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速之地〕〔豪门第一宠婚〕〔都市之九天大帝〕〔都市梦道剑仙〕〔从坟墓中爬出的大〕〔魔祖〕〔不遇暗礁何遇你〕〔Hi,我的萌系小甜〕〔临时老公,吻慢点〕〔枭妻诱入怀:景少〕〔妙手神农〕〔重生之都市仙尊〕〔岛屿漂流记〕〔绝品透视狂仙〕〔透视极品神医〕〔变身优雅女神〕〔汉末之奇谋〕〔伊塔之柱〕〔茅山末裔〕〔太古吞噬诀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美妆博主的古代日常 第98章 瑜英的挣扎
    姜衡没想到瑜楚竟来了这么一句,笑的茶水都喷出来了:“可惜源哥儿不在这儿,不然不知道得多高兴呢。”

    瑜楚撒娇道:“还有,你要给我准备一个专门的小厨房,现在在府里,做点心还要去大厨房借灶火,太不方便了,我才没心思做的。”

    姜衡忙不迭地点头:“想要什么,都提前告诉我,我一定备的整整齐齐的。等咱们成了亲,后宅的事情都由你说了算,想要什么都成,再不用看别人脸色,也不用顾忌别人的想法。”

    瑜楚十分感动,慢慢将头靠到姜衡肩上:“我从没管过家,也不知道能不能做好。”

    “当然能,”姜衡温柔道:“侯府里事还是由吴氏做主,你只用管咱们的院子就成,管成什么样都不会有人指手画脚,只管放开手脚去做就是了。”

    “嗯。”瑜楚答应了一声,又想起一事:“姑母方才虽说不要芳菲苑的脂粉,可我想着,脂粉这东西,既得女眷喜欢,又轻轻巧巧地最好携带。姑母离京时我恐怕送不了,等会儿还是由你往芳菲苑走一趟,请余掌柜帮着挑一些新出的脂粉,让姑母回去时带着。等年节时送给年轻媳妇儿或小姑娘们,又新奇又讨喜。”

    姜衡答应了,逗趣道:“我说你能当好家吧。你看,现在都开始操心送年礼的事了。”

    瑜楚吐了吐舌头,两人又说笑了几句,等姜谊和郭源回来,就各自回了府。

    瑜楚回了丛桂轩,先嘱咐捧云带回来的翡翠烧麦热上,然后故意盯着莫氏不说话。

    莫氏笑问道:“可见到郭夫人了?”

    瑜楚点点头,还是不开口。

    莫氏摇头笑道:“还在生娘的气?衡哥儿说不让提前告诉你,想给你个惊喜,我就没说。”

    瑜楚嘟嘴道:“他不让说,您就不说了?我可是您的亲闺女!”

    莫氏笑:“衡哥儿可是我的亲女婿。”

    瑜楚也忍不住笑了,不再说这个,问起今日吴氏的来访:“都说了什么?”

    “姜夫人提议将你俩的婚事定在明年二月二十三,我想着这样也能多些时间准备,更充裕些,就同意了。另外,她还拿来了聘礼单子,你要不要瞧瞧?”

    瑜楚接过来,一目十行地看了,见上头列的那些,一张帖子几乎要写不下,叹了口气,将姜谊回京后做的事说了一遍。

    莫氏没想到这中间竟有如此的波折,听后呆了许久,才叹道:“我原已想到衡哥儿在侯府并不那么好过,却没想到竟艰难至此。还好他还有个疼他的姑母,肯这般奔走。将来你到了侯府,可不要忘了郭夫人今日的辛劳。”

    瑜楚忙道:“我知道的,娘你放心。”说着,眼睛扫过宣宁侯带来的礼物,被一个显然有些不同的帖子吸引了注意。

    “这是什么?”瑜楚伸手拿过来看。

    “噢,那不是侯府送来的,是大夫人方才拿来的。”

    “严家的帖子?这个时候请我们去赴宴,是瑜英的事情定下了?”

    莫氏点头:“还没有往外头说,不过听大夫人的意思已经八九不离十。估摸着严家这次宴请过后,就该开始商议了。”

    瑜楚放下帖子,不情愿道:“咱们还去吗?”只要一想到和瑜英一同赴宴,瑜楚就会记起当初在谢府被从假山上推下来的事,心里就十分不痛快。

    莫氏看着瑜楚的脸色就猜到了她在想什么,摸着她的头,温言道:“娘知道你不想去,已回了大夫人不去了,说你要在家备嫁,不好抛头露面。这是规矩,她也不好勉强。”

    瑜楚这才高兴起来,笑道:“大夫人不能在我们面前炫耀她和严家的关系了,定然十分失望。”

    莫氏见女儿笑的淘气,刮了刮她的鼻子,也笑了。

    紫竹苑里,因为要去严府赴宴,瑜英和瑜昭都聚在罗氏这儿挑衣裳,搭配首饰。

    “你拿过来的这些都不好看,我不是有件大红的斗篷吗,怎么不拿过来?”瑜昭将几件衣裳翻过来遍,不耐烦地呵斥自己的丫头道。

    “是我不让她拿的。”罗氏见状,忙过来劝道:“咱们明日过去,最要紧的是严家老夫人想要瞧瞧你姐姐,三丫头乖,你就别穿红色了,让你姐姐穿。”

    瑜昭闻言,十分不高兴:“姐姐的婚事不是已经定下了吗?严老夫人瞧不瞧的,又能怎么样。”

