜楚就看到了姜衡温柔的笑脸。

    “快进来吧。”姜衡踱到门前,轻轻牵起瑜楚的手,将她带了进来。

    瑜楚还没有回过神,就看到屋里除了郭源,还有一位约莫四十上下,衣饰简单的夫人。她一定不是京城的人,这是瑜楚的第一反应,她的脸上,有着京里少见的舒展与豪爽。

    “这是姑母。”耳边响起姜衡悦耳的声音,瑜楚这才发现自己正直愣愣地盯着人家看,忙不好意思地移开视线。待反应过来,又猛然抬起头,姑母?

    姜谊看到瑜楚震惊到表情,笑的十分愉悦:“我是衡哥儿的姑母,前天才到的京城。华姑娘,这么突然把你叫出来,还请见谅。”

    瑜楚这时才记起要行礼,手忙脚乱地福了福,抬头见众人都在笑,脸都红了,喃喃道:“不,是瑜楚失礼了。”又瞪了姜衡一眼,怪他不事先提醒。

    姜谊从椅子上下来,携了瑜楚的手将她拉到下首坐下,接着道:“你别怪衡哥儿,是我不让他声张的。今儿个吴氏和你母亲商议你们的婚事,本邀了我同去,我不耐烦敷衍她,就让她自己去了。另让衡哥儿接了你出来,咱们在这里清清静静地说会儿话。”

    瑜楚这才明白了莫氏为什么非要自己打扮了再出门,居然大家都知道,却只瞒着她一个人?

    来不及细想,又听姜谊笑道:“我听衡哥儿说,你父母都是无锡人?源哥儿的父亲曾去过无锡,回来和我说起那里的景致、风俗和吃食,只道无一不好,大同种种,都被比的极为寒酸。”

    瑜楚抿着嘴笑:“我父母虽是无锡人,可我在京城出生长大,从未回过家乡。每听母亲提起,也十分向往。不过想来大同天高地广,比之无锡应是另一番风光,应无高下之分。将来若是有机会,我也很想去大同瞧瞧呢。”

    姜谊听了,十分高兴:“你们还年轻,将来自有机会四处走走。京中都道大同是穷乡僻壤,又挨着瓦剌,恐不安定,其实经过这些年的经营,大同已十分热闹繁荣。你若来瞧,定会觉得不虚此行。”

    瑜楚赞同地点头道:“我知道,我家铺子上用的红花都是从大同过来的,故而常听人说起。据他们说,现如今大同被治理的夜不闭户、路不拾遗,比京城还要安全呢。”

    夫君郭忠如今正是大同的长官,姜谊闻言笑的合不拢嘴:“哪里有那么夸张。对了,你说的铺子,是不是芳菲苑?上次衡哥儿给我捎了几套芳菲苑的脂粉,我送出去几套,用了的都说好。你不知道,现在大同的女眷,人人都以能用上芳菲苑的脂粉为荣呢。”

    瑜楚忙道:“既然如此,我让人再从铺子里取些来。姑母回去时带着,自用送人都方便。”

    姜谊摆摆手:“那哪成。我不过随口一说,哪能拿你的东西?倒是见了半天了,我带来的见面礼都忘了给你。”说着,便示意郭源拿过来。

    郭源身后拿出来一个小包裹,装作十分遗憾地叹了口气:“娘拿了什么好东西过来?刚才华姑娘进来时您不提,我还当是混忘了,便宜我了。”

    姜谊白了他一眼:“你快些寻个媳妇儿回来,不就有了?”一边说,一边从包裹里掏出一个晶莹的玉镯:“这个是衡哥儿的祖母当年给我的,我平日舞刀弄枪的惯了,怕碰着,从没戴过。今天是咱们娘儿俩第一次见,给你做个见面礼,莫要嫌弃。”

    瑜楚见那镯子晶莹剔透,触手温凉,是如今极少见的羊脂玉,忙推辞道:“太过贵重了,瑜楚不敢收。”

    姜谊嗔道:“这是姑母给的见面礼,好不好,都不许推辞。”

    姜衡也在一旁劝道:“姑母不是外人,楚楚你收下吧。”瑜楚这才小心地接过来戴在了手上。

    姜谊满意地笑了,又说:“我此番回京,一是要盯着府里,把衡哥儿你俩都婚事定下来,二是要见见未来的外甥媳妇儿。如今两件事都办妥了,再拜访几位旧友,我就该回大同了。”

    郭源本来在吃东西,闻言一把扔掉手里点心,急道:“娘你这就要走?不留在京里过年吗?”

    姜衡也很是吃惊:“天寒地冻的,往大同那边尤其的冷,路上恐怕不好走,姑母不再等等?”

    姜谊道:“再等,我也不能把你爹、你姑父扔到大同自己过年呀。再说了,出嫁的女儿不能在娘家过年,这是京里的风俗。”

    “那,我们可以不在侯府里面过年啊,我和娘出来过!”郭源焦急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