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第二十二科〕〔汉末狼烟〕〔重装帝国〕〔四夫争宠:萌乖夫〕〔至尊贼少〕〔重生空间之全能军〕〔惹火狂妻:邪帝,〕〔修真之药武扬威〕〔末日铸魂师〕〔盛嫁无双:神医王〕〔大龟甲师〕〔五行天〕〔重生最强小农民〕〔蜀山游子〕〔我的尤物老板娘〕〔修神外传仙界篇〕〔极品女鬼收容所〕〔鬼医圣手:嫡女逆〕〔早婚晚宠〕〔第一狂妃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美妆博主的古代日常 第99章 在严府
    第二日天还没亮,罗氏就让丫头去香草居叫两个女儿起床梳洗。瑜英什么也没说,乖乖地起了,瑜昭那边则闹了好久,一时大声抱怨起的太早,一时又说丫头准备的水太烫了,追着打骂,好容易收拾妥当了,罗氏早等的不耐烦。

    瑜昭岂会看人脸色,况且就是知道母亲不高兴也不会在乎。一家人聚在一起吃早饭时,她的脸上挂着不满,故意说没胃口,不想吃,却将杯盘碟碗摔摔打打的。

    罗氏只当没看见,一个劲儿地让瑜英多吃些,说离中午还早,怕中间饿了,又说午膳定会同严家女眷坐在一张桌子上,宁可少吃些,也不能失了礼仪。瑜英强压下心中的不悦,罗氏让吃什么就吃什么,直到华珣笑道:“大妹妹还是照着平日来,万一吃多了不舒服,反倒不美。”

    自打劫持莫氏一事失败后,华珣就有些躲着瑜英,明明同在府中住着,可不论是往延寿堂问安,还是聚到紫竹苑用饭,华珣都刻意避过。瑜英一开始以为是自己考虑不周,连累了华珣,惹了他生气,后来仔细想一想,却又些明白过来。

    只怕华珣早就知道二皇子不愿她入府,又怕她缠着自己向二皇子说项,干脆躲着不见,反正只要躲到瑜英定亲就行了。有严家在前,也不需要躲太久。

    瑜英想明白了这条,心中更加愤恨。本来父母就只疼爱瑜昭,现在连哥哥也不愿帮忙了,自己还能如何,难道真的要委曲求全地嫁给那个瘸子吗?

    瑜英当然不甘心,而今日严府的宴席,就是她最后的机会了!心中恨意渐盛,脸上却愈发可亲,微笑道:“母亲说的有道理,哥哥说的也有道理,我都不知道要听哪个了。”

    还是华叙发话道:“今日严府请的客多,又都是京城有头有脸的人,你们都别想着要出风头,只要不出错就行了。”这话说的堂皇,其实里头大有深意。

    瑜英要嫁的,是严阁老的嫡孙,虽然身体不健全,可是听说从小极得严老夫人怜爱。严老夫人曾经发话,给严俊挑媳妇儿,最重要的是温柔和顺,要做到一心伺候丈夫,没有其他念想。既然这样,若瑜英表现的太过聪明伶俐,岂不是让严老夫人不放心?还不如老老实实中规中矩,更加稳妥。

    瑜英不知道华叙心里的想头,只是听到说请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故意装作有些胆怯的样子,试探问道:“不知严府都请了哪些人?父亲和我们说说,我也好提前做个准备。”

    华叙不疑有他,随口答道:“听说请了二皇子,还有安陆侯、西平侯、汝宁伯等勋贵,和吏部、兵部、礼部里相熟的大人们。另外,大理寺、鸿胪寺的长官也会去。”

    瑜英耳朵里只听见了“二皇子”三个字,就再也无暇顾及华叙又说了哪些,连华珣狐疑地看了自己好几眼都没有发觉。

    倒是罗氏,支棱着耳朵听了,急切问道:“鸿胪寺哪些人要去?这么说,我们还能见到亲家了?”

    华叙闻言,不悦道:“参加这样的宴会,你早该打听了出席的宾客都有哪些,竟然到了今天还要我来提醒?我只知道梅大人是要去的,梅府的女眷去不去,我怎么会知道?”

    罗氏不过问一句,竟招来一顿训,心里不乐意,就不再吭声。其他人也各自有各自的打算,也都不出声,默默吃完了早饭。

    严府里,郭源百无聊赖地把玩着手里的杯子,不解地问姜衡道:“哥,好不容易咱俩不当值,干点什么不好,干嘛跑到这里参加这劳什子宴会?还来的这么早。”

    姜衡一直盯着门口来来往往的宾客,小声答道:“你看到没,来的客人大都在吏部、兵部、吏部任职,户部的一个都没有。”

    “这不明摆着嘛,户部是高阁老的地盘,里头的人就是投靠了严振,也不会这么大张旗鼓地来往。”

    “可是大理寺和刑部也归高阁老管,就有人来。”

    “咦,是吗?那看来严振的势力比以往更大了啊。跟圣上关系好就是不一样,啧啧。”

    姜衡不答,眼睛紧紧盯着门外刚出现的一个人:“华叙来了。”

    “在哪?我瞧瞧。”郭源丢掉茶杯,伸着脖子看了半天,突然转回来,捅了捅姜衡,笑得十分暧昧:“华叙来了,我嫂子是不是也来了?哥你是因为这个才来的吧。”

