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梦想口袋〕〔战少体力好:宠妻〕〔末世钻石VIP〕〔绣华〕〔明朝败家子〕〔回到八十年代做土〕〔舌尖上的大宋〕〔权少贪欢:撩婚99〕〔重生大宋做权臣〕〔崛起原始时代〕〔都市至尊邪少〕〔帝名张三花〕〔明末达人秀〕〔一纸成婚:顾少宠〕〔碧溪传人之邪体〕〔九天玄凤:废材要〕〔天价婚宠:权少赖〕〔最强无敌熊孩子〕〔有卿归兮〕〔医品太子妃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美妆博主的古代日常 第103章 约法三章
    莫氏看女儿小心翼翼的模样,越发觉得好笑,索(性xing)趁机吓唬她两句,省得姜衡越发无法无天,进出华府如入无人之境。

    于是皱着眉头沉吟半(日ri),才道:“论理,你们俩成亲前是不该再见面的,不过衡哥儿也不是那不懂事的孩子。若要还想来,得答应我几个条件。”

    瑜楚忙点头:“娘说,我都答应。”

    “第一,不许来的太频繁,没有重要的事话,每五天只好来一天;第二,每次不许呆太久,不许超过半个时辰;第三,每次来府,须告诉我一声,让我知晓。”

    “好,好,我都答应,也定让世子答应。娘,还有没有?”

    莫氏忍住笑:“暂时就这些吧,我想起来再添。”

    当天夜里,瑜楚梳洗了,就拿本书靠在(床chuang)上,一边看一边等姜衡。果然没过多久,就听到有人轻轻地敲窗户。

    瑜楚要去开窗,琯柚抢着上前道:“姑娘披件衣裳,奴婢去。”

    白天从丛桂轩回来,琯柚就知道自己“告密”的事被发觉了,故而十分不自在,什么活都抢着干,引得棠梨等几个丫头纷纷侧目。

    瑜楚也由着她。虽然知道她向母亲报告也是职责所在,可毕竟自己才是主子,琯柚背着自己向外泄漏秘密,总归不恰当。故而明知她心中惴惴,也不去开解。

    姜衡熟门熟路地跳进了屋,并没有发觉瑜楚主仆两个有什么异样,带着兴奋道:“你可听说你们府上三姑娘同二皇子的事了?”

    屋里暖和,瑜楚上前帮姜衡解下斗篷,又把自己的手炉塞给他,才道:“你动了什么手脚,怎么把瑜英换成瑜昭了?”

    姜衡哈哈大笑:“果然我的楚楚就是比别人聪明,一下就猜到是我掉了包。”

    瑜楚忙上前捂住姜衡的嘴:“小声些,别让人听见。”不料姜衡趁机在瑜楚手心里啄了下一,倒把她闹了个大脸红,连忙收回了手。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快说。”瑜楚背对着姜衡催促道。

    姜衡见琯柚知趣地退了出去,便把瑜楚缓缓拉到自己(身shen)边,让她坐定了,才解释道:“华大姑娘偷偷约了二皇子在严府的抱山楼见面,然后谎称是严俊强要她去的,求着三姑娘帮忙,带两个严府的下人一同过去,说是好让严俊不敢造次。”

    瑜楚大吃一惊,匆忙打断道:“瑜英这是干嘛,让瑜昭看见······”话未说完,自己就明白了过来:“她想让瑜昭,不对,是想让严家的人故意撞见,((逼))得二皇子不得不同意她进府。”

    姜衡忙夸道:“楚楚真聪明。”又想亲一下,却被瑜楚躲过了。

    “你好好说话,不许动手动脚的。”

    姜衡一脸的冤屈:“我一直动的都是嘴,哪里动手动脚了?”

    瑜楚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快说!”

    姜衡见瑜楚眼波流转,十分(娇jiao)俏,心里痒痒的,到底捉住她的手亲了一下,才接着道:“我使人绊住了大姑娘,又演了一出单簧,让三姑娘知道了抱山楼里等着的是二皇子。”

    瑜楚等了半(日ri),见姜衡只顾喝茶,忙嘟着嘴推推他:“然后呢?”

    “然后就让源哥儿带人去捉(奸jian)咯。”

    瑜楚觉得很是不可思议:“你没有把瑜昭丢到抱山楼?难道是她自己去的?”

    姜衡促狭地笑:“我又不是吴贵妃,干不出把人敲晕了再关到一起的蠢事。”

    瑜楚也忍不住笑了:“那你怎么知道瑜昭一定会去抱山楼?”

    “我不知道。”姜衡干脆道:“我只是做了些布置,去不去,是三姑娘自己的决定。她去了,不论能不能进刘炽府里,都断了大姑娘的念想,也算给岳母报了仇。她不去,刘炽白等半(日ri),大姑娘还是要嫁到严府,咱们也不吃亏。当然了,依我推测,三姑娘定是会去的。平(日ri)听你说起,就听的出三姑娘最是(爱ai)慕虚荣,这样的人,怎么能忍受你和大姑娘在亲事上都盖过她?有了机会,自然是要搏一搏的。”

    瑜楚不由得佩服姜衡对人心的洞察力,又问道:“瑜英跟了二皇子那么久,他都不吐口让她进府,怎么才见了瑜昭一面,就肯了?”

    姜衡便笑:“大姑娘和三姑娘,哪个生的出色些?”

    当然是瑜昭。在瑜昭的明艳和(娇jiao)媚面前,瑜英只能算是清秀。不过······

    “就因为这个?因为瑜昭长的好看?”瑜楚觉得十分不可思议。

    “男人嘛,还能有什么原因。”姜衡漫不经心地答了一句,抬眼却看见瑜楚正审视地打量着自己。

    “男人都喜欢漂亮的女孩子,那你呢?瑜昭可比我漂亮多了。”瑜楚很有自知之明,自己的容貌,就是略比瑜英强些,单看也算漂亮,可同瑜昭那样可风(情qing)可(娇jiao)憨的美人比起来,就不够瞧了。

    姜衡被瑜楚冷飕飕的目光吓出了一(身shen)冷汗,本能地意识到了这是一道送命题,(情qing)急之下,居然被((逼))出一个正确答案:“瞎说,你比她漂亮多了!”

    哪有女孩儿不喜欢心上人夸自己漂亮呢,瑜楚心里甜滋滋的,甜蜜地横了姜衡一眼,语调软软的:“就知道哄我。”

    姜衡一看瑜楚的脸上,就知道过关了,送了一口气,认真道:“我真的觉得你比三姑娘好看。她虽然模样好,可是心里满是算计,一个劲儿地要求别人对她好,自己却从没想过要为亲人付出。这样的人,我只看一眼,就觉得面目可憎。哪像楚楚你,越看越漂亮,越看越想亲近。”说着,又凑了上来。

    瑜楚虽然高兴,可并没有被(情qing)话冲昏头脑,警觉地避开了:“你好好坐着,咱们规规矩矩说话。娘已经知道了你夜里时常来找我,今(日ri)还同我约法三章呢。”

    姜衡大惊失色:“我这么小心,岳母如何会知道的?”

    瑜楚嘟嘴道:“这你别管,反正娘的条件,你也得答应。不然娘就不让你来了。”说着,把莫氏的“两个不许”和“一个必须”传达了一遍。

    姜衡摸摸鼻子,为难道:“后头两个都好说,可是五天才许见一面,是不是太久了?你现在也不能出门,没法在外头见面。要不楚楚你······”

    话没说完,就被瑜楚打断了:“别想!”

    姜衡之好悻悻道:“我知道了,五(日ri)之后再来就是。岳母大人的话,比圣旨还要要紧。”

    瑜楚被逗笑了,又见姜衡垂头丧气的,心中不忍,悄悄走到他(身shen)边,想要亲一亲他的脸颊。没想到姜衡反应十分迅速,转(身shen)抱住了瑜楚。

    等两个人气喘吁吁着分开,瑜楚忍不住暗骂自己没定力,又白了姜衡一眼,想从他腿上起来,还是被拉住了:“楚楚别走,让我再抱一会儿,马上就到半个时辰了。”

    一想到五天见不到,瑜楚的心也软了,又窝到了姜衡怀里。

    姜衡抚摸着瑜楚的头发,想起一件事来:“岳母那件事发生后,我琢磨了几天。你和岳母(身shen)边都没有个会功夫的人,出了什么事也没有自保能力,实在让人不放心。前些(日ri)子我从我的人手里挑了个功夫不错的丫头,趁着姑母在京里,以她的名义给你送过来,有她在,起码不会发生上次的事。你觉得怎么样?”

    瑜楚倒没想过这个,闻言欢喜道:“好啊,这样以后出门就放心了。那个丫头什么时候过来?”

    “就这两天吧,赶在姑母走之前。只是这个丫头在严府露过面,虽然据她说并没有让大姑娘三姑娘瞧见她的面孔,不过保险起见,等她过来了,平(日ri)不出府的时候就让她在响月斋呆着,别随意出去走动。反正过不了几天,就能跟着你回侯府了。”

    “好。”瑜楚答应了,歪头道:“你是派了她去严府打乱了瑜英的计划?”

    “对,”姜衡答道:“她会功夫,会些简单的伪装,我就让她化妆成严家的丫头混入府中,见机行事。今(日ri)时间有些紧张,仓促中来不及再找其他合适的人手,只好让她临时顶上。”

    瑜楚安慰道:“没关系,我小心些,反正瑜英和瑜昭现在也不来我这里,不会被发现的。”又道:“姑母走的时候我没法去送了,你替我送吧。”

    姜衡答应了,两人都不再说话,静静地坐着,万籁俱寂下,连心也跟着澄静下来。

    片刻后,瑜楚轻轻推了推姜衡:“你该走了。”

    姜衡嗯了一声,把脸在瑜楚(身shen)上蹭了蹭,才恋恋不舍地放手道:“我走了,你也快睡吧。五(日ri)后再来。”

    瑜楚被姜衡最后一句话里的委屈逗笑了,亲自给他披上斗蓬,又打开窗户:“走吧。”

    姜衡磨磨蹭蹭地爬了出去,眼看着瑜楚关了窗,熄了灯,才出了府。

    琯柚见姜衡走了,才将自己的(床chuang)铺铺好,随瑜楚睡下。第二(日ri)一早,又赶着起来打水给瑜楚净面,连青鸢的活都干了。

    瑜楚还是不怎么搭理她。待服侍用过早饭,趁着其他丫头都去吃饭,屋里只剩下了她们主子奴才两个时,琯柚扑通跪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时少放肆宠:鲜妻〕〔惜你如命〕〔娱乐之皮神饶命〕〔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继承人的小甜妻〕〔余生很长,不必慌〕〔师士传说〕〔透视医仙〕〔雷霆〕〔万理之理〕〔地府神职〕〔萌宝来袭:爸比九〕〔豪门第一隐婚:盛〕〔前妻,离婚无效〕〔我太苏了,对不起
  sitemap