    “话可不能这样说,老夫人是严家的老祖宗,她的话,严阁老也要听的。所以你姐姐明日一定要给老夫人留下个好印象。”

    “要留好印象,姐姐好好表现就是了,为什么不让我穿红色?”瑜昭还是不愿意。

    罗氏看了看正低头选衣裳的瑜英,心中苦笑。这个三丫头,太不懂事了,总不能让她明说出来,是因为瑜昭生的好,要再穿了红,把瑜英比的不像样,可怎么办?只好哄她道:“乖昭儿,娘瞧你穿这件粉色的更好看,又鲜嫩,又水灵。”看瑜昭还是不高兴,只好道:“我才打的那几件首饰,你不是很喜欢吗,要不挑一件过来,配这条裙子穿。”

    瑜昭这才和缓了些,高声吩咐丫头把罗氏的新首饰都端过来让她挑。

    瑜昭虽不明白,瑜英对罗氏的想法却清楚的很,手里摸着罗氏让人赶制出来的大红衣衫,心中暗恨。

    母亲不让瑜昭穿红,与其说是怕她抢了自己风头,还不如说怕严老夫人越过自己看上她。让宝贝女儿嫁给一个瘸子,母亲怎么会舍得!

    也难怪瑜英会这么想。昨晚她知道了严府举办这次宴席的目的,立即跑来紫竹苑,苦苦哀求罗氏。当然她不敢说是不愿嫁,只说是不想这么早嫁出去。可罗氏岂会同意?

    不说瑜楚马上就要嫁到侯府了,他们大房不愿示弱,更重要的是,罗家把卖宅子的银子还了罗仁在外头的欠债后,已经所剩无几。罗氏不愿眼睁睁看着弟弟一家住到贫贱之地的南城,硬是从华府的账上挪了一笔银子出来,另给他们租了一个小院子。

    挪出来的银子,罗氏是不敢给华老太太和华叙知道的,索性近日因为华珣要成亲,使银子的地方多,暂时不打眼。可等到年下盘账时,一定会被发现。罗氏思来想去,实在没有来银子的途径,竟打起了女儿聘礼的主意。

    瑜英要嫁的可是内阁首辅的孙子,聘礼就是比不上瑜楚的宣宁侯府,也不会少。虽说依照华府以往的规矩,聘礼大都折成或银子或铺子让女儿带到夫家,不过罗氏作为当家主母,又是自己女儿的婚事,就是偷偷留下一下,也能做到了无痕迹。于是,在瑜英的婚事上,罗氏比华叙还要着急些,一心想要他们年前就能定下来,早早拿到聘礼。

    罗氏既然有这种打算,自然很是上心,连日来给瑜英又是做衣裳又是打首饰,难免让瑜昭有些嫉妒,这才有了今日的矛盾。

    瑜昭挑好了首饰,对着镜子试戴时,随口问道:“娘说严家也给二房下了帖子,那华瑜楚也要去吗?”

    “她不去,”罗氏答道:“她要备嫁,说是不好再随意出门。”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瑜英听了,心中猛然一动。

    最近自己一直给二皇子递信,想见他一面,求他让自己进府,可是每一封信都石沉大海,没有一点回音。问华珣,华珣也说二皇子最近忙的很,一面也见不上。可是这次严家宴客,连二房都请了,显见请的人不少。二皇子一向与严阁老亲近,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去严家?

    瑜英本来的打算,是在严老夫人那里大大地出个错,虽然不一定能推掉婚事,更会招致一顿处罚,可只要有希望,总是要试上一试。不过,若是二皇子也去严府的话,说不定还能见上一面,当面求一求。只要二皇子同意她进府,严家,就不算什么了!

    只是,瑜英还是有些犹豫,若是二皇子同意她进府,一早就该发话了,不然,她也不至于兵行险招将莫氏给掳了。若二皇子始终不吐口,就是在严家能见上一面,又有什么用呢?

    瑜楚正心烦意乱地撕扯着手里的衣裳,猛然听到瑜昭嘲笑道:“姐姐不要再扯了,扯坏可就没有了。如今咱们可不比二房,想要新衣裳就可以随便做。”

    瑜英知道她仍旧对罗氏没给她做衣裳耿耿于怀,也不搭理她,可是一提到二房,不由得想起瑜楚来。华瑜楚的赐婚,是怎么来的?听话珣说,其中很是有些蹊跷。还能有什么蹊跷,不就是华瑜楚费尽心机套牢了宣宁侯世子吗?她可以,自己当然也可以。只要让人看到二皇子和自己在一起······

    瑜英身在紫竹苑,心却飞到了严府。严府她去过好几次了,各处院落都熟悉,如果真的是要约见二皇子,要找处地方,也不难。关键是让谁去把人引来呢?上次在谢府,她让红叶引着华瑜楚帮自己解了围,这次华瑜楚不去了,红叶也早就不在自己身边,倒是要好好筹划一番。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时少放肆宠:鲜妻〕〔惜你如命〕〔娱乐之皮神饶命〕〔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继承人的小甜妻〕〔余生很长,不必慌〕〔师士传说〕〔透视医仙〕〔雷霆〕〔万理之理〕〔地府神职〕〔萌宝来袭:爸比九〕〔豪门第一隐婚:盛〕〔前妻,离婚无效〕〔我太苏了,对不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