    姜衡白了他一眼:“楚楚不乐意过来,我问过了。”

    “那咱们来干嘛?”郭源一下没了精神,打着哈欠问道。

    “严振请了二皇子,我总觉得今天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姜衡想着瑜英为了进皇子府而设计劫持莫氏的事,若有所思地说道。

    眼看快要开席了,瑜昭还站在花园的角门处,犹豫不决。

    刚才她正随着众人在花园里赏梅花,一不留神,被瑜英拉了出来。

    瑜英的表情十分可怜,说是严俊差了丫头来叫她,约她开席后在花园角门处的抱山楼见面。她不敢去,怕父母长辈知道了会骂她不检点;可又不敢不去,怕成亲后严俊因为这个冷落她。思来想去,只好来求瑜昭帮忙。

    “我能帮什么忙呢?”瑜昭奇怪道。

    “很简单的,我都想好了。”瑜英忙道:“严公子说的时间是开席后,我等开席了,稍晚一点过去。你就在角门处等着,等看见我去了,停上一刻钟,你也去。有了旁人在,想来严公子不会有什么失礼的举动。”

    “就我一个人吗?”瑜昭有些迟疑。听说严俊在严府很是受宠,严老夫人可怜他,一向由着他胡作非为。

    “你要是不放心,再叫两个人也使得。不过不能让别人知道啊。”瑜英也愁道,可是片刻后就有了法子:“要不,你叫两个丫头陪着你吧。既然是严府的下人,就是看见了,也不敢往外头说。好妹妹,我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了,才拉你来帮忙。我求求你了,只要你肯帮我这次,娘这些天给我打的首饰,我全部都送给你。”

    瑜英看似临时起意,心里却已经深思熟虑了很久。她趁着宾客进府最多最乱的时候见到了二皇子,约他在宝山楼私会。二皇子原本是无可无不可的,可架不住见瑜英又卑微又恳切地说她要嫁人了,想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告别,也就答应了。

    瑜英得了二皇子的话,赶忙来找瑜昭,故意引着她带上严府的丫头去做见证人。至于为什么要严府的人,瑜英打的算盘是,严府的下人只要看见自己同二皇子私会,定然不敢隐瞒,不论她们报给严家哪个主子,自己都不可能再嫁给严俊了。再加上有瑜昭在,让父亲知道了,以他的性子,定然会想尽一切办法让二皇子抬自己进府。

    瑜昭本能地想拒绝,可看到瑜英确实可怜,又允诺了要给自己好处,想了想,如此行事似乎自己也不吃亏,就咬牙答应了。

    所以当严夫人来园中招呼众人返回主屋用膳时,瑜昭就躲在了花园里。此时众宾客走了个干干净净,瑜昭看看天色,有些着急:瑜英怎么还不来呢?

    正等的心焦,瑜昭突然听到身后密密匝匝的灌木丛里传来了一阵说话声,隐约能看到一两片草绿色衣裙的影子,是严府丫头的标准装束。

    瑜昭猛然想起自己还得找两个丫头跟着,那就她们吧。心中想着,往前走了两步,刚想张嘴叫人,却听到了意想不到的对话。

    “你不是在抱山楼伺候吗,怎么出来了?”

    “唉,我告诉姐姐,你可不要同其他人说。刚才我正在忙着呢,有一个人进来了,说他要在里头休息会儿,就把我赶了出来,还不让我同别人说。你猜那人是谁?”

    “谁呀?”

    “二皇子!”

    “啊,怎么可能?他不是在前厅,由老爷陪着吗?你是不是看错了。”

    “怎么会看错!”说话的丫头似乎很是不悦,“那人穿着朱红色的袍子,袍子前后都绣着金龙,除了二皇子,府里还有人敢这么穿!”

    “这么说,真的是二皇子了。他既然不让你往外说,显见是想独自呆一会儿,那咱们也快走吧,别让二皇子看见了不高兴,咱们可就要倒霉了。”

    “姐姐说的是,二皇子可是天潢贵胄,要咱们的小命,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咱们快走。”话音未落,随着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那草绿色的身影很快不见了。

    瑜昭留在原地,心中的震动无以复加:与瑜英见面的人,竟然是二皇子!

    可是瑜英为什么要骗自己呢?是了,她不想嫁给严家那个瘸子,想嫁给二皇子,正路行不通,就只能走那歪门小道。刚才的丫头不是说了,二皇子交代她不许告诉旁人。可瑜英却要自己带着人去捉奸,一定是要趁着这个机会,逼迫二皇子不得不娶了她!

    瑜英竟然把自己当猴耍!瑜昭愤愤不平地想着,凭什么自己要给她的前程铺路!瑜昭生着气,转身就要离开,可转念想起方才丫头的那句“二皇子是天潢贵胄”,又有些走不动了。有些事,瑜英能想,自己又有什么不能想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时少放肆宠:鲜妻〕〔惜你如命〕〔娱乐之皮神饶命〕〔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继承人的小甜妻〕〔余生很长,不必慌〕〔师士传说〕〔透视医仙〕〔雷霆〕〔万理之理〕〔地府神职〕〔萌宝来袭:爸比九〕〔豪门第一隐婚:盛〕〔前妻,离婚无效〕〔我太苏了,对